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四八八章 乐不思蜀
    京城,撷芳殿。

    朱厚照出宫一日后,平安地回到东宫。

    这一天他真正见识到京城的“纸醉金迷”,不一样的大明市井百态,他终于知道自己以前白活了。

    “京城为何如此好玩?我看比之武昌府不知道好了多少倍……沈先生治下不应该都繁荣昌盛吗?为什么我到过的教坊司里都是些又老又丑的女人,而京城的秦楼楚馆却美女如云呢?”

    朱厚照想到美女,不由蠢蠢欲动,在外这一日,他领略不少“风土人情”,以至于到此时他已无丝毫离开京城的心思,只想留下来好好见识一番。

    张苑在宫中焦急等候朱厚照一天,终于在日落时把朱厚照给迎回,不由抹了一把冷汗,如果朱厚照天黑前回不来,被皇帝知晓,他脑袋就要搬家了。

    朱厚照在自己寝殿中,手上拿着舅舅送的礼物,都是些好吃好玩的东西,虽然价格不高,却不是一般人可以买到,张延龄拉拢人的手段很多,面对初出茅庐的小外甥,张延龄自然应付自如。

    朱厚照比划手头一件东西,笑着问道:“张公公,你知道本宫手里是什么吗?”

    张苑仔细打量朱厚照手上的东西……看起来是一根长长的棍子,究竟有何用,他一头雾水,不过心中隐隐感觉不妥,难道是用来打人的?

    “奴婢怎会知晓?”

    张苑陪笑道,“太子,您从宫外拿回来的东西,必然都是稀奇的物件儿,奴婢从未见过,自然不知有何用!”

    朱厚照笑道:“这叫马棍,打马球用的……旁边这是独龙角,嘿嘿,它的用处就不跟你说了,你没那功能……”

    张苑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

    这小祖宗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如果换作小拧子等人,或许一辈子都不知道这些东西是用来干嘛的,但张苑始终是三十多岁才净身,对于张苑来说,很多东西只要有个形状,朱厚照再稍微一提,他便知道作何用处,只是他不敢在朱厚照面前显摆罢了。

    朱厚照看着张苑,脸上带着一股满意之色:“张公公,今天的事你做得很好,本宫记得你的功劳。回头本宫再出宫,会给你捎一些好东西回来,你想要什么可以提前跟本宫说,本宫看情况……总之不亏待你!”

    张苑苦笑:“太子,你能准时回来就好,奴婢不敢有所求,只盼您将来登基之后能有善待……”

    张苑冒着极大的风险送朱厚照出宫并不是为一时的利益,而是为长久的荣华富贵,他知道自己的身家性命还有未来的前程都寄托在朱厚照身上,如果朱厚照关照,那他将来可说是荣华富贵享用不尽。但若朱厚照不关照,那他就晚景凄凉,恐怕只能在二十四监不起眼的衙门当差,受尽欺辱。

    许出未来的承诺,朱厚照一点儿压力都没有,在他看来,既然是不花钱的东西,只要空口白牙说一说就能换来现在的好处,何乐而不为?

    朱厚照道:“好说好说,等本宫登基,自然少不了你的好处。但你要记得,今日之事不能对外泄露半句,若事情暴露本宫不会饶你,保管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张苑一个激灵,赶紧道:“太子殿下放心就好,给奴婢一百个胆子,也不敢随便乱说话……只求殿下您将来……少出宫,宫外实在危险得紧,您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奴婢可担待不起……”

    朱厚照有些不耐烦:“本宫出宫几次,心里有数,难道跟你一样出去后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哦对了,之前本宫听闻宫里有本事的太监都有干儿子,你有干儿子没有?等本宫将来登基,可以让你的干儿子也混出个名堂……”

    这话好像一剂强心剂,差点儿让张苑惊呼出声。

    他想说我没干儿子,但我有亲儿子,殿下您先给提拔一二?

    但想到自己太监的身份其实只是皇家的奴仆,如果把自己有儿子的事情说出,绝对不是好事,因为这会暴露他所有的秘密,家人很可能会遭难,而且他跟沈溪的关系也会曝光,内外勾结可是宫中大忌,到时候他绝对讨不了好。

    张苑道:“殿下明鉴,奴婢在宫中不敢结党营私,并未认什么义子……”

    朱厚照笑了笑,道:“宫里认义子非常普遍,你不用当这是结党营私。这样吧,等你回头有了权势,在宫里宫外认几个儿子,届时本宫不会管你……”

    张苑兴冲冲行礼谢恩,心里已然大定。

    虽说冒险把朱厚照送出宫,让他可能会被皇帝、皇后问罪,但若不泄露,对自己将来可是有益无害,他现在更有理由憧憬自己未来的美好生活。

    ……

    ……

    朱厚照还在为自己出宫游玩的事情沾沾自喜,寻思什么时候再出宫玩耍时,张延龄带着醉醺醺的丑态回到建昌侯府。

    回到家门他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兄长正在书房等候,他笑了笑,让仆人扶着自己进去,跟兄长表功。

    张鹤龄看见弟弟满身酒气,不由皱眉:“出去一整日,莫不是都在陪太子?”

    张延龄哈哈一笑:“这是当然,那小子,被我用一点小小的手段,就已经乐不思蜀,这会儿让他再出京恐怕也舍不得了……此番我好酒好菜招待,还有女人……”

    张鹤龄听到这里,惊愕地问道:“什么,你给他送女人?”

    张延龄不屑地道:“几个女人算什么?你以为他还是初哥?以他的年岁,宫里那么多宫女,若不是皇上不给他册立太子妃的机会,怕是他身边已妻妾成群了。即便这样,今日他还挑剔得很,闹出许多洋相,一连换了六个姑娘才满意。好在有我,不然恐怕他没法脱身……”

    “胡闹!”

    张鹤龄有些生气,“太子如今的年岁,对于女人,最好少碰,若被皇后知道,你觉得会轻饶你?”

    张延龄笑道:“大哥,这担心的是这个?既然我带太子出去,自然有把握不会让皇上和皇后知晓,否则罪名可不小。不过这小子倒也讲义气,一再保证回宫后守口如瓶,只求将来我带着他吃喝玩乐……”

    “什么,你还想带他吃喝玩乐?”张鹤龄越发生气。

    张延龄道:“有些事大哥要想明白,如果我们拿东宫讲官的那一套应付,你觉得他会听我们的?作为储君,这小家伙说不定很快就会成为帝王,如果现在不好好拉拢,等他当了皇帝,你我再去巴结就迟了。”

    “再者说了,到那时你我做什么事都会被人盯着,那些文臣会让你我这么轻易接近新天子?现在他的翅膀没硬,只要好好利用,将来稍微使一些手段就可让他把权力交给你我,如此大好机会不好好把握,更待何时?”

    张延龄所说为张鹤龄不能接受。

    兄弟二人在对待朱厚照的问题上,有一定冲突,张鹤龄想的是将太子培养好,将来利用太子攫取权力,但绝对不是用那种让人唾骂的方式,最好温和一些,能为皇家和张家挣来脸面。

    而张延龄行事却不择手段,他平日作奸犯科的事情做了不少,有皇家庇护,就算张延龄巧取豪夺强抢民女,京兆府都不敢管。

    张延龄行事直截了当,选择带朱厚照吃喝玩乐,目的就是将朱厚照腐化拉拢。

    张鹤龄厉声喝道:“二弟,你要带太子出去我不反对,但你要记得,太子乃我大明之希望,这天下只有他能继承,若沉迷酒色,日后登基做了昏君,陛下和皇后绝不会轻饶你!”

    张延龄笑呵呵道:“大哥多虑了,这事儿我心里有数,怎么可能让咱小外甥当昏君?给他塞几个女人而已,这酒色财气的东西谁不喜欢?就连一向清高的刘健和李东阳对美女也无法做到无动于衷,遑论他人?”

    “再说了,等小外甥将来做了皇帝,身边会少女人?那时再送恐怕来不及了,还不如现在就把形形色色的女人介绍给他,让他过足瘾!回头,我再带他去京城那些好玩的地方看看……”

    “胡闹,胡闹……”

    张鹤龄连连摇头,却对弟弟的行为听之任之,也是张鹤龄知道这么做其实不完全是坏事,至少让张氏一门有机会接触大明权力核心。

    张延龄坐下,让下人端来茶水,笑道:“大哥稍安勿躁,今后我带太子出去,会小心谨慎,绝不让皇上知晓,就算姐姐知道这件事也会偏帮我们,我们可以谎称是带太子出去见识百姓民生。”

    “只要我们没把太子弄丢,姐姐怎会怪罪你我?将来姐姐还得仰仗我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