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四八七章 其人之道
    沈溪下令出兵,王禾跟苏敬杨还在自己营帐中对部属传令,中军大帐这边云柳和马九等人相继到来,等候沈溪下一步指示。

    马九问道:“大人,这就重新上路?”

    沈溪打量马九一眼,又看到云柳也是满脸不解之色,明白此时他们都满心疑惑,到柳州府城原本打算驻扎两日,好好休整一番,结果没到一日沈溪就说要开拔,等于推翻了之前的计划。

    关于黄维城的事情,沈溪不想跟马九和云柳细说。

    沈溪不准备跟地方发生争执,柳州府衙明显对他领兵拒不合作,他没必要热脸贴别人的冷屁股在柳州府城久留,但此话告知下属,难免会心生成见,或许会跟黄维城闹腾起来,使得军队和地方产生难以调和的矛盾。

    沈溪道:“柳州府城毕竟只是中转地,出兵解桂林府之围是为此番出兵主要任务,据报洛容、永福两县有叛军出没,我等与其在府城这边枯等,不若主动出击,以期早日完成朝廷交托之重任!”

    沈溪所说乃是人所共知的事实。

    西南叛乱规模说大也大,但说小其实也小,这跟北方鞑靼入侵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叛军看起来人多势众,但其实都是乌合之众,一旦官军逼来形势不利,他们大可一哄而散,返回各自村寨,变成“安分守己”的良民。

    因此,沈溪领军作战实际上并没有多少计划,很多时候都是走一步看一步,只需要一两场决定性的胜利,很可能平叛战争就会结束。

    ……

    ……

    大军进城,不到一日,兵马又要出征,地方上的百姓有些反应不过来。

    官军这才刚来柳州府城,怎么突然就要走,莫非叛军那边有什么变故?

    沈溪懒得跟府衙打招呼,等沈溪领军出城,黄维城才匆忙乘坐马车追来,并非相送,而是前来挽留,但下车见面后,却又好像故意找沈溪叫板。

    “……沈尚书作何在城中停留一日便走?莫不是柳州府未将您提供的霉烂粮食置换,沈尚书便怀恨在心,以至于就此离开,甚至回头写奏本参劾下官?”

    黄维城做事颇有章法,或许察觉沈溪不想跟他斤斤计较,气势顿时高涨,居然敢当面质问,“沈尚书若如此,实非仁义之举,下官必先行向朝廷解释,沈尚书置地方百姓利益不顾,栽赃诬陷下属……”

    苏敬杨跟在沈溪身后,听到这话,怒冲冲地道:“草他奶奶个熊,你这家伙欺人太甚,若再废话一句,信不信老子把你砍了?”

    武将可没文人那么多废话,爱憎分明,黄维城主动上门找茬,沈溪退避三舍已让苏敬杨窝火,现在黄维城变本加厉,苏敬杨怎么忍得住?此时他恨不能将黄维城直接杀掉,出心头的恶气。

    黄维城原本就看不起武夫,听苏敬杨出言威胁,怒道:“你什么玩意儿,敢在本官耳边叫唤?简直有辱斯文!”

    苏敬杨一听哪里忍得下这口气?当即将佩剑抽出,准备往黄维城身上招呼。

    黄维城不甘示弱,竟引颈相向,似乎全然不顾惜生命……他是正四品文官,根本就不怕苏敬杨,即便这位乃是正二品朝廷大员。

    眼前形势已经十分明了,沈溪清楚,黄维城算准他不会怎么样,屡次上门挑衅,先送来发霉的粮食犒赏三军,然后污蔑沈溪送回粮食是想置换地方新粮,而后又说沈溪“栽赃诬陷”,什么话都是黄维城自己在说。

    现在但凡把事情闹大,出现流血事件,责任人一定是沈溪。此事无论尊卑,沈溪身为领军平叛的主帅,自然有责任维护地方稳定,黄维城有恃无恐,似乎想故意触怒苏敬杨,引来朝中文武之争,简直就是赤裸裸地“官场碰瓷”。

    “住手!”

    沈溪暴喝一声。

    苏敬杨手握佩剑,进退不得,听到沈溪的话,他愣了一下,心中松了口气,但依然怒视黄维城,眼睛似乎正在喷火。

    黄维城则一脸傲慢,好像吃定眼前的沈溪和众多武将。

    沈溪心道:“黄维城有恃无恐,必然知道朝中形势,且有人在背后指使。只要他奏本递上去,不管事实真相如何,刘健、李东阳等人必然为其出头,朝中舆论定调也是我在地方胡作非为,不然一个四品官缘何会与我这个尚书为难?”

    “黄维城以为自己立于不败之地,见我主动避让,便想乘胜追击,以便把我的罪名落实,为朝中后援制造口实!”

    王禾从远处骑马过来,到了沈溪跟前,道:“大人,城北山林地带发现小股叛军,大概有千余兵马,是否派兵应战?”

    经过改组后的三军,主要巡逻和斥候的差事已经放了下去,现在沈溪这路兵马打仗或许不行,但在行军和侦查上却已经被沈溪锻炼出来了。

    沈溪道:“既然如此,三军先撤回城中,如何应战,且听本官调遣!”

    王禾看了苏敬杨一眼,见场面有些不太对,只能恭敬领命:“是,大人!”

    黄维城得意地笑道:“沈尚书还是识时务些好,您乃湖广、江赣总督,说破天也不过是管军之人,地方行政别涉及太多,否则出了事情沈尚书有一百张嘴恐怕都说不清……”

    沈溪打量黄维城一番,厉声喝道:“据报柳州知府黄维城,私通叛军,意图谋乱,现经本官查明,情况属实,暂行拘押,稍后押送京城三司会审!”

    说完,沈溪一摆手,周围的侍卫早就气红了眼,上去就把黄维城摁倒在地,黄维城拼命挣扎,嘴里大喊大叫:“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沈尚书,你这是草菅人命……”

    苏敬杨上去一脚踩在黄维城头上,又让左右摁住其手脚,怒骂道:“是不是草菅人命,大人说了算,他娘的,什么有辱斯文,简直是斯文败类!”

    沈溪没苏敬杨那么随性,再道:“苏将军,你且带一千兵马往知府衙门和城中各城门,将城防接管,不得有误!”

    这会儿苏敬杨整个人都很有精神,似乎沈溪给他贯注了无穷无尽的力量,单膝下跪行礼:“喏!”

    起身后,甲胄在身的苏敬杨匆忙带着人去,一点儿拖沓的意思都没有。

    ……

    ……

    因柳州府城外出现叛军,沈溪北上的行程再次发生变化。

    为确保柳州府城无碍,沈溪只能先把黄维城拿下,否则这孙子指不定会给他玩出什么花样,甚至跟叛军勾结也有可能。

    文官做事不像武将那般耿直,在文官口中,三纲五常挂嘴边,要求别人以身作则,而到他们身上,什么纲常伦理都可以“随机应变”,即便做出违背纲常的事情后仍振振有词,心安理得认为自己是“虚与委蛇”。

    沈溪从来不怕武将闹事,他怕的是文官在背后给他找麻烦,现在黄维城的表现让他心生警惕,自己以两省总督掌六省军务,让各省官员平白无故添加了个上司,肯定会心生抵触。再加上文官集团在背后推波助澜,而他的盐茶专营制度改革又触及很多人的利益,地方上对他的排斥绝对不是什么稀罕事。

    但沈溪恰恰是那种软硬不吃的人,送礼没用,威吓更没用。

    黄维城敢用阴谋诡诈和威吓的方式要挟沈溪,沈溪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沈溪望着黄维城被押走的背影,心道:“跟我玩诬赖这招,我自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真当我是个怯弱的文官,跟一个处世不深的后生一般等着挨宰?我不跟你计较,那是因为我从大局出发,既然你纠缠不休,那就别怪我不客气!是你自己送上门的!”

    沈溪回到城中,不多时,苏敬杨便带着人回来,他顺利地完成了对柳州府城防的接管。

    苏敬杨最关心的还是对黄维城的处置,道:“大人,没想到黄维城居然敢跟叛军勾连,地方上正是因为多了这么些置百姓利益于不顾的狗官,才会令西南地方生灵涂炭……大人准备如何处置?”

    因为沈溪之前说“私通叛军,情况属实”,苏敬杨都不用去考虑证据是什么,直接准备让沈溪定黄维城的死罪。

    但在沈溪看来,就算黄维城有罪,也罪不至死,沈溪没必要为了争一口气,把人全家都杀掉,通匪这罪名可不小,黄家男丁可能要被判满门抄斩,就连女眷都要发配为奴,沈溪不想做得这么绝。

    沈溪道:“怎么处置,交给朝廷来定夺,如今本官的差事,就是平息地方叛乱。既然叛军已经到了柳州府周边,想来是要阻碍本官调兵北上,这一战,本官绝对不会守在城内坐以待毙,主动出击势在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