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四三五章 权臣、奸臣
    就在朱厚照盘算着怎么才能把刘瑾调回京城时,皇宫文渊阁内,朝中两位绝对的大佬,内阁首辅刘健和次辅李东阳,正在商量新一轮人事任免。

    二人权力已经快到一手遮天的地步,朝中大小事项几乎都出自他们之手,司礼监形同虚设,主要原因是掌印太监萧敬性格懦弱,不想跟内阁交恶,再加上其能力一般,不懂得利用皇帝的宠信来获取权力。

    反观刘健和李东阳,二人趁着弘治皇帝病重时,迅速将整个文官集团捏合在一起,如此一来,朱佑樘不得不在某些方面对他们进行妥协。

    即便之前弘治皇帝对司礼监施压,逼得萧敬在某些问题上态度强硬些,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萧敬为避免君臣对立,自觉地把自己手头的权力放了出来,如此刘健和李东阳重新掌控主动权,在朝中说话的分量反而更重。

    到如今,朝廷大小事情,都必须经过内阁,而且必须要得到刘健和李东阳的首肯。

    朝中人事考核,官员的任免和安排,原本是吏部和都察院的事情,但随着内阁权力日益扩大,反而变成刘健和李东阳拥有的特权,即便尚书、侍郎以及地方总督、巡抚、布政使级别的官员轮不到二人做决断,但下面涉及到郎中、员外郎以及地方府、县官员,二人几乎可以一言而决。

    朝中二人声望一时无两,他们对外号称公平公允,但毕竟现在朝事以他二人的好恶和价值判断标准来决定,使得很多事情出现了任人唯亲的情况。

    就好像现在讨论的几个差事,一个户部郎中,两个兵部员外郎,按照惯例应该是三年小考后从各自衙门内部提拔,但二人直接从南京小朝廷调了三人过来,因为这三位跟他们关系亲密,之前刘健大寿都送过厚礼。

    在官场上,这种私下里的馈赠稀松平常,刘健并不认为自己是在纳贿,他虽然标榜从不会因为请托送礼而在某些事情上特别关爱照顾,但实际上,他依然不可避免地会把这些作为一定的考量标准。

    谁送礼给我,当时我觉得这是小事,但久而久之看此人就会比较顺眼,觉得此人可以重用。在出现官缺的时候,我就会把他当作补位的最佳人选。

    尽管刘健和李东阳都信誓旦旦地表示问心无愧,但实际上已经破坏朝廷的公允。

    有时候,权臣跟奸臣只是一线之隔,区别是权臣未必会乱国,但实际上,每一个权臣做的事情都为皇帝不容,只是迫于无奈,为大局考虑,皇帝只能暂时容忍权臣。

    而一个权臣的养成,跟朝局变化不无关系。历史上正是唐玄宗沉溺逸乐,疏忽朝政,才让李林甫掌权,而弘治朝末期却是由于朱佑樘长期病重,刘健和李东阳掌握大权,司礼监又不作为,慢慢地便成为飞扬跋扈的权臣。

    刘健把撰写好的奏本合上,交给李东阳:“明早你便将此奏本交给马部堂,让他趁朝会时,向陛下提请!”

    李东阳接过奏本,即便他已知道几个官缺的人选,依然重新看了一遍,这才问道:“刘老,是否先跟马尚书商量后,再行决定?”

    刘健微微摇头:“马部堂年事已高,这几日他因病休沐,吏部积压的公务已让他应接不暇,为何还要烦他?”

    “这几位在你我看来,可以说是最佳人选,只要提请陛下通过,便可做出安排。你我都不希望朝廷大小事情,落在那些昏聩无能之人手中,这些官员在南京有过数年六部履职经验,可以挑起大梁……”

    因为言语间并不涉及私人喜好,李东阳挑不出话里的毛病。

    的确,李东阳自己也觉得眼下做出的安排最为合适。

    只是他们忽略了一个问题,很多事情并非他们觉得合适就行了,朝廷选官应该按照基本的原则,也就是考核制度来,制定了规矩而不遵从,刘健和李东阳搞一言堂,觉得谁合适谁上,即便别人有不同意见也不听,这造成朝廷权柄在一小波人手上倒腾,到最后变成朝臣父子家天下的情况。

    李东阳提出顾虑:“以陛下如今的身体状况,明日朝会未必会如期举行,若此奏本提请上去,司礼监那边恐怕难以通过……”

    “不会!”

    刘健笃定地说道,“之前陛下曾提及,朝事任免,不由司礼监决断,应由吏部综合历年考核进行定夺。若司礼监掌握朝廷人事任免大权,或许会出现汉末以及中唐阉党之祸,陛下在此问题上,素来尊重吏部意见,不会让司礼监干涉!”

    李东阳微微点头,他想说什么,但忍住了。

    很多道理,刘健跟李东阳都懂,为避免阉党之祸,朝廷已经在很多问题上做出改变,比如说人事安排,从来都不是司礼监可以做主的,一向由皇帝乾纲独断。

    刘健和李东阳觉得在这种个问题上,阉党擅权是霍乱朝廷,他二人擅权却能够保证人尽其才,忠心于朝廷。

    但站在皇帝的角度,权力需要制衡,不然谁都可能成为谋朝篡位的乱臣贼子,当初明太祖废黜宰相这个职务便是出于这个考虑。

    留一个权位几乎可以跟天子抗衡的相国之位,不如把这位子直接取消,避免将来出现权相乱国的事情。

    李东阳听刘健如此说,终于不再坚持,将奏本合上,郑重地锁入密匣中,这才道:“那明日一大早,我便将奏本交马尚书!”

    “嗯。”

    刘健满意地点了点头,笑道,“宾之,自去年年底对鞑靼战事结束至今,即便中间出了太子擅离京师的事情,但总算有惊无险,朝廷大小事情就此恢复正轨。尤其于乔自江南归来后,咱们内阁三老终于凑齐,你我肩上的胆子轻松许多。但于乔公私不分,始终偏向他孙女婿,在许多事情上做不到公允。”

    “我们要抓紧时间,提请陛下增加内阁阁臣人选!这件事乃是当务之急!”

    李东阳有些迟疑:“之前我等几次在陛下面前提及此事,但陛下似乎都无意增加阁臣人选!”

    刘健脸色微微一沉:“现在朝廷上下一片和睦,难道只是一个阁臣问题,就能难倒我们吗?宾之,你发动一下,让翰林院、六部和监察院等大臣联名上奏,提出此事,陛下一定会考虑!”

    李东阳点头:“明白了!”

    刘健站起身,道:“如今天下太平,未有任何变乱之兆,即便陛下龙体欠安,断不至于影响朝廷稳定。宾之,你我要有危机感,切不能让这好不容易维持的太平盛世局面在你我手里出问题。切记切记!”

    Ps:第二更!

    接下来应该还有两章,请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