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四五八章 生杀大权
    沈溪带着几分郁闷,回到自己的寝帐。

    惠娘和李衿早在账内等候,这一路行军,跋山涉水,惠娘和李衿累得够呛,二女能跟随沈溪走下来着实不易。

    沈溪这时才发现当初做出的将二女带在身边的决定多么不智,几次想将她们送到安稳的地方,二女都予以拒绝。

    尤其是惠娘,觉得跟在沈溪身边,陪同沈溪作战,平时跟沈溪说说话,照顾他的生活起居,是身为一个妻子最大的荣幸。

    沈溪进来便道:“我祖母刚过世……”

    李衿并不认识老太太李氏,自然也不知道这人对沈溪有多少影响,她之前虽然偶尔听说过沈家的事情,但她知道的并不多。而惠娘则跟李氏认识,当初在宁化曾打过几次交道,知道她是沈家的精神支柱。惠娘听说此事,眼角流下泪水,道:“未曾想……老夫人便这么去了!”

    沈溪叹道:“惠娘,你不必太伤心,我跟祖母的关系,一向不是那么亲睦……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可供读书的名额有限,她选择栽培我两个兄长读书,我无奈下只能跟母亲进城,自谋出路。当然,若非如此也遇不到你,便不会有后来这么多事情。”

    “随着我中状元当官,官品比起当初祖祖父的府同知,不知道高了多少,祖母这一辈子的心愿总算达成,她应该了无遗憾而去,我们没必要为她伤心难过。这件事其实我早有预料,只是现在要看看,朝廷是否需要我返乡治丧,或者守孝……”

    按照道理来说,祖母过世,沈溪不需要回去守制,即便要守孝也只需七七四十九天,属于守灵的范畴,但因李氏是寡居带儿子,期间培养出一个状元,两个秀才,使得沈家中兴。沈溪身为有出息的孙子,应该跟朝廷告假回去为李氏治丧。

    但因沈溪背负战事,即便他请辞,也无人可接替他现在的位置,军中别说副帅,就连俩监军,张永和刘瑾也没到来。

    沈溪军中的下手,只有苏敬杨和王禾,沈溪清楚二人不能承担起一个主帅的职责,让苏敬杨和王禾领兵平叛,这场战事非得打上几年不可,又或者是地方上的叛军分赃不平自行瓦解。要想二人快刀斩乱麻般结束战事,可能性不大。

    李衿好奇地问道:“老爷不是要领兵吗?能回福建?”

    惠娘瞪了李衿一眼,意思是不让她说话,李衿低下头不敢言语。

    在李衿和惠娘相处中,虽然惠娘对李衿一直很好,当作亲妹妹看待,但二人间始终惠娘是主,李衿为仆。

    沈溪道:“话是这么说,但若战事不是很紧急,朝廷多少还是会恩准,毕竟当今陛下以孝义治天下!”

    李衿似懂非懂,惠娘则擦擦眼泪,道:“有夫人、老爷回去,还有韵儿帮忙操持,大人应该不必过多担心!”

    沈溪笑了笑,他知道自己老娘有点儿本事,在操持家事上应该是把好手,丧事自然也不会例外,再加上沈家上下如今失去主心骨,只有泼辣的周氏才能挑起大梁,指使起人来应该没有任何问题。

    沈溪道:“之前我已经让五哥带人回去,算算时间差不多该到了,再联络一下地方知县衙门帮忙,料想问题不大,实在不行甚至可以请动府衙。现在沈家居住宁化县城内,做什么事情都很方便,不至于跟之前在桃花村那般,需要什么都难以找到,全靠村里人帮忙……”

    李氏的身后事,沈溪不准备回汀州亲自打理,家里有那么多长辈,完全可以把丧事办得风风光光,少他一个不少。

    如今沈溪要专心应对兵马南下事宜。

    靖州以南地区,虽然有一条官道连通通道以及更南方的洪舟、怀远、融县、柳城,但一直到融县,这条官道均处于群山包围中,基本沿着河谷狭道一路向南,不像之前即便道路再险峻,总有一段平坝地区可以休息,但这段路程即便扎营也只能在山林间。

    这片大山里,少数民族村寨众多,叛军就潜伏在各个山头,一个不慎就可能陷入重围,沈溪行军前必须要对官道周边数里的环境有着清醒的了解。

    ……

    ……

    沈溪尚未从靖州城出发,通道县知县已逃到靖州求援。

    通道县知县名叫胡庆,今年五十岁,却是进士出身,但因朝中没有人脉,又不舍得花钱,即便是三甲进士也没法升迁,前后已经出任过四任知县,都是在西南偏远地区当县令。

    这次胡庆出任通道县知县不到半年,就因叛乱丢掉自己管辖的县城,只能灰溜溜带着典史和巡检司巡检以及几名土官,领着由衙役和巡检司兵马组成的两百多人队伍,名义上是来投奔沈溪,整合兵马,其实就是残兵败将逃到靖州。

    如果朝廷要追究胡庆镇守不利之罪,胡庆就算不死,也会被抄家,他现在找沈溪,主要便是避免被朝廷清算。

    胡庆是在沈溪领军从靖州出发的这天早晨来到靖州城的,此时苏敬杨所部兵马已开拔,王禾所部跟着沈溪作为中军出征。王禾亲自押送胡庆以及几名通道县属官到了沈溪中军大帐外。

    此时沈溪正在跟靖州知州张耀明谈论后续防备事宜,但见一个年老体迈的官员,身着大红官袍被人押解过来,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身上官袍到处都是破洞,不像是前来投奔官军的知县,倒好像是个被贼军俘虏的落魄乞丐。

    沈溪打量胡庆一番,尽管他早前已从云柳那里得到一些情报,但还是替眼前的官员感到可怜。

    叛军肆虐,最倒霉的就是这些地方官,尤其是文官。文官平时所学都是之乎者也,让他们整顿兵马跟叛军交战,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完全指望地方卫所和巡检司兵马,那跟等死差不多,以至于知县在遇到叛军攻城时,一律都闭城不出,但久而久之,县城便会失守,一来是久守必失,二来也是最主要的一点,县城内多少都有叛军内应,作为防守一方总不可能一天十二个时辰都提高注意力,总有疏忽大意的时刻。

    只要守军一个不备,内应便会发难,突然袭击城门,迎叛军入城。

    王禾上来便喝道:“大人,卑职现擒拿通道县知县胡庆归案……此人弃城投降叛军,今日又想在大人面前纳降,实在是两面三刀之人,如此奸邪叛逆,当杀一儆百,以正视听!”

    胡庆见到沈溪,“噗通”一声便跪倒在地,哭诉道:“沈尚书,您老可要明察秋毫,下官从未做出背叛朝廷之事,通道县失守,跟下官没有直接关系,乃是天柱千户所兵马驰援不利,这件事通道县周边人尽皆知,若大人不信,可以跟麾下之人求证,下官绝无半句虚言!”

    胡庆那叫一个冤枉,自己是北直隶人士,到南方来做官,跟地方士绅语言都不通,更遑论叛军?

    现在被王禾诬陷他开城迎敌,他满脸委屈,心中无比的酸楚。

    沈溪道:“知道了……王将军,你只管整顿兵马准备出发就是,胡知县的事情,交给本官处理吧!”

    沈溪打量胡庆,琢磨该怎么处置才好。

    站在帅案旁的张耀明脸色不是很好看,他和胡庆一样城池都失守过,唯一的区别是靖州现在被沈溪光复,如果不是沈溪,朝廷必会追究责任。

    现在沈溪可说是他们的救星,有沈溪为他们正名,即便他们曾附逆反贼,沈溪也能给他们洗刷罪名。若沈溪不肯帮忙,那就算他二人是忠臣,沈溪也能给他们定上叛逆的大罪,甚至当场问斩,无人会为他们辩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