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五三二章 计较
    林黛、谢恒奴几个都拿到自己的零花钱。

    以她们的消费水平,这些银子足够她们花销了,如果再有不够用的,就要跟谢韵儿提出申请。

    但是,自从沈溪制定这个零花钱制度后,内宅几个女孩从来没有因缺钱而跟谢韵儿提出过预支银两。

    以陆曦儿和尹文每月二两多的零花钱,基本可以让一户四口人的人家开销半年,她们平时吃穿都由家里的总账承担,不需要她们花自己的贴己银子,真要节俭的话甚至可以一文钱不用。

    谢韵儿还在那边讲事情,几个丫头已经开始盘算刚得来的银子应该去买点儿什么才好。

    手头上的银子越攒越多,总归要花销些出去,或者是好看的胭脂水粉,或者是青罗小扇、刺绣手帕等。

    女孩子总有喜欢的东西,给她们零花钱,就是为了让她们生活更充实,心情也更开朗,而不是每天做同样的事情,无聊透顶。

    谢韵儿说了很多关于沈家现如今的情况,以及如何在宁化县自处,提醒几个小姐妹要照顾好自己,不能随意离开客栈。

    这些话,对沈家这些内眷来说,已经是老生常谈。

    就在谢韵儿说话时,突然外面传来一个尖锐的女孩儿声音:“……干什么?我要进去!放开我!嫂子,我也要零花钱!”

    这声音简直让人想捂耳朵,谢韵儿不得不停下来,眨眼工夫,门被人从外面撞开,一个扎着羊角辫儿、满脸稚气的小姑娘冲了进来,直冲冲来到谢韵儿面前,一把抱住谢韵儿的柳腰,开始嚷嚷起来:

    “嫂子嫂子,我也要零花钱,每个月才给我二十文,实在太少啦,我要四十文!不给我就不走!嫂子嫂子……”

    来的不是旁人,正是沈溪的妹妹沈亦儿。

    此时沈亦儿已经八岁了,虽然算不上大姑娘,但已经开始有点儿高素质美女的苗头。

    周氏的模样差了些,但沈明钧却有优良基因,以至于沈亦儿从小便是美人胚子,再加上她被周氏耳濡目染,一直很泼辣,以欺负弟弟和调皮捣蛋著称,在家里就是个混世魔王,谁看见她都头疼。

    周氏眼看管不了沈亦儿,干脆把闺女丢给自己的儿媳妇,让自己的儿媳妇来管教。

    谢韵儿也治不住小姑子,如今面对眼前撒泼耍赖无所不用其极的熊丫头,一时间竟然束手无策。

    沈亦儿这边欢快地吵着叫着,突然林黛喝斥一声:“够了!闭上嘴行不行?你想把谁吵死?”

    只是一句话,就让沈亦儿的吵嚷声戛然而止。她侧目打量林黛,入目处是一张冷冰冰的俏脸,意识到这位小嫂子从来都不好惹,眨巴着大眼睛立在那儿,不再吭声了。

    家里真正能制住沈亦儿的只有林黛,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旦林黛发威,就算是沈亦儿也只能老老实实。

    这边沈亦儿不再瞎嚷嚷,谢韵儿终于可以松口气,她摇摇头:“好了,亦儿,家里就属你的声音大。我说过,你每过一岁,才给你加五文钱的零花钱,现在还没过年呢,怎么又不听话了?”

    沈亦儿展现出她萌萌哒的小萝莉的死缠烂打精神:“嫂子,不是说好了吗,我学业有进步,就要加零花钱,这次女先生考校学问,我比起弟弟来高明不少!四书、五经的背诵,我一个字都没出错……哼哼,我可全背上来了……”

    谢韵儿听了不由蹙眉。

    她也知道,沈亦儿的聪明才智,可以跟沈溪媲美,别人家的小姑娘可没机会读书,而这位素来公主般侍候着的小魔头,从小就有明师教导,无论是学习,还是玩乐,她都学得很快,这才没两年,沈亦儿已经把四书、五经全背诵出来,甚至可以默写。

    小玉将沈亦儿拉过去,摸了摸她的头,惊讶地问道:“小姐,你可真厉害,四书五经全都会了?”

    “那可不!”

    沈亦儿洋洋得意,打开小玉的手,道,“小玉姐,你可不能随便摸人家的脑袋,娘说了,常被摸脑袋长不大……哼!”

    谢韵儿没好气地说:“家里就你人小鬼大,这样吧,从今天开始,给你和十郎每月加十文零花钱,这样你们每天都有一文钱零花钱入账,不过却不能一次性给你们……想买什么,自己攒钱!”

    沈亦儿大大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好像月牙儿一样,笑眯眯地喜不自胜,显然她肚子里又有什么坏水了。

    不用说,她盘算起了弟弟每天那一文钱,以她强大的“驭弟”能力,沈运从来都要把自己的零花钱“交公”,名义上是把两个人的零花钱凑在一起才经花,但其实都归沈亦儿一人支配。

    “我就说嫂子最好啦,谢谢嫂子,嘿嘿!”

    沈亦儿跳起来,直接在谢韵儿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一溜烟跑了,此举让谢韵儿闹了个大花脸。

    大庭广众之下被人给强吻了,虽然是自己的小姑子,但谢韵儿依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可沈亦儿始终只是个七八岁的小姑娘,斤斤计较没任何意义。

    旁边陆曦儿和谢恒奴窃笑不已,谢韵儿板着脸道:“君儿、曦儿,笑什么?”

    “没、没有!”

    谢恒奴将掩口的纤手放下,正襟危坐。

    谢韵儿再打量一眼有些气恼的林黛,收回目光,道:“刚才的事情没说完,被亦儿进来给打扰了,现在继续跟你们说……”

    ……

    ……

    阳光明媚的上午,一家女眷凑在一块儿说事,这一幕非常温馨。

    如果沈溪能回来,他必然想在旁倾听,可惜此时的沈溪,正在南宁府城琢磨如何应对交趾犯边兵马。

    沈溪于冬月二十七抵达南宁府城宣化,跟之前他在桂林府城外驻扎不同,这次沈溪直接进驻宣化城内,接管所有城防、门禁,亲自负责南宁府以及周边府县的军事行动。

    交趾莫筑安所率犯边兵马,已数次入侵南宁府地界,早在三个月前全府五州三县就已进入战备状态。

    因交趾兵马对大明地形不是很熟悉,他们骚扰的区域,具体到广西境内就是南宁府以南的区域,最北只到南宁府周边,因为府城的守军从一开始就执行固守不出的策略,就算是交趾贼军侵袭到南宁府城外面,也没人跟他们正面交战,这让交趾兵马更加肆无忌惮。

    沈溪进城,南宁知府高集立即把自己的衙门交给沈溪使用,而他自己则搬出知府衙门,跑到县衙和宣化县令一起办公。

    沈溪升帐议事,高集也到场参与军机。

    因南宁府遭遇交趾贼军侵袭,高集多次上书朝廷,甚至给六省兵马提调沈溪写求援信,生怕因南宁府城失守连累他跟着城池一道陪葬。

    高集估摸,到了他这样的高位,就算能安全逃回内地,事后朝廷也不会放过他。

    冬月二十七当夜,沈溪升帐议事。

    高集好像倒苦水一样,将这几月来南宁府辖区内的交趾兵马行动情况说出,其间几度落泪,好像朝廷对南宁府不管不顾,准备将南宁府“割让”给交趾一般。

    最后,高集望着沈溪道:“……沈大人,您一定要将犯边的贼军驱逐出境,南宁府周边被掳走的百姓已不下七八千人,再这么任其肆虐下去,迟早有一天南宁府城也会被其掳劫!”

    苏敬杨不满地道:“高知府,你这是什么意思?沈大人都带兵进城了,还说贼军会来掳劫府城,你认为我们这么多人在这儿,守不住你这区区宣化县城?”

    高集知道眼前这位可不是普通的带兵将领,而是一省都指挥使,他只能客客气气说:“苏大人切莫着急,本官这不是怕南宁府城出什么事吗?”

    “前几年大越虽然屡次犯边,但能打到南宁府城来的次数屈指可数,但这一年内,已数次劫掠到南宁府城周边地区,且一次比一次更甚,这才是让本官担心之处。沈大人,您以为呢?”

    沈溪道:“什么大越,直接称呼交趾便可!”

    高集怔了怔,这才意识到,交趾是大明朝廷给安南改的名字,那几十年朝廷可是正式将交趾纳入大明朝版图,而现在“大越”这名字,则是根据交趾那边的说法翻译过来的。

    高集摇摇头:“沈大人,此时恐非计较这些的时候!”

    沈溪冷声道:“有些事,还是从一开始就计较才好。此番并非敌国扰边,最好是当做内部叛乱,当初我大明将交趾收入疆土,但是其狼子野心,非要自立闹出一系列变故,现在本官前来,便是平息地方叛乱……”

    因为沈溪说的东西,不能为高集所接受,他咳嗽一声,道:“大人说什么,便是什么罢!”

    张永在旁没好气地道:“沈大人,您在乎个称呼,有意义吗?你跟那些南蛮说,你们是我大明百姓,他们能听得懂?现在商议一下怎么解决地方上流窜的南蛮兵马,这才是当前最要紧的事情……朝廷可没让您收复失地,只让你将其驱逐出境,便可撤兵!”

    高集听张永说话觉得非常顺耳,点头不已:“张公公所言极是!”

    以高集的理解,监军张永在军中地位必然卓然,他是根据别的军中主帅和监军的关系来做出这一判断。

    但可惜他不知在沈溪这儿,情况完全不同,张永除了会嚷嚷,别的一点权力都没有,谁都不会听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