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四五六章 有心和无心
    “报丧啦……沈家老夫人仙游啦……”

    沈府大门前已有人报丧,这是为接下来设置灵堂做准备。

    幸好沈明钧夫妇这一行带来许多车马帮弟兄,不然以沈家的男丁,未必能支撑起这次规模宏大的丧事。

    沈老夫人的丧事可不能按照一般的标准对待,这位乃是当朝二品大员的老祖母,且是寡居带孩子成才劳苦功高,就算报上朝廷,朝廷也会下旨恩恤。

    周氏跪在东厢房门口,哭得昏天黑地,沈永卓的妻子吕氏赶紧过来相扶,一边擦眼泪一边道:“五娘,您起来说话,您可不能有什么三长两短……”

    连沈永卓夫妇也知道如今沈家应该谁出来当话事人,除了见过世面的五房人外,别人都没这资格。

    周氏进到屋里,见老太太还半坐在病榻上,跟送她和沈明钧出门时的坐姿相同,她的眼泪更是止不住往外流。

    她走上去,在自己丈夫身边跪下来,磕头道:“娘啊,您的交待儿媳做到啦,沈家老宅没有丢,还留在沈家,以后也绝对不会丢啊……”

    当她话音落下,或许是李氏冥冥中有一定感应,之前僵直的身子突然松垮下去,在人们搀扶下终于平躺下来。

    如此一来,沈家子孙终于可以为李氏蒙上白布。

    这状况,在很多人亲眼目睹下完成。

    见此状之后,周围哭喊的声音更大了,也不知是因为被吓的,还是觉得老太太一辈子不容易,心里过意不去。

    ……

    ……

    李氏的过世,已经没有任何悬念,请来的几名大夫俱都摇头,显然老太太没有任何转醒的可能。

    沈明文夫妇三步一颠地回来,刚跨进东厢房门,沈明文便好像发疯一样往自己老娘的病榻前挤,边挤边喊:

    “娘,孩儿回来了,娘啊……哇呀娘啊……”

    这会儿到了哭丧,像是在比谁的嗓门大,似乎只有声嘶力竭才能显示自己的孝心,但因沈明钧夫妇、沈明堂夫妇都跪在床前,以至于沈明文根本没法靠近李氏,就连他儿子、儿媳也都在拉扯他,阻止沈明文做出什么失礼的举动。

    四房沈明新夫妇最晚过来,毕竟已经分家,他平时都住在城东自己购买的宅子里。弘治十七年是乡试年,如今已是八月,乡试就是这几天的事情,六郎沈元两个月前便出发前往福州城,此时并未在家中。

    如今的沈元,是沈家七个年龄较大的孩子中,唯一一个没成婚的,他要比沈溪大一岁,因沈明新夫妇怕沈元成婚耽误学业,面对那么多前来求亲的人,一概推辞。当然,主要还是沈明新夫妇觉得要等沈元中举人后再成婚,如此亲家的选择面更广泛些,说不一定能获取更高的社会地位。

    沈明新夫妇过来,没有更多的举动,只是哭泣着在李氏的遗体前下跪磕头。

    外面乡绅已经陆续到来,必须要有人出去应付,沈明文刚跪下,听说有乡绅造访,立即自告奋勇,要起身出去接待。

    沈永卓硬压着他肩膀,道:“爹,您还是留下为祖母设置灵堂,接待吊唁之人的事情,交给我们小辈便可!”

    沈明文嚷嚷道:“你个孽子,用得着你在这里教训我?爹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还多,你这个小兔崽子!让一边去,爹爹去应付外面的士绅……”

    等沈明文从后院东厢房挤出来,穿过两进院子来到前院,只见一大堆人在等候。

    车马帮弟兄已经把前院的大堂布置成了灵堂,地方官绅神通广大,沈家这边刚报丧,他们人就纷纷前来追悼。

    这些人沈明文大多认识,以前是他想方设法结交却没有机会的世家豪绅,但在沈溪中状元后,这些人却开始巴结起沈家来,请吃请喝不断,直到后来沈家没落,到处借钱,士绅们才跟沈明文疏远。

    但是,现在沈明钧夫妇回来了,又逢沈老夫人丧事,地方士绅都眼巴巴前来,怎么都要留下个印象。因为这次再不意思一下,沈明钧夫妇以后可能会跟随沈溪长居京城,或者是到儿子为官之地享福,再也见不到面。

    沈明文迎上前,所有人都只是敷衍性地对他拱手,搭理的兴致都没有,谁都知道他是沈家的笑话,也是沈家五房崛起最好的背景墙。

    门口传来传报的声音:“知县老爷驾临,无关人等皆都回避……”

    知县大人一来,沈家前院聚拢的人更多了,很多平头百姓见到县太爷,纷纷跪下磕头,沈明文有秀才功名在身倒是不用磕头,正要迎上前,便见宁化知县宋邵络上来便问:“沈家老爷和沈夫人可在……”

    沈家辈分已经乱套了,本来两个沈家就把什么老爷和夫人称呼混了,宋邵络这一来,如此一喊,根本没人知道他说的是谁。

    宋邵络本身已经五十多岁,举人出身,在宁化县士绅眼中的地位不是很高,现在听说沈溪的老爹老娘回来了,他不得不前来巴结一番。

    虽然宋邵络不是宁化本地人,但却是隔壁长汀县人氏,跟沈溪可以说是“同乡”,在官场上,这层关系很近,说不定沈溪为他在朝中美言几句,他就能被提拔为一府通判或者同知,以沈溪目前的官职,并非做不到。

    沈明文上前,一拍胸脯:“我便是沈老爷!”

    宋邵络瞥了沈明文一眼,他上任时,地方士绅举行酒宴,他见过沈明文,当时还把沈明文当盘菜,后来才知道这沈明文根本没多少地位,也就没再当回事。

    因此,此时沈明文主动搭话,宋知县不想理会,此番福建乡试沈明文没去参加,显然已断了仕途,宋邵络根本不把这样的酸腐秀才放在眼中。

    恰好沈明钧夫妇哭着从内堂出来,有人提醒:“那边就是状元爹和状元娘!”

    宋邵络仿佛见到自己的亲人,眼角顿时湿润,几步上前,抓着沈明钧的手,一脸悲痛地说道:

    “沈老爷,本官来迟了,唉!可惜未能见到老夫人最后一面!”

    沈明钧被人拉着手,一时间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周氏在旁边打量几眼,她认得知县穿戴的官服式样,道:“这位是知县大人吧?您有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