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四五二章 两个沈家
    沈明钧夫妇一直到八月中旬才抵达宁化县城,进城后第一时间便赶到沈家。

    此时沈家门庭败落,大门两边的石狮子没了踪迹,门上当年沈溪省亲时刷的红漆已掉落,连叩门的铜环都不在了。

    周氏抬头看了眼摇摇欲坠的门楣,诧异地转头问道:“相公,这是咱家吗?”

    沈明钧也好好看了几眼,才肯定地点头:“没错,这就是咱沈家……这不是当初小郎做主购买的宅子吗?后来沈家从桃花村迁回县城,又购买了周边几户人家的房产,才拼凑成现如今的格局。”

    “当初我还参与扩建,对这里的一砖一瓦都无比熟悉,不会弄错的!”

    一家人乘坐的马车浩浩荡荡,光是运送货物的马车就有十二辆,其中部分是从京城带到南方来的随身用品,此外就是从九江府南下沿途各府县官府送的“土特产”,再加上沈溪内眷、车马帮弟兄和护送的官兵乘坐的马车,车队足足蔓延半里,倒好像沈明钧夫妇才真正代表沈家。

    沈家大院很久没这么热闹过了,街里街坊都出来看热闹,等知道是状元郎沈溪的父母回来,别说是街坊,整个宁化县城都轰动起来。

    “沈老爷和沈夫人回来了!”

    不知从何时起,宁化县的人再提及沈家老爷和夫人,说的一定是沈明钧夫妇。

    关于到底是谁把沈溪培养成才的问题,世人已经没什么可争论的了,谁作出的贡献大?那一定是状元郎父母有本事,而不是什么祖母!

    即便那时沈家确实是李氏当家,乡里乡亲也认可,但久而久之,别人要赞扬,说的还是沈明钧夫妇把沈溪培养得好,栽培出了个文曲星,到现在更是朝廷二品大员,整个汀州府甚至福建省的骄傲。

    因为沈溪在朝中快速崛起,沈明钧夫妇回到宁化县,也享受到了这种荣光,众乡里乡亲都跑来看热闹,纷纷想知道当朝阁老家的千金、沈溪的妾侍是何等模样?看看沈溪的正妻如何大方有礼?

    更想看看沈家如今的排场有多大!

    至于平时那个穷得叮当响,甚至要跟人借债的沈家,早就被人给划为别家,好像两个沈家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联系。

    沈明钧一家回来的消息,街里街坊得到消息比沈家人还要快,等沈永卓夫妇代表沈家人出来迎接时,沈明钧真以为自己走错了门,兄长没一个现身,连嫂子都没见到一个,却是一个小辈相迎。

    稍微见礼,周氏问起缘由,才知道现在沈家真正打理家业的已经变成沈永卓夫妇。

    沈家第二代,也就是沈明文、沈明钧这一代,已彻底凋零……沈明文不学无术,挥霍无度,沈明堂庸碌无为,不堪大用,至于沈明新倒是有本事,但人家为了过自己的小日子,分出去单过了,不再跟沈家其他几房有来往。

    即便李氏病重,沈明新夫妇也只是偶尔过来看看,送来些礼物,至于具体事情并不加以理会。

    沈明新夫妇知道,跟沈家这个大家掺和在一起,一定会被拖累,自己的小日子过得好好的,如果把家业整合到大家族里,那家也就不成其为家了。

    沈明钧见到自己的大侄子,也是沈家长房嫡孙,声音有些哽咽:“大郎,快……带我们进去看过你祖母……”

    沈明钧夫妇,带着自己的女儿和小儿子,几个儿媳妇,还有孙子辈的人进入沈家大门。

    来到前院,顿时感觉萧索荒凉,周氏不由呢喃:“这个家,跟咱走的时候大不一样,怎的衰败破旧了许多?”

    沈永卓的妻子吕氏望着自己的婶婶周氏,用恭谨的态度回答:“五娘,您走了后,家里没人能撑起来,再加上四叔一家搬离院子,这个家只有公爹和三叔二人打理,自然大不如前……”

    一句话便点中要害。

    沈家在沈溪崛起中兴之前,就是靠四房沈明新和五房沈明钧作为家里赚钱的主力。

    在沈家形式上分家后,沈明新和沈明钧二人都不在,而沈明文之前还能靠每年四两的廪饩银过活,但随着沈明文不务正业,连这四两银子也没了,家里的开销除了收取点儿地租外,完全靠三房沈明堂和小辈诸如沈永卓等人支应,家境自然比不上当初全盛时的风光。

    这会儿沈家上下正勒紧裤腰带过日子,连李氏那边的伙食也下降许多,以前李氏躺在病床上还可以寻医问药,但现在也就是每日清粥小菜混吃等死,身体自然大不如前,逐渐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

    沈明钧有些着急,问道:“四哥怎么会想着分家过日子?”

    沈永卓和吕氏作为小辈,自然不宜评价这些事,但周氏却不客气,直接掐了自己的丈夫一把,流露出的神色好似在说,咱家都已经跟沈家分了,住在京城,又或者跟着儿子到地方享福。

    这次不过是回来省亲,你去计较你四哥做什么?咱家跟四房保持步调一致也就是了!

    一路往里走,沈明钧夫妇没见到沈家别的人,一问之下才知道今天沈家人去了老宅那边,连沈明文和沈明堂都去了,好像是有什么事。

    周氏道:“大宅里过得好好的,去老宅那边做什么?哦对了,你们现在日子过得不太好,是不是想把那边的宅子给卖了?”

    沈永卓脸色更加难看,道:“五婶……爹娘,还有三叔,带着家里人过去,正是为了卖老宅,现在沈家欠了不少外债,不卖老宅,怕是偿还不了,连祖母平时用药的钱,家里都拿不出来了……”

    这话说出来,周氏嘴巴张了张,再没放声。

    明摆着的事情,说话就要付出代价,如果她不同意卖老宅,就意味着她自己要拿出这笔钱来还债,她可不想当冤大头。

    旁边的沈明钧倒是不客气,直接道:“娘子,老宅不是咱给买回来了吗?”

    一句话就把周氏的火气给引了出来,周氏怒气冲冲道:“谁说不是啊,宅子是我们出钱买的,名却是挂在憨娃儿大伯名下,那是老太太特别吩咐的,你忘了?现在他大伯要卖房子,怎么却不跟咱商议?”

    “不行不行,咱这就找他们去!”

    说着,周氏就要拉着丈夫的胳膊去找大房、三房算账,这下可把沈明钧给为难坏了,连旁边的沈永卓夫妇看到这一幕也很尴尬。

    好在沈明钧有一定的威严,见妻子胡搅蛮缠,正色道:“娘子,我们要先进去给娘磕头,你跟我一起去见娘吧!”

    周氏一怔,她这才想起来自己不是回来争家产的,而是探望李氏病情。

    周氏冷笑一声,狠狠瞪了沈永卓夫妻一眼,进门的时候她还把大侄子夫妇当成好人,因为现在她对沈明文夫妇的恨,转而连沈明文的儿子和儿媳也给恨上了,这就是所谓的恨屋及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