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四四二章 司空见惯
    萧敬离开后,刘大夏跟兵部的人商议了一下,匆匆往大明门去了。

    与此同时,谢迁刚在自己的府邸得知沈溪在宝庆府城邵阳取得一场大捷的消息却是司礼监前来通知他进宫的太监告之的。

    对别人来说,取得一场歼灭四千叛军战事的胜利,都能名垂青史成为吹嘘一个朝代的大功劳,但这件事落在沈溪头上,谢迁却不觉得有多惊喜,反倒认为沈取得这样的大捷理所当然,或许一两场失败对锻炼沈溪更有益。

    人心便是如此,明知道沈溪现在在湖广再次取得胜利不管是对国家还是对沈溪个人都是大好事,但谢迁却总是担心,一边想沈溪多打几场胜仗风光一把,但又怕他锋芒毕露,跟文官集团的矛盾愈发加深。

    谢迁整理心情准备入宫面圣,徐夫人为他整理朝服,听说自己的孙女婿在平息地方叛乱的战争中取得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捷,顿时笑容满面,乐得嘴巴都合不拢了。

    谢迁见妻子失态,不由皱眉:“沈家小儿不过是取得一点微不足道的成绩,你高兴作甚?去年年底他在宣府和京师保卫战中取得更大的功勋,到现在不过才是地方督抚,你以为他取得这场大捷,便可加官进爵?”

    徐夫人笑着解释道:“老爷,您想多了。沈大人领军获得胜利,那是他有本事,至于朝廷如何颁赏都是其次。想到君儿嫁给一个如此有本事的丈夫,妾身心中便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兴奋!”

    不提谢恒奴还好,提到小孙女,谢迁心中有些恼火。如果谢恒奴是明媒正娶嫁给沈溪,他当然会倍感欣慰,可惜自己那小孙女嫁入沈家只是作妾。

    想到之前沈溪执意让谢恒奴在做完月子没多久的情况下动身南下,甚至连孩子都带在身边,谢迁心里就老大不乐意,他还想在多享受一下四世同堂的感觉,可惜即便小孙女在京期间,沈家那边也从未邀请他过去探望重外孙,离京前也没过来跟他打招呼,这让谢迁觉得沈溪做事不地道。

    但又一想,沈溪离京后家中都是内眷,自然不好意思邀请一个男子入内宅,尽管这个男子是尊长,但也于礼法不符。

    另外,沈溪人在湖广,如今安顿下来,想把家眷带过去团聚,那是无可厚非的事情,谢恒奴诞子之后自然希望能跟丈夫早些团聚,这属于人之常情。

    这让谢迁非常矛盾,他既希望谢恒奴留在京城,又觉得去湖广是对孙女好,谢迁自己过不了内心这一关,想起这事就生闷气。

    ……

    ……

    谢迁整理好朝服,乘坐马车往东安门方向而去,准备抄近路早点儿进宫。

    此时文渊阁,李东阳原本正在跟王华商议政事,突然兵部那边有消息传来,说是沈溪在湖广西南地区取得一场大捷,同时广西桂林府那边遇到大麻烦,各路叛军都在往桂林府汇拢,山雨欲来,桂林府有失守的迹象。

    因为当天刘健不当值,谢迁也老早回府,李东阳不敢擅作决定,赶紧让人去刘健府上通知。

    结果这边前往刘府报讯的人还没走,乾清宫那边又派人来,告知李东阳一个消息,说是皇帝召五军都督府、内阁和兵部要员进宫问话,虽然没说跟湖广、广西和贵州等地的叛乱有关,但李东阳基本能判断出,皇帝突然召集军政重臣进宫,问的必然是跟军事有关的事情。

    王华问道:“宾之,是否先跟刘少傅商议,再行前往乾清宫?”

    李东阳沉吟一下,断然摇头:“不合适,如果是旁人倒也罢了,你我本在宫中,如果过去比五军都督府的人还晚,陛下必然起疑。有什么事,你我可在路上商议一番,到了陛下面前也有话说!”

    李东阳此时心中有些恼火。

    桂林府告急,这可不是一座普通城池,而是广西省治,照理说地方叛乱闹腾得再大,断不至于发展到威胁省城的地步。

    王华一向没有处理军务的经验,他现在纯属赶鸭子上架,即便这件事跟他没什么关系,但李东阳依然让他一起前往乾清宫,似乎想用这种方式告诉皇帝,现在内阁非常需要王华这样的智囊来出谋划策,有点把矛盾摆上明面的意思。

    听到李东阳如此说,王华不得不跟着前往乾清宫,只是他还在想,怎么才能避免跟皇帝朝面。

    作为翰苑系的官员,宫里的情况,王华不比李东阳陌生,但乾清宫却是他极少去的,他的主要活动范围在文华殿、詹事府和东宫之间,毕竟他手头没实权,即便现在顶着翰林学士的名头,甚至领礼部侍郎的俸禄,但他仍旧只是东宫讲官,并非实权大臣。

    往乾清宫去的路上,王华道:“宾之,以我如今的身份,到乾清宫见驾,是否不合规矩?此番陛下并非只召见刘少傅和你,总归有旁人在场,贸然觐见的话,可能会让陛下认为我有僭越之嫌!”

    李东阳道:“你不用太过担心,列席会议后不说话,没人会拿你有没有资格说事。之前刘少傅曾对陛下说及,内阁人手匮乏,陛下默许你参议军机……当然,若你对此有疑惑,先往乾清宫门口等候便是!”

    王华心里直打鼓,自己只是翰林学士,尚未入阁,被刘健和李东阳这么摆弄,就好像他急着当内阁辅政大臣一般。他不知道这个时候自己是该进还是该退,若是之后殿前问话,皇帝公开质疑,他将会颜面无存,落下个“急功近利”的坏名声,以后再想入内阁就难了。

    王华总觉得自己是被刘健和李东阳拿来当枪使,他是个聪明人,清楚皇帝现在不想破坏朝廷固有的生态平衡,贸然增加内阁大学士的人数,王华根本不想自己成为文官集团跟皇帝博弈的中心。

    二人因本身就在宫中,第一批来到乾清宫,此时连去兵部问话的萧敬都未及赶回。

    二人在乾清宫殿外等候,照理说他们可以转到偏殿稍事休息,但因这次是皇帝临时问话,大臣将陆续过来,殿前问话随时都会开始,他们没必要再瞎折腾,本身他们也不感觉走这点儿路有多疲累。

    等了盏茶工夫,第二波人赶到了,但这次来的却不是兵部尚书刘大夏或者是东阁大学士谢迁,而是寿宁侯张鹤龄、建昌侯张延龄两兄弟,这点连李东阳都未料到。

    照理说兄弟二人平时不务正业,为何这次会过来得这么快,其中必然有缘故。

    张鹤龄年岁比李东阳几乎小了一半,他过来拱手行礼:“李大学士,王学士,真是稀罕事啊,我等居然在此相见!”

    张氏兄弟毕竟不是科举出身,说话没多少水平,李东阳皱皱眉头,如果不是二人身上有侯爵爵位,他根本就不想理会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