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五四六章 大战爆发
    交趾兵马并未攻城,开炮的其实是城头的大明守军。

    沈溪已让马九在南门布置二十门佛郎机火炮,此时开炮一方面是开战初期立威,同时还有一个目的是调整射角,确定射击诸元。几炮下去,那些准备前行的交趾士兵吓得退缩回去,真正被火炮命中的寥寥无几。

    有火炮作为威慑,交趾兵马不敢妄动,因为此时大军尚未完成渡河,于是在邕江北岸的空旷地带集结。

    交趾兵马一万多人在邕江边上扎堆,毫无阵型可言,沈溪看着前方散乱的军阵,连连摇头,如果被这样的军队攻进城来,那才是奇耻大辱。

    王禾、马九、风昭原等将领站在沈溪身旁,仔细打量城外的情况。城墙防御部属已完成,守军居高临下,仍无法对交趾兵马构成威胁,至于敌人这会儿距离城墙尚有一里半,更别想有什么作为了。

    王禾见交趾兵马没有携带攻城器具,不由乐开花,问道:“大人,贼军连云梯都没有携带,怎么攻城啊?”

    沈溪道:“南宁城墙不过两丈,而城池东西两翼山岭上林木茂盛,敌人到了北岸现赶制攻城梯也不迟,又或者是砍伐大树制成擂木撞击城门,也可利用夜色掩护用沙袋装浮土砌成阶梯,还可用飞钩攀援城墙出其不意发起攻城……类似的方法多的是,难道王将军你不知晓?”

    王禾笑盈盈点头,他知道自己确实有些大意,没敢回应沈溪的话。

    但过河的交趾兵马未携带攻城器械这是不争的事实,城头上有防御力极强的火炮作为支应,贼军过河后才发现,只能守在河岸一隅,连城墙根儿都难以企及,更别谈什么掳劫和攻占城池了。

    王禾洋洋得意,认为交趾兵马不太可能会像沈溪说的那样,现打造攻城器械,只等着撤兵就是,而另一边马九却瞧出一丝端倪,问道:“大人,若贼军绕过南门,从别处攻城当如何?”

    一句话,就把王禾的注意力吸引过去,随后仔细一想,可不是么,就算交趾兵马现在无法攻打南城门,但城墙上的守军也无法在城头上威胁到敌军,两边都鞭长莫及。

    但贼军身处城外,战略上处于主动,随时可以躲着城墙走,总会寻到城头防御的薄弱点。火炮沉重,想转移则非常困难,沈溪手头又没有足够多的火炮对所有方向均形成压制,更何况还有夜袭、掘城等战法可以利用,并不好应付。

    沈溪点头道:“贼军兵马几乎两倍于我,他们若分兵骚扰南宁府城,在各门寻找薄弱点,总会找到突破口,伺机杀入城中……”

    王禾有些紧张了,连忙道:“大人,那您还等什么,快派兵出城跟贼军交战!如果被贼军攻进城来,以现如今城内的状况,恐怕很难坚守!”

    沈溪看了眼王禾,此时王禾有些乱了方寸,沈溪回过头继续查看城外正在整顿阵型的交趾兵马,摆摆手道:“本官早有安排,王将军不用太过担心,现在先想想该如何守好南门便可!”

    王禾虽然领命,但依然忧心忡忡,目光再也没离开过城外的交趾军。

    而此时那些被赶鸭子上架的士绅,终于上了城头,只是这些人并未被集中安排在一处,而是分散到城头各个地方,他们拿着兵器,颤颤巍巍的模样,跟城墙上守军精神抖擞的飒爽英姿形成鲜明对比。

    王禾见状摇头抱怨一句:“这群窝囊废,叫上来守城也属于添麻烦,不如直接从城头上扔下去祭旗算了……”

    这话很快传入那些士绅耳中,更是被吓得不轻,只要有官兵从身边经过,便像受惊的小鸡,惊慌失措躲避,简直无法目视。

    ……

    ……

    城外交趾兵马,于上午辰时三刻完成渡河。

    就算渡河完毕,对方仍旧留下一千多兵马驻守邕江南岸,一方面要防备后路遭遇明军偷袭,另一方面则是要守着渡口,看守部分渡江船只。

    更多的船只并未停靠在邕江南北的河岸上,而是在河中央等候,为的是防备北岸士兵私自潜逃,又或者大明兵马绕到南岸夺船。

    由此可见,对方主帅用兵还是非常谨慎的。

    交趾方面通过斥候反馈的消息,虽然认定明军凿沉所有船只,断绝追击之路途,但有备无患,进可攻退可守方式成功之道。

    可惜的是,交趾军从上到下都不知道,沈溪给苏敬杨下达的主动出击时间,并非是北岸战事快结束时,而是让苏敬杨先作为先锋,等交趾兵马渡江完毕便出击,在邕江南岸率先拉开战事序幕。

    就在北岸交趾兵马准备结成阵势,对南宁府城南门发动一轮攻击时,忽然听到背后传来一阵惊天东西的喊杀声,却见邕江下游东南方五象岭一线,大批明军突然杀奔而出,旌旗招展,向己方营地冲来。

    “开打了,开打了!老苏带兵出来了!”王禾在城头看到邕江南岸的异常,忙不迭打招呼。

    沈溪白了他一眼:“大惊小怪什么?战事总归要开启,只是迟早罢了,让老苏好好表现一把,如果他顶不住,我们再考虑帮忙!”

    王禾打量沈溪,脑子有些迷糊,现在苏敬杨明明在邕江对岸,中间隔着条大江不说,还有交趾兵马上万人,这样也能帮上忙?

    ……

    ……

    战事在交趾兵马没有防备的情况下拉开序幕。

    苏敬杨所率兵马,乃湖广卫所军队,之前在宝庆府之战中没立下多少功劳,南下后又无建功立业的机会,这次遇到交趾军,一个个都瞪大眼睛全力以赴。

    这批官兵经过沈溪手把手训练,实力远在交趾军之上,再加上憋了很久,终于遇到这么好的机会,骤然杀出,很有威势。

    交趾军主帅莫筑安的帅旗已经到了江北,忽然发现自己后背受敌,却苦于无法指挥南岸的部队,因为他身后跟后续人马间隔着一条邕江。

    这时候的邕江可不像后世那么狭窄,宽约两三里,水流湍急,游过去肯定不成,哪怕水性再好稍有不慎也会被湍流卷走。

    苏敬杨所率兵马,好像一股洪流,向着交趾兵马冲去。

    这次纯粹是步兵间的战斗,虽然沈溪一路上都在练兵,但没什么实战经验,最好的实践机会就是宝庆府之战,可惜苏敬杨的兵马没赶上,以至于湖广兵南下后还没真正参与过任何一场硬碰硬的战斗。

    交趾兵马算是训练有素,在低沉军官的指挥下,迅速整理阵型,分出一部主动向明军迎战。

    可出人意料的是,在距离交趾兵马一百步的时候,明军突击部队突然停下了脚步,火枪手汇聚到了战线前方,迅速整理队形。

    此次跟随苏敬杨出城的大约有二百四十名火铳兵,排成三个纵队,交趾兵马大声呼喊着给自己壮胆子,转眼冲近五十步距离。就在这时,明军火铳队第一排八十名士兵开始射击。

    “砰砰砰——”

    随着一声声爆响,明军阵型前方和上方顿时被大股白烟笼罩,巨大的轰鸣声震得双方士兵耳朵嗡嗡作响。

    冲在前面的五十多个交趾兵摔倒在地,铅弹洞穿他们的身体,弹体遇到阻力在骨骼和肌肉中翻滚变形,形成外小内粗的伤口,交趾兵倒地后都没有即刻死去,纷纷发出凄厉的惨嚎声。

    第一排火铳兵射击完毕后,立即退回后排装弹,然后第二排冲上去继续开枪,接着是第三排。等重新轮到第一排上前时,交趾兵马已经在双方接触的锋面丢下上百性命,其余人见势不妙,转身便逃。

    即便交趾兵马训练有素,但这种尚未接战便有那么多人失去战斗力,那一声声惨叫,再加上火铳齐射的轰鸣和火光,对心理威慑太大,交趾兵马受此打击,迅速丧失士气,四散逃跑。

    接下来就是风卷残云的进攻。苏敬杨所部刀盾兵代替火铳兵冲锋到了前面,其后跟着的是长枪兵,而弓弩手则站在后排,对远处试图聚集的交趾兵马射击,火铳兵则专挑那种吆喝着试图召集人的交趾校尉射击。

    很快,苏敬杨所部杀进交趾军营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交趾军阵杀了个对穿,交趾军留在邕江南岸的兵马兵败如山倒,向四处溃逃。

    南宁府城城头上的大明守军精神大振,仿佛看到胜利的希望,开始用自己的方式为四五里外的苏敬杨所部加油助威。

    战事发生仅仅一刻钟,交趾军在邕江南岸营地便被明军攻破,交趾军从后方撤兵的线路被断绝,其位于北岸的中军主力,似乎只有一条路径可走,那就是直接攻打南宁府城,从正面破城将后方失败化解于无形。

    交趾军也知道回兵南岸时间已经来不及,在这种情况下,交趾兵马稍作整顿,直接朝南门掩杀过来。

    至于绕城一周慢慢寻找薄弱点再作打算的可能,因邕江南岸战事开启已不复存在,就算交趾军主帅莫筑安有一定理性,他也只能分析出攻打城池才是当务之急,至于选择哪个方向已没有意义,从别处打,让明军从后方渡河杀奔过来,就更没机会了。

    “南蛮攻城了!”王禾再次大喊大叫。

    交趾军毕竟有一万余众渡河,随着其展开阵型朝镇江门杀来,那铺天盖地的声势颇为吓人。

    沈溪拿着望远镜,看到交趾兵马已冲到距离城墙一里的地方,立即举起手臂,用力向下一挥,大喝道:“开炮!”

    “轰轰轰——”

    早已确定好射击诸元的二十门佛朗机炮,逐一开炮,炮弹划出一道道亮眼的抛物线,准确无误地砸落到交趾兵马前进的道路上。

    随着炮弹落地炸裂开来,火光闪现,迸射而出的火球裹挟着铅子四处乱飞,交趾兵碰着非死即伤,全身上下血流如注。

    几乎是一刹那,交趾军队惨呼四起,城南的原野上残臂断肢到处都是,交趾兵马结成的攻击阵型瞬间散乱,其他人见势不妙,纷纷选择后退,与后面正在冲锋的交趾兵迎头撞上,乱成一团。

    训练有素的炮兵很快换好子铳,第二轮炮击再次开始,打得交趾兵马溃不成军。

    王禾在城墙上看得分明,跃跃欲试,想带兵出城迎战,但又知道可以凭靠城墙,取得更大胜果,一时间犹豫不决。

    沈溪看了王禾一眼,道:“稍安勿躁,这两轮炮击下来,最多带走交趾叛军两三百条性命,相对于敌人上万兵马,实在不足一提,对方统军将领非泛泛之辈,必然会做出调整,这时候以逸待劳才是正理!”

    王禾顿时平静下来,恭恭敬敬地说道:“是,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