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四三四章 唯亲是用
    在张皇后看来,儿子出去走了一趟,虽然胡闹了些,但增长了见闻,回来后听话懂事多了,这是大好事,当下说道:“既然你有大志向,那就一定要用心苦读!”

    朱厚照笑嘻嘻地说:“不用母后提醒,儿臣心中清楚,不信您可以问梁学士他们,儿臣回到京城后,每次考核都能顺利通过,梁学士、王学士他们都夸孩儿学得好,就是……孩儿身边缺少能帮孩儿学业进步提高之人,张苑等近侍,平时总是哄儿臣玩耍……”

    熊孩子一句话,就给张苑招惹来祸端。

    张皇后没什么大的见识,心中最在意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她的丈夫,一个便是儿子,至于女儿和兄长都要放在一边。

    现在朱厚照在她面前告状,绝对是告对了地方,张皇后最恨的就是有人引导她儿子不务正业。

    张皇后脸色转冷,严肃地问道:“皇儿,你说的可属实?”

    朱厚照几乎用发誓的口吻回答:“千真万确,张苑跟两个舅舅过从甚密。之前二舅进宫,我看到他跟张苑勾勾搭搭,交头接耳,好像在说什么,之后张苑就带了许多好吃的好玩的东西给我,让我读书没精神。”

    “我琢磨着,二舅到底想做什么?居然会拿那些“奇技淫巧”的东西拖累我的学业,难道是想我将来当个昏君?”

    朱厚照太过年轻,说话时没考虑太多。

    他提到张苑跟张氏兄弟的关系,本来是想强调张苑哄他玩耍这件事,在他看来,张延龄同样不靠谱,最好把这个舅舅一并告下去,以报他不肯带自己出宫之仇。

    熊孩子觉得老娘一定会站在自己的立场考虑,可惜张皇后始终顾念张氏一门,即便之前张皇后想重重地责罚张苑,但在听到这话后,不得不考虑一下张苑跟张延龄的关系,准备高举轻放了事。

    张皇后道:“皇儿,有些事不是你想的那样复杂,你舅舅,恐怕更多是想让你开心,绝不会让你荒驰学业!”

    一句话就让朱厚照明白过来,涉及到老娘娘家的人,最好什么都别说,因为老娘绝对不会偏听偏信,完全倒向自己。

    朱厚照有些懊恼:“那母后,您先把张苑给撤换了吧!儿臣觉得他很讨厌……我记得小时候,身边有几个贴心太监能说说话,谁知到现在,连个能真正帮到我的太监都没有,他们一个个都谋求自己的私利,根本不把儿臣放在眼中!”

    张皇后皱起眉头:“皇儿,你觉得这宫中的太监,谁更贴心一些?”

    朱厚照本想直接说出刘瑾的名字,忽然反应过来,如此说等于是给刘瑾找麻烦:“不行,一定要旁敲侧击,让母后自己想起刘瑾来……我不能随便瞎说,免得刘瑾被父皇母后怀疑,惨死江浙。我朱厚照将来是要当皇帝的人,金口玉言,岂能害帮我的人?”

    在朱厚照的逻辑中,讲义气最重要,他可以因讲义气而不把沈溪帮助他北上的事情说出来,同样也因为义气不想暴露刘瑾。

    朱厚照道:“母后,儿臣实在不知道谁更合适,只是记得年少时,身边的太监虽然也哄儿臣玩,但他们心地纯良,不会跟外臣勾结而置儿臣荒驰学业,至于谁能帮到孩儿,这要母后来作决定,之前父皇也说过,儿臣身边的常侍人选,不是儿臣自己能决定的!”

    说是东宫常侍不能由朱厚照自行决定,但其实朱祐樘夫妇在这个问题上,还是会顾虑到儿子的喜恶。

    之前刘瑾被惩罚就是一个例子,正因为刘瑾的贪婪和多管闲事惹恼了熊孩子,刘瑾才会被发配,但后来刘瑾用自己的努力,重新获得朱厚照的赏识,但可惜现在已被安排到江浙做守备太监。

    张皇后想了想,道:“皇儿,你如此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你小时候身边确实有几个不错的太监,谷大用、张永和刘瑾做事都比较勤快,对你的照顾无微不至,只可惜,他们现在被你父皇委以重任,另有安排,恐怕……不能再召回东宫了!”

    朱厚照听到这里,赶紧道:“母后,难道在父皇眼中,只有国家大事才重要,儿臣的学业就不痛不痒了吗?”

    “嗯!?”

    张皇后这下不知该怎么回答了。

    朱厚照跪下来磕头:“请母后跟父皇进言,让这些老常侍回来,儿臣想重用他们,让他们将来可以在宫中养老……”

    朱厚照表现得很仁义,在张皇后看来,这是好事,她跟朱祐樘一样,希望儿子能成为忠孝两全之人,能记得身边人的功劳,可以让皇室的仁孝一代代传承下去,而不是让朱厚照成为昏君,令大明走上歧途。

    张皇后满意点头:“皇儿,你说的事情,母后会跟你父皇说,让他帮你把那些老常侍召回……不过话说回来,确实只有老人才会为你考虑,指望新人没用……以后你不但要相信身边的老人,还要相信你两位舅舅,他们是娘至亲之人,一定会全力辅佐你!”

    朱厚照这才知道老娘的心态,心里不由带着几分懊恼:“靠,怪不得我说的话母后不爱听,原来母后一直想让我宠信两个舅舅。哼,母后你怎么不说舅舅他们巧取豪夺,侵占商铺良田,很多百姓对他们怨声载道呢?”

    “早知如此的话,我就不该把两个舅舅牵扯进来,反正母后在涉及张家人的问题上不会偏帮我,不过我现在知晓了,吃一堑长一智,以后不会再犯类似的错误!”

    朱厚照一脸虔诚之色:“母后说的话,儿臣谨记,儿臣会对身边老人保持赤诚之心,让他们安心为朝廷做事,等他们老去后,儿臣会替他们送终,对两位舅舅也会善始善终,因为他们是儿臣值得相信的人……”

    这话说得直入张皇后的心坎,她笑着点头,抚摸儿子的小脑袋瓜,笑道:“那就好,那就好,母后回头就对你父皇说,让他想办法把东宫那些老人调回来。但这几日,你还是要用心读书,之前梁学士在你父皇面前夸赞,说你大病一场之后好似开窍了,学业进步很快,你父皇得悉后非常宽慰。”

    “哦对了,有时间去看看你妹妹,咱现在不再是一家三口,而是一家四口,你这做兄长的可不能亏待妹妹啊!”

    “知道啦!”

    朱厚照表现得天真无邪,孩子气十足,不过他心智已日渐成熟,此时心中盘算的是怎么才能讨好眼前的老娘,为下一步把刘瑾接回东宫做准备。

    他心想:“沈先生暂时没法回朝,即便回朝很可能要留在外面的衙门做事,不会到东宫来做讲官,我没法见到他,更没法跟他一起玩。”

    “再者,现在沈先生在许多事情上不喜欢顺着我的意思,见到他我有不小压力,不如刘瑾他们,可以哄我开心,好吃的好玩的通通送上,还能帮我出宫。”

    “嘿嘿,只要刘瑾回来,我又能重新走出宫门,以后我还能让刘瑾给我找一些更好吃更好玩的东西!一举多得!”

    Ps:31日爆发第一更!天子求订阅和月票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