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五二三章 装神弄鬼
    司马真人在朱厚照面前,将自己的身份来历报出,只是在一些敏感问题上欺瞒,尽量把自己的身世说得玄乎些,反正朱厚照年纪尚幼,无法做到明辨是非,他就当是说书,这跟以前骗那些市井妇孺的说辞基本相同。

    “……本真人来自五灵观,俗世名字早已忘记,只留下司马的姓氏。本真人跟先师学道多年,如今入世修行,辗转市井间,靠斩妖除魔维持生计……”司马真人侃侃而谈,发现朱厚照不断打呵欠,似乎不爱听。

    朱厚照问道:“什么司马真人,你姓司马?这么稀罕的姓氏,也就史书上能见到……哦对了,好像篡夺曹魏江山的就是司马家的人,听说那个司马懿,能够跟诸葛亮相抗衡……你不是说自己很厉害,怎么师傅却死了?”

    司马真人稽首道:“先师白日飞升了!”

    朱厚照瞪大眼睛,他原本当司马真人是神棍,完全不想听下去,但听到“白日飞升”这么新颖的名词,老朱家传承的怕死秉性顿时暴露无遗,感兴趣地问道:“你的意思是……得道成仙了?”

    司马真人看了看张苑,回道:“确实如此,但本真人未亲眼见到!”

    朱厚照皱眉:“你没亲眼见过,怎知飞升还是死掉了?又或者干脆找个地方躲起来不敢见人?罢了,你说你懂得修仙的法门?说来听听……你有什么传承?本宫听说,你们修仙之人,都有厉害的秘籍,只要照着上面修炼便可以了!”

    司马真人之前怕朱厚照追究他装神弄鬼,此时见他问得兴起,便知道熊孩子对修炼的事情很感兴趣,如此他也就可以顺水推舟,编出更多的瞎话进行诈骗,反正他的日常生活就是骗人,瞎话张口就来。

    司马真人道:“我们五灵观修炼的法门,并非记在书册,而是铭刻于龟壳上,但大约四代前,适逢元末乱世,师门的龟壳惨遭焚毁,之后各代都口口相传。且我五灵观从来都一师一徒,待师尊飞升时,徒儿已能修炼至结丹修为,不至于有所荒驰……”

    朱厚照想了想,点头:“你们这个五灵观,每一代弟子都是独苗苗,这可有点儿危险,万一出个什么意外,岂不是连个传人都没有,修炼的法门就此断绝?不行,不行,一定要多招几个弟子才可!”

    司马真人道:“太子或许不知,五灵观的法门,并非人人可以修炼,必须要有灵根,方可继承飞升大道之术!”

    朱厚照打量司马真人,问道:“那你看本宫是否有修炼潜质?”

    司马真人差点儿不经过脑子便说话……要知道他这番说辞是有讲究的,说每一代都单传,就显得这徒弟的名额来之不易,但私下里他却收不少弟子,从中赚取孝敬银子,但这招不是次次都管用。他本想说朱厚照天赋异禀,但随即心想:

    “要是直接说太子有潜质,怕是不妥,这里是皇宫,聪明人很多,我现在要面对的,跟以前的情况大不相同,如果被揭穿,脑袋就要搬家!还是要好好考虑一下怎么应答……”

    司马真人仔细瞅了眼朱厚照,在熊孩子期待的神情中,带着一点遗憾,摇头道:“太子灵性很高,但有很多东西,不是本真人一眼看过去就能界定,只有经过长时间考察才能最终确定。”

    “我五灵观中,很多祖师都是经数十年甚至上百年的甄选,才从世俗中选取合适的修仙人选,太子资质究竟如何,还得……贫道回头慢慢勘验……”

    朱厚照听到这话,不是很满意,喝斥道:“本太子天赋异禀,又是储君,你敢说没有修炼的潜质?想找死是吧?”

    被太子以生命相威胁,司马真人有些害怕,但也只能强装镇定,道:“太子殿下便是出言威胁,本真人也要如此说,很多事不是一眼看去就能界定,否则先师也不会用二十年时间,才选定由贫道作为五灵观的传人!”

    朱厚照抹了一把鼻涕,狠狠瞪着司马真人,心道:“这死神棍,就算是骗人,也不给本宫编两句好听的。可是……万一是真的怎么办?如果这世上没有修仙的法门,怎么会有那么多古籍中都提到这事儿?神话故事里更不知道有多少……嗯,这种事还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当下朱厚照警惕地问道:“你知道本宫之前是怎么回事?是被什么冤鬼缠身?”

    司马真人知道不能欺瞒,否则就要露馅儿,跟一个装疯卖傻的人说什么冤鬼缠身,不暴露才怪。他据实而言:“太子之前是因喝醉酒,怕被陛下和皇后发觉,所以才装疯,并非什么冤鬼缠身!”

    “呀哈,说得挺准的嘛,是我二舅告诉你的?”朱厚照问道。

    司马真人愣了一下,才意识到太子口中的“二舅”是谁,赶忙道:“国舅邀贫道入宫,并未说及太子的情况,但知道太子为难,贫道只能是顺着太子和国舅之意,在人前好好表现一番,为太子解困!”

    之前朱厚照还觉得眼前的道士不可能有真本事,但在听到这话,心里有些犹豫不定了,想了想又问:“你倒是挺会做事的,你跟我二舅什么关系?”

    司马真人道:“国舅爷有什么玄学上的事情不解,会请贫道回府商谈,至于驱鬼捉妖的事情,更不在话下。贫道一心求仙道,要在人世间历经劫数,这也是贫道一直以来做的……不知太子可有需要指点的?”

    朱厚照看了看张苑,道:“本宫没什么要指点,现在累了,你且先退下,本宫睡觉的时候,不喜欢有人打搅!”

    司马真人笑道:“太子见谅,之前贫道曾在皇后娘娘面前提及,要为太子祈福七日,若太子这就赶贫道出去,怕是有些事不好跟皇后圆场,太子以为如何?”

    张苑跟着帮腔:“是啊,太子殿下,这事不太好说,不如先把……这位真人留下,就当是帮您祈福消灾?”

    朱厚照不满地说:“本宫留这么个神棍在身边,算几个意思?算了,你不是说有本事降妖除魔吗,那你就暂且留在撷芳殿,但平时不许到本太子的寝宫打扰,以后本宫有要问你的事情,随叫随到!”

    能巴结上太子,对司马真人这样的江湖术士来说是几辈子都修不来的造化。

    此时司马真人也不敢出宫,怕被张延龄追究……张延龄之前下了死命令,让他在宫中见机行事,等于是来充当眼线,随时把宫里的情况传递出去。

    司马真人久骗成精,知道自己留在宫里是好事,之前说要驱邪七日,其实就是为了找机会留下来。

    有了这么个履历,即便将来被遣送出宫,他再行骗时也更有资本,那些朝廷大员或者是勋贵,必然会相信他的鬼话,关键就在于他有进宫为太子驱邪并成功的先例,这可不是平常的神棍能拥有的。

    他一脸自信,笑道:“太子既然非邪魔侵蚀,贫道自然不会留在寝殿打扰。贫道之所以说需要七日时间,是发现宫中有很强的怨气,这怨气经年累积,化作厉鬼,太子若非有紫薇龙气庇佑,怕是早就厉鬼缠身了!”

    朱厚照嘴角有些发颤,喝道:“你少吓唬人,别以为本宫不知道你那些套路,就是说一些唬人的话,你当本宫是吓大的?再说这些鬼话,别说本宫对你不客气!”

    司马真人察言观色,已确定眼前的太子被自己唬住了,或许是自己说的话跟皇宫中的一些传言不谋而合,暗自庆幸:

    “幸好我探听一些关于宫中的秘辛,得知宫中蒙冤暴毙的宫女和太监不在少数,甚至连皇嗣正统都可能存在疑虑,我便多说一些这样的话,以后若太子登基,说不定我能混个国师当当,金银珠宝岂非更是任我取用?”

    想到这里,他得意洋洋地说:“太子若不信,那就罢了,贫道之后便会在宫中捉拿妖邪,到时让太子亲眼见识一番,便不会再怀疑!”

    修道之人,即便为谋生存,也需要有一技傍身,而这技能,其实都是些障眼法,就好像魔术一样,比如说抓鬼影、驱邪影等,司马真人别的本事没有,但这些歪门邪道的东西会不少,这也是他能跟建昌侯扯上关系的主要原因,他正是因为给那些权贵驱过邪才得到重用。

    这次他之所以不敢马上展现出来,是因为尚未准备好,只能等找齐材料,稍作准备,再在朱厚照和宫中人面前表演。

    朱厚照道:“行。你想卖弄本事,本宫自然会亲自鉴别,但现在你必须帮本宫遮掩下去,如果做不好,别说本宫不饶你!”

    司马真人笑着一甩拂尘:“太子不说,贫道也知道该怎么做。”

    ps:天子再次推荐下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作家天子”,大家在通讯录公众号中选择“”,在搜索时输入“作家天子”,或者直接输入“tianzi2004”,便可以找到天子的公众号,天子会不定期在上面更新铁骨、越境鬼医和寒门状元的作品番外篇和人物相关,希望大家都来关注一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