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四九四章 小事一桩
    沈家的事情,因为有谢韵儿参谋,使得事情很容易转圜过来。

    沈家老宅该卖还是要卖,至于大宅这边估摸很难保全……沈家既然要分家,就必须要把财产做出合理分配。

    李氏在世时,谁提分家那就是不孝,但如今李氏已亡故,沈家第二代人开始年老,连沈家第三代也相继成年,沈家还强行凑在一起过的意义已不大。

    地方士绅似乎也不想沈家继续粘合在一起,因为他们要巴结的不是沈家这个大家族,而是沈溪所在的小家,甚至沈明钧夫妇都未必在士绅的笼络范围内。

    沈家不是豪门大户,至于将来会成什么样子,没人在意,地方乡绅在乎的是沈溪将来是否能给宁化县带来一些便利,诸如地方上的政策,以及照顾提携本土籍官员上,还有便是士绅希望沈溪感念父老乡亲之情,常回家乡走走看看,如此宁化县在汀州府乃至福建行省的地位都会大幅度提高。

    周氏将地方士绅请来,就算王氏不满也没辙。

    这些宁化头面人物前来就是为讨债,就算乡绅本身不想,周氏也会请他们过来讨要,因周氏想把沈家两处宅院收归己有,花多少银子都值当,就算大宅就此闲置,也不想白白便宜沈明文夫妇。

    因为不管是大宅还是老宅,都是通过她购买,或者是因沈溪的关系从王家买回,她是出银子的人,不想当冤大头。

    有士绅在场,一切好说。

    众多士绅亲眼见证,几乎是周氏说什么就是什么,周氏提出的第一条就是卖宅院。

    王氏面对这么多城里的权贵,没了之前的锐气,耷拉着脸:“我说弟妹,你这是里一套外一套啊,之前不是在娘的病榻前有过承诺,怎么都要保住沈家老宅,不卖出吗?”

    周氏神色自然:“那是为了安慰娘,让娘走得安心些……有些事要按照实际情况来办理,如今沈家欠下一屁股外债,但债一时又还不上,沈家子弟要吃官司,你觉得这是娘希望看到的结果?”

    王氏眼前一亮,好像想到什么,张嘴欲言。

    周氏不用多想便知道这女人正在算计怎么才能不还债,然后让五房的人吃官司坐牢,到那时,五房为了维护沈溪的面子,必然会拿出银子。

    恰在此时,就在临街住的李员外道:“沈家如今谁当家?”

    王氏本想撒泼耍赖,听到这话,她一甩手:“谁爱当家谁当家,反正现在不是我们大房当家……谁知道会由谁来当家接手债务呢?呵呵!”

    说完,王氏看向周氏,好似在说,我就是不站出来,看谁来还这笔债。

    周氏道:“大伯大嫂,怎么,你们现在不是沈家当家人吗?”

    王氏扁扁嘴:“我们何德何能,弟妹培养了个状元,还曾在外面经营药铺,听说如今已经能识字了,呵呵,这么有能耐,你不当家谁当家?”

    周氏站起身,瞪着王氏:“那我要是把两处宅子卖了,你们可别说三道四!”

    王氏一怔,随即指着周氏:“你敢!若是你不顾家里人的意思强行把宅子卖掉,我要到官府告你!”

    举人出身的李员外喝道:“告什么官府,沈家想把事情闹大,是吗?这位是沈大夫人,是吧?还有沈大老爷,既然都在,那就商量个结果,你们沈家一共欠了我们一百二十两银子,加上之前你们欠的外债,一共是三百三十两……你们要以两处大宅来质押,是吗?”

    王氏嚷嚷道:“我们不卖宅子,我们还债……你们只管跟五房的人要钱,他们现在是沈家当家人,但他们没权卖宅子,宅子是我们各房共有的!”

    王氏一向喜欢耍赖,最喜欢跟人瞎嚷嚷,这招在沈家很好使,因为她作为长房媳妇,在沈家地位卓然,除了李氏外就她最大,但现在她面对的可不是沈家后辈。

    曾当过一任知县的宁化大地主宋澄明皱眉道:“你一个妇道人家,有说话的资格吗?沈大夫人,请你庄重些,否则我们要请县衙的人过来!”

    王氏道:“这是在我们沈家,你们擅闯民宅,还有理了不成?来人,快把他们轰出去!”

    一旦王氏犯脾气,谁都拉不回来,她以为自己可以左右逢源,别人都要忍让,甚至忌惮她怕她,但她却没想过自己面对的是谁。

    王氏说着,便往宋澄明扑过去。

    宋澄明当即站起身,一挥手,旁边两名宋家仆人冲上前,一左一右抓着王氏,直接将其架到一边去了。王氏还想挣扎,结果被其中一个仆人狠狠踹了一脚,人直接趴到地上,捂着肚子半晌没起来。

    沈明文怒道:“光天化日,敢在我府上撒野?”

    宋澄明道:“沈家后生,我是给当朝沈尚书面子,才不跟你计较,一介妇人当众耍横卖泼不说,还敢对老夫动手,光天化日之下岂能让如此悍妇行凶!况且,老夫前来是为商议讨债之事,若不好言好语,那便官府见……”

    沈明文冷笑不已:“官府见就官府见,老幺,老幺媳妇,这可是你们逼我们的,走到官府这一步,小幺子的名声就全毁了,你们现在还债还来得及!”

    周氏把脸朝向一边,懒得搭理沈明文。

    宋澄明道:“既然如此,那就一起去县衙,但要把你们沈家的房契和地契一并带上……”

    “凭什么?你们……你们还敢明抢不成?”

    沈明文本想顽抗,但发现这些上门的人果真是债主,什么都敢直接抢夺,就算锁在李氏屋子檀木柜里的沈家房契和田契,也直接撬开锁拿了去,因在场只有沈家五房有一定社会地位,沈明钧夫妇不说话,其他人都不敢出来帮忙。

    沈明文发现房契、田契被抢,没辙,只能过去扶起妻子,却依然不忘威胁沈明钧夫妇:“你们幺房的人等着,这事非闹大不可!”

    ……

    ……

    沈明文和王氏想得很简单,那就是鱼死网破。

    沈家大宅和老宅或许保不住,但也要让沈溪身败名裂,最好让别人都知道沈溪的家族正在闹笑话,而且沈溪的父母很不孝顺,连带着沈溪也会受到拖累,从此以后别想在朝中当官。

    等到了县衙大堂,王氏还在跟丈夫细说:“……小幺子当不了官,岂非要当个小叫花子?那时返乡,路过我家门口,我还不稀罕给他一碗饭吃呢,饿死他!”

    除了沈明文外,所有人都很淡定,根本不在乎怎么定案。

    过了不多久,宁化主簿从后堂出来,张嘴喝问:“你们谁是沈家老爷和老夫人?”

    沈明文夫妇正要往前站,周氏已发话:“这位官爷,是我等!”

    主簿开始还有些嚣张,听到这话赶紧恭维:“原来是两位老人家……周老夫人,朝廷已经封您和少夫人为三品淑人,照理说知县大人和下官都要给你请安,但因诸位今日都是被诉人,只能按照规矩来!”

    周氏淡定地挥挥手:“无妨,一切按照规矩来便可!”

    主簿笑着拱手恭维:“老夫人可真是通情达理,现在事情已经处置好,诸位可以自行离开,事情到此便告一个段落!”

    说完,主簿便要往侧门里走,沈明文追上前问道:“那个谁,什么意思?怎么没见到知县大人的面,案子就办完了?”

    主簿认识沈明文,没好气地喝斥:“你以为要怎么办案?这区区小事还要麻烦县令大人出来不成?”

    “现在房契已压在县衙,回头衙门就会找人把房子卖掉,除了还债,剩下的银子会给你们送去……但若没人要,只能用你们的宅子抵债。县令大人说了,多退少补,你们沈家随时等着官差上门,指不定还要用别的东西补偿债务!”

    沈明文一听恼了,怒道:“怎么?有案子不开堂审讯?这可涉及到当朝状元公,这事我们不算完,必须开堂断案!”

    沈明文现在就一个心思,要把事情闹大,让沈溪身败名裂。

    可惜宁化知县宋邵络不傻,为了三百多两银子得罪当朝权贵,那不是自找麻烦吗?话说现在沈溪可就在隔壁广西剿灭叛乱,若沈溪带兵杀回,指不定宋邵络就会被安上一个通匪的罪名,当场宰了,有理也没处说,谁让沈溪现在手握生杀大权?

    沈明文本以为这件事闹上官府,一定会把事情闹大。

    结果却是,事情到了官府这边却好似石沉大海,连个回音都没有。

    “走了!”

    宋澄明和李员外等人,一起陪同沈明钧夫妇往外走,一路上言谈甚欢,一点儿都不像债主和欠债人的关系,倒好像是有意联合在一起演戏。

    沈明文夫妇想追过去,却被那些士绅的家仆给拦住。

    周氏转过身看着沈明文夫妇,道:“大伯,大嫂,现在事情已不归我们管了,既然闹到官府,若不出意外的话,大宅和老宅应该会被别人买下,那时我们沈家就要搬家,你们还是早些回去收拾一下。”

    “现在只期望买主那边多给一点儿银子,再宽限几日,给我们多留些收拾和搬家的时间,否则……可能今晚沈家人就要流落街头!”

    沈明文怒道:“老幺媳妇,你威胁我?”

    周氏笑而不语,旁边的宋澄明不屑地摇头:“别心中没个数,现在已是最好的结果,若不是看在沈老夫人的面子,我们之前就会直接把沈家大门贴上封条,一样东西都不能带走……真以为欠债,耍无赖打个哈哈就能蒙混过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