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四七九章 超出认知
    等朱厚照赶到乾清宫时,才知道正殿的朝会已经开始了。

    在司礼监太监的引领下,朱厚照到了乾清宫后庑,躲在帘帐后面听前面大殿里说话。

    此时三位阁老以及七卿、六部侍郎、顺天府尹等朝官俱都在场,似乎在商讨什么事情,朱厚照刚坐到椅子上,前方便传来谢迁的声音,他赶忙竖起耳朵想听清楚,看看谢迁所说的事情是否跟沈溪在西南的战事有关。

    在朱厚照看来,现在朝廷应该没有什么事比这个更加重要的事情了。

    但等他仔细听过之后,才知道谢迁所说的事情跟西南的战事没一文钱的关系,谢迁正在说太皇太后周氏丧礼的问题。

    因为谢迁说话的声音不是很大,朱厚照来得又晚了一些,所以听得不是那么全面,但他还是大概听明白了,谢迁说周太后原本便不该奉祀太庙,应另行安葬,虽然后来皇帝恩旨特允与英宗合葬,但上天示警,皇陵出事,证明此路已不通。

    朱厚照正感莫名其妙,随后便听到谢迁的解释。

    原来裕陵,也就是明英宗的陵寝,因为要将太皇太后周氏下葬进去,在开启过程中发生了大规模的坍塌,原本预留的甬道如今已彻底堵塞,如果要重新进行疏通,不仅会耗费巨大,而且还会破坏陵墓原来的风水,祸及皇家后代子孙。

    在这种情况下,即便之前支持合葬的谢迁也改口了,称这是老天爷的意思,即便是皇帝也不能破坏既往的规矩,否则恐招来天谴,贻害无穷。

    朝中大臣纷纷出列,不同意将堵塞的陵寝通道打开。

    朱厚照暗自琢磨:“不是说太皇太后是皇祖父的生母吗?为什么生母不能跟先皇帝合葬?这事情有些不太合情理吧?”

    以他的年岁,尚不懂得嫡系正宗的重要性,因为他自己从未涉及嫡庶争位的问题,毕竟他老爹连个妃子都没有,故此他也就没有同父异母的兄兄弟,更不懂得长子、嫡子争夺太子的可怕。

    在熊孩子看来,自己就是大明唯一合法的皇帝继承人,任何人都别想跟自己争夺储君之位。

    而谢迁等人,想的则是维护大明纲常。

    明制只有嫡后才可以系帝谥及祔太庙,继后及皇帝生母都不系帝谥、别祀奉慈殿。

    英宗皇帝谥号为“睿皇帝”,因而只有正宫皇后才有资格在谥号中加上“睿”字,否则就算是继任皇帝的生母,也没有这资格。

    故此,就算太皇太后周氏是明宪宗的生母,是当今皇帝的亲祖母,但周太后不是明英宗嫡系皇后的事情,却人所共知。

    而且英宗的正宫皇后钱氏一直为大明朝廷称颂,如今钱皇后作为正宫皇后,早就获得了正统的地位,即便太皇太后周氏病逝,其实也没有跟自己丈夫合葬的资格。

    现在发生开通陵寝过程中的坍塌事件,太皇太后周氏的谥号和奉祀等问题,迅速成为朝中议论的焦点。

    朱祐樘见群臣抗命,显得非常生气,用尽全身的力气站起来,大声喝斥:“太皇太后待人一向和善,素为睿皇帝钦佩,同时又是先皇之生母,朕以之为孝肃贞顺康懿光烈辅天承圣睿皇后,合葬裕陵,难道这也有错?”

    在周太后的身后事上,朱祐樘一心向着自己亲祖母。

    他说自己的亲祖母待人和善,但其实历史上周皇后一直排挤钱皇后,希望自己成为正宫皇后,但却因为明英宗惦记钱皇后为自己的付出,一直未获认可。

    钱皇后死后,周皇后一直在说这事,就因为周皇后是明宪宗的亲生母亲,母凭子贵,故此争议一直不断。

    对于皇帝亲生母亲的奉祀,一向是明朝众皇帝跟朝臣文官体系争夺的焦点,因为每个皇帝都觉得这天下是他自己的,所有事情自然应该由他说了算,而不应该听任朝臣指手画脚。

    可文官却不同,在他们眼里,管去世的是不是你皇帝的亲生母亲,我们只知道那不是皇帝的原配,想进太庙,门都没有。

    法统之争太过重要,明朝嘉靖皇帝继位后,就与杨廷和、毛澄为首的武宗旧臣之间关于以谁为嘉靖帝皇考以及嘉靖帝生父尊号的皇统问题发生了长达三年半的大礼议之争。嘉靖帝不顾朝臣反对,强行追尊生父为兴献帝后又加封为献皇帝、生母为兴国皇太后,改称明孝宗敬皇帝曰“皇伯考”,影响深远。

    原来的历史上太皇太后周氏也没奉祀太庙,如今文官集团跟朱祐樘还存在一定的矛盾,更不会同意这件事。

    谢迁一度曾表态支持,但现在随着皇陵坍塌,他也认为是不祥之兆,不敢违反祖制,弘治皇帝由此失去一大臂助。

    如今朝廷自上而下,统一的观点就是太皇太后周氏别祀奉慈殿,甚至谥号中的“睿”也得去掉,所以不管朱祐樘无论怎么发脾气,都徒劳无功。

    刘健、李东阳、谢迁等人继续在朝堂上议论这件事,每个人的观点都很明确,祖宗规矩不能更改,无论太皇太后周氏是否生下明宪宗,她的地位是由明英宗来决定的,而不是由明宪宗或者当今天子来决定,这件事在文官集团这里没有任何商量余地。

    即便皇帝气得大声咳嗽,也是半点儿作用都没有,萧敬站出来帮忙说和,却被李东阳冷嘲热讽,大概的意思是让萧敬管好自己的事情,如此重大事项不是一个太监可以插手。无论如何,不会让朱祐樘破坏祖宗法制。

    朱厚照原本躲在后殿看热闹,见到这种状况,不由探头出去看了一眼,心里无比震惊:

    “让太皇太后跟丈夫合葬,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那还是我皇祖父的母亲,这些朝臣怎么这么不近人情?”

    “还有,父皇为什么不直接重罚这些大臣?这些人平时人五人六的,说自己是忠臣,可见到父皇那么生气,却没一人出来说好话,简直欺人太甚!所有人中,只有萧公公在帮父皇,可惜却没有人听他的……萧公公在朝堂上似乎没什么地位啊……”

    以前在朱厚照眼中,当上皇帝就拥有一切,说一不二,根本不用考虑大臣想什么做什么。所以他一直很向往当皇帝,因为这意味着他登基后可以为所欲为。

    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朱厚照发现那些大臣真的很“讨厌”,做的每一件事好像都在故意跟皇帝作对,以前他还安慰自己说,每个朝代总有那么几个讨厌的“魏征”一样的人物,会跳出来兴风作浪,只要别理会就好。

    但现在看到自己的父亲被欺负得那么惨,还要努力跟这些大臣解释,希望能得到大家的“通融”,这让朱厚照感到一丝心寒。

    随着大殿上反驳皇帝话语的大臣越来越多,朱厚照火冒三丈,嘀咕道:“父皇对这些大臣实在太过和善,如此这些人才会蹬鼻子上脸……不行,不行,我应该出去提醒父皇,让他直接决定就好,干嘛要听这些老家伙的意见?”

    “嗯,一定要让太皇太后进裕陵,跟曾祖父合葬,这样才能体现父皇是个孝顺的皇帝……这些大臣简直就是不忠不孝,不仁不义!”

    抱着这种想法,朱厚照忍不住站起身来,就要冲出去跟在场那些大臣好好理论一番。

    但还没等他人出去,前面大殿里朱祐樘已然轻叹了口气,摇头道:“既如此,那朕赞同你们的意见就是,只是朕不知道该如何下去见先皇……”

    朱祐樘的神色带着几分哀怨,就好像深闺怨妇一般。

    朱厚照脚步顿住了,听了自己父亲的话,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当皇帝的居然要对臣子妥协,这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

    Ps:推荐好友长风新书兵锋王座书号1003654635:动乱时代,百族争锋,战争一触即发,人类联邦少年牧风,因缘际会,一个小小的机修兵,浴血疆场,百战将还,奋勇争先,终成一代传奇王者!

    热血军事,值得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