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五三四章 愿打愿挨
    朱厚照修炼几天仙法后,发现自己好像真的掌握了一些诀窍,脚下生风,身体感觉轻盈许多。

    他不知道是什么造成眼前的状况,只能认为司马真人的仙术见效了,如此一来,熊孩子对于修炼之道更加感兴趣,甚至上课时也对着修炼仙法的书籍,按照上面的提示,闭眼调息打坐。

    东宫那些讲官,早就习惯太子上课走神,但凡朱厚照不是在课堂上捣乱,东宫讲官是不会跟他置气的,通常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到了此时,就连张苑等东宫太监也开始巴结起司马真人来。

    司马真人作为皇宫客卿,经常来往于东宫、乾清宫之间,甚至偶尔还能进坤宁宫。要知道皇宫中,除了皇帝和太子外,能进内宫的人屈指可数,尤其是身体完整的男人,以前基本只有张氏两兄弟能进去,如今司马真人拥有了这项特权。

    这天朱厚照将修炼的法门又重新熟悉一遍,整个人悠哉悠哉,感觉好似腾云驾雾一般,就在他魂游天外时,讲官梁储突然问道:“太子这几日神色游离,不知是否对所学有不解之处?”

    朱厚照睁开眼瞄了梁储一下,摇头道:“梁先生讲的,本宫就算没听懂,也会回去参研,至于是否不解……不用梁先生多虑!”

    言罢,朱厚照闭上眼,原本想继续飘飘欲仙的感觉,却没了状态,好在眼前有一壶司马真人送来的“仙水”,朱厚照喝下一口,马上“仙气”又降临身上,再次享受起那种轻飘飘的快感。

    朱厚照心想:“那牛鼻子老道真有些本事,本宫尝试了下仙法,如果不是亲自修炼的话,可能真以为遇到骗子了,但现在看来,却是我慧眼不识英才……不对,是拙眼不识仙人!”

    想到这里,朱厚照对于仙法更加崇拜,对司马真人的信任也愈发增加,却不知道自己从一开始就落进圈套中。

    司马真人之所以能取得皇宫中人的信任,除了狗屎运外,再就是其从市井上学会的那些招摇撞骗的法门,这是从小接受正统教育的朱厚照不了解的。

    梁储听到朱厚照的话,无奈地摇了摇头。

    对于明朝的东宫讲官来说,最没有权力和地位的就是弘治朝这一代,朱厚照是明朝太子中最为骄纵和跋扈的一位,换作其他任何年代都不可能会出现这样的结果,只能说朱祐樘就这么一个儿子,把儿子宠坏了。

    ……

    ……

    朱厚照下午很早便结束学习,因为弘治皇帝担心太子身上的邪魔仍旧没有完全被驱逐,需要静养,规定朱厚照每天学习时间不超过两个时辰。

    如此一来,东宫讲官的工作轻松许多,朱厚照也有更多的时间玩耍,不过他现在已经全身心投入到修炼仙法的“大道”上。

    结束学业,朱厚照迫不及待回到撷芳殿后庑,找司马真人求教修仙法门。

    结果刚推开门,便见到司马真人正在慌里慌张收拾东西,朱厚照好奇地走过去,问道:“牛鼻子老道,您是找到什么高级的修炼法门,准备传授给本宫么?”

    司马真人听到脚步声,但已来不及收拾妥当,等门被推开,他才勉强把东西塞进自己怀中。

    见到是太子,他更加慌张,因为他平时对太子所用的法术根本都是骗术,甚至他还给太子用了些药粉,这些药粉是市井上的违禁品,服用后会产生幻觉,要是在皇宫中被查到,九死无生。

    司马真人面对太子的提问,突然冷静下来,他发现朱厚照根本没有丝毫怀疑他的举动,如释重负的同时也在好奇:“不是说太子有名师教导,说话和办事上能力很强吗?为什么我见到的太子却好像稚子一般,不仅不会察言观色,说话也不过头脑,连普通官宦子弟都不如?”

    司马真人不知道,朱厚照受沈溪所写的武侠乐虎国际国际影响,总觉得高人都隐藏在市井中,在消除对司马真人的怀疑后,便以为对方肯定身怀许多外人不知道的秘法。因为武侠乐虎国际国际里,每一个师傅都会留下不传之秘,用来维持自己的权威,以至于很多武功一代一代传承下来莫名其妙便失传了。

    司马真人勉强一笑,说道:“太子突然进来,令贫道稍微吃惊。贫道之前正在调配仙水,不足为外人道也。太子如此匆忙而来,却不知所为何事?”

    朱厚照惊讶地瞪大眼睛:“什么?牛鼻子……真人,你是说仙水可以调配?仙水不是采天地日月之精华而成?”

    朱厚照突然觉得老喊司马真人“牛鼻子老道”有些不敬,于是改口称“真人”。

    司马真人听了暗自窃喜的同时,心里琢磨开了:“太子所言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为何他说话行事如此不符常理,难道是因为他那些先生光教他高深莫测的东西,使得他言谈举止脱离了寻常人的范畴?”

    “这个……”

    司马真人斟酌了一下,笑了笑道,“太子说的对,但也非尽然。仙水虽然采天地日月之精华而成,但始终需要精擅仙术之人掌握分寸,就好像一杯茶水,如果单纯只有茶有水,无法成就一杯香茗,不同的茶叶在不同人手上泡制,会有不同的味道,优劣只在于冲茶人的手法,而本仙人便是其中的佼佼者!不知贫道如此形容,太子是否了解其中奥妙?”

    朱厚照年方十四,就算他通过江南之行打开了眼界,但心智终归不成熟,容易被人给唬住。之前他之所以相信沈溪,是被沈溪渊博的知识折服,而现在司马真人所说的东西也是他不知晓的,再加上譬喻简单易懂,使得他大为折服!

    朱厚照笑嘻嘻地说:“那真人可是刚调配出一些仙水?能否送本太子些,本太子会好好犒赏你,你看如何?”

    司马真人心里冷笑一下,他其实早就看出来了,虽然朱厚照拥有崇高的地位,在东宫说一不二,但可惜的是,朱厚照手上并没有让他觉得在意的东西,至少眼下没有。

    连当今皇帝都非常看重,司马真人对于太子的赏赐也不那么重视了。

    不过唬住眼前的熊孩子,也是他必须要做到的事情。

    司马真人笑着说道:“修仙之人不在乎赏赐,因为我们追寻的是成仙大道,如果只为迷恋尘世种种,恐怕就失去仙人之资,太子不必用凡尘俗世的诱惑来考验贫道!”

    朱厚照点了点头,郑重地说道:“真人说话倒也有几分道理,不过有些事还需商榷。修仙固然是为成就大道,但在此过程中也不能刻薄和委屈自己,只要能将修炼完成,平时逍遥快活些,又有何不可?如果非要当苦行僧,这修炼未免就失去趣味,成仙后又能做何?到那时不过是孤家寡人,活得照样不够精彩!”

    司马真人心里乐开花:“我还巴望你多赏赐我些东西呢,现在我不过是跟你客气两句,我在意的是权力和金钱,有了这两样东西,想要什么有什么,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权力,有了金钱,即便一时拥有终归也会被人夺走。你能赐给我最大的东西就是权力,等你将来当上皇帝,我飞黄腾达,那时想要什么有什么,当然也就逍遥快活了,根本就不用你来提醒!”

    心里这么想,但司马真人却不能表现出来,依然义正词严:“太子以何等心态修仙,那是太子的事。贫道修仙以来从未试过人世间的荣华富贵,如果太子在此过程中能一帆风顺,对贫道而言倒是多了层领悟……但如今太子最好还是修心养性,如此才能获得通往成仙大道的机会!”

    朱厚照有些头疼。

    他想不到自己用什么东西让眼前这个修炼仙法有成的人屈服,如果能让这个人彻底被自己折服,那他就可以套出更多修炼法门。

    他生怕这个师傅私藏很多法门,毕竟人家修仙,跟尘世搭不上边,他觉得即便想杀掉这司马真人也无法做到,有仙法就不会畏惧死亡,何况人家对老朱家有功,不能说杀就杀,既然不能用死亡来威胁,就只有利诱一途。

    如果对方连利诱都不吃,那就呜呼哀哉,看对方的心情是否愿意传授了。

    朱厚照道:“你说怎样便怎样吧,现在我修炼你的法门似乎有了一些成绩,过来跟你讨教一番。我如今已修炼到辟谷这一层,再往下修炼好像困难重重,我感觉那些仙气总是在身体周围飘荡,却不能归元……”

    熊孩子学别的不行,参悟歪门邪道的东西一个顶俩,很多东西连司马真人自己写下来都忘了,朱厚照居然如数家珍说出,让司马真人大为头疼。当然,以司马真人行骗多年的能力,依然轻易便将朱厚照唬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