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四四三章 君前召对
    李东阳和王华都有文人的傲骨,对张氏兄弟原本就看不过眼,这会儿张氏兄弟主动跟他们打招呼,他们只是礼节性地回应,根本就不想多搭理二人。

    张鹤龄早就习惯朝中文臣的冷眼,他的气量也稍大,不会太过介意,但张延龄却是小心眼儿,非常在意朝臣对他的冷遇,心中已经开始琢磨怎么对付这两个不识相的老家伙。

    以张氏兄弟年过而立的年岁,去跟两个五六十岁的顶级文臣较量,有些不自量力。在李东阳看来,若非二人有皇帝的宠信,光是之前张氏兄弟二人做出的那些欺男霸女、抢夺民财、鱼肉百姓的事情,就足够让二人死几回了。

    这样为非作歹品性低劣的国舅,以李东阳的清高,根本不屑于刻意拉拢。

    不多时,刘大夏和张懋等人也进宫来,最后出现的是吏部尚书马文升和内阁辅政大学士谢迁。

    来人不是很多,五军都督府有几位,剩下的就是对李东阳和王华来说非常熟悉的几名朝官,不是阁老就是尚书。

    至于刘健,迟迟未到,显然以其年迈的身体,需要折腾很久才能过来。

    好在一干大臣都不着急,有人没来,此人还是首辅,等一等还是有其必要。

    萧敬进去请示朱祐樘,似乎弘治皇帝并不介意刘健未至,安排萧敬出来召众大臣进内觐见。

    萧敬出来后很客气,丝毫没有司礼监掌印太监的架子,行礼道:“诸位大人,陛下在里面恭候多时了,请进!”

    众大臣面面相觑。

    刘健不在,没人愿意当首进去,退让一番后张懋先行一步,随后跟着的是李东阳和马文升,再其次是谢迁、刘大夏和张氏兄弟,然后是涉及到湖广、广西、贵州军务的右军和前军都督府的左右都督,最后才是王华和另外一人。

    此人五十来岁,算不得年轻,王华觉得有些面熟,似乎在哪儿见过,但一时间却想不起来。王华自己原本到这里来就不合规矩,便未多问。

    大臣们一起进到乾清宫正殿,因为已是上灯时分,殿内所有的烛台都已点燃,但灯光依然稍显昏暗。

    一干大臣站着等候,没过多久,朱祐樘在萧敬和朱厚照的搀扶下进来,众大臣这才知道原来太子也会出席这次召见。

    “参见陛下!”大明朝君臣相见,除了重大场合外,并不需要行跪礼,众大臣只是拱手俯身行礼。

    朱祐樘坐下,朱厚照和萧敬分立两边,朱祐樘咳嗽两声,道:“众位卿家,请免礼平身!”

    “谢陛下!”

    众大臣平身,但还是要乖乖滴低下头,不能与朱祐樘平视。

    朱祐樘环视一下在场之人,见到王华和另外一名大臣没觉得有多惊讶,问了旁边的萧敬一句:“刘少傅几时能过来?”

    萧敬迟疑一下,回道:“陛下,已经派人去催了,应该很快就会到!”

    朱祐樘“嗯”了一声,点头道:“那不必拘泥于形式,专程等候……这里有西北和西南发生的一些情况需要跟众卿家商讨一番,因涉及具体军务,朕不打算在朝议上提出,诸位有何意见,只管说出来便是!”

    在场文臣武将都感觉事情不小。

    除了内阁和兵部知道沈溪在湖广南部取得大捷外,英国公张懋等人直接从家里出来,压根儿什么情况都不清楚,因为是皇帝传见,到了乾清宫门口他们也未多问,现在才说是涉及军务,以为是西北鞑靼人卷土重来。

    李东阳侧目打量站在谢迁身后那人,他跟王华不同,认得此人,正是之前由谢迁举荐转道西北为陕西巡抚、负责马政的杨一清。

    杨一清回朝,李东阳没得到任何风声,所以他很好奇杨一清是因为什么回来,他再打量刘大夏,他知道刘大夏在西北时,跟杨一清属于上下级关系,杨一清回京,即便不需要请示内阁,但兵部那边绝对会知晓。

    这也就意味着,兵部未对杨一清回朝的事务提前跟内阁打招呼。

    李东阳暗想:“陛下谈及西北军务,那就跟鞑靼人,或者地方军务有关,或许要涉及西北三边总督人选,目前西北情况复杂,兵部影响力独大,刘大夏跟马文升,应该借机培植了不少党羽!”

    张懋出列问道:“陛下,可是西北和西南乱事起?”

    朱祐樘身体虚弱,不能长篇大论,于是一摆手,示意萧敬解释给在场的众大臣听。萧敬站出来道:

    “老公爷,是这样的,西南之地,湖广、江西两省总督沈溪沈大人,刚刚在宝庆府城邵阳取得一场大捷。沈大人率四千兵马迎战四千异族叛军,以微弱伤亡将叛军全歼。这会儿沈大人已领兵南下,往沦陷多日的武冈州进发,多半接下来几天会有新战果传来……”

    张懋看了谢迁一眼,笑呵呵道:“微臣这里先恭贺陛下,我大明又多了一名有勇有谋的帅才,沈溪几次领兵,都取得辉煌战果,想来随着年纪增长,他的兵法造诣会越来越深,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

    这话有点偏向性,李东阳瞥了张懋一眼,没说什么,心里却不舒服。

    但谢迁、刘大夏、马文升等人听了却很受用,到底沈溪是他们一手提拔起来的,现在沈溪取得成绩,是在给他们脸上增光。

    至于一些不相干之人,诸如张氏兄弟或者王华、杨一清,则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张延龄心里甚至在想:“沈溪这小子真是走了狗屎运,为什么每次大捷的好事都摊在他身上?”

    朱祐樘满意地笑着点头,似乎赞同张懋的观点,道:“沈卿家在治军上颇有造诣,朕看好他……”

    张鹤龄补了一句:“这也是陛下知人善用!”

    这句恭维话,让朱祐樘非常高兴,就在皇帝想要表达自己的心情时,李东阳出来泼冷水了:

    “陛下,臣刚得知,桂林府周边县城皆为叛军所占,此时叛军已过万,随时会围攻桂林府城,不知陛下准备派何人领兵前往平叛?”

    正在说沈溪领军大捷的问题,突然转到了桂林府告急,这让皇帝脸上的笑容迅速淡了下去。

    朱厚照一直站在龙椅旁倾听君臣召对,这会儿他有些不满,他可是个管不住自己嘴巴的人,正要怼李东阳几句,张懋却没给他说话的机会,出列道:“李大学士所言极是,陛下当早些对广西地方叛乱,做出安排……”

    说到这里,张懋脸色略显尴尬,他本以为今天说的都是喜事,没料到桂林府居然遇到这么大的事情,而兵部未提前跟五军都督府打招呼,这情报他丝毫不知,如此一来,倒好像他是那种报喜不报忧之人。

    Ps:第三更到,天子求订阅和月票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