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四七一章 分家在即
    若朱厚照登基,准备与文官集团相斗,沈溪自问力不能及。他没有刘瑾那卑鄙无耻无所不用其极的狠毒劲儿,就算有皇帝的信任,但沈溪自身也是文官,总不能不顾影响肆无忌惮地满朝杀人,而不杀人就无法震慑文官集团,最后只会闹得两败俱伤,不仅会让朝局动荡,引来外族觊觎,还会落下奸臣的千古骂名。

    刘瑾是应时代而生的天选之人,沈溪自问当不了朱厚照手里的一把刀,也不想当,宁肯退避三舍。

    这也是他心甘情愿离开京城的根本原因。

    既然无法跟文官集团相斗,不打算帮朱厚照巩固皇权,那他就选择外放,回避朝中激烈的政治斗争。

    以惠娘的智慧,显然无法理解沈溪这种超然物外的心态,她只是个普通女人,就算再坚强,也无法破开历史的迷雾,看清事物的真相。

    在惠娘眼中,沈溪无所不能,根本不会考虑沈溪在朝中会如何,反正沈溪无论当什么官,在她心目中都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大官,让她深深地为之折服。

    沈溪不能以惠娘这样盲目的心态处理事情,即便他心中偏向朱厚照,但也不会让自己在历史上留下坏名声,就算知道刘瑾是一代巨奸大恶,却做不到不教而诛,他提醒自己一定要保持足够的理性,在最适合的时机出手,影响朝政。

    沈溪原本希望自己未来的生活平稳,但现在看来,这目标离他似乎越来越遥远了。

    ……

    ……

    宁化,沈家。

    李氏的丧事,有条不紊进行,主持丧事的是沈家长房的沈明文,但实际掌权人却悄悄变成周氏。

    因为沈家不卖大宅,根本没银子筹办丧礼,尤其还要把丧礼办得隆重,有个世家大族的模样,这就得周氏出钱。

    另外,由于沈家一贫如洗,米仓里除了老鼠没其他东西,也要靠周氏拿钱出来,款待宾朋。

    在任何时代,出钱的人都是大爷。

    周氏已不是第一次在沈家当家,这次她在背后安排,所有人都听从她的吩咐,至于沈明文这个名义上的沈家长子,完全被晾在了一边,只偶尔出来咋呼一下,然后继续回去当花瓶摆着。

    沈家已进入后李氏时代,这是自李氏染病以来,沈家第一次出现上下一心的情况。

    因为谁都知道,这会儿沈家已经临近分家,不可能再有人出来主持家业,就算是周氏,也支撑不起这么大的家族。

    四房实际上已分出去过了,二房无主,大房不可能在老太太离世的情况下屈居于五房之下,现在跟着五房走的只有三房,既然如此不如直接分家了事,三房又不是说不能自己养活自己。

    只是沈家的财产,也就是两处宅子如何分配,成为各房关注的焦点,同时还有让沈家上下担忧不已的外债问题。

    就算周氏回到宁化,她也没主动帮沈家还债,因为她知道,沈家原本要卖宅子还债,自己先把债还了,宅子不是她的,等于是大亏特亏,她可不会做折本的买卖。

    周氏是个精明人,又曾经跟着惠娘营商,在这问题上,她拎得门清。

    李氏原本要停灵七七四十九天,但因此时南方地区依然艳阳高照,持续高温高热,尸体在灵堂停灵的时间不宜太长,而且周氏惦记去儿子的辖地享福,远离宁化这个是非之所,无心在沈家久留。

    最后几房人坐下来商议一下,李氏停灵只停二七,也就是十四天,主要是考虑到沈家如今在宁化县的地位很高,远近有不少人前来吊唁,否则一七便已足够。

    沈明钧夫妇在家,所有人都在围着二人转,二房的小辈和三房的人体现最为明显。

    二房毕竟有三个儿子,在五郎沈永祺回来后,二房其实挺有地位,毕竟在第三代人中,二房有三个男丁,举丧时他们能出不少力,当然他们的付出跟五房这边一比较,还是差了许多。

    五房这边有朱山,有车马帮弟兄顶着,大大小小的事情几乎全包了,只有在后院这些外人不便随便进出的地方,才是小辈们大展拳脚的舞台。

    ……

    ……

    李氏停灵十二天后,沈家上下便商议出殡事宜。

    这天晚上,沈家各房的人聚集在一起,沈家第二代、第三代男丁以及沈家媳妇,全部到齐,但李氏那些嫁出去的孙女却无一人回来,第二代中唯有沈溪的姑姑回来一位,那就是沈溪的二姑杨沈氏,以及姑父——杨文招的父亲杨凌和。

    杨文招北上护送太子,未跟随沈永祺回宁化,杨凌和夫妇在得知李氏病故后,显得很是关心,一来是现在杨氏药铺跟沈家有一定关系,别人都看在沈溪这个当朝二品大员的份儿上才给杨家面子,李氏病故,杨家没道理不来。

    再是杨凌和夫妇关心杨文招在沈溪身边做事的情况,趁着沈明钧夫妇回来的大好机会,主动过来走动一下,讨好和巴结沈明钧夫妇,以便儿子将来能有更好的前程。

    这天晚上的家庭会议,除了沈永卓和沈永祺守灵外,其余人等都到了。

    沈明文坐在当首位置,而另一个首位则给了沈溪的父亲沈明钧,因沈溪现在在沈家的地位独一无二,沈溪这一房自然要突显一下地位。

    如此一来,老三沈明堂和老四沈明新,只能坐在桌子两侧,各房第二代媳妇坐到了后面,杨凌和夫妇则缀在桌尾,而那些小辈无论孙子还是孙媳妇,只能站着,听长辈商讨。

    沈溪不在,长孙沈永卓守灵,其实第三代子孙中已没人有资格说话,一切商讨要听明字辈的人作决定。

    原本应该是沈明文说话,但他的妻子王氏更喜欢表现自己,主动站起来:“明天就要出丧,需要的东西不少,亲戚朋友前来参加出殡仪式的不下二百人,场面上如何安排还得早做决定!”

    沈家祖坟在桃花村,从宁化县前往桃花村要走一天时间,所以实际出殡要比下葬早一天,来日就要入殓,沈家人抬着棺椁出发,经过一日后回到桃花村,再行下葬。李氏作为对沈家有巨大贡献的人,有资格入祖坟的,尤其李氏生前希望跟丈夫合葬。

    王氏开口,旁人都不说话,沈明钧也讷讷不言,此时周氏的声音从沈明钧身侧传来:“该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呗……”

    王氏有些不满:“这出殡可要花费不少银子,这银子你们五房出?”

    虽然沈明钧夫妇又馋又懒,而且为人霸道,但他们可不笨,上来就直指要害,无非想用激将法,让周氏赌气充大款。

    但周氏不是傻子,之前办丧事时她就说了,布置灵堂招待来宾的银子她可以暂时垫付,但出殡花销她可没打算完全承担。

    周氏冷笑不已:“凭什么是我们五房出,所需银子自然是各房均摊,难道你们不是娘的儿子媳妇?”

    这话说出来,空气中顿时弥漫起浓浓的火药味,王氏跟周氏不合,人尽皆知,两个人没在这时候掐起来已经是好的。

    谁都不服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