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四二三章 慢慢打,不着急
    沈溪带领兵马进入邵阳城,没过多久,远处传来震耳欲聋的喊杀声,贼军似已杀过邵水。

    跟着沈溪的四百将士兀自有些后怕,有一种死里逃生的庆幸……如走得慢了,可能连小命都不保。

    沈溪翻身下马,宝庆府知府周凌已在等候。

    未等周凌上前见礼,沈溪快步登上城头,查看敌情。周凌一路小跑跟上,然后战战兢兢站在沈溪身后等候。

    待沈溪侧过头来,他才上前恭敬问候,顺带对沈溪恭维和吹嘘一番:“……沈大人入城,看来城中百姓不用担心为贼寇惊扰了!”

    沈溪站在熊熊燃烧的火把下面,指着城外好奇地问道:“怎么?难道宝庆府经常为贼寇兵马惊扰?”

    周凌赶紧道:“绝无此事!但……大人,此番情况却与以往有所不同,贼军来势汹涌,既然出现在城下,怕是南线已全线溃败,大明在这一地区的数万兵马,怕是如今已不复存在,只能靠大人您运筹帷幄,维持地方安稳……”

    沈溪摇头:“周知府,你太高看本官了!湖广西部和南部山区地形地貌极为复杂,但贼人却生于斯长于斯,熟悉环境,我军没了地利,就算拥有天时人和,也未必就一定能打胜仗。”

    “另外,本官看过军报,大概知晓从邵阳往南,一路上还算太平,这股突然杀出来的贼军,很有可能是贼人知道本官领兵南下,特地绕远路抄小道前来偷袭,想打本官一个措手不及。”

    “若不成,贼人便横亘城外,阻截我大军南下路途。等他们发现本官据守邵阳不出,自然就会退去!”

    周凌问道:“大人,您这是要……长久留在邵阳?”

    沈溪板起脸:“否则如何?难道你让本官带领兵马跟贼军拼命?”

    周凌不明所以,那茫然的神色好似在说,大人,您可是朝廷钦命的两省总督,之前在宣府和京城时您打得鞑子鬼哭狼嚎,溃不成军,怎现在到了宝庆府,就变成畏首畏尾的缩头乌龟了?

    王禾跟苏敬杨一左一右侍立沈溪身后,感受到周知府质疑的目光,顿时面红耳热,在他们看来,自己跟沈溪站在同一条船上,一损俱损。

    王禾站出来表态:“大人,既然贼军敢来犯我邵阳城池,便让末将领兵,出城与贼军一战!”

    苏敬杨也主动请缨:“大人,末将愿与王将军一起,两路夹击……”

    “勇气可嘉,本官非常欣赏!”

    沈溪先是灿烂一笑,随即脸色变冷,“敢问二位将军,在目前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下,城外有多少贼军,之前藏于何处,他们的进退线路如何?你们准备在何地开战,若遭遇伏击,该如何处置?你们……谁能跟本官详细说道说道?”

    周凌在旁倾听,之前还在想两位都指挥使果然勇气可嘉,敢于担当,可比这位两省总督靠谱多了。但当沈溪把问题问出后,周凌脸色一变,无比汗颜,因沈溪的问题不仅王禾跟苏敬杨回答不出来,他也无从解答……鬼才知道外面的贼军哪儿来的,到底有多少人。

    苏敬杨惭愧地低下头:“大人,末将无从细说,城外的情况,一概不知!”

    沈溪有些恼火:“既然不知就先把城守好,你们以为本官不想快速把贼军平定吗?你们记好了,城外叛军若再闹腾,你们就给我开炮,管它能不能炸到人,先恐吓一番,明早把情况调查清楚,本官将盘问你等贼军之具体情况……”

    说完,沈溪便下了城头。

    王禾跟苏敬杨有些憋屈,他们身上穿着厚重的盔甲,在这三伏天原本感觉燥热难耐,但现在他们却全身发凉,因为沈溪给了他们不小的压力。

    突然而至的贼军,其实是给王禾跟苏敬杨敲警钟,现在全军已进入贼军势力范围,不能再有任何疏忽大意,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小心应对。至于具体如何用兵,他们有些摸不着头脑,最好选择莫过于沈溪说什么,他们做什么。

    周凌则有几分迷惑,心道:“这位沈大人不但胆小怕事,似乎脾气也不太好,以前那些传说到底是真是假?总觉得言过其实,怎么可能只身在宣府和京师外阻挡几十万鞑靼兵马?说出去谁信哪!”

    ……

    ……

    沈溪没有给王禾和苏敬杨好脸色看,是想让二人尽早进入战争状态。

    其实对贼军兵马真的不用太过看重,因其数量再多,也不可能超过官军,兵器落后不说,训练也严重不足,真要对上,官军不说以一敌二,但以一对一绝对不可能落于下风。

    在沈溪看来,如果把之前统领过的兵马用来剿匪,绝对可以做到摧枯拉朽。如今他手底下这群人跟着他的时间不长,没经过系统训练,也没法教给他们一些有效的作战方略,最好的办法其实是以战代练,但可惜现在敌我情况不明,无法做到知彼知己,沈溪不会贸然开战。

    兵马进城后,沈溪并未选择进驻知府衙门,现在是特别时期,安适的环境容易消磨人的斗志,所以他宁可在城南靠近城墙的空地设置营地。

    沈溪从城头上下来时,官兵差不多已把帐篷搭好,沈溪巡视一番便钻进寝帐,还没等他叫人前来叙话,五天前从洞庭府乘船由资水逆流而上抵达宝庆府城的云柳和熙儿,已进来汇报。

    带着火炮以及大量军火物资抵达邵阳后,云柳和熙儿立即恢复老本行,对邵阳周边的情况进行侦探。

    之前突然出现的贼军,便是由云柳和熙儿探测到并及时通知沈溪。

    “……大人,本次出兵北上的,乃是通道以南各侗族村寨集结起来后形成的武装,人数大概在三百到五百间,这些人骁勇善战,先后在攻打通道县城、靖州府城、会同县城、遂宁县城和城步、新宁县城的作战中立下功劳。至于地方苗、壮兵马,则在武冈州周边劫掠,地方百姓深受其害……”

    云柳不愧是沈溪手下一等一的情报天才,她调查到的情况比起别人详细很多。

    她所说的这些事情,让苏敬杨和王禾派人调查,可能一个月都查不清楚。

    在沈溪手底下这些人中,只有云柳和熙儿跟着他从西北战场上回来,立下赫赫战功,沈溪现在慢慢发现,自己越来越离不开云柳和熙儿了。

    沈溪道:“这次地方叛乱,既然不是一个部族闹事,那就说明朝廷推行的土司制度的确出现了问题。天灾人祸时,各少数民族村寨遭到朝廷和土司两层盘剥,岂能甘心等死?”

    “不过就事论事,背叛朝廷始终不对,叛乱最终平息那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就看谁来领兵了。这两天你们可能要忙碌些,再派人前往武冈州调查情况,两三日内,我部兵马将暂且留在邵阳,按兵不动!”

    云柳有些焦虑:“大人,既然您已经带兵抵达宝庆府城,若不快点儿出兵南下,恐怕御史言官会……”

    沈溪笑了笑,不屑地道:“管他们作甚?出兵之事,应由我这个三军统帅作决定,如果御史言官能决定战场走向,他们早就迫不及待上战场建功立业去了。靖州府很可能已全境沦丧,若不能从武冈州打开缺口,本官会考虑从辰州府的黔阳南下,顺带试着跟桂省兵马取得联系……”

    因为战争已不局限于湖广一地,还包括了桂、黔两省部分地区,沈溪作为湖广、江赣两省总督,要调度其他省份的兵马属于越权。不过,黔省他虽然管不着,但桂省那边,因他做过东南三省沿海总督,人脉相对广泛,他说要调兵,那边会给他几分面子。

    这件事就算捅到朝廷,朱祐樘也会答应让沈溪来协调各省兵马平叛,因沈溪在军事上的造诣有目共睹,对于协调兵马进剿之事他并不是很担心。

    但沈溪不急着南下,因湖广西部和南部地区,地理复杂,穷山恶水,正因地方贫瘠荒芜偏远,才会被朝廷拨给土司管理,而各少数民族也正是靠朝廷鞭长莫及才能保持自己的独立性。

    沈溪可没打算翻山越岭去平叛,这年头没有公路,走那种羊肠小道剿匪,指不定头顶就有人往下滚石头,到时带多少兵马都要葬身山涧之中,再高的谋略、再强的兵马也是白搭。

    武功再高也怕板砖嘛。

    云柳问道:“大人,那是否需要集结邵阳府及周边卫所兵马?”

    沈溪道:“暂且不用,本官先用王将军和苏将军两部,步步为营,将叛乱扼制住,控制在小范围内,再逐步蚕食。这仗得慢慢打,不着急!”

    云柳和熙儿不理解沈溪这种慢工出细活的心态。

    换作以前,沈溪领兵那叫一个风风火火,快刀斩乱麻般摧城拔寨,但到了湖广后,沈溪就好像变了个人,显得懒懒散散不务正业,成天捣鼓“奇技淫巧”的东西,非云柳和熙儿能理解。

    沈溪最后做出总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湖广战场最大的不同,是这里的地势不利于官军行动,况且本次战事是大明内部矛盾,只要可以将矛盾化解,其实没必要一定要在战场上拼个你死我活。”

    “故此战中,安民大于平叛,政治举措大过军事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