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四一〇章 没了脾气
    “什么?”

    听了张苑的话,朱祐樘一头雾水,不知道张皇后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皇儿明明失踪了好些日子,到现在人还消失无踪,突然说他病情反复,意思是要为朕解围?但在场这么多朝臣,听到太子病情反复,还不怀疑?

    果然,刘健最先怀疑,他道:“陛下,太子病情严重,还请老臣随同陛下一起前去探视!”

    旁边梁储等人也在附议,这让朱祐樘感觉分外下不来台,心中不由感慨:“皇后啊皇后,你本是想替朕分忧解围,朕可以理解你,但如此画蛇添足,在场这么多睿智的大臣,他们怎会轻易上当?”

    “难道就让朕这么轻易把太子失踪的事承认开来,这……让皇后的颜面何存?”

    原本在朱祐樘看来,把事情承认了,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现在皇后却说太子病情出现反复,等于是皇室一家都在撒谎。朱祐樘是个重视家庭的皇帝,他不想让妻儿的名誉有任何受损,即便承认太子失踪这件事,他也会把所有责任揽在自己身上,不会让张皇后背负任何的骂名。

    朱祐樘沉默良久,正要鼓起勇气说明太子的事情,萧敬见情况不对,赶紧出面解围道:“陛下,既然太子病情出现反复,您还是先过去探视一下为宜。诸位大人,尔等便在这里等候,陛下先回内宫一趟……”

    萧敬虽然憨厚老实,但他可不是笨人,不然也不会走到今天的高位。在一些事情上,萧敬属于旁观者清,看问题比之朱祐樘这样的当局者更要透彻一些。

    朱祐樘即将要去的是什么地方?

    那是皇宫内帷,是朱祐樘后妃、先皇太妃等人所居住之所!

    你们这些儒臣在外殿再受宠幸,甚至可以自由进出皇宫,甚至办差的衙门就在皇宫内又如何?

    内宫那是你们的禁地!

    你们说去探望就去探望,这样将置皇家的面子于何处?

    果然,在场的这些大臣顿时感觉自己无话应对,就算之前坚持要去探视的辅大臣刘健也只能缄口不言。

    朱祐樘无奈地摇了摇头,但如此一来他终归是获得少许喘息之机,在被萧敬从龙椅上搀扶起来,往后殿行去的时候,他忍不住小声提醒萧敬:“朕进去之后,等过些时候,你将在场大臣全都屏退,让他们各自归去,明白吗?”

    萧敬心领神会地说道:“老奴明白,陛下尽管放心就可!”

    朱祐樘从张苑面前走过时,甚至不正眼去看这个前来通禀事情的太监,因为他有些埋怨皇后出的这记昏招,但无论如何都算是替他解围,不好指责,只能把火气泄到其他人身上。

    张苑亦步亦趋地跟在朱祐樘和孝敬身后,出了后庑,朱祐樘停下脚步,冷声问张苑:“怎么,皇后叫你前来的?”

    张苑连忙弓腰回答:“是,陛下!”

    吓朱祐樘长吁了一口气,稍微缓解一下之前的紧张情绪,随即蹙眉问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她不知道,如此会让朕在众大臣面前下不来台么……”

    张苑解释道:“回陛下,太子回宫了!”

    朱祐樘一时没听清楚,旁边萧敬已经无比激动地问道:“你再说一次,太子……太子他回宫了?你……是你亲眼所见?”

    张苑脸上满是激动的笑容,连连点头:“是啊,陛下,奴婢亲眼见到太子回宫,如今太子正在坤宁宫内!”

    朱祐樘如同打了一剂强心针,瞪大眼睛,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过了好一会儿,才由衷地感慨:

    “谢卿家终不负朕厚望,还是把太子给寻回来了,朕心中这颗大石头,终于可以平安落地。对了,谢卿家可有随同太子一道回京?”

    张苑在宫中已有多年,对朝中大臣的情况算是非常了解,他知道朱祐樘所说的“谢卿家”应该是内阁大学士谢迁,此番也是谢迁领着部分东厂和锦衣卫的人南下找寻太子。张苑连忙介绍他了解到的情况:

    “启禀陛下,谢阁部如今回没回京城,太子并未言及,太子回到坤宁宫后,皇后立即下令让奴婢前来告知,故此对于更多的情况,奴婢暂不知晓……”

    之前朱祐樘看张苑怎么看都觉得碍眼,但现在他再看时,却觉得怎么看是那么顺眼。朱祐樘连连颔,笑着嘉许:“嗯,做得好,你很机智,朕心甚慰。”

    “这样吧,萧公公,你去请刘少傅和李大学士过来。还有梁学士、王学士他们,也一并请过来,就说太子的病情已经稳定,请他们一起前往坤宁宫探视太子的病情!”

    这个时候,朱祐樘压根儿就没怀疑张苑是谎报军情,直接便让萧敬去请刘健等人到来,如此证明他之前从未撒谎,太子一直就在宫中,只是不便见客。

    但萧敬却是谨慎之人,他本想跟张苑多求证两句,但因如今皇帝正在兴头上,他有话也不敢说了,只能闷在心里,讷讷去请人。

    ……

    ……

    朱祐樘在张苑搀扶下,一步步缓慢地往坤宁宫行去,还未等他进宫门,见到身后不远处,萧敬已经把刘健、李东阳等人给带了过来。

    如果换作是别的君王,坤宁宫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人进来的,这可是后宫中最紧要的地方,姑且不说这里是皇后的宫殿,但凡后宫嫔妃,全都是皇帝的私藏,若是被人见到,会让皇帝心里不舒服。

    但朱祐樘却不同,他的后宫只有张皇后一人,张皇后作为一国之母,平时三节两寿见大臣的时候可不在少数,朱祐樘身边基本没什么秘密可言。

    “陛下!”

    等刘健、李东阳等人过来向朱祐樘行礼时,朱祐樘才察觉到有些不妥当……万一张皇后和张苑这边说的是假话当如何?

    不过转念一想,朱佑樘马上又变得释然了:“索性朕原本就想承认太子失踪之事,既如此,那若一会儿见不到太子,朕便跟这些大臣坦白了就是。”

    “朕乃是天下至尊,就算偶有戏言,也是为了大明国祚安定,并非是有心诓骗,相信这些大臣能够理解朕的苦衷!”

    “嗯。”

    朱祐樘微微点头,算是还礼。他走在前面,缓慢地带着众大臣一起进到坤宁宫大门,刚进入殿中,便见太医院的几名太医正在那儿忙活,张皇后带着两名宫女恰好出来。

    张皇后见朱祐樘进来,眼眶通红,眸带薄雾,但脸上的笑意却怎么都掩饰不住,用“喜极而泣”这个词来形容再合适不过,她迎上前行礼:“臣妾见过皇上!”

    朱祐樘看到张皇后的脸色,心中大概安定了一些,因为张皇后的表现,分明是有什么喜事,加之她见到刘健等人并无慌乱之色,事情基本已经笃定。但朱祐樘还是问道:“太子病情,可有好转?”

    张皇后回道:“皇上,皇儿的病,虽有好转,但依然……有些严重!”

    刘健等人一直以为张皇后跟弘治皇帝在唱双簧,到了这里,他们心中略带嘲讽……都到这关节了,你们两口子还演戏哪?

    尽管腹诽不已,众大臣还是随皇帝夫妇一起进到里面,未等他们站定,就见一个身如枯槁、一脸消瘦甚至神色有些呆滞的少年躺在那儿,虽然模样有些变化,但大臣们还是一眼认出是太子无疑。

    看太子蜡黄的脸色,确实大病一场,非是虚言。

    “这……”

    刘健、李东阳等人大吃一惊,面面相觑。

    如果太子真在病中,怎么可能到外面乱走?那之前对皇帝的施压,岂非成了无的放矢?

    没有人愿意承认自己是在给皇帝难堪,刘健琢磨了一下,问太医院的太医:“宋院判,不知太子病情如何?”

    宋院判跟刘健关系匪浅,他有些为难:“太子病情反反复复,恐怕……还要等一段时间才能察明病因!”之前他压根儿就没见过太子,不过却有几次给太子隔纱问诊的经历,那时里面是不是太子本人另当别论,但起码诊断记录是有的。

    不过,既然连太医院院判都这么说,再加上朱厚照那病怏怏的样子,刘健和李东阳等人这下彻底没了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