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五四八章 驱不完的邪
    京城,皇宫,撷芳殿。

    眼看到了年底,朱厚照的生活逐渐变得安定下来,接连几场大雪过后,他就彻底放寒假了,在年底和年初这段时间,他不再需要上课,可以安心留在撷芳殿完成他的“大事”,那就是好好修炼,以期得道飞升。

    朱厚照对歪门邪道的东西一向痴迷,这次他所接触的又是非常具有诱惑性的“修仙大道”,加上被司马真人用混有五石散的“仙水”蒙蔽,对与修仙几乎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每天早晨起来,就在那儿盘膝打坐,中间几乎从不走出撷芳殿,一直等入夜后,他便在修炼中昏昏入睡,连续几天都如此。

    如此一来,熊孩子迅速消瘦下来,张苑察觉不太对劲,想把朱厚照修炼仙法的事情告诉张皇后,又怕被追究责任,只能隐忍不发,琢磨着找个什么机会提醒朱厚照。

    但此时朱厚照对司马真人的信任已到无以复加的地步,让张苑惴惴不安。

    “……这才几天,太子就觉得自己要得道飞升,以至于茶饭不思,以为喝点儿仙水就能维持每天的精神……再这么下去,若太子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未来的希望岂不全没了?”

    张苑最初对司马真人还是很信任的,但随着朱厚照对仙法的痴迷,张苑暗中盯了司马真人几天,这才发现司马真人彻头彻尾就是个骗子,所谓的仙法就是提前准备好东西弄虚作假,至于什么仙水,也不知道是用什么东西掺和在一起勾兑出来的。

    等张苑弄明白一切后,忽然感觉自己很危险,因为现在司马真人已得到皇帝和太子的信任,他去揭发不会有任何结果,而司马真人还是他的靠山张延龄举荐进宫里来的,这让张苑更加不安。

    张苑思来想去,自己没办法拯救太子,这件事似乎只能跟张皇后说,但他胆子小,担心会引发不可预料的后果,惶惶不可终日。

    恰在此时,一件事的出现,让皇室中人对司马真人的信任冲淡了一些——

    朱祐樘再次染病不起。

    病来如山倒,朱佑樘一下子连床都不能下,但就是如此情形之下,宫里的太医被扔到了一边了,朱祐樘、张皇后和萧公公最信任之人却是江湖神棍司马真人,几天都让司马真人在乾清宫驱邪。

    司马真人可以自由出入内宫,随意使唤宫女和太监,但即便如此,朱祐樘的病情也丝毫不见好转。

    朱祐樘的身体本来就不好,之前是重金属中毒,司马真人给他吃下大力丸后,朱祐樘精神状态是有所好转,但虎狼之药吃多了也要出问题,本来在朱佑樘身体好转后,慢慢温补养身,说不一定会见到奇效。

    但可惜的是,司马真人根本就不懂医术,一味用大力丸进补,朱佑樘在短时间内被强行激发人体潜能,等这股气一泄下去,身体便再次垮掉,而且这次来势汹汹,朱祐樘数度出现濒死状况。

    这几日来,朱祐樘病卧在床,不能动也不能说话,多数时候都昏迷不醒,这下可急坏了张皇后。

    张皇后病急乱投医,只能盲目相信司马真人,让司马真人在宫里到处折腾,就差把皇宫挖了看看地下是否真的有邪魔存在。

    张苑在旁看得清楚明白,想把司马真人的底细拆穿,毕竟现在乾清宫那边对太医提出的种种诊治方案置之不理,只是一味相信司马真人,张苑怕这个神棍折腾出什么大事来,导致皇帝就此一病不起。

    但随后张苑细细一想,如果皇帝病故,太子登基,那他飞黄腾达的日子就将到来,之前帮太子出宫和掩藏的事情上,他觉得自己做得非常出色,受重用的可能很大,这让他对未来多了几分憧憬,也就听之任之。

    ……

    ……

    腊月十七,皇帝病重的消息传出宫外,这天内阁首辅刘健带领大学士李东阳、谢迁,以及六部尚书、侍郎,在京勋贵二十余名官员进宫探病,结果在乾清宫门外等候两个时辰也未得见圣颜。

    刘健大为恼火,觉得是萧敬故意找麻烦,等萧敬出来招呼时,毫不客气,上前便质问:“萧公公,陛下情况到底如何?今日我等前来,一则探望陛下病情,二则有紧急军务奏禀,难道陛下连接见我们的精神都没有吗?”

    萧敬非常委屈,在皇帝生病这件事上,他根本无能为力,作为宫中的老好人,他已将司礼监的权力外放,正因为如此,刘健如今说话才这么有底气。

    萧敬回道:“刘少傅,诸位大人,请稍安勿躁。陛下卧榻不起,并非老奴不肯传报,实在是陛下有心无力啊!不过请放心,如今宫中有奇人司马仙长为陛下诊病,且已找到病根,正施法驱魔,陛下龙体不多时便会好转,诸位先行回去等候便是!”

    这说辞刘健和李东阳都无法接受。

    子不语怪力乱神,儒家向来对鬼神之说敬而远之,刘健当即板起脸来:“萧公公请进去传报陛下,便说我等已在外等候多时。若陛下无法赐见,皇后或者太子出面也是一样的……”

    萧敬苦着脸道:“诸位大人今日必须要见到陛下吗?就不能让陛下在宫中好好休养?”

    萧敬对皇室无比忠心,没想到眼前这些“忠臣”如此咄咄逼人,皇帝重病卧床不起都要被打搅,这让萧敬心中满是失望。

    刘健将脸侧向一边,不想去跟萧敬多废话。李东阳走出来劝解:“萧公公不妨去传报一下,请皇后在乾清宫后庑赐见吧!”

    萧敬看了看在场大臣,摇头叹息,随后赶紧去坤宁宫向张皇后通禀……在他看来,如果今日的事情得不到妥善解决,这些大臣绝不会善罢甘休。

    张皇后听到传报气愤难平,但也只能摆驾乾清宫后殿接见朝臣。此举照理说不符规矩,但作为弘治皇帝唯一的妻子,张皇后在宫中乃至朝中均地位卓然,这次见大臣,中间用纱帐隔着,不跟大臣正面相对,萧敬站在她身边,代为传话。

    “……诸位臣僚乃我大明栋梁,皇上生病这些日子,一直兢兢业业,忠于朝事,皇上和本宫都感念甚深。但现在皇上的确被邪魔附体,司马仙长已找到解决之法,只需数日便可将邪魔驱走。在这时日内,朝中大小事项皆由诸位决定,只要不涉及霍乱朝纲之事,尽可便宜行事!”

    张皇后虽心中有气,但说话非常委婉,因为她深谙内宫不得干政的原则,同时注意保持与大臣的良好关系,避免激起反抗情绪。

    刘健上前问道:“皇后娘娘,不知您可有让太医院为陛下诊断病情?”

    张皇后略有些不满:“都说了皇上是邪魔缠身,你问这做什么?刘少傅,你虽是当朝首辅,但很多事也莫要僭越。本宫提醒你,皇上生病这段时间,一切以维护朝廷安稳为重,你要带头稳定人心!”

    刘健看了纱帐后的萧敬一眼,认定皇后这番话其实出自萧敬授意。此时皇权空置,刘健对萧敬充满戒心,因为在决策上唯一能跟内阁叫板的就是司礼监几位太监,其中居首的便是掌印太监萧敬。

    李东阳请示:“皇后娘娘,不知西南和西北战事当如何决断?西北鞑靼人犯境,西南沈总督跟交趾兵马交战……陛下之前并未对这两事做出详细交待!”

    张皇后道:“尔等自行决断即可,别事事都来麻烦陛下。本宫再提醒一次,陛下龙体欠安,需要静养!什么鞑靼人犯边,只要他们别杀到京城之下,交给边关将士便可……西南的事情,不是有沈卿家吗?是西北三边总督顶不起来,还是沈卿家在前线遭遇败绩?”

    事情恰恰相反,沈溪在西南又取得一场辉煌大捷,这会儿消息刚传到京城,刘健和李东阳原本要征求皇帝意见,让沈溪见好就收,趁机收兵,结果现在张皇后的意思是让他们来做决定,那自然是让沈溪即刻撤兵。

    李东阳用请示的目光看了刘健一眼,见刘健未做出任何指示,这才慢慢退下。

    随着张皇后交托权力,现在朝廷的核心决策权彻底落入文官集团之手,根本不用考虑沈溪在西南取得何等战绩,哪怕立功再多,朝中意见也一样……让沈溪撤兵,而且越快越好,避免他再立下功劳。

    萧敬见众大臣依然没有离开的意思,从纱帐后走了出来,用央求的语气道:“诸位大人可以退下了,今日陛下不会出来召见。等过几日,陛下龙体或许会康健,那时诸位大人再来求见吧!来人,送诸位大人离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