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四八六章 躲得起
    从怀远到融县,再到柳州府城马平,沈溪进军异常顺利。

    即便是叛军占领的融县,同样没有遭遇任何抵抗明军就将县城光复。

    此番沈溪出兵目标明确,就是绕道柳州府前往桂林府城临桂,沿途府县他不会过多停留,通常只是例行驻扎一日后便继续踏上征程。

    抵达柳州府城,跋山涉水而来早已疲顿不堪的兵马需要进行一番休整,而且柳州府周边的罗城、柳城、洛容等县城之前曾遭遇叛军袭扰,沈溪想加强一下柳州府城的防御,稳定后方再解桂林府之围。

    沈溪抵达柳州府城当日,知府黄维城亲自出城迎接,并将犒赏三军之物备好,率领城中百姓,在柳州府城西门大张旗鼓迎接。

    穿州过府这么久,沈溪第一次感受到自己是上差巡视地方,微微有些得意。士兵们进城时,也是趾高气扬,腰板笔挺,就好像是大军得胜凯旋,尽量在百姓面前表现出威武不凡的状态。

    沈溪骑在高头大马上,看到黄维城带领百姓跪在道路两边,觉得柳州府这门面工夫做得太过了,暗自琢磨:“难道是柳州府城遭受叛军袭扰,百姓对于官军的到来充满期待,才会出现今日之况?”

    沈溪并未准备长时间驻留柳州府城,由于队伍在行军作战中度过的中秋佳节,沈溪打算在柳州府休息两日再上路,就当补过中秋节。

    进城当晚,黄维城亲自前来军营拜访沈溪,将柳州府所辖范围内叛军的情况详细介绍了一遍,希望沈溪所部兵马能震慑叛军,维持柳州府安稳。

    黄维城道:“……下官于地方为官多年,从未曾想过会有沈尚书如此英才,年纪轻轻便已居尚书高位。此番大人率部南征,所向披靡,实乃皇恩浩荡……”

    都是些没营养的场面话,沈溪左耳进右耳出,完全没有把黄维城的话放在心上,听了半晌,他抬手打断黄维城的话头,问道:“黄知府手头可有本府详细地图给本官一览?”

    “地图?”

    黄维城想了想,这才回道,“有是有,但……地方图册多不尽不详,不知沈尚书要来何用?”

    地图要来何用?

    这问题沈溪实在无语,他皱着眉头道:“黄知府莫要多问,本官自有用场。两日后中午,本官将领兵离开柳州府城,明日全军休整,黄知府若有事可来跟本官汇报,否则……等送行之时再见!”

    沈溪下达了逐客令,但黄维城似乎没听懂,还想继续废话,但此时苏敬杨和王禾已扎好营寨,过来跟沈溪奏报,打断黄维城的啰嗦之言。

    因王禾跟苏敬杨都不是广西将领,跟桂林府没直接联系,黄维城身为正四品知府,见到两位正二品的都指挥使,没显得有多尊敬,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沈溪摆摆手:“黄知府,本官有军务要商议,没事的话可以请回了!”

    黄维城这才告退,等人走了,王禾有些气恼:“大人,地方上送来的劳军的都是发霉的粮食,根本没把我们放在眼里!”

    见苏敬杨也是满脸愤慨,沈溪不由有些诧异……怎么这个黄维城做事这么不靠谱,连征收上来用以犒赏三军的粮食发霉都不知道?那其余劳军物资显然也无丝毫质量可言。

    苏敬杨问道:“大人,是否需要给相关肇事官员治罪?”

    或许是之前黄维城连个招呼都不打,让苏敬杨很生气,虽然自己是武职,但在官品上他毕竟要高出黄维城一大截,而且对方还是广西这个在他眼中“穷山恶水”之地的官员。现在被当面无视,面子上有些过不去。

    沈溪道:“治罪的事情暂时免了,本官不想在地方上闹出什么是非,以免被人说本官带兵平叛喜欢跟文官内斗,传出去不好听。送来犒赏三军之物,原本是体现地方民众拥军的心意,现在居然用发霉的粮食凑数……这样吧,直接给府衙送回去,什么都不说,想来黄维城应该明白是怎么回事!”

    沈溪不想理会地方上的事务。

    黄维城原本就没义务犒赏三军,现在居然送来发霉的粮食,未免有画蛇添足的嫌疑,沈溪要治罪的话有些师出无名……人家好心好意给你送东西,又非朝廷派遣的差事,治罪算怎么回事?

    商谈完事情,沈溪屏退左右便去休息了,连续行军下来,他也是疲累不堪。

    ……

    ……

    第二日一大清早,沈溪刚从寝帐出来,侍卫便来报,说黄维城在中军大帐外等候已有半个时辰。

    沈溪责备道:“怎不知会本官?”

    侍卫有些为难:“大人,是黄知府自己说不得打扰大人休息,他说大人统兵操劳过度……”

    沈溪摆手示意不用再说下去,显然黄维城在做事上滴水不露,但这样严谨的人怎会送一些发霉的粮食劳军?

    沈溪非常好奇,难道是黄维城想借这件事试探?其目的究竟何在?

    到了中军大帐外,黄维城跪坐在地,耷拉着脑袋打盹儿,他身上的官服显得非常陈旧,下摆处打着补丁,看起来竟然有几分凄凉之感。沈溪走过去,喊了一声“黄知府”,黄维城睁开眼打量沈溪,或许是眼睛太小的缘故,睁开眼也没看到里面的神采。

    “有事么?”

    沈溪故作不解地问道。

    黄维城蹒跚着站起来,脸色有些难看,问道:“沈尚书,昨日不知为何您要送一些发霉的粮食到府衙,可是需要下官帮忙置换?”

    这话说出来,沈溪非常意外,黄维城居然敢倒打一耙,这是什么状况?

    沈溪眯眼打量黄维城,黄维辰一脸无辜的表情,看起来不似伪装。沈溪想了想,问道:“黄知府,那些粮食不是你派人送来的么?”

    黄维城惊讶地回答:“沈尚书,您可不能……胡说啊,下官为您送去的可是上好的粮食,您的军需官当众签字画押收下的,怎么可能……”

    沈溪真想一脚踹上去,既然你死不承认,那就别来本官中军大帐前装可怜,倒好像是我故意冤枉你一样……没事你演这么一出,是不是太过清闲了没事干?

    沈溪没跟黄维城计较,一边掀开帘子往大帐内走,一边道:“既然黄知府不承认,那就罢了,粮食就地焚毁就是,这些发霉的粮食怕是连畜生都不会吃,吃了保管活不长久……”

    黄维城接过话茬:“沈尚书说的极是,那些粮食的确不能给畜生吃……”

    不能给畜生吃却拿来劳军?

    如果这个时候沈溪还听不出黄维城是故意找麻烦,他也太过心宽体大了,至于这狗官是出于什么原因上门找茬,沈溪不得而知,但料想应该跟私怨有关。如果不是如此,那就只能是文官集团在背后作祟。

    沈溪不再理会黄维城,直接进入帐中,黄维城想跟进去继续跟沈溪叙话,却被侍卫拦在外面。

    黄维城喝斥:“狗胆包天,也不看看本官是何人!”

    侍卫可不管那一套,天王老子进中军大帐也要事先经过沈溪的准允,除非沈溪提前有交待。

    黄维城正要对侍卫大吼大叫,苏敬杨带侍卫过来,见这架势,苏敬杨怒了:“黄知府这是要作何?大人在帐内,你还想硬闯不成?”

    “你!”

    黄维城瞪着苏敬杨,或许觉得眼前这匹夫跟他正四品的文官没可比性,要嚷嚷但又想到苏敬杨怎么说都是湖广都指挥使,且是沈溪亲自带来平息叛乱的大将,他也就有所收敛,一甩袖,愤然而去。

    “不知道哪里惯出来的臭毛病!”苏敬杨嫌弃地说了一句,然后进入中军大帐,还没等他在帅案前站定,沈溪已将桌子上的文案整理好,抬起头吩咐:“传令三军,今日午时,全体出发!”

    苏敬杨有些诧异:“大人,您说什么……?”

    沈溪再次重复一遍:“现在本官要领兵出征,你只管传达军令,这行军已不是一日两日,还用本官详细交待?”

    苏敬杨不解:“大人,这是为何?就因那姓黄的知府?他一个偏远之地的四品文官,送来发霉的粮食,莫非他还有理了不成?若是他敢乱来,看我不直接将他宰了,就当是为平叛祭旗!”

    沈溪没好气地道:“狗咬你一口,你还要咬回去不成?在这节骨眼儿上,我不想知道此人到底因何跟本官犯横,待平叛事了,本官会好好收拾他,但若此时跟他纠缠,那就是对朝廷的不负责任,莫非你希望做大明的罪人?”

    “这……”

    苏敬杨被沈溪一问,顿时无话可说,只能忍气吞声,按照沈溪的吩咐,出帐向三军传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