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五〇〇章 体贴的男人
    临桂城前来大营探望的官员,并非是广西布政使、按察使或者是都指挥使这样的高官,仅为三四衙门派来的代表,多为属官,带来城中的慰问,犒劳军队的物品却很少,仅仅有两头猪四只羊,以及六牛车的粮食,像是例行公事。

    沈溪亲自接见来访官员,苏敬杨、王禾代表军方作陪,刘瑾也出席会见,张永却选择了回避。

    布政使司和按察使司派低级官员过来,沈溪倒是可以理解,毕竟文官高傲惯了,但广西都指挥使司只来个正六品的经历,在沈溪看来,这就不正常了,这说明广西地方对他有所不满。

    至于具体到这位都指挥使到底对自己有什么意见,沈溪不想知道,从开始他就没准备从六省征调兵马出战,毕竟他是前来平叛,完成皇帝交待的差事,至于建功立业,连他自己都不能确定,更没法给谁保障。

    苏敬杨和王禾都是一省都指挥使,自己省内的军务不管,非要跟着沈溪出来作战,源于他们重视这样的机会。

    得知广西都司衙门过来的只是一名经历司经历,苏、王二人非常气愤,在他们看来,广西都指挥使对沈溪不敬,就是对他们不敬,恼怒下恨不能进城把人抓出来到沈溪面前,好好质问一番,到底什么原因居然敢如此放肆。

    沈溪则无所谓,他没打算带广西都司的兵马作战,而且他之前便准备以临桂作为此番南下征战的最后一站。

    沈溪面对广西三司来人,态度谦和:“回去后各自知会一下,便说本官这几日暂不进城,若有什么紧急军务,可暂且呈递到本官这里,若叛军临近,本官会相应做出安排。”

    “至于迎接事宜则不必准备,城中防务本官不打算接管,一切照旧便可!”

    三司代表面面相觑,有些不太理解沈溪说的话……在他们看来,沈溪过城而不入,大概是对地方有所不满,至于沈溪这种不满来自何处,他们不明白,只能将沈溪说的话记下来,回去后跟各自上官汇报。

    临桂城里的来客并未在营地过夜,将各自上司的话带到后,便回城复命去了。

    沈溪让人整理城中送来的东西,王禾有些不甘心:“大人,广西都指挥使为何没亲自前来给您问安?您可是兵部尚书,此番又出兵援救临桂,他敢这么安守城中,对大人敢如此轻慢?”

    苏敬杨也是义愤填膺:“是啊,大人,要不将此人捉来,好好拷问,看看他面子到底有多大!”

    沈溪摇摇头:“弄得好像本官非要见谁一样……广西军队怎么样,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情,本官虽奉皇命提调西南六省兵马,但始终只是湖广和江西两省总督,广西地方事务,本官不想过多插手。这位都指挥使未至,或许是城中有紧急军务需要处理,就当他是恪尽职守吧!”

    苏敬杨和王禾听起来很别扭,对视一眼,怎么也没想到沈溪居然如此好说话。

    既然沈溪不想计较,二人觉得再说什么就显得自己小肚鸡肠,干脆不再发表个人意见,行礼后离开中军大帐。

    ……

    ……

    夜深人静,营地内安静下来,沈溪听着外面呼呼的风声,安坐在帅案后,凝眉思考西南战局变化。

    “唉!”

    良久后,沈溪叹了口气,将手上自制的鹅毛笔放下来,面前的白纸上,他写下不少东西,包括这段时间陆续得来的西南各涉及到叛乱的少数民族的名称,山寨的大致位置,以及多部叛军的动向。

    整理半天,沈溪依然一头雾水,喃喃自语:“这一路行来,似乎叛乱已归于平息,之前湖广西南和桂北之地还闹得如火如荼,怎到我出兵后,如此轻而易举便化解于无形?好似背后有人相助……”

    沈溪觉得有些奇怪,南下这一路如有神助,叛军好像陷入内斗,不断有人前来告知动向,而告知之人跟云柳、熙儿的厂卫人员却并非一路。

    “现在只能解释为叛军中有人不愿继续跟朝廷为敌,想接受朝廷的招安,在不违背叛军盟约的原则下,暗中向官军通风报信,以至于叛军动向皆在我掌握之中!”

    沈溪很想知道到底是哪个部族在对自己示好,但从目前的情况看,没有任何线索。唯一有个情况,那就是南下柳州府途中,曾在怀远城外见到过苗寨的人,至于这部分苗人跟侗族叛军,以及别的苗寨叛军有什么区分和关联,他完全不知情。

    “大人!”

    就在沈溪想事情出神时,一个声音从帐帘外传来,他抬头一看,只见云柳站在门口,正对他行礼。

    沈溪打量云柳,问道:“何时进来的?”

    云柳有些好奇:“大人,之前不是您派人出去通知卑职前来进见吗?”

    沈溪有些失神,想了想,脸上不由带着几分自嘲的苦笑,刚交待下去的事情转眼就忘了,这记性也没谁了,他摇摇头,暗自嘀咕:“这几天怎么了,想事情都快到魔障的地步了么?”

    “嗯!”

    沈溪一摆手,“进来罢,可有调查到临桂周边什么讯息?”

    云柳这才进到中军大帐里面,来到沈溪身前五步远之地,恭敬回道:“回大人,如您说言,临桂周边四五十里范围,未发现有任何叛军踪迹,卑职已派人前往纵深继续调查,目前暂无结果,看来叛军撤走的可能性很大!”

    沈溪再点头,抚摸着下巴问道:“叛军为何要撤走?”

    云柳觉得惊讶,以前沈溪想事情,根本不会跟手底下的人商议,而这次问出的问题,好像是沈溪自言自语。

    但既然沈溪问出来了,云柳只能回答:“多半因大人您的到来,叛军知道您南征北讨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威名,不敢冒犯,早早便撤兵。再者,叛军知晓无法在短时间内攻陷临桂,撤兵对他们来说乃是当下最好的选择。”

    沈溪笑了笑,未予置评。

    云柳有些不安,担心自己分析得不对,对沈溪考虑问题产生不良影响,脸上全是忐忑之意。

    大帐内突然安静下来,沈溪不说话,云柳也不敢开口。

    半晌后,沈溪突然又问一句:“又是两日未曾休息?”

    云柳忽然想起上回直接在沈溪的寝帐中入眠,俏脸上涌现一抹红霞,垂首道:“回大人,卑职在中午休息了一个多时辰!”

    沈溪抬头,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看了云柳好一会儿,突然放下手头的纸笔,起身绕过帅案,来到云柳身前,用手背轻抚云柳的面颊,道:

    “出来这些日子,总是风餐露宿,又休息不好,感觉你憔悴许多。或许是我疼惜你不够吧!”

    在如此情境下,云柳怎么可能再继续把自己当成一个军中专司调查情报的军人?她脸带羞赧,脖颈发烧,螓首微颔:“妾身做这些,乃是应该的……”

    沈溪温柔地说道:“实在辛苦你了。”

    说完,沈溪突然又变得冷漠,转身回到案桌前,头也不回:“之前我已让人准备沐浴的香汤,放在我寝帐中,你且过去,自行沐浴,稍后我便回去休息……”

    云柳瞬间便明白沈溪这话是什么意思,芳心不争气“怦怦”乱跳起来。

    就在她不知如何应答时,沈溪又道:“这一路所涉多为公事,我只能矜矜业业行事,唯恐行差踏错,为朝廷迁责。现在到了临桂,朝廷委派差事大致告一段落,你也不用太辛苦了,这几日你安心在营中,我有什么事,差遣你去做,不用再在外奔波……”

    此时就算沈溪没说什么体贴的话,但在云柳听来,依然无比受用。

    对云柳来说,最在意的不是自己能立多少功劳,到到多少赏赐,最在意的是得到沈溪的认可,多宠爱她一些,能让她可以像一个正常女人,有男人疼惜和爱护,而非浮萍永远没有归宿。

    云柳恭敬行礼:“是,大人!”

    “称呼老爷吧!”

    沈溪道,“公开场合称呼大人,但私下里,还是听你称呼老爷觉得亲热些,你是我身边的人,我从来不会把身边人分门别类,该怎样就怎样!此番征战结束,你便不用再涉及这等军伍之事,安心在内宅当我的女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