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五四三章 信任危机
    谢迁感觉责任重大!

    与鞑靼亦思马因部是战是和,很可能系于他一念之间,因为弘治皇帝在很多问题上把决策权交给内阁,甚至连司礼监都无法在朝事决策上占据主导地位。

    谢迁提出和谈的建议后,朱祐樘微微点了点头,却又打量谢迁:“谢卿家认为何人前去西北,与鞑靼国师商谈啊?”

    谢迁心想,这次总不该再让沈溪小儿去了吧?这跟他八竿子都打不着,就算我举荐了也不可能!

    谢迁琢磨了一下,没有直接回答,反而问道:“陛下之意,此事不宜声张,尽可能在暗中进行?”

    这问题,谢迁本不该多问。

    弘治皇帝的心意他虽然揣摩出来了,但直接问出口却不免有不识好歹之嫌,但这次谢迁却执意要问清楚,他怕在关键问题上出错。

    随着谢迁在内阁逐渐失势,性格变得越发瞻前顾后。

    朱祐樘没有避讳,继续点头:“一切按照谢卿家的意思行事吧,朕会给钦差节信,若能顺利完成差事,归朝后朕会委以重任!”

    谢迁彻底放心了,这次皇帝是想让他启用一个不会泄露秘密的官员去西北,最好这个人能出色完成跟亦思马因部和谈。朱祐樘不希望这件事被刘健和李东阳知晓,一切都要在秘密中进行。

    谢迁问道:“不知陛下属意何人?”

    朱祐樘微微摇头:“人选上,由谢卿家你来定夺,朕将此重任交托于你,明日朝会上将不再议……谢卿家须在一日内,将人选拟定送呈宫中!”

    这下谢迁为难了,他可以选择的官员不少,但真正能派上大用场的却近乎没有,也不知该由谁来完成这差事最合适,思来想去,似乎除了沈溪这等文武全才,旁人都有这样那样的不足。

    不过,就算完成这差事极有难度,谢迁还是恭敬行礼:“臣当不辱使命,找人完成陛下嘱托……”

    ……

    ……

    夜色已深。

    沈溪在中军大帐召集军中包括湖广、江赣、贵州、广西等兵马的主要将领商谈高集和高宁氏的事情,两名监军太监也闻讯出席。

    因此次事件可能导致城中变乱,沈溪慎重对待,将来日种种变故加以说明,重点是防止此事对城防造成威胁。

    苏敬杨惊愕地问道:“什么?高集这厮居然敢设计坑害大人?莫非他活得不耐烦了,居然敢污蔑大人的德行,大人……请您派末将前去,将他捉来,看他如何个混账法!”

    苏敬杨和王禾等人对沈溪完全信任,因为沈溪根本没时间糟蹋良家妇女,而且他们不信沈溪会稀罕那么个女人,二人之前都给沈溪送过女人,论姿色比起这边远之地的妇人可谓云泥之别,但都被沈溪推辞掉了。

    沈溪神色平静:“本官不知高集为何会做出此等事来,如今他发动城中士绅,声讨本官,还准备跟朝廷参劾本官。本官行得正坐得端,自然不怕人污蔑,但如今最重要的是宣化城防绝对不可以出状况,明日无论发生什么,全体将士必须忠于职守,不得放松警惕!若任何一个环节有失,本官定斩不饶!”

    因为沈溪说的是公事,不涉及私人事务,就算有人对沈溪心生怀疑,也只能恭敬领命。

    站在公事公办的立场,沈溪说的事情很符合南宁府军民的利益,在场将官都不希望城防出问题使得南蛮占得便宜。

    “得令!”

    在场将领俱都行礼。

    中军大帐内一片和谐,但忽然有尖利的声音打破这份和谐:“……沈大人,您的意思是说,高知府会为了跟您置气,居然连高家名誉都不要了,诬陷您糟蹋了他儿媳?沈大人,这种事说出去,怕是没人会信吧?”

    说话的人是张永,作为监军,他原本有很大话语权,但在沈溪军中,他最大的权力就是在中军大帐瞎嚷嚷而无人追究他的罪责。

    沈溪打量张永,问道:“张公公的意思是说高知府没有冤枉本官?”

    张永一撇嘴,把脸转向别处:“是不是有这事,咱家不知,但那高宁氏到营中来,这可是不容辩驳的事实,沈大人说当时只是招来婆子打了她的脸,谁知道你有没有做别的事情?毕竟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马九厉声喝道:“张公公,你可不能血口喷人,当时卑职就在帐中,且有行刑罚妇人可以作证!”

    马九还想解释,却被沈溪抬起手臂阻止,马九仍旧愤怒地盯着张永,很不得将其千刀万剐。张永打量马九一眼,扁扁嘴,什么都没说,但目光已说明一切……你是沈溪的人,自然会帮他说话,你说出的话有人信?

    沈溪道:“在这里争辩没太大意义,等明日高知府带人上门再说吧,诸位将军坚守好自己的岗位,便当是对大明尽忠。清者自清,难道张公公担心本官会杀掉高知府强行给自己洗白不成?”

    刘瑾以和事佬的姿态站出来说话:“沈大人,张公公,和气生财,这事儿各执一词,来日当一见分晓……”

    听起来是劝和,但言辞间却偏向张永,照理说熟悉沈溪人品的人,都该知道沈溪断不会做出奸污民女的事情,但现在张永和刘瑾以监军的身份都不信沈溪,这就让很多不了解沈溪的人都以为确有其事。

    很多人进入一个思维怪圈,觉得高家不会拿多年清誉开玩笑,再加上中下层的人都觉得上位者行事素来肆无忌惮,因缺少监管,便藐视王法,其中外戚张氏兄弟便是代表,自然也就觉得沈溪奸污民女的确有可能发生。

    沈溪有些失望,他原本对张永还算是欣赏,毕竟这人虽然喜欢胡搅蛮缠,也怕死,但至少历史上曾为扳倒刘瑾做出巨大贡献,算是大明功臣。

    但现在看来,就算历史上张永真将刘瑾扳倒,以其性格也多半是以私仇恩怨为先,根本不是为了家国大义。

    沈溪一摆手:“今日议事到此结束,诸位回去后,无论谁来跟你们说项,你们只需记住一条,你们是大明将领,你们是对朝廷负责,而不是对某一位官员,任何时候都要忠于职守!撤下吧!”

    沈溪屡次强调忠于职守,就是怕军中将领被高集和地方势力收买。

    他自己带来的将士倒不用担心,但毕竟南宁城内守军有两三千人,包括南宁卫和驯象卫两个千户所和地方巡检司兵马,这些人很可能会成为隐患,但沈溪又不能在军中展开整肃,只能强调忠诚。

    ……

    ……

    升帐议事结束,所有将领撤下,只留下马九和云柳二人。

    马九仍旧带着满脸自责,觉得是自己的问题导致沈溪被人误解,现在甚至可能会影响到南宁府城的安全。

    而云柳那边则在想如何帮助沈溪解决眼前的困窘。

    沈溪坐在帅案后,看着手里刚刚收到的最新情报,思索了一会儿,抬头看到马九和云柳愁眉苦脸的样子,笑着摆手:“无需介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既然高集连高家多年的声誉都不要,要将南宁府城搞得不安宁,我也没什么情面可讲……与我为敌,终将付出惨重的代价!”

    云柳请示:“大人,现在城中士绅都被挑唆,连军中将士对您都未必信任,您看……能否将此事解释清楚?”

    沈溪摇头:“解释什么,没什么好解释的,有人怀疑就让他们怀疑好了,现在事情的真相已没有任何意义,就算是假的,有人存心想就这件事做文章,也会变成真的。”

    “现在我在西南领兵,这西南的事情基本由我做主,一个高宁氏居然敢跳出来跟本官作对,说明本官已触及西南士绅的利益,甚至可以为此不择手段……既然要比阴谋耍手段,那就试试好了。”

    说到这里,沈溪扬了扬手里的急报:“云柳,如今南蛮兵马已潜伏到邕江以南的山林里,距离南宁城不过二十里……你这就带人出去一趟,按照我吩咐的行事,我倒要看看,明日谁会来替高集声讨!”

    云柳满脸不解,完全不知道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沈溪怎么会联系到一起。

    等沈溪详细交待完毕,云柳匆忙而去,同样云里雾里的马九上前请示:“老爷,小人可有能做的事情?”

    沈溪站起身:“你去准备一下,炮兵缺乏实战经验,上了战场未必会表现得跟平常一般好,你好好指点,把人召集起来,重新演练操炮要领,用他们的时候到了!”

    马九一怔,以为沈溪要动用火炮轰击城内,但转念一想,家主绝不至于会做出如此极端之事,想到可能是要应对城外的敌军,也就领命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