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四九九章 过城不入
    沈溪带兵北上,过了永福县城,往广西省治桂林府城前进,沿途地势相对平顺。

    一路上,沈溪都小心戒备,生怕叛军偷袭,但未料叛军一直未露面,待沈溪领军来到桂林府城临桂南边的拓木镇,活动于临桂周边叛军已早一步撤去,桂林府之围自然而解。

    沈溪未带兵入城,而是选择驻扎在临桂城东南方的漓江西岸,正好欣赏一下“桂林山水甲天下,玉碧罗青意可参”的山水风景。

    对于沈溪决定大军驻扎城东之事,莫说叛军未料到,即便是沈溪手底下这些将领也没想到。

    沈溪之前一直表明要带兵进城,现如今已兵临城下,却又改变主意驻扎城外,意味三军没有城墙作为依托,随时都有可能被叛军偷袭。

    这天是九月初六下午,大军扎营完毕,已是酉时初。苏敬杨、王禾和风昭原前来见沈溪,问询关于驻兵细节,其实是他们不放心,怕沈溪又准备来一次诱敌深入,担心叛军来势汹汹,桂林府城东南这片狭小地域难以施展。

    中军大帐内,刘瑾和张永赶到,要说怕,二人比谁都害怕,有城不进,在他们看来不可理喻。

    还没等正式升帐议事,张永便阴阳怪气地吆喝开了:“沈大人,您真是好魄力,带兵驰援广西省城,居然过城不入,您这是为让百姓记得您一份恩德,而致所带兵马悉数葬送在这里?”

    “以前在土木堡,您还知道要进一座城,怎地这才不到一年时间,连凭险而守的道理都忘记了,还要别人点醒?”

    沈溪打量张永:“看来张公公领兵要比本官要高明许多,那为何朝廷不安排张公公来指挥作战?”

    “你!”

    张永瞪着沈溪,几有冲上前咬人的冲动,但他看到沈溪冷冰冰的神色,心中不由有几分忌惮。

    沈溪这个主帅毕竟不是易与之辈,他必须要考虑贸然开罪的后果。张永虽然偶尔说话不中听,但行事大致还讲分寸,算是个聪明人,否则他也不能在那么多内廷太监中崛起,成为一号人物。

    刘瑾在旁道:“二位消消气,这已经到了临桂,眼看就要进城,咱家跟张公公过来就是想问沈大人您一句,作何带兵过临桂城而不入?”

    沈溪环视一圈,见所有人都在看着他,显然大家都想问这问题,只是因张永和刘瑾是监军太监,在地位上跟沈溪对等,最有资格提问。

    沈溪道:“你们一定以为,这又是本官的计策,要引叛军过来,正面破敌吧?”

    此话出口,在场虽然没人回答,但他们根据以往对沈溪的了解,似乎都认为最有可能便是这种情况,他们担心自己被当作诱饵,最后却是诱饵被鱼给吃掉!

    张永冷声道:“难道不是?要么就是沈大人您脑子哪根筋不对,想把我大明将士葬送临桂城外!哼哼,这拒城而守是最基本的常识,您之前不也说过,朝廷给你的差事,就是让你早些带兵进临桂城?”

    此时张永飞扬跋扈,一经占理便失去对沈溪的尊敬,在他看来,西北土木堡一战有一半的功劳是他的,战后他得到的封赏比沈溪还多,有十足的底气跟沈溪叫板。而刘瑾和众将领却不想得罪沈溪,免得大好的升迁机会拱手相让。

    沈溪神色冷淡,低下头继续看着帅案上的军事地图,随口问道:“三军既然到了桂林府城外面,照理说应该即刻进城。但敢问诸位一句,你等中可有广西人?”

    苏敬杨和王禾面面相觑,沈溪这问题有些尖锐,沈溪所率兵马是由湖广、江西和贵州三省兵马组成,要说到广西后多出来的人马,就是沈溪从柳州府抽调的柳州卫官兵,但广西地方将领此刻都躲在临桂城里,以至于升帐议事时没有广西籍将领现身。

    张永道:“沈大人,您这是何意?怎么,不是广西兵就不让进广西省城?”

    刘瑾却突然明白过来,恍然道:“哦,咱家知道了,沈大人是怕外地兵进广西省城,在地方上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对吧?”

    张永瞪了刘瑾一眼,好似在说,你算什么东西,这里有你插嘴的份儿?

    但刘瑾却觉得自己同样是监军太监,就算地位上不如张永,但军中的地位应该跟张永持平,他全当没看到张永那愤怒的目光。

    沈溪道:“刘公公所言大抵便是真相,西南战事,说白了就是一场解不开的乱麻线团,各省兵马无法做到统一协调,以至于叛军穿州过省,打的就是朝廷各省兵马不经意。如今叛军已撤走,就算驻扎临桂城外,也不会有叛军袭扰,既如此,本官又何必冒着引起地方纠纷的风险,带兵进临桂城?”

    沈溪如此一说,对沈溪信任有加的将领自然明白过来。对他们而言,驻扎城内和城外没有区别,前提是别出现意外,危及自身安全。

    但张永却完全不信沈溪那一套,之前在土木堡和京师城外侥幸获得大功,他的傲气见涨,此时在沈溪面前,态度非常嚣张:

    “沈大人,您可不能拿自己的想法来定义叛军动向……大军留在城外,万一遇到袭击,导致全军覆没,这责任你可担得起?”

    苏敬杨握紧拳头:“张公公请放心,我等还巴不得那些龟孙子来袭营呢,我们对营地安全一向重视,如果他们敢来,一定会让他们尝尝我们的厉害。一路上这些龟孙子都在逃,现在他们长本事了,敢跟我们一战?”

    在场几名将领,个个都对叛军表现得很不屑,纷纷出言附和。张永见状,不好再唱衰,因为他知道在军中得罪将领不是好事,其实大多数时候他都是虚张声势,喜欢裹挟民意,但眼见所有人都支持沈溪,他也就偃旗息鼓。

    有了苏敬杨等人表明态度,沈溪也就不用再解释下去,一摆手:“时候不早,该埋灶生火了……入夜后,营地内外加强戒备,本官不希望真的被张公公言中!”

    ……

    ……

    临桂城东二里的漓江畔。

    刚刚入夜,占地辽阔的大营内燃起熊熊篝火,三军埋灶造饭。

    等吃过晚饭,一部分将士展开巡逻警戒,进入刚刚修筑好的明暗哨驻守,剩下的将士则十人、二十人一组,围坐在篝火前,听识字的小旗讲解战场上的事情,还有当前大明的情况,让士兵们明白自己当兵的意义。

    这种“自发形成”的会议,实际上是一种思想动员会。

    沈溪发现,麾下官兵文化普遍不高,没有上战场杀敌的经验,平时训练也很少,每年仅限春秋两操,地方财政基本不拨款,士兵们得过且过,没人要求他们,他们更不会严格要求自己,本身又是世袭军户,在太平年景,谁会想谋求进步?

    因为这一路行军,时间上没有具体要求,沈溪便让士兵轮流接受思想教育,先由沈溪自己给军中那些识字的官兵进行培训,传授一些基本的地理知识,以及当前大明内外环境。这些人在经过学习后,沈溪便将他们提拔为军中的小旗,专司负责思想动员。

    这些小旗从沈溪那里吸收到许多新知识新思想,每次开会就好像讲故事,让士兵把心都聚拢在了一起,一到晚上就凑一块儿谈天说地。

    这样做,不但是在潜移默化地传授文化知识,更是在培养感情,如此到了战场上,士兵们心中才会增添获胜的底气,为身边的同袍而战,做到相互协作,无往而不利。

    动员会刚开始,沈溪已经准备休息。

    这几天他睡得不好,想趁着兵马驻扎临桂城外,好好睡个安生觉。

    该进城还是要进,只是进城的方式方法需要斟酌,沈溪最担心的是城防换防问题,桂林府地方驻军,肯定不想将临桂城防交给别省将士,他们自然会想,别省之人会为了广西省城而浴血奋战?

    沈溪最怕的,是因城防换防问题入城后跟地方将领产生矛盾。

    这边沈溪刚要回寝帐,却有侍卫来报,说是临桂城东门方向有车队过来,似是地方官府派来联络的。

    临桂到底是广西省治,三司衙门一应俱全,沈溪作为六省兵马提调、左都御史、兵部尚书,顶着这么大的官帽莅临临桂,地方上不可能不接待,沈溪原本以为城内得到消息会晚一些,要明天才会派人来,没想到当晚就有了动向。

    沈溪叫来负责值守的风昭原,详细交待一番:“……要防备叛军偷袭,自临桂城东门来的车队,未必不是叛军所扮,一定要小心谨慎,营地内进入一级安保,士兵们各自准备,随时应战!”

    “是,大人!”

    风昭原领命后,匆忙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