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四二二章 来势汹汹
    蒸水北岸,明军营区。

    中军大帐中,马九正在跟沈溪汇报江南一行的成果。

    此番马九到扬州、无锡和苏杭等地扑了个空,却让朱厚照钻空子到了武昌府,他只是辅助谢迁,做了一些简单的情报刺探工作,调查了下刘瑾履任镇守太监后的所作所为,再就是了解南直隶官场的情况。

    “……老爷,谢阁老在扬州与小人分别前,让小人回到您身边后,务必告诫,太子来过湖广的事情,绝对不能跟朝廷透露只字片语,如此才能确保陛下不迁怒于老爷。谢阁老说了,若有什么麻烦事,他会一力承担!”

    马九把谢迁的意思原原本本告之。

    沈溪心想:“谢老儿总算是有点儿良心,知道太子不是我有意拐带离京,而是其天性跳脱崇尚自由所致。现在朱厚照已回京,料想谢老儿差不多也该抵达京城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谢老儿,跟我再无干系!”

    沈溪用力地拍了拍马九的肩膀:“九哥,你终于回来,我身边总算有了得力帮手。这次我计划让两省都指挥使各自领兵,麾下直属兵马不多,从即日起尽归你调遣。这两日你先跟军中将士熟络一下,等到了宝庆府后,我正式任命你为参将,为我统领直属兵马!”

    马九瞪大眼睛,有些不太自信地说:“老爷,小人……不通兵法,不知天文地理,能力有限哪!老爷吩咐下来,做些简单的事情小人倒可应付,但若太过复杂,小人可就一窍不通了。”

    “之前内子特意交待,让小人在老爷身边忠心做事便可,千万不要逞强……”

    沈溪哈哈一笑:“那是小玉姐疼你,才故意这么说的。大丈夫总要有志向,之前我身边那些个将领,也多为胆小怕事的酒囊饭袋之辈,后来还不是让我给锤炼出来了?我觉得他们刚上战场时的素质还不如你呢……”

    “九哥,你在做事上有一份坚持,会想尽办法达成目的,这是普通人无法比拟的。这次到了战场,你好好表现,就算立不了大功,至少也让两省将士看看,你是我带出来的人,完全可以独当一面。”

    “你要给我长脸,知道吗?”

    如果沈溪只是一味鼓励,马九怕耽误沈溪的大事,行事依然战战兢兢,无法振作精神。但若沈溪把这件事跟他挂钩,以马九的忠心,自然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果不其然,马九当即下跪,一脸郑重地说:“既然老爷让小人试试,那小人……就听老爷的,把兵带好……”

    沈溪扶起马九,然后搂着他的肩膀,微笑着鼓励:“其实没什么困难,之前在东南剿灭沿海匪寇时,你不也一样帮我调度过兵马?虽然那时你以传令居多,但你在军中的威信依然很高,谁敢说你老九不是一条响当当的好汉?”

    “这次不过换成湖广和江赣两省将士,而且这些兵多是新兵蛋子,你只要好好恐吓他们一下,立即就会奏效。既然攀交情行不通,那就干脆摆脸色,碰到不听管教的果断杀鸡骇猴,只需让他们怕你就成……”

    马九连连点头,把沈溪的提点全都记在心里,准备大干一场。

    ……

    ……

    次日一大清早,队伍继续开拔。

    蒸水在水尾滩便转向南方,偏离了官道。没有了水源,人类自然无法生存,此后沈溪一行穿梭在群山峻岭之间,一直到排山镇后世邵东才算是再次见到人迹。

    队伍此后紧赶慢赶,终于在七月十三下午抵达宝庆府城。

    沈溪领军驻扎于邵水东岸的巡检司营地,在此之前,王禾跟苏敬杨的兵马已经进驻宝庆府城。

    黄昏时分,得到消息的王禾跟苏敬杨,丝毫也不理会自己留在城内的军队,出城过了邵水,求见沈溪,同时各自再次为沈溪带来两百护卫兵马。

    在二人看来,帮助总督大人平叛只是次要的工作,确保沈溪这个当朝红人的安全才是第一要务。如果沈溪在他们眼皮子底下遭遇不测,那他们的前途将会一片黯淡,甚至会祸及家人。

    正因为如此,就算明知道擅离职守不妥,二人还是硬着头皮,带上兵马来见沈溪,大献殷勤。

    可惜这马屁拍得不是时候,沈溪正在营中属于他的寝帐里享受惠娘、李衿的温柔呵护,一人为他捶背,一人为他洗脚,门口亲兵却前来传话说王禾跟苏敬杨求见。沈溪非常恼火,只能让洗脚的李衿帮他擦干脚,套上靴子,出去接见二人。

    进入中军大帐,早已等候在那儿的王禾跟苏敬杨便赶紧迎上来,见过礼便先后强调他们没有耽搁时间,安全无误地提前抵达宝庆府。

    “做得好,二位将军没有辜负本官期望,值得表扬!”

    沈溪心中虽不乐意,但脸上却没有表露出来,先是微笑着点头表示嘉许,但随后提出自己的疑问:“但二位将军可否告知,若此时有贼军袭击邵阳城,谁来负责?”

    邵阳城便是宝庆府府城,这座有着一千五百多年历史的城池,便是沈溪给王禾和苏敬杨安排驻扎的地方。

    二人抛开麾下军队前来献殷勤,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弃之不顾,在沈溪看来简直是不分轻重。

    王禾自责道:“大人教训的是,末将考虑不周,实在不妥……末将现在便带兵回城!”话虽这么说,但王禾丝毫不觉得会有贼军敢袭击宝庆府城,他暗道:“之前所有情报都显示,贼军只是到了武冈州,连石羊关、紫阳关都没过,怎么可能会出现在邵阳城外?”

    就在这时,突然有士兵进来传报:“总督大人,营地东南十五里,忽然发现大批贼军踪迹,贼军目前正向我快速靠拢!”

    沈溪没有太大反应,王禾跟苏敬杨却脸色大变,王禾不敢置信地问道:“大人,这不会是真的吧?”

    沈溪冷笑一声,反问道:“难道还是假的不成?”

    王禾跟苏敬杨对视一眼,一时不知该怎么说才好。

    贼军来得太过突然,他们不太相信如此凑巧,而且沈溪刚到邵阳,怎么可能获取的情报比他们还多?

    沈溪没好气地道:“还等什么?十五里路,如果有快马的话,不用一个时辰就能杀到邵水东岸来,再不抓紧时间过河,等着挨宰么?”

    苏敬杨很想提醒沈溪,其实不用那么担心。

    即便真有叛军前来,也形不成太大威胁,因为南方少马,叛军更不可能大规模装备,不存在快马的问题。至于数量,那就更不用担心了,之前所有情报都显示,叛军人数不多,尤其是在不惊动石羊关、紫阳关守军的情况下潜行至邵阳城下,更不可能形成规模。

    但沈溪看起来却非常着急,二人不能在那儿杵着,帮忙收拾。

    一行人整理好赶紧拔营,连同巡检司兵马一起渡过邵水。还没等沈溪进城,便听到远处传来震耳欲聋的喊杀声,原来敌军已经杀到河对岸。距离沈溪过河前后只有不到一刻钟,若稍有延迟,很可能就要葬身于河对岸。

    沈溪有些恼火:“贼军看起来倒是挺机灵,来无影去无踪,还好斥候通报及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马上进城!”

    沈溪可不管那么多,贼军威胁到了他的生命安全,自然不会再客气,至于打不打内战的问题放到以后再考虑,当前最重要的原则便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沈溪骑在马上,骂骂咧咧:“连续赶路,好不容易扎营休息一下,却连懒腰都不让伸还想让老子服软?没门儿!进城后把火炮架起来,看看贼军是否真有胆量攻城!”

    王禾道:“大人,别说有您亲自镇守邵阳,就算您未至……那些贼军也不敢轻易攻打宝庆府这样的坚城!”

    沈溪打量王禾,道:“王将军,你如此自信,真敢确定那些贼军不打宝庆府?若你所言有所偏差,可是要承担罪责的!”

    这下王禾可不敢随意说话了,引来苏敬杨一阵嗤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