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五三八章 走着瞧
    用竹板打脸十下,就算不出血,脸腮也会红肿疼痛,高宁氏却一声不吭,由此可见她的意志有多坚定。

    高宁氏再次面对沈溪时,说话已经有些含糊不清:“沈大人,这么对一个手无寸铁的妇人,对得起你享有的盛誉吗?”

    “盛誉?”

    沈溪看了高宁氏一眼,道:“那东西能让百姓吃饱喝足?本官不喜欢跟人彰显官威,但也不愿自己的公堂成为别人嚣张跋扈之所。你既为女子,当懂得礼义廉耻,公然在中军大帐中呼喝,本官若不加以惩戒,如何号令三军?”

    高宁氏冷笑不已:“沈大人领兵在外,全然不顾地方士绅死活,民妇前来进言,却被打得遍体鳞伤……民妇定要将此事公之于众,让沈大人知道罔顾民心的下场!”

    沈溪一抬手:“请便!”

    高宁氏本想激怒沈溪,最好沈溪气急败坏之下下令继续殴打她,那她就有更多的借口找公公告状,进而向朝廷弹劾。但现在沈溪只是让两名妇人抽她的脸,并未进一步对她做出惩罚,她想告倒沈溪有些难度。

    但她也知道,自己被打,对高家来说是奇耻大辱,毕竟她是深闺妇人,被沈溪如此笞打,传出去名声基本毁了。

    高宁氏咬紧牙关,厉声道:“此仇妾身永世难忘……沈大人,咱们走着瞧!”

    说完,高宁氏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甩袖转身,掀开帐帘离开沈溪的大帐,出门后很快传来她的呼喝声:“谁若是阻拦,我就一头撞死在栏杆上,朝廷追究下来,一定会让他跟我陪葬!”

    过儿好一会儿,外面才恢复宁静。马九心绪不宁,进到帐门,见沈溪正在处理案牍,当下红着脸上前行礼:“大人!”

    沈溪抬头看了下马九,见马九一副羞愧难当的神色,当下出言安慰:“九哥不必往心里去,这件事跟九哥没有关系,纯粹是高家妇人上门寻衅滋事,本官小惩大诫,这件事到此为止吧。”

    “如果明日高家人前来声讨,你把人拦在外面,就说本官不见客,如果他私下里想搞什么小动作,尽管放马过来,我倒要试试谁敢在南宁城里闹事!”

    “是,老爷!”

    马九俯首领命。在公事上,他当自己是沈溪的下属,而涉及私事,更把沈溪当作主人。所以沈溪的命令,他都是不折不扣地执行。

    ……

    ……

    高宁氏被打,气急败坏出了营门,门口管家、丫鬟和高府轿夫正在焦急等候。

    夜色昏暗,管家和丫鬟见高宁氏出来,一时间未察觉异状,迎上去问道:“夫人,可是能回家了?”

    “呜呜呜……”

    见到家人,高宁氏忍不住放声痛哭出来。

    如此一来,管家和丫鬟慌了手脚,他们根本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连声询问,但高宁氏始终哭泣不答。

    管家惊愕地问道:“夫人,您才进去见兵部尚书沈大人,莫非他……”

    在这时代人的观念中,女子只有被男子凌辱后才会作痛哭状,管家显然以为高夫人被沈溪亵渎,而不会想到沈溪只是让人掌了高宁氏的嘴。

    高宁氏一边哭一边钻进轿子,管家和丫鬟不敢耽误,赶紧让轿夫带着自家夫人回到南宁府知府高集临时下榻的宣化县衙。

    一路上,高宁氏都哭个不停,到县衙出了轿子,高宁氏哭声更甚,惹得沿途的人纷纷驻足观望。

    高集一直在正堂等候消息,听说自己的儿媳哭着回来,顿感不妙,立即出迎……只见高宁氏在府衙、县衙的吏员和衙差簇拥下到了堂前,他看到儿媳脸上的伤痕,似乎是被人打的,惊讶不已,转而看到四周围观人群议论纷纷,当即怒喝:“看什么看,这里没你们的事了,退下!”

    吏员和衙差们带着不解离开,心底暗自奇怪少夫人怎么被人打了?但其中有知情人,知道高宁氏去府衙见六省兵马提调沈溪,应该是在外受到欺辱,但因涉及官非,还是沈溪这样手揽大权之人,没人敢评价。

    高宁氏擦着眼泪进入正堂,高集赶紧问道:“儿媳,你……这是怎么了?莫不是沈溪那厮所打?”

    知道自己儿媳受欺负了,高集瞬间将沈溪当作仇敌。

    高宁氏神色闪烁不定,打量门口的管家和丫鬟一眼,高集会意地一摆手,道:“瞧瞧你们做的好事,退下去!”

    管家和丫鬟到现在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只知道自家夫人在军营中被打,至于具体什么原因,他们是一头雾水。

    ……

    ……

    高宁氏未直接向高集作解释,等正堂只剩下她和高集二人,她才擦擦眼泪,也不说话,直接往后堂去了。

    高集跟在后面追问,等到了后堂,高宁氏神情恢复了平静:“家公,妾身无能,到沈大人帐中议事,未曾想被他给打了!”

    高集怒不可遏:“什么?是那姓沈的小儿亲自打的你?看我不去找他算账……”

    高氏一门诗书传家,素重脸面,高集遇到事情就算喜欢避让,得过且过,但若说自家人被打了还无动于衷,那未免有些说不过去。果不其然,高集当即怒气冲冲地表示,要去找沈溪算账,高宁氏上前阻拦,道:

    “家公,媳妇并未失节。妾身不过是策略失误,在沈大人面前咆哮公堂,被他找军中妇人掌了十下嘴,但并未有多大力道!”

    高集气呼呼地道:“那也不可,你是我高集的儿媳,相公又有功名在身,岂能被人打了不予理会?”

    高宁氏此时没了之前羸弱之态,眼神里露出一丝阴狠:“家公,之前我哭泣,是做给外人看的。我进府衙时很多人亲眼目睹,我在内停留半日还家,身有伤痕,哭泣而归,旁人会怎么想?”

    高集怒道:“还能怎样,必当那姓沈小儿做了禽兽之事!你……”说到这里,高集似乎意识到什么,用惊愕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儿媳妇。

    高宁氏嘴角露出一抹阴森森的笑容:“我的意思正是如此。我要让世人都知道,我被姓沈的欺辱,他不但毁我清白,还因我誓死不从而殴打我,以至于我没脸做人……”

    高集被高宁氏脸上显露的狠戾之色震慑,结结巴巴道:“儿……儿媳,你要作甚?你……你……”

    高宁氏一脸决然:“家公放心,妾身绝不会脏了高家门楣,既然我令高家门风受辱,自然会以死明志!”

    “胡闹!”高集有些着急,连忙劝阻,“你这是做什么?那姓沈的不过是叫婆子打了你,最多老夫过去声讨,让他赔礼道歉,你……你怎可做出轻贱自己生命之事?你可有想过镜儿,想过你相公?”

    高集感觉事情完全超出他的掌控,自己的儿媳不过是被人打了几下脸,就要自我了断,还要诬陷沈溪掳掠,以期对方身败名裂,一时间难以理解。

    高宁氏态度坚决:“家公不必再劝了,今日之耻,妾身非一死不能相谢,姓沈的必须要为他的无知付出代价!”

    高集一口气上不来,差点儿晕倒在地,他颤颤巍巍地扶着桌子,难以理解自己儿媳的疯狂举动。

    高宁氏上前搀扶高集,高集气急败坏地说:“儿媳,你……你即便要让沈溪身败名裂,也得量力而行,他手上有兵……不过,你若铁了心如此,也不必以死相逼,不如做一场戏,你假意自绝,老夫带人进去救你,当着士绅的面,痛陈那恶人罪状……百姓会与你一心……”

    此时的高集已经在做最后的转圜,不能让自己的孙子小小年纪就没了母亲,更不能让自己的儿子失去妻子。同时,他很佩服高宁氏的足智多谋,内心不希望身边少一个可以为他出谋划策的军师。

    高宁氏犹豫不决,半晌后才道:“既然家公决意如此,妾身自当遵从……妾身只是咽不下这口气,若此番不能让那贼人身败名裂,妾身不如一死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