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四九三章 道高一丈
    沈家大宅正堂一片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在打量周氏,同时忍不住又望向王氏,他们震惊于周氏所说的事,忍不住为王氏感到可怜。

    沈家除了五房外,其余几房都没想过争沈家老宅和祖宅,因为他们既不是长房嫡孙,又不是他们出钱购买的,争起来名不正言不顺,所以干脆放弃掺和进去,把这场争论交给大房和五房。

    之前为了李氏出殡,沈家人都觉得五房吃了大亏,因为大房注定会耍赖,再者大房也的确没银子,李氏出殡后很多人意识到五房和大房必然会为出殡花销而争论,但他们怎么都没想到,五房会摆大房一道,用的并非是自家的银子,而是借钱出殡。

    王氏听到这话,整个人已经傻眼,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过话茬,只能求助地望自己的丈夫。

    沈明文厉声道:“老幺,你媳妇怎么回事?娘出殡,你们有钱却不出银子,非要在外借钱,这是要让沈家门楣受辱吗?”

    沈明钧没想到自己会被兄长喝斥,他原本就不会说场面话,在这种情形下,一张黝黑的脸涨得通红,不知该说点儿什么好,好在周氏及时出言解围:

    “大伯说这话不觉得理亏吗……我们五房是该出银子,但那是分家之后的事情,出自己的那一份,但现在并未分家,所有账目都归大嫂掌握,银子却让我们弟妹来出,是否有些过分了?”

    沈明文霍然站起,不顾自己是男子,怒气冲冲地直接质问弟媳:“老幺媳妇,你什么意思?”

    周氏豁出去了,毫不相让地跟着站起,一叉腰:“我们五房没银子,就这个意思……没银子你让我们怎么出?难道让娘一直停灵不管?”

    “之前可是秋老虎肆虐,天气炎热,我们把娘的遗体放在大堂上那么久,你知道外面的人怎么非议我们?说让沈家难堪,难道让娘一直不得入土,就是你这个读书人眼中的孝道不成?”

    周氏把话说出,所有人都觉得有理,但同时感觉这跟以前周氏泼辣的风格完全不同,那时周氏跟人争辩,完全是泼妇骂街,就像今日的王氏一个德行。但突然间,周氏好像蜕变了,连说话都条理分明。

    沈明文气呼呼站在那儿,以他读书读成榆木疙瘩的脑子,根本想不出反驳周氏的理由,因为正如周氏所说,五房若是没银子,以家族的名义出去借钱回来给李氏出殡,也是尽孝的一种表现。

    王氏见丈夫受气,一脸愠色:“小幺子他娘,你什么意思?你儿子在外当官,怎么可能没银子?”

    周氏怒道:“我儿子是朝廷命官,但他领的俸禄要么他自己管,要么交给我儿媳妇,我这个当娘的可没说霸道地非要给他当家……你有本事去跟我儿子讨要去?”

    沈溪乃是朝廷正二品大员,就算王氏当家也没资格把手伸到沈溪兜里。

    沈明文夫妇听到这话,心中能不恼火?

    虽然沈溪没来,但他妻子谢韵儿却在场,王氏怒冲冲看着自己的侄儿媳妇,喝道:“小幺子他媳妇,现在沈家出殡,他奶奶可是一手把他拉扯大的,他不出这银子?”

    谢韵儿不为所动,微微颔首,回道:“家里一直是老爷当家,如今老爷领军在外,所有俸禄都记在朝廷账面上,妾身无权做出处置,再者……妾身手头确实没有银子,大伯母见谅……”

    王氏气急败坏,说不过她就想付诸武力,抡起拳头就朝谢韵儿冲过去……这是她一贯的行事风格,先讲理,再污蔑,不行就直接动手,总有一样适合。现在她讲理比不上书香门第出身的谢韵儿,气急败坏之下便用最直接的方式……打架。

    可惜她人还没冲到谢韵儿身边,眼前突然一黑,一个大块头横亘在前,她一头撞上去,感觉就像撞在铁板上一样。

    第一时间王氏并未摔倒,她定神瞅了两眼,然后退后两步,伸出双臂,先屈膝跪坐在地,然后慢悠悠倾倒,手撑着地,好像演戏一般吆喝开了:

    “哎哟,摔死我喽,沈家五房不讲理,动手打人,我这腿一定摔折了,天杀的五房,这是要造反啊……”

    沈明文冲上去喝问:“谁摔伤我内人?”

    此时始作俑者,也就是傻大个朱山看到这状况,顿时愣住了,她从未见过像王氏这么不要脸的人,简直颠覆三观,她目瞪口呆地目睹了王氏假摔的全过程,非常冤枉,她苦着脸对谢韵儿道:

    “夫人,我……我没做什么呀,明明是她自己撞上来的……”

    谢韵儿瞥了一眼赖在地上撒泼的王氏,冷笑着摇摇头:“没事,跟你无关!”

    王氏怒道:“好你个小幺子媳妇,你这毒妇,不但挑唆你婆婆跟我们大房对着干,现在还公然打人,你信不信我打回来……”

    说着,王氏就要从地上爬起,但她突然想到自己正在装摔伤,一时进退不得。

    沈永卓夫妇非常头疼,他们清楚自己老娘的秉性,这种问题上他们压根儿就不想帮沈明文夫妇出头,但长辈在那儿闹腾,他们不站出来说话也不合适,感觉非常的别扭和难受。

    周氏撇撇嘴:“自己坐在地上,还非要说别人推的,在场这么多人,你能找到证人吗?”

    王氏道:“老幺媳妇,你啥意思?在场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你们谁看到了?三郎,三郎他媳妇……你们可是亲眼看到他们五房打人的……”

    被追问的人,赶紧后退,这场合可没人愿意站出来为王氏撑腰,最后王氏只能无奈地看向自己儿子和儿媳,叫唤道:

    “大郎,还有他媳妇,你们看到了吧?就是这对大小毒妇身边的人……受她们嗦摆,直接把你娘推倒在地,把腿都摔折了……呃?”

    她话没说完,朱山上前两步将王氏给“提溜”起来,王氏人正在发懵,感觉自己身体一轻,然后便站稳在地,她正要说什么,朱山笑呵呵道:“见谅您呐,您是自己撞上来的,而且腿也没断,没事没事,嘿嘿,我先回去了……”

    王氏站在那里,整个人傻住了,随即她回头看了眼沈明文,突然想到什么,脚一软,又慢动作般缓缓跪坐到地上,然后斜躺下去,不依不饶地哭喊:“又摔我,还打我,大郎,你看见没?”

    这么无耻的行为,别说在场的沈家人看不过眼,就连王氏的亲生儿子也看不下去了。他赶紧过去,伸手搀扶,但王氏一把将他的手甩开。沈永卓苦着脸道:“娘,你别这样了,咱现在坐下来有事说事,既然五叔他们没银子,咱就把大宅卖了还债就是,之前不是早决定这么做了吗?”

    王氏恼羞成怒,伸手点了沈永卓脑门一下,骂道:“你个没良心的,谁是你娘,你这是替外人说话吗?”

    沈永卓痛苦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他痛恨自己托生在这样一个人家,夫妻间能和睦相处,唯独跟老爹、老娘简直不搭调,他是多么希望自己能生在一个真正的书香门第,就算日子苦一点,也不至于像现在这般成天受老爹老娘的气。

    ……

    ……

    王氏拼命闹腾,眼看僵局没法打破,突然外面传来一个声音:“沈家老夫人可在?”

    王氏侧过头,虽然她不知道来者是谁,但也想到可能跟周氏请来评理的本县士绅有关。

    沈永祺带着陪同回来的几名总督府侍卫在外迎客,此时已把客人引进院子,好家伙,一下子来了十多位士绅,全是宁化县的头面人物,这些人身家不菲,在宁化属于权贵阶层,其中半数都是举人出身,在这个时代基本可以主宰民间的舆论风向。

    这些人上来口称“老夫人”,王氏坐在地上,嚷嚷道:“沈家老夫人已经出殡,你们不知道?这会儿我便是沈家当之无愧的夫人!”

    士绅们进来就要对坐在地上的王氏行礼,突然发现不对劲,这位根本不是“沈家老夫人”,真正的沈家老夫人还在旁边站着呢,乡绅们好像没看到王氏一般,直接冲着沈明钧和周氏夫妇行礼。

    “这边不就是沈家老爷和老夫人么?远行归来……适逢太夫人过世,实在令人痛心,两位请节哀顺变!”

    士绅们好像感同身受,一过来便安慰起沈明钧夫妇。

    周氏假模假样地抹抹眼泪:“诸位真是有心了……今日请大家过来,是要做个见证,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