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四六三章 安逸生活
    从撷芳殿出来,朱厚照兴致盎然往坤宁宫去了。

    上午乾清宫传话,今天晚上弘治皇帝朱祐樘会带张皇后和他,还有小公主一起去见周太后,除了请安以及探望周太后的身体,还有坐下来一起吃顿团圆饭的意思。

    周太后是弘治皇帝父亲成化帝的亲生母亲,实际上应该是太皇太后,但朝中都尊称周太后。

    朱祐樘希望在自己的有生之年,能够维持家里人良好和睦的关系。以前皇宫的女性长辈,除了朱祐樘的亲生祖母周太后外,还有便是继母皇太后王氏。

    以前朱祐樘更看重与张皇后母亲金夫人的关系,甚至把金夫人接进宫来居住。但不管怎么说,金夫人始终是“外人”,随着朱佑樘身体日渐衰弱,他开始敬重自己的亲生祖母,毕竟他体内流淌有周太后的血脉。

    至于王太后,朱佑樘与其不是亲生母子,就算恪于礼法,朱佑樘平时会过去请安,但要说亲近却未必尽然。

    朱厚照可不管那么多,什么周太后、王太后,跟他关系似乎都有些遥远,以孝义礼法来说,他需要敬重这些老人,但实际上他连老娘的话都不听,更别说是这些从来对他就不怎么管束的老人了。

    到了坤宁宫,朱佑樘四处打量一眼,脚步突然停下,眼珠子也不转动了,直愣愣地盯着门口一名宫女的俏脸挪不开眼,就快要流口水。

    此时宫内走出一人,正是坤宁宫常侍太监马合安,马合安对朱厚照行礼:“太子殿下,皇后请您进去!”

    朱厚照依依不舍把目光挪开,打量马合安,笑道:“马公公,母后知道我来了吗?哈哈……”

    朱厚照心情很不错,他拉着马合安往宫殿里走,回头指了指门口侍立的宫女,问道:“马公公,左边那丫头叫啥名字?为何我以前从来没见过她?模样可真是俊俏!看着便很讨人喜欢!”

    马合安听到这话有些恶寒,苦着脸,往那宫女身上看了眼,心想,这小丫头太可怜了,刚到坤宁宫就被太子看上,以前被太子看上的宫娥,哪个落着好了?

    虽然心底替那宫女可怜,但马合安还是恭敬回道:“太子殿下,那是皇后娘娘刚从下面选拔上来的宫女,名叫静怡,之前是浣衣院的一名粗使奴婢,做事倒也勤快,只是办事粗手粗脚……”

    马合安习惯性地想在朱厚照面前夸赞一下那貌美宫女,但又一想,如此岂非把人往火坑里推?所以他赶紧改口说了两句坏话,让朱厚照以为这宫女大而化之不会伺候人,试图让朱厚照放弃心里邪恶的念头。

    他有些担忧地看了朱厚照一眼,这会儿不过是个乳臭未干孩子的朱厚照,正在眯眼偷笑,光看那心不在焉的神色,马合安便知道这朵鲜嫩的小花已经被人盯上,看样子已难以保全,心里不由哀叹一声,却不敢生出搭救之心,因为他觉得自己也是可怜人。

    大明内宫不似清朝,宫女太监数量动辄上万。

    就算弘治皇帝施行仁政,再加上妃嫔少,不需要那么多宫女太监侍候,但现在宫里太监和宫女加起来依然有好几千。

    这么多人,其实跟孤魂野鬼差不多,只有运气好才能出宫安享晚年,寻常的只能在宫里籍籍无名孤老一生。

    马合安心想:“这奴婢就算日后际遇凄惨,但好歹成为经历完整的女人,受到太子的宠幸,旁的奴婢就算命好,最后也不过老死宫中,我为她可怜作甚?”

    朱厚照问明那宫女的名字,暗自窃喜,准备回头就跟母亲把宫女讨要到身边,嘴里还在嘟囔:

    “真是奇了怪了,母后以前身边的宫女,不是老的就是丑的,要模样没模样,要身段没身段,怎么最近母后身边漂亮诱人的宫女变多了?”

    以朱厚照的年岁,自然理解不了他老娘的心态。

    以前朱祐樘身体好,张皇后怕自己失宠,自然不敢在身边留年轻貌美的宫女,免得被丈夫惦记上。

    太监可以阉了,但宫女却是正常人,可以为皇帝诞下子嗣,这不但会分薄皇帝的宠爱,还会威胁到她后宫之主的地位,自己的丈夫就是先皇临幸宫女纪氏所生,她自然要有这样的防备,毕竟她就一个儿子,朱厚照这么调皮捣蛋,指不定哪天有个什么意外,张皇后觉得自己可能后半生便没了着落。

    现在朱祐樘身体每况愈下,别说是临幸宫女了,就算偶尔跟张皇后有一两次闺房之乐,也早不复以前的状态,就算服用宫里宫外道士、僧侣贡献的灵丹妙药,也无法让张皇后找回激情。

    而现在,张皇后才年过三十,正是生理需求旺盛的侍候。

    张皇后现在不再担心会有宫女跟她争夺皇帝的宠爱,毕竟皇帝已“有心无力”,所以她干脆抽调一些漂亮的宫女到坤宁宫,甚至有意想让皇帝纳上几个妃嫔,装点下门面。

    当然,她怎么也不会让丈夫跟这些妃嫔发生实质性的关系,她只是不想落个妒妇的名声,毕竟自古以来除了她能跟皇帝一夫一妻,旁人都没这份荣耀,她很怕别人说,是因为她的善妒和霸道,才让朱祐樘断了纳妃嫔的念头,导致后代人丁单薄。

    ……

    ……

    进到坤宁宫里侧寝殿,张皇后正在照看女儿,也就是出生两年的小公主。

    小公主年岁不大,但已经开始学着走路,虽然歪歪扭扭,但已经有模有样,朱厚照走上前,摆弄着瞪大眼、不明白眼前挤眉弄眼的人是谁的小公主,伸出手去捏妹妹的脸蛋,脸上带着坏笑。

    “哇……”

    小公主被自己的哥哥欺负,她可不知道什么叫隐忍,张口就哭,把朱厚照吓了一大跳。

    张皇后在里面更衣,听到哭声,一边在宫女服侍下系上束带,一边探出头打量自己的儿子,娇嗔道:“你这个皇兄,没个正形,看到妹妹就不能谦恭礼让一番?”

    朱厚照一脸冤枉:“母后,儿臣没对她做什么呀,她见了儿臣就哭……”

    负责照看公主的三个奶娘可不敢随便告状,其实她们也觉得太子没把小公主怎么样,或许是小公主跟这个兄长有点合不来,才会有此过激的反应。

    张皇后不跟儿子计较,冷冰冰道:“太皇太后身染恶疾,这几日病重,下不来床,她年事已高,今日过去不单是请安,还要问询病情,表示关切。你见到她老人家后,可不能有丝毫不敬之处!”

    朱厚照这才知道自己的曾祖母病了,立即收起脸上轻浮的笑容,道:“母后放心,儿臣明白仁孝之道,自然不会做出任何不敬之事……父皇今日同去吗?”

    “自然!”

    张皇后点头道,“太皇太后染病,你父皇就算龙体欠安,也要亲自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