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四八九章 马九为帅
    沈溪将柳州知府黄维城扣押,随后又将知府衙门一锅端,但沈溪除了将黄维城下狱,其余官员以及属吏、衙差只是暂时卸职回家而已。

    苏敬杨和王禾所率兵马,轮番出击,在柳州府周边展开了一场猫捉老鼠的战事。

    沈溪不想在柳州府停留太长时间,兵马出击后,没有追出太远,通常是摸准叛军的方向一口气杀过去,但叛军非常狡猾,远远地看到官军便转身就跑,躲进山沟里转眼就不见人影,典型的游击战术。

    在这种情况下,沈溪根本没办将前来骚扰的叛军歼灭。

    两日后,苏敬杨和王禾有些气馁,本以为能立下一场大功,等交过几次手才发现,叛军根本不给他们正面决战的机会。

    “……大人,这些龟崽子太不好对付了,腿脚比谁都快,咱不熟悉地形,手头又没多少战马,不然绝对能在他们逃进大山前把他们逮住……现在怎么办?总这么躲猫猫不是个办法啊!”

    中军大帐内,苏敬杨提到叛军,咬牙切齿,关键在于此次征伐叛军他没立下多少功劳,好不容易有机会跟叛军交战,结果叛军滑不留手,只骚扰不正面作战,让人心烦意乱。

    王禾道:“大人,要不这次进军的纵深拉大一些,深入大山里面,一口气将叛军营寨给拔除,这样保管他们不敢再来骚扰……”

    沈溪微微摇头,道:“你们知道叛军大本营在何处?”

    王禾跟苏敬杨几乎下意识地看向侍立一旁的云柳,之前他们对云柳还有些不服气,可涉及情报上的事情,他们也知道离不开云柳……但凡沈溪想知道的情报,云柳总能及时调查到,为沈溪决策提供了强有力的帮助。

    沈溪道:“明摆着的事情,叛军不会与我们正面交战。其主要目的,是骚扰我军,不令我军有机会驰援桂林府城……想来桂林府周边的叛军已开始有所动作,此时若我们还将更多精力放在柳州府,很可能落入叛军的圈套!”

    等沈溪把事情分析一遍,王禾跟苏敬杨相视一眼。

    没错,要建功立业,的确应该去桂林府,因为柳州府这边叛军数量不多。苏敬杨却有疑虑:

    “可是……大人,我军出兵临桂,是否太过冒险了些?毕竟后方尚未平靖,大军出柳州府往临桂,沿路县城俱为叛军所占,我们放弃坚固的城垣,跟叛军于荒野周旋……天时地利人和皆不利于我等啊!”

    沈溪道:“什么沿路县城俱为叛军所占,这里明明是我大明疆土,桂林和柳州早在秦代便归中央王朝管辖,大一统的思想早就深入人心。况且这里的民众多为汉人,我们沿着官道行军作战,难道优势不是在我们这边吗?”

    苏敬杨跟王禾对视一眼,沈溪说的话道理上没错,毕竟现在他们脚底下是大明疆土,属于“主场作战”,但仔细想想,自己带领的军队毕竟是客军,叛军大多来自桂、柳周边大山里的村寨,对于地形地貌更为熟悉,先就立于进可攻退可守的境地。

    想将叛军彻底歼灭,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民族矛盾,从唐朝开始就成为中央朝廷无法解决的问题。

    这个问题的根源在于西南地区大多为山峦丘陵,生存环境极其恶劣,许多少数民族部落生活其中,生息繁衍。就好像草原一样,就算中原王朝能打下来,也不会深入其中长久驻守,久而久之便被异族占据。

    沈溪又道:“叛军毕竟是刚放下锄头不久的农民,战斗力几可忽略不计,反观我们不仅兵强马壮,还有地方卫所兵马支援。本官就不信,叛军能掀起几朵浪花,之前你们不是愁没大仗打吗,这次就是绝好的机会……”

    沈溪此话一出,苏敬杨跟王禾突然觉得孤军深入叛军盘踞的桂林府,似乎也没那么可怕了!毕竟之前他们一心寻找叛军主力交战,总不能事到临头退缩吧?况且正如沈溪所言,叛军确实是乌合之众,没什么值得害怕的!

    沈溪见苏敬杨跟王禾放下所有顾虑,决心好好跟叛军较量一番,心中松了口气。

    其实在他看来,西南各少数民族都是炎黄后裔,属于华夏民族分支。要彻底解决民族问题,最好的方法莫过于改善民生。他想完成朝廷派遣的差事,也就是解决桂林府危机的情况下,在地方大力推广新作物,让百姓口粮问题得到解决。

    到那时,再考虑哪些部族不听话,需要教训一下。

    ……

    ……

    沈溪把出征的日子往后延了一日,目的是调查一下叛军的具体分布情况。

    苏敬杨、王禾等将领先后离开,中军大帐里只剩下马九和云柳,这也是沈溪最信任的两名属下。马九与云柳并不熟悉,甚至连云柳其实是女儿身都不清楚,他恭敬地征询沈溪的意见:

    “大人,属下是否把粮草、火炮等装车,等待兵马开拔?”

    这一路,马九基本都在充当运粮官的角色,因为沈溪手头除了总督府标兵外,其余兵马各有指挥,让马九过去调遣也没人听。

    沈溪给马九的权限很大,只是马九能力有限无法真正用上,只能逐步靠战功奠定自己在军中的地位。

    沈溪道:“你不必着急运送粮草辎重,此番兵马轻装上阵,只带两三天的干粮即可,遇到战事也不会用到火炮……”

    云柳听了沈溪的话,赶紧出言提醒:“大人,叛军若偷袭……”

    沈溪摇头:“此番进军目的,是一口气进驻桂林府城临桂,携带物资太多若中途遭遇叛军偷袭反而会被掣肘,而火炮在此等战事中不太可能派上用场,不如三军轻装疾行,大部分粮草和辎重留在柳州府!”

    云柳道:“大人,柳州府毕竟不是桂林府,防守方面漏洞颇多,这里恐怕……有失守的风险!”

    “放心吧!”

    沈溪道,“既然我选择将粮草辎重以及火炮等留下,自然会考虑到这一点……马将军留下如何?”

    “此番留守兵马大概会有千人,柳州府原有卫所兵会被我带上前线,如此也是为了防备地方驻军不听调遣。从今日开始,马将军便是柳州府最高指挥官,城中大小事项,一切由马将军决定!”

    马九听到这话,腿都快软了,沈溪突然差遣责任如此重大的差事给他,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他干咽了口唾沫,道:“大人,属下……怕是不行啊!”

    连云柳也报以疑惑的目光看向马九,似乎不是很相信他的能力,因为云柳一直觉得马九唯唯诺诺,缺少带兵将领的自信。

    虽然苏敬杨和王禾平时做事张扬,但至少气势十足,马九身上缺少的就是这股气势。

    沈溪笑道:“没有行不行的问题,而是必须如此。我会将城内守军调走,防止有人不听从调遣,甚至暗中跟你作对。你放心,我会把所有火炮留给你,你守好马平城,只要我回来你的差事就算完成,这其中大概只有半个月时间……”

    沈溪故意把时间说得不长,为的是让马九放宽心。

    马九心中犹自打鼓,他从来没单独领兵过,虽然跟着沈溪打了许多仗,但大多数时候都是帮忙打下手,沈溪让他怎么做他按照吩咐行事即可,很少有自己的主见。

    宋小城在办事能力上似乎比马九强,但这种强只限于跟人交流,马九属于那种不说话,就喜欢埋头做事的类型。

    沈溪对马九面授机宜,说了很多驻守城池的诀窍。

    马九没想到,自己担当的第一份重要差事就是领军守卫一座府城,而且这座城池目前连知府都没有,倒是有县令负责城中治安,而城防完全交由他,在军队驻守这段时间,城内戒严以及物资配送,都由他一手主导,县衙方面无权干涉。

    等于说,柳州府城完全为马九掌控,军政一肩挑,直接向沈溪负责,不需理会地方官府。

    云柳在旁听到这番交待,虽然觉得沈溪这么做有“任人唯亲”的嫌疑,但她心中多少佩服马九的执行力,而且她也一贯相信沈溪的眼光,所以并未提出质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