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五〇一章 耗
    云柳终于如愿以偿,自南征以来第一次在沈溪的寝帐内侍寝。

    有了这一晚,似乎这一路奔波辛劳不算什么了,甚至她内心还带着一点庆幸,感觉自己终于不再孤苦伶仃,有了家庭的温暖,爱人的呵护……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沈溪都算是一个完美的男人。

    云柳不敢想象将来会怎样,她知道很可能过不了几年就会失去沈溪的宠幸,只能趁着芳华仍在,多吸引沈溪的注意,她最在意是拥有沈溪妾侍的身份,生下儿子可以读书识字,老有所依。

    至于沈溪的爱,那是一种如在云端里的幸福,她不敢奢求太多,况且她本身也是非常容易知足的女人。

    一番激荡,云柳安然入睡,但半夜却因突然而起的梦魇吓得失声惊呼,等她大汗淋漓地坐起来,发现沈溪已不在寝帐中,顿时花容失色,那是对得而复失的恐惧,担心眼前一切都如虚无缥缈的烟云。

    就在云柳不知所措时,寝帐帘子打开,外面走进来一人,因为夜色漆黑,她看不清来人是谁,但声音却无比熟悉:“怎么,做噩梦了?”

    是沈溪。

    听到这声音,云柳心情顿时安定下来,她想说什么,却发现自己在沈溪面前,又是如此一个私下的场合,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她希望得到沈溪的垂怜,以她的身份没资格奢求爱情。

    “嗯!”

    最后,云柳只能微微颔首回了一声。

    沈溪在床榻边坐下,解释道:“半夜起来尿急,出去一下,看你睡得香,就没打搅你……放心,梦跟现实是反的,梦里看到不好的东西,但现实必然很好,所以你不必担惊受怕,好好睡吧!”

    云柳从来没听到沈溪如此随和地跟人说话,她现在感受到的是一种体贴入微的关怀,这样的沈溪,以前只出现在沈家女眷面前,而现在,沈溪终于将她当成枕边人,说话不再像以前那样拒人于千里之外。

    云柳道:“我已经……睡得差不多了,可以陪你……嗯?”

    云柳刚说到这儿,突然一股巨大的倦意涌来,不由打起了哈欠,可惜她话已说了半截,再收回去怎么都不合适。

    沈溪体察到她的状态,轻轻抓过她的手,小声道:“困的话,你继续睡,我现在一点儿睡意都没有……或许这些日子总是昼伏夜出的缘故,弄得我有些像夜猫子,夜越深精神越好。你跟我不同,原本就欠睡眠严重,多休息,明天做事更有精神!”

    云柳努力打量沈溪,昏暗光线下,沈溪的面庞显得极为深邃,云柳忍不住心生爱慕,可随后她又觉得这个男人离自己的内心很远。

    她不由想起了熙儿,她现在终于如愿以偿,但熙儿仍旧是孤苦之身。她有一种负罪感,觉得自己抢走本该属于姐妹的东西,对不起好友的信任。她一直想为熙儿说话,却怕沈溪怪责,进而对她失去信任和宠爱。

    云柳问道:“大人,这么晚了你还要去批阅公文?”

    沈溪笑了笑,拍拍云柳的手背:“我说过,我是夜猫子,等明天白天再休息。我们大约会在临桂城外驻军一段时间,暂时不用考虑太多事情,对于消灭叛军一事可以缓缓,料想他们不敢来袭营,不若趁机放松身心。”

    “这时候可以放松身心?”

    云柳理解不了沈溪的心态,她跟沈溪处在同一个时代,但思想却迥异,沈溪在意的是心理上的调节,懂得劳逸结合,而云柳则给了她自己太多太大的压力,一切都围着别人转,为自己考虑得却不多。

    沈溪帮云柳盖上被子,站起来:“睡吧,明早记得换上男装。你从我寝帐出来,没人敢说什么。你最近的表现很出色,所有人都认为你是我身边不可或缺之人,自打出征到现在,你立下的功劳最多,只是我无法给你表功罢了!”

    云柳有些羞怯:“大人谬赞了!”

    沈溪板着脸,不满地瞪了一眼,喉咙中发出“嗯?”的声音,云柳这才反应过来,恭敬称呼一声:“老爷!”

    这称呼出口,她已经羞怯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微微闭上眼,头耷拉着,这种跟沈溪黑夜相处的感觉让她心跳加速,一种难言的快感袭上心头。

    沈溪道:“这才对嘛。我知道你心中在想什么,你是替熙儿感觉到不值,但我想说的是,你跟熙儿很多方面都不同,在你们俩中间我更欣赏你一些,所以我先收了你,至于何时收熙儿,那就看造化了,唉!”

    “我现在暂时没想明白一些事,对于家庭,我觉得自己做的还不够,不想牵扯更多的人和事,你先把自己照顾好,不必对熙儿抱有负罪感!”

    云柳神色中略带迷茫,不知该说什么,只能微微点头表示听到沈溪的话了。

    沈溪没有再继续说话,趁着夜色离开寝帐,往中军大帐而去,趁夜处理公文。

    ……

    ……

    沈溪驻兵广西省治所在的临桂城郊,在这里,沈溪暂且不用担心叛军偷袭,又不着急领兵进城,整个人一下子轻松许多。

    对他而言,朝廷派遣的差事基本完成,他不会考虑把所有叛军都彻底消灭这个不实际的问题,给他十年八载,也没法将西南所有少数民族部族解决,那不如从开始就以绥靖为主来处理事务。

    毕竟沈溪生长在闽西,那里的少数民族就不少,百姓为了防备民族纠纷,成就地方上一些独特建筑,诸如土楼和土堡。

    沈溪抵达临桂的第二天,三司衙门仍旧派人出城接洽,这次送来的慰劳军士的物资相对充裕了些,但桂林府原本就处在围城结束后的调整期,物资匮乏,能送来一些已很不容易,不敢奢求太多。

    苏敬杨和王禾前去接收,回来后都跑到沈溪这里叫苦,有个非常棘手的事情,就是军中物资急剧消耗,因江西和湖广到广西的补给线较长,沈溪得不到广西地方支持,要养兵难度不小。

    “……大人,再这么耗下去,怕是军中粮草坚持不到十天,士兵们饿着肚子可没法上战场!早知如此的话,多运一些过来就好了!”苏敬杨出言抱怨,他属于事后诸葛亮,从不考虑实际情况。

    沈溪道:“运?怎么个运法?难道湖广和江西就有粮草物资供应我们?现在全国上下都在勒紧裤腰带过日子,筹措资金用于西北修缮破损的长城和城垣,能有口饭吃就算不错了。跟士兵们知会一声,既然现在不行军,口粮酌情减一些,白天可以组织下河捕鱼上山打猎,以补充消耗。”

    “军中不得有任何浪费现象,若有违背,一律按军法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