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四六二章 不容易
    八月十九,几经辗转,一路颠簸,再加上一场毫无悬念的攻城战,沈溪终于无惊无险带兵进入通道县城。

    通道县知县胡庆陪同沈溪入城。

    进城时,沈溪清楚地感觉到城内的荒凉,这边陲小城居民总数可能连四百户都不到,沈溪看着破坏的屋舍,不由哀叹:“以前觉得宁化县已经小得可怜,可跟这一比,宁化还算是大城了!”

    进城没有举行什么特别的仪式,甚至沈溪进城后,有一大堆孩子堵在城门口玩闹,士兵们想去驱赶那些顽童,沈溪却摆手示意客气些,然后干脆带着队伍从旁绕过。

    最后孩子被闻讯赶来的大人抱走,沈溪骑在马上,打量那些挣扎个不停、显得无忧无虑的顽童,觉得跟他小时候差不多,都好像个灰蛋一般。沈溪不由摇头感慨,时过境迁,当初桃花村的男孩已成长为当朝二品大员,也不知这些孩童中是否有将来的进士,或者成为名人的读书种子?

    胡庆骑马跟在沈溪身后,见总督大人有些分神,好奇地问道:“沈尚书可是在想今日于何处歇宿?”

    沈溪打量胡庆一眼,道:“就在县衙南边的空地驻扎,多余的事情你不用说,本官自然会安排妥当,无需担心。”

    “切记,此番不得扰民,本官不需城内筹措一粒粮食,如果有火药,可以送到军中,衙门库房估摸已被叛军掏空,你主要的任务就是安民,你可以找些衙差,负责帮本官开粥铺赈济百姓,不过料想城内不会剩下多少人了……”

    沈溪吩咐的事情,胡庆一一应下,其实胡庆这会儿心里正打鼓,如果沈溪让他筹措军粮他该怎么办。

    等三军进城,兵马扎下营寨,胡庆偷空回衙门看了看,的确跟沈溪说的一样,叛军早已将这里洗劫一空,什么都没剩下,衙差也逃了个干干净净。

    沈溪则在中军大帐展开入城后的第一次会议,议题是南下怀远这一战怎么打。

    云柳作为情报系统负责人,当着所有将领的面,把她获悉的情况详细说来:“……五开卫的人马,将于一日后抵达通道县城。因广西、贵州、湖广交界地区近日连续暴雨,播阳河水暴涨,再加上泥石流,贵州兵马比预计迟到了两日……”

    王禾跟苏敬杨心中暗自窃喜,幸好五开卫的兵马没提前到来,不然这克复通道县城的功劳指不定归谁。

    “……同样受暴雨影响,我们接下来南下怀远,洵江和福禄江涨水,大军行进和粮草辎重运送或许会受到很大影响。”

    沈溪听得非常认真,因为南下这一路战事容不得出丝毫差错。

    以沈溪所知,叛军现在都在尽量避免跟他率领的兵马正面遭遇。如今叛军已经知道沈溪的大名,干脆来了个退避三舍。

    就好像此番沈溪率部攻打通道县城,叛军主力提前两天就逃走了,只剩下的一些异族老弱病残守城,结果只是象征性地抵抗了下就投降了事。

    但叛军主力撤离时,将城里的汉人青壮抓走大半,汉族女子上到年近四旬的妇人,下到十岁左右的女童,也都被劫掠了个精光。

    这一次民族矛盾总爆发,原本不该涉及普通百姓,但因积怨太深,大明朝廷一向把叛军及其亲眷当成奴隶,随意流放发配,叛军自然也就把汉人壮丁以及女人当成奴隶,劫掠带回山寨。

    等云柳将详细情报汇报完,苏敬杨已迫不及待追问:“云大人,您说了这么多,还没说明叛军主力究竟在何处?现在三军将士都等着跟叛军来一场规模宏大的决战,你查不出这个,光说路上怎样,没意义啊!”

    云柳的身份,在军中一直是秘密。

    但云柳深得沈溪器重,就连正二品的都指挥使苏敬杨见到云柳也要客客气气称呼一声“云大人”,但因云柳平日低调惯了,久而久之,苏敬杨对云柳缺乏必要的敬意,慢慢他就想压云柳一头。

    云柳根本不搭理苏敬杨,因为她只对沈溪负责。

    沈溪替云柳说了一句:“这里山峦叠嶂,想找到叛军主力,谈何容易?现在三军南下的目的,乃是解桂林府之困,暂时不谈其他!”

    ……

    ……

    京城,皇宫,撷芳殿。

    朱厚照拿着本史记,翘着二郎腿,悠哉悠哉看着。

    现在是下午未时,原本是他上课的时候,但因朱祐樘这两天病情好转,重新开了日讲,这天弘治皇帝召见日讲官,梁储等东宫讲官都到乾清宫去了,朱厚照得以休息一下午,于是躲在寝殿看书。

    张苑小心翼翼服侍在旁,不停给朱厚照扇风。

    现在已经是秋老虎的末梢,之前连续下了几场雨,天气凉爽不少,但朱厚照毛病多,总觉得燥热难耐,吩咐下来,张苑就得不计辛苦给朱厚照扇风,结果熊孩子身上一点汗都没有,张苑却累得汗如雨下。

    但此时张苑可不敢说什么,最近他能感觉到太子对他的冷漠,现如今太子已虚岁十四,很多事都可以上台面,甚至大多数时候皇帝会带着朱厚照听政,虽然基本上朱厚照只是躲在帘帐后当个旁听者,但皇帝传位之意已经很明显。

    张苑可不想给自己的未来找麻烦,干脆忍气吞声,即便心里有怨恼,也不敢跟太子说明。

    但他不知道,其实他已经被列进东宫常侍替换名单中,甚至这几天东宫就会换上一批常侍,即便他留下来也会被边缘化。

    谷大用等人卸下差事就会重新到东宫,这些人可说是非常有能力,完全能将他压得死死的。

    朱厚照突然抬头问了一句:“什么时辰了?”

    张苑终于可以趁机停下来歇歇,他擦了擦汗,赔笑道:“回太子的话,已经到未时末了……”

    朱厚照脸上露出几分笑容,问道:“又到未时了,平时这时间,本宫差不多该散学了……现在本宫要去见母后,你要跟着一起去吗?”

    张苑怔了怔,随即他反应过来,太子在这种事情上根本不需要与他商议,既然太子如此说,其实就表明不想让他随侍在旁,如果非要死皮赖脸跟着,那纯属自讨没趣,还不如安排别人跟着,他可以留下来好好休息。

    张苑满脸阿谀之色:“太子殿下,奴婢不过去了,派别人陪同太子一道前去可好?”

    朱厚照满意点头,神色好似在说……算你识相!

    朱厚照道:“既然你不想同去,那就安排两名太监,随本宫一起前往坤宁宫,张公公留下来,先帮本宫整理一下书册,晚上本宫回来后要看!”

    出去一趟见过世面,再加上朱厚照本身就很聪明,跟着沈溪更是学会为人处世之道,什么事都先想好对策,这样如果老爹老娘问及他为何没带常侍太监,他也有理由说,张苑正在撷芳殿整理晚上读书用的书册,而且可以说自己下午读了史记……

    其实就是熊孩子拿着本史记发了一个时辰的愣,做着他当皇帝以后如何如何的春秋大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