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四七〇章 未来权宦
    张永和刘瑾身为监军,按理可以监督沈溪用兵,甚至一言一行都可记录在案,向朝廷反馈。

    沈溪自然明白这一点,这场仗不可能按照朝廷或者两位监军的思路打,主帅是他,必须由他全权做主,所以他先给刘瑾和张永来了个下马威,树立在军中的绝对权威。

    沈溪随时派人盯着张永和刘瑾,唯恐二人制造麻烦。

    “……大人,朝廷给您派监军来,是为监督您的一举一动,还是提供各方面的便利和帮助?”

    王禾老早就回去休息,苏敬杨却留在中军大帐,他最关心的一件事,就是沈溪到底能否顶住朝廷的压力,如果沈溪不能给军中将士足够的自信,那他感觉自己带兵没那么大的底气。

    沈溪目光定在桌案的地图上,根本不想理会苏敬杨的问话,此时他关心的是下一步战事,大明南方战乱一直持续,地方叛乱接连发生,包括交趾在内的地方少数民族,一直跟大明官军交战,两广和川滇可不是太平之地。

    作为六省兵马提调,朝廷一次就给他派来两名监军,足见他这个官职有多重要,权力可以说大到没谱,地方上的文官和武将都要努力巴结他,尤其是军方的人都希望跟着他建功立业。

    沈溪道:“军人只管战场上的事情,其他事务无需尔等操心,本官领兵,难道还要看监军的脸色办事?真实笑话!”

    苏敬杨很奇怪,他从来没见过如此轻视监军的主帅,无法理解沈溪跟刘瑾、张永的相处方式。

    之前沈溪对两位监军出言讽刺,在他看来非常危险,指不定这两个阉宦就会想办法报复沈溪,怎么说他们代表了皇帝,能跟皇帝上密折,万一告状,皇帝很可能会下旨降罪。

    沈溪抬起头看向苏敬杨:“尽管把心安回肚子里去,现在三军上下,加上五开卫兵马,以及运送粮草物资的辎重兵和民夫,共有八千余众,队伍太过庞大,路上若被偷袭,这场仗就不好打了。”

    “所以,如果你觉得没事做的话,可以派出斥候,尽量把侦查网络撒开一些,避免危险突然降临到头上。好了,退下罢!”

    苏敬杨不敢跟沈溪过多废话,行礼告退,等出了门口,他才摇了摇头,小声嘀咕道:“沈大人可真有本事,朝廷派监军都一次性派俩,还不分主副,但沈大人分明没把这两位监军放在眼里。”

    “不过,沈大人不在乎,我还是得巴结一下两位监军,别到时候把火烧到我头上,宫里面的执事太监我可惹不起,这两位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成了陛下面前的红人,得罪他们,死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

    ……

    沈溪回到寝帐,惠娘和李衿已等候多时。

    惠娘知晓刘瑾、张永这两位监军太监到来,担心沈溪带女眷行军作战的事情曝光。帮助沈溪解下外衣后,惠娘紧张兮兮地问道:“老爷,两位监军来者不善……若被他们知晓妾身二人在军中,是否会影响老爷的前程?”

    沈溪摆摆手:“张永和刘瑾,跟我都是老相识,关系虽然不那么和睦,但也不至于背后捅刀子,当然,即便捅刀子我也不怕!”

    “这二人最大的毛病就是小肚鸡肠……这大概是宦官的通病,因身体机能不全导致心理扭曲,一旦抓着别人的小辫子,很难放下,所以你们还是小心些,除了平时着男装外,脸上再涂抹些黑灰,免得被人察觉!”

    “不过,你们也不用太过担心,行军时两个太监都躲在马车里,我会让他们的马车距离你们远些,平时不会相见!”

    惠娘看了看李衿,满脸为难:“老爷,问题是妾身这双脚,就算换回大鞋,走起来也不方便,平时已经努力遮挡了,但就怕有心人看到,若因此坏了老爷的大事,那妾身……”

    沈溪笑着说:“别把事情看得太过严重,你以为我没想过这问题?张永和刘瑾是什么人,他们是宫里的太监,以前当过东宫近侍,算是太子身边的人,只是现在外调来担任我的监军,这并不意味着他们能力有多出色,或者皇帝对他们有多信任,只是他们曾跟我打过仗,尤其是张永,当初我担任延绥巡抚时,他便是我的监军,此人极为贪财,我有办法对付他,你不用挂怀!”

    即便沈溪说没关系,但惠娘还是不放心,整个人都忧心忡忡,神思不属。

    当天沈溪并没有因为佳人在旁便早早入睡尽享温柔,即便回到寝帐,他依然埋头查阅地图,做出一些谋划。

    此时沈溪关心的已不是如何攻打怀远县城的问题,而在想如何解桂林府的困局。

    虽说叛军没有攻取桂林府城的能力,却将桂北主要交通要道都阻隔了,桂林府跟外界断绝了联系。

    现在沈溪唯一所知就是攻打桂林府的叛军分成好几支力量,各自为战,但偶尔也有战略上的沟通和布局,这种沟通远不及鞑靼各部族之间的协调统一,就算是结成联盟也很松散,很容易找到破绽。

    可惜沈溪现在没到战场,具体在哪些环节上找破绽,不太敢确定,所以只能一遍遍看地图,了解桂林府的地形地貌,再做出安排。

    到了深夜,李衿已睡下,连惠娘也睡了一觉,起来后见沈溪这边还点着蜡烛,她走过来,为沈溪披上外衣,道:“老爷,还不入睡?”

    沈溪拍了拍按在自己肩膀上的玉手,道:“惠娘,接下去的行程会越来越辛苦,我不想你和衿儿太劳累,要不我安排人送你们回南昌……”

    惠娘摇头:“老爷,妾身不怕苦不怕累,就怕连累你……那两个太监,终归是一大隐患!”

    沈溪此时心态很复杂,既想留惠娘和李衿在身边,以慰相思之苦,更可解除旅途疲乏,却又不想让惠娘冒险。

    现在通道到靖州的官道已经有长沙卫和常德卫官兵进驻,各巡检司也重新恢复功能,回去的安全没有任何问题,现在关键就是惠娘的意愿。

    沈溪道:“张永和刘瑾,张永相对好说话一些,最多平时做事猖狂,为人不端。至于刘瑾……这人城府很深,此番见面,绝口不提当年之事,做事内敛,可越是不咬人的狗越危险,若选择留下来,你和衿儿要多防备此人。”

    “还有,将来此人或许会在朝中造成一场祸乱,这场祸乱本可避免,他现在在我手上,除去他易如反掌……”

    惠娘不解:“老爷,是何祸乱?”

    沈溪摇头不语,有些话他无法跟惠娘解释,难道说刘瑾未来会擅权,成为权倾朝野的宦官,杀害忠良?

    就算说,也要换个方式。

    沈溪道:“之前我一直想离开京城到地方做官,其实就是为了躲避皇位更迭时的变乱,当今天子身体每况愈下,多半这两年就会驾崩,太子年少,文官当政必然引起少年天子不满,而少年天子必然会重用身边的宦官,这二人中,刘瑾跟太子关系紧密,之前太子私自南下江南游历,便是刘瑾从中相助,此人颇有心机,几经沉浮后,为人越发阴险,若太子登基,刘瑾回朝擅权的可能性极大!”

    惠娘听到沈溪的说辞,显得不可思议,问道:“老爷,您过虑了吧?皇位……怎么可能更迭呢?当今天子不是春秋鼎盛吗?”

    沈溪轻叹:“很多事并非你想象的那样,陛下这几年一直重病缠身,谁也不知将来是何境况。以当今皇后的为人,擅权的可能性不大,而外戚张氏一门,担任的是军职,在朝中地位不高,难以擅权,新皇登基要压制文官,势必要动用宦官的力量!”

    惠娘道:“太子不是对老爷信任有加吗?”

    沈溪笑了笑:“我才不会被太子利用……让我去跟文官斗,我本身就是三元及第的翰林官出身,就算我跟朝中文官集团政见不合,也无法狠下心下毒手,因为我懂得礼义廉耻,无法残害忠良,斗不过那些文官。”

    “但若换成刘瑾,那可就未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