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四五四章 一声叹息
    李氏的笑容虽然欣慰,但因她形如枯槁,满脸黑线,再加上沧桑而老迈的笑容,看上去让人觉得异常凄厉,整个人已到日落西山的状态,完全不复当年的精神焕发。

    虽然李氏说话声音不高,但听起来不似病危,这让周氏感觉无比惊讶,她凑上前仔细打量李氏瘦削的面庞,望着李氏黯淡无光的眼睛,问道:“娘,您记起我们来了?”

    李氏叹道:“记起来了,全都记起来了,一辈子的事情,都在脑子里,就连我跟幺子他爹成婚时的事情也没忘。我把孩子们一个个拉扯大,娶了媳妇,生了孩子,本希望老大有出息,结果却……唉!”

    这一声叹息,宛若把一辈子的酸甜苦辣都包裹其中。这一声叹息,仿佛是李氏一生的写照,其中包含着种种苦难、酸楚、不幸,好在有老来得偿心愿的释然和庆幸,才让她觉得这一辈子没有白过。

    生命的无常,让李氏不得不考虑身后事,她想着怎样才能风风光光去见九泉下的沈家列祖列宗,她到死都希望埋进祖坟,牌位供进祠堂,而不是死后无处依存。

    这是这个时代身为一个女人的无奈,李氏做的一切,不是为了儿女,也不是为了争一口气,而是为了沈家复兴,为了她临终能有个归属感。

    沈明钧抓着母亲的手,泣不成声:“娘……小郎……小郎他……他会回来的,他如今……做了大官,领兵打了胜仗……他当的官可大了……”

    李氏听到这话,露出开怀的笑容,等她张开嘴的时候,满嘴的牙已经掉光,周氏只看到黑乎乎的喉咙,一阵恶寒。

    李氏容光焕发,乐不可支地说:“七郎有本事,那是他自己的造化,不是我的功劳,倒是你们父母培养得好……你们自己没什么才学,只是普通的农家人,要感谢他的先生,感谢栽培他的主考官,感谢朝中帮助提拔他的人。”

    “我老了,不能为那些恩人做事报答,但你们要时刻铭记在心,要为恩人们焚香祷告,为他们立生位,你们要记得,自己现在的好日子,是谁带来的……”

    沈明钧此时已经哭成了泪人,抽泣道:“娘,您……您别说了,孩儿……孩儿会记得那些恩人……您快休息吧,孩儿这就找人为您看病,为您抓药……”

    周氏这时候也道:“是啊,娘,您快歇着吧,我们回来了,沈家就不会散!”

    在此时,周氏也开始说起了场面话,她虽然对李氏又恨又怕,但其实更多的是一种敬佩,尤其当她想到自己的儿子也是沈家一员,自己是因为李氏的准允才嫁入沈家,才有机会跟丈夫过日子,生下孩子,有了沈溪,才有今天无比风光的生活。

    李氏还想说什么,但已经没了力气,她张着嘴咿咿呀呀,努力想说事情,却有心无力。吕氏赶紧过来帮忙,轻拍她的后背。李氏微微抬起手,手上的青筋清楚地凸显出来,周氏看了不由一阵心悸。

    李氏用尽最后的气力,艰难地说:“幺……幺子,你在娘五个儿子中,年龄最……最小,以前是……是娘对不起你,别恨娘,以前是娘错了,娘走了后,你们想分家,就分吧……但宅子一定……一定要留下来……”

    “咱沈家……两处宅子,一处都不能少……有本事的,自己分出去单过也可,没本事的,留下来,给他们置办几亩地……好好过日子……幺子,多亏有你,为娘下了九泉,也有脸面去见沈家的列祖列宗……”

    李氏总是提沈家列祖列宗,这让周氏有些不爱听,心想:“老不死的莫非良心发现了?居然到老了,记起我跟相公的好了?哼,早干什么去了,这老不死的偏心一辈子,到现在估摸还在偏心,不想让沈家散,其实不就是让我们养着她那些不争气的子孙呗?”

    沈明钧没周氏那么多心眼儿,但他不懂如何说话,但周氏却能言善辩,她出言宽慰:“娘,您尽管放心,沈家没垮,也不会垮……”

    “宅子,宅子……”

    李氏始终有心事放心不下,那就是沈明文等人要卖的沈家老宅,那可是沈家未衰败前的宅子,代表了沈家的风光,也是李氏嫁入沈家时的住所,属于一个时代的记忆,怎么都割舍不下:“你大哥要卖宅子,一定不能卖……”

    沈明钧擦了擦眼泪,望着李氏,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倒是周氏脑子灵活,暗忖:“说来说去,原来是为了老宅,她怕祖宅得而复失,无脸去见沈家列祖列宗,便算计起我们兜里的钱来……真是偏了一辈子的心呐!”

    沈永卓道:“五叔,你们还是去看看……能否将老宅赎回来,免得祖母牵肠挂肚,误了病情!”

    沈明钧没什么主意,他打量自己的妻子,满脸都是哀求之意。

    周氏一咬牙:“去就去,大郎,你照看好你祖母,我们先去老宅那边瞧瞧是怎么回事。娘,您尽管放心,祖宅一定不会变卖,咱沈家人也不会散……”

    就好像吃了定心丸,李氏听到这话,脸上全都是欣慰的笑容,沈明钧还想留下来陪母亲,却被周氏硬拉着出门去了。

    沈明钧三步一回头,垂暮的李氏也努力转过身体,想望向后堂门口方向,看看自己的幺儿和幺儿媳妇,吕氏连忙提醒:“祖母,您别朝着门……”

    ……

    ……

    谢韵儿带着林黛和谢恒奴进去拜见沈溪祖母,发现自己几个小辈被当成透明人,无论是沈明钧夫妇还是李氏,都当她们不存在,一直到沈明钧出门,谢韵儿才反应过来,牵着小姑子和小叔子的手出了东厢房。

    沈亦儿抓着谢韵儿的手,眨巴着大眼睛问道:“嫂子,里面是祖母吗?她为什么不跟我们说话?”

    谢韵儿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跟孩子解释,蹲下来,帮沈亦儿整理了一下鬓发,道:“祖母病了,我们别打扰她!”

    正说话间,周氏已拉着沈明钧径直往前院去了,谢韵儿连忙追上前问道:“娘,您要去何处?”

    周氏头都没回,道:“去找憨娃儿他大伯算账……要卖老宅,却不跟我们出钱的人商议,连老太太都不答应就想把宅子卖了,哼哼,也不知道这家到底是谁做主!”

    沈家大宅的事情,谢韵儿一点都不想管,因为她知道自己是晚辈,没资格掺和进去,而沈明文、王氏和沈明堂等人,也根本不会听他的,一群长辈全都倚老卖老,沈家就好像小朝廷,讲规矩讲排场,谢韵儿矮上一辈,就算是沈溪正妻,也得靠边站。

    周氏带着丈夫,气势汹汹往沈家老宅去了。

    至于谢韵儿,则留下来处理家事,她向小玉交待:“你去官驿那边看看,把人安顿好,老太太气色不佳,刚才我看倒像是回光返照的征兆,怕熬不过多少时候了……”

    小玉听了不由紧张:“夫人,您是说,太夫人那边……”

    谢韵儿微微摇头,没多说,往前院去了。

    此时沈明钧夫妇已出门,门口聚集不少前来看热闹的街坊邻居。

    知道沈家一家自京城归来,宁化县已经轰动,连县衙那边都得到消息,指不定什么时候知县大人便要登门拜访。

    这也是沈家这几年来少有的盛事,毕竟沈溪已不在闽粤为官,沈家内部一团糟,没人愿意跟沈家人走得太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