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五一八章 包在我身上
    沈溪心意已决,要在西南好好地打一仗,但敌人不再是地方上参与叛乱的百姓,而是犯边的外夷,他在西南的军事安排开始往边境一带转移。

    他已不准备再跟叛军恋战,因为他知道这么做没什么太大的意义,让他去找寻叛军,费时费力不说,还徒劳无功,不如等叛军自行烟消云散。而边境的犯边外夷,则必须要清理一下,至于后续是否带兵南下,就要看朝廷的意思了。

    朝廷在西北已不再展开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弘治末年的战略方针是军事收缩,在这种背景下,沈溪知道自己进兵交趾的计划很难获得朝廷的认可。

    十月初八,京城。

    朱厚照当日刚在乾清宫寝殿参加完一次朝议,这也是他近来参加的众多朝会中的一次,这次弘治皇帝接见的大臣不多,商议的事情却很繁杂,朱厚照唯一能记住的便是西南战事,这也是他目前最关心的事情。

    回到撷芳殿,朱厚照犹自带着几分愤慨:“气死我了,那些个元老大臣,一个个都当我是孩子,别说是问我意见了,简直把我当成透明人,甚至专门针对我说话,就好像我的存在是方便他们找麻烦一样!”

    张苑赶紧劝说:“太子殿下消消气,诸位大人并非专门针对您,他们……想必他们也是为了朝廷着想!”

    朱厚照打量张苑,冷哼一声:“他们是为朝廷?张公公,你为他们说话,不会跟他们是一伙的吧?”

    张苑吓得赶紧跪下,磕头不已:“太子殿下,奴婢对您可是一片忠诚,丹心可昭日月,若殿下不信,奴婢可以以死相证!”

    “行了!”

    朱厚照不耐烦地挥挥手,“说这些话也不嫌牙疼,要死就去死啊,老在本宫面前说这些有什么用?本宫最喜欢看人实践诺言,而不仅仅只是嘴上说说,很多人说对本宫一片忠诚,但暗地里却给本宫穿小鞋,你说这些人是不是该死?”

    张苑听这话的意思,朱厚照分明是在针对他,苦笑道:“奴婢可没有为殿下您穿小鞋的胆子……”

    朱厚照不屑地说道:“量你也没这狗胆!如果你真有这胆子,我剁下你的狗头!哦对了,你去找我两个舅舅,就说本宫这几天闷了,想出宫走走,最好是去些新奇好玩的地方,给本宫准备些好东西。如果这次事情做得不错,本宫可以让你加官进爵!”

    张苑现在对于“加官进爵”之类的字眼已不太敏感,因为朱厚照总是空口说白话,为未来作出诸多许诺,让张苑觉得不靠谱。

    太子毕竟还不是皇帝,手头权力极为有限,而且他年岁尚轻,根本没有接触朝廷权柄的机会,张苑帮朱厚照做事,眼前的好处很难见到,最多能减轻皮肉之苦,别的事情实在指望不上。

    张苑听到朱厚照要出宫,苦着脸道:“太子殿下,如今正是秋粮入库时,京城内百姓鱼龙混杂,您离开宫门怕是有些危险……不如等忙完这段时间再出去……”

    朱厚照冷笑道:“哼哼,张公公,你现在说话越来越不老实了,总是找借口让本宫不出宫门,找的理由还都这么牵强……现在说什么秋粮入库外面人多出不去,是不是过些日子就说天凉了出去会冻着。到了冬天,你又会说外面天寒地冻,让本宫到了春天出去更好?”

    张苑的嘴唇翕动一下,心里纳闷儿,怎么自己的那点花花心眼,被太子看得如此清楚?

    还别说,他真是这么打算的。

    朱厚照厉声喝道:“快去办,本宫这两日就要出宫。最好趁着本宫休息的时候出去,不用很长时间,一下午就够了……如果二舅做得好,本宫将来会考虑给他封王……就这么跟他说吧!”

    朱厚照知道自己拿不出什么好处拉拢张延龄,张氏兄弟现在只是侯爵,连公爵都不是,如果拿出封王的优厚条件,或许能让两个舅舅动心。

    在他看来,规矩一点儿用处都没有,什么外姓不封王,在他这里纯属扯淡,而且他觉得身边多几个王也没什么。

    就是一句话的事情,用虚无缥缈的未来换得现在的实际利益和好处,他怎么都觉得很划算,否则,他实在拿不出什么能跟张氏兄弟进行交换。

    ……

    ……

    张苑为了让自己的屁股不挨板子,只能是找人把话带出宫门,让张延龄知晓。

    张延龄知道这消息很高兴,马上去找张鹤龄,将太子许诺封王的事情兴冲冲一说,张鹤龄没好气地喝斥:

    “我说二弟,我们大明的规矩是如何的,你不会不知晓吧?连父亲都没有资格封王,你觉得你我会有这样的机会?”

    张延龄笑道:“兄长的话原本没错,只是将来执掌天下的可是太子,没有第二、第三人选,他说要为你我兄弟封王,乃是君无戏言。难道他将来还能反悔不成?”

    “反悔?哼哼!”

    张鹤龄语气不善,“到那时不用他自己反悔,朝中文武百官绝对不会答应,尤其是那些文官,如今连陛下都未必压得住刘健、李东阳等人,以他如此小的年岁,将来登基,指不定又会出现三杨辅政的局面,你觉得那时太子在朝中有几分话语权?”

    “这世道,说白了文官当道,那些文官不认同你我兄弟二人,无论太子,或者是皇帝说什么,对我们都没有太大帮助!”

    张延龄琢磨了一下,是这么回事,就算朱厚照做出天大的许诺,也没法真正帮到他兄弟二人。他翘了翘嘴,有些遗憾:“嘿,被兄长这一说,我才反应过来,原来是被这小子空口说白话给骗了?”

    “本来我还觉得这事儿挺靠谱的,毕竟他是未来的皇帝,皇帝的话总该要信,而且就算那些文官再反对,你我兄弟二人的地位不也是在蒸蒸日上?旁人还说一门两侯是不可能的事情,你我兄弟二人不也实现了?”

    说到这里,张延龄忽然又觉得事情有转机:“真到那个时候,朝中有姐姐为我们说话,那些文官未必敢跟姐姐和小皇帝对着干吧?”

    张鹤龄道:“你愿意相信,那是你自己的事情。记住,少带太子出宫,若被人知晓,你准备如何跟陛下和皇后解释?”

    张延龄笑道:“当然不能被姐姐、姐夫知晓了,真被他们发现,我还真没法解释。行了,大哥,我知道该怎么做,你放心,这小子毕竟没成气候,现在我将他吃得死死的,等再见到他,我会跟他提及此事,看他诚意如何……”

    ……

    ……

    朱厚照说要给张氏兄弟二人封王,原本只是随口一说,想用未来的承诺换取眼前的利益,连他自己都没想到,张延龄居然把这事当真了。

    才过了两日,十月初十,朱厚照便再次出宫。

    下午未时一刻出来,要在日落前也就是酉时前赶回去,时间比较紧迫,张延龄找了一家体面的秦楼,请朱厚照上去喝酒。

    甥舅二人面前满满一大桌美味佳肴,美人儿一来就是一打,朱厚照一手揽着一个,乐呵呵看着前面表演的前宋花舞,不停地往嘴里灌酒,因酒的度数不高,而且甜滋滋的,朱厚照觉得很好喝,一下子便喝下小半坛。

    张延龄笑道:“怎样?小公子,这酒不错吧?你之前不是一直说要喝酒吗?我特意为你准备的,这酒出了名的好喝,而且喝多少杯都不会醉……”

    朱厚照一边喝酒,一边笑呵呵道:“那倒是,跟糖水一样,滋味挺美妙的……嘿,这酒可有什么名堂?”

    张延龄哈哈笑道:“没什么名堂,你喜欢,回头你可以带些回去,不过你要藏好了,如果被人发现,不能说是我送你的!”

    “一定,一定!”朱厚照满口答应。

    张延龄觉得自己办事敞亮,怕朱厚照喝酒会醉,干脆找来些低劣的米酒,兑上些糖水,如此度数就更低了,他以为这样就能满足朱厚照喝酒的愿望,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但他却不知,他所谓的酒量是建立在他这个酒鬼的基础上,而不是朱厚照这样从来没饮酒之人身上。

    朱厚照算是第一次敞开怀饮酒,就算度数低,多喝几杯也会醉。

    酒过三巡,朱厚照这边状态很好,张延龄一摆手,将房间里负责陪酒、弹曲和跳舞的姑娘悉数屏退,然后凑上去问道:“小公子,对今日的安排可还满意?”

    “不满意!”

    朱厚照冷下脸,问道,“你啥意思?怎么把人给赶走了?”

    张延龄笑道:“这不是有两句话,想跟你单独说说……小公子不用担心,姑娘一会儿还会回来。”

    朱厚照一摆手:“有什么事快说,本宫还想逍遥快活完,早点儿回去呢!”

    张延龄试探着问道:“太子之前说,要为我和兄长封王……这事,不是张苑随口胡说的吧?”

    “没有,是我说的!我还说要给他加官进爵呢!”朱厚照没有否认,当即便说,“怎么,舅舅现在就想当王爷了?”

    张延龄一怔,道:“瞧小公子说的,这都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身为热血男儿,谁人不希望封王,一世荣耀?而且在我大明,也没说外姓一定不能封王,开国的那些功臣,太祖不也都封王拜相?”

    朱厚照微微点头,道:“舅舅说的是,放心吧,我登基后,舅舅便是身边最亲近之人,到那时我不提拔舅舅,提拔谁?封王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