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五四九章 有麻烦了
    谢迁黑着脸从乾清宫出来,他对张皇后把一切责任都推给内阁非常不满,按照如今他在内阁的地位,这意味着许多事情脱离掌控。

    谢迁原本准备出宫,回家后悄悄舔抵伤口,此时李东阳走了过来,招呼道:“于乔,若无要事,请先回文渊阁!”

    谢迁打量李东阳,想问回内阁去做什么?但到最后也没问出来,因为他有些“做贼心虚”,之前朱佑樘安排他找人去西北,这件事已经落实,除了他和弘治皇帝、萧敬知晓外,再无他人清楚。

    现在皇帝病重,张皇后将军政大权悉数交托给内阁,但事前朱佑樘却主张在西北和议,这件事谢迁不知道该怎么跟刘健和李东阳开口。

    带着满腹疑虑,谢迁往文渊阁行去,从奉天门出来,刚穿过会极门,便见马文升和刘大夏已等候在内阁门口,张懋则从崇楼那边过来。

    刘健和李东阳并未请张氏兄弟和六部其他人过来,弘治朝最著名的贤臣此时都云集于文渊阁,几人稍微寒暄后到值事房坐下,谢迁神色有些阴晴不定,看到留在内阁坐班的王华指挥太监将茶水送上后坐下来,心里七上八下,但始终不敢将皇帝的授意和盘托出。

    刘健率先发言:“西南边境与交趾之战已进入收官阶段,西北则因长城和一些边塞堡垒尚未修筑完毕,鞑靼人很容易便侵入榆林和宁夏腹地,导致边患频频……陛下龙体有恙,我大明不可能在西南和西北两个方向同时用兵,今日必须做出个取舍!”

    刘健说话大致上保证了客观公正,但他第一句便说西南边境方向作战已进入收官阶段,其实已经先入为主,告诉大家西南那边没什么事了,现在应该重点关注西北方向的鞑靼人。

    谢迁听了眼前一亮,暗忖:“按照刘少傅的说法,沈溪小儿已可退兵?这倒是好事,只要离开边境,脱离与交趾兵马接触,那他的安全就可以得到保证。至于地方上的叛乱,全是些小鱼小虾,不足为惧!”

    谢迁心情终于有所好转,但想到西北之事又不由皱起了眉头。因弘治皇帝单独跟他商议与鞑靼和议之事,甚至连西北前线的急报都没有传达给朝臣知晓,一旦这时候他说出来,会加深与刘健、李东阳的隔阂。

    随着刘健打开话头,刘大夏和马文升先后发言,李东阳和王华不时做补充。谢迁则坐在那儿发呆,脑子里不断地权衡得失,最后想:

    “西北之事其实与我关系不大,我计较那么多干什么?陛下单独召我商议事情,做出和议的决定,其实是在坑我,让我跟刘少傅和宾之的关系更加疏远。现在陛下病重,不会主动站出来说事儿,萧公公那边估计也是三缄其口,那我出来挑头做什么?”

    谢迁终于打定主意,现在不说话更符合他的利益,而且这会儿刘健和李东阳大权在握,也根本不会在意他的建议。

    ……

    ……

    文渊阁中的会议一直持续了两个时辰,到黄昏时才宣告结束,拿出两个结果沈溪退兵,西北静观其变。

    谢迁基本没怎么说话,比起作会议记录的王华都要少,最后的结果让谢迁觉得内阁的办事效率太低了。

    “不过是两个简单的决定,却需要两个时辰来商讨,说了半天不跟没说一样?简直是浪费我的时间!”

    谢迁嘀咕着从文渊阁出来,正要准备出宫,突然李东阳在身后叫住他。

    谢迁好奇地看向李东阳,问道:“宾之,有事吗?”

    李东阳交给谢迁一份奏本,谢迁微微一愣,不明白李东阳是何用意。

    李东阳郑重其事地道:“于乔,刚从通政使司衙门转到内阁的奏本,你且看看,这件事回头再言!你回家后再看吧!”

    谢迁满心好奇,不明白这到底是怎样的奏本。

    李东阳摇摇头便直接离开,谢迁拿着奏本出了宫门,没等他上马车,便迫不及待将奏本打开细细观看,看完后惊骇莫名。

    这是南宁知府高集状告沈溪霸占其儿媳妇在地方上胡作非为的奏本,虽然只是一份誊录本,但以奏本的情况看,上面附有南宁府几十名士绅的联名,证实这件事确有发生。

    这份奏本跟沈溪在西南取得大捷的战报几乎前后脚送达,李东阳没有直接把事情说明,而是将奏本交给谢迁,这在谢迁看来李东阳已经非常给他面子了。

    “坏了坏了,沈溪小儿不会真做出如此愚蠢之事吧?他要女人,地方上士绅都会抢着送,怎会稀罕一个有夫之妇?这件事如果传开,一定会大大影响他的声誉,怕是没那么容易收场!”

    谢迁原本准备打道回府,看完这奏本后他已经没心情归家,认为应赶紧找人商议此事,在消息传开前把事情压制下去,最好能让这事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老爷,可是要回府?”车夫问道。

    谢迁一边爬车,一边没好气地喝斥:“回什么府,去马文升……马尚书的府邸,快走!”

    之前谢迁心情低落,但此时精神却莫名亢奋起来,沈溪遇到了大麻烦,虽然他也感到担心,却突然发现自己的人生有了意义,他远在京城,终于可以帮到沈溪,没有比这更能让他振作的事情了。

    谢迁马不停蹄到了马文升府上,才知道马文升还没回来。

    “马负图不会又是要先将刘时雍请来,才跟我商议事情吧?”

    原本谢迁可以留在正堂或者书房等候,但怕马文升耽误时间,直接来到府门前等候,反正他知道即使马文升先回吏部去交待事情,也一定会回家来,于是乎,堂堂当朝阁老,亲自在马文升府门前充当起了迎宾,一直到上灯时分才将马文升等到。

    马文升正准备下马车,见到谢迁坐在自家的门槛上,惊讶莫名,问道:“于乔,你这是唱的哪一出……”

    谢迁站起身来,苦笑着说:“马尚书,如果不是急事我也不会到你府门前堵人,沈溪小儿在西南遇到麻烦,有地方知府状告他强抢民女,且有数十士绅联名……”

    谢迁把事情简略说了一遍,马文升便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如果只是地方知府上奏,朝廷大可不加理会,但现在问题是有几十名士绅联名上书,按照惯例,朝廷甚至可以先将人就地革职,再行彻查。

    这件事说起来非常严重,朝廷委派的封疆大吏在地方强抢民女,还是知府的儿媳,且其丈夫正在京城备考,参加来年会试……

    凡此种种结合在一起,马文升知道,沈溪这下麻烦大了。

    马文升下了马车,见谢迁一脸焦急,想了想安慰道:“于乔,进去说话……你先莫着急,沈溪刚在西南立下大功,这件事断不至于有多大影响……”

    谢迁顿时急了:“马尚书,听你的意思……莫非是怀疑沈溪小儿真在地方做出此等龌蹉事来?虽然他身边未带女眷,但若他真想要女人,岂会去觊觎一个有夫之妇?这件事,怕是他触动了地方士绅的利益,有人伺机栽赃陷害,你作为吏部尚书,可不能先站在偏颇的立场看待事情!”

    马文升摇头轻叹:“于乔,你说我看问题偏颇,难道你自己对此事不是先入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