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五五三章 太平府
    去年京师保卫战最大的功臣沈溪在西南边陲的南宁府强抢民女的事情,在京城以及周边地区彻底发酵,民间议论纷纷,各种传言都有,以至于原本想低调处理此事的大明朝廷不得不转而以公开透明的方式查办案子。

    除了东厂和锦衣卫派人前往地方调查外,兵部、吏部和都察院也都派人前往广西,朝廷还让广西按察使司协同,光是查这案子的人都快将通往南宁府城宣化的官道给堵塞了,而此时沈溪正在前线领兵,根本不理会那些来调查他的人。

    清者自清,沈溪不相信这案子能对他造成多大影响。

    但不得不承认,这是他从政以来,遭受到的最大一次舆论压力。做事极端的高宁氏,这次干得非常漂亮,以牺牲女人名节以及高家书香世家多年清誉的方式,强行栽赃诬陷,蒙蔽了世人的眼睛。

    沈溪第一次无法掌握全局,受制于人。

    事情已经传开,沈溪并未用强硬的手段压制高集和高宁氏,南宁之战后,他选择主动撤出宣化城,进兵太平府,避开舆论漩涡。

    在对交趾一战中,沈溪充分发挥南宁府城位于邕江北岸的地利优势,诱惑交趾国丞相莫筑安领军渡河攻城,等其兵马首尾不能相顾时出击,又利用城防打击交趾兵马生气,待其撤退时主动出击,一举将其击溃。

    苏敬杨和王禾领兵追击,自南宁府到太平府,一路斩杀和俘虏的交趾兵多达七千。

    到最后,莫筑安带领逃到思明府和凭祥州的交趾中军兵马,最多只剩下三千人,一次战事折损近万,这给交趾国带来沉重的打击。

    ……

    ……

    一路无惊无险率兵进入太平府城崇善县城后,沈溪除了派出斥候查明交趾兵马动向,其余时间便是整训从南宁府抽调而来的南宁卫和驯象卫共四个千户所。

    此时已经是腊月下旬,距离新年只剩下了几天时间。对于即将过去的弘治十七年,沈溪总结了一下,那就只是累。

    从北方到南方,好不容易在武昌府过了几天舒心的日子,接下来就是前往南昌府视察,结果湖广告急,不得不领兵南下平叛……

    这一路,基本都是马不停蹄,只有桂林府那段时间相对清静,此后他领军南下,原本是想一举光复大明交趾承宣布政使司故地,谁曾想在南宁府城遭遇高集和高宁氏这对脑残公媳阴谋陷害,让他倍感疲累,已无心恋战。

    根据斥候反馈的情况,莫筑安在思明州稍微整顿兵马后,便率军撤向镇南关,基本已清除交趾越境兵马对广西地方的影响。

    虽然此时交趾在云南临安府、广南府、元江府等地尚有数千兵马,但沈溪并未打算前往,他准备指挥兵马光复镇南关,卡住交趾北上大明的咽喉要地后,再看朝廷下一步作何决策。

    要是弘治皇帝下定决心,沈溪还是准备领军南下,直捣升龙河内,彻底巩固大明西南边境安稳。当然沈溪对此并不看好,毕竟刘大夏、谢迁等大臣都是出名的保守,肯定会在朝中做出种种阻碍,再加上文官集团在背后推波助澜,事情非常难办。

    腊月二十六,沈溪抵达太平府已有八天时间。

    在这之前,沈溪麾下将士将那些曾被交趾兵马袭扰的州县,悉数扫荡一遍,苏敬杨和王禾终于领兵跟沈溪会合,这次二人带回丰厚的战利品,光是俘虏就有五千。

    中军大帐内,沈溪听完二人汇报,道:“二位将军劳苦功高,如今南蛮兵马已基本退出广西之地,边患已除,正好趁机休整。后续战事本官会调派广西地方兵马,进驻各处关隘和城池!”

    苏敬杨一听,以为沈溪要剥夺自己继续扩大战果的机会,赶紧表态:“大人,末将不怕辛苦,这一路作战并未耗费多大力气,基本上都是追击……请大人继续给湖广兵建功立业的机会,那些兔崽子都等着战功犒赏回去向婆姨和娃崽子炫耀呢!”

    王禾也眼巴巴看着沈溪,看来想法和苏敬杨差不多。

    沈溪摇头:“就算你们想立功,也找不到对手了。根据斥候报告,莫筑安退到镇南关后,已将城头的火炮和床弩等拆卸打包,随时准备撤离,估计要不了多久我军便可轻松光复镇南关。”

    “另外,我提醒一句,朝廷并未让本官领兵进入交趾境内,如今两广残留的零星交趾兵马已无足轻重。杀鸡焉用牛刀,这些溃兵交给广西本地兵正合适,如果朝廷要求我们撤兵的话,这地方防务还得交给他们,正好可以让他们练练兵。”

    “本官打算在太平府逗留一段时间,等候朝廷谕令!”

    王禾劝谏道:“大人,大军留在城内,地方官府怕是又会借机闹事,不如我等沿着官道追击,直插镇南关,居高临下,俯瞰交趾全境。只要朝廷旨意到来,我等便直接出兵,估计半个月就可以拿下升龙城!”

    苏敬杨附和:“大人,末将附议!”

    沈溪闭上眼,微微摇头:“本官心意已决,无须多言。大军留在太平府,由于有左江和邕江沟通后方,粮草有保障。但若三军齐出开往镇南关,仅仅后勤就会把我们压垮。而且据我判断,朝廷多半不会准允我等出兵交趾!”

    “最后,太平府跟南宁府情况不一样,我军驻扎在这里不会出任何问题,尔等尽管放心便是。”

    苏敬杨和王禾面面相觑,有些弄不明白,为什么沈溪笃定太平府地方官府不会给南征兵马找麻烦。

    沈溪没有跟他们解释。

    这其实跟地方官府的架构有关。

    广西西南之地,南宁知府属于流官,太平府之前是土官世袭,后来才改为流官。而太平府以西各州府,基本都是土官治理。

    以太平府为例,这里少数民族居多,府衙和县衙的属官多以世袭为主,而前来担任知府的多是没有什么地位的举人,或者是朝中郁郁不得志的落魄进士。

    想想也是,一个在朝年满九年考评的二甲进士,绝对不会选择到太平府来作知府,这种知府甚至不如内地一个知县。

    在大明,太平府以及其西南各州府,基本属于鸟不拉屎的地方,经常面临交趾入侵,搞不好连小命都丢了,谁都不愿意来这里当官,常常走到半道就称病向朝廷提请致仕,是以太平知府经常出缺,出缺时地方上的土官便掌握军政大权。

    虽然地方土官是地头蛇,但地头蛇却不敢惹沈溪这样的强龙,他们是世袭的官,跟朝廷委派地方且统率兵马的封疆大吏为敌,没有任何好处。再有便是他们没有文人那般狡诈多端,自然不会像高集那样使用阴谋诡计恶意陷害,这对土官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反过来说,沈溪也无法针对地方上这些土官。

    土官盘踞地方数百年,代表了地方秩序,沈溪不想强行推广“改土归流”,自然不会自己找麻烦。

    ……

    ……

    沈溪下定决心驻兵太平府,实际上已做好归家的准备,南方战事在他看来已经临近尾声。

    至于明年也就是弘治十八年会发生什么事,沈溪不愿意多想,因为他知道自己穿越产生的蝴蝶效应已非常明显,至于朱祐樘会不会按照历史那般在明年寿终正寝,这不是他需要操心的事情。

    军议结束,监军张永和刘瑾都没有多言,他们对于沈溪驻兵不前的计划非常赞同。

    云柳留在中军大帐,请示道:“大人,是否派斥候进入交趾境内,对其北部几座主要城池和关隘做出调查?”

    “不必了!”

    沈溪摇头道,“朝廷一定不会允许我出兵攻打交趾,目前看来,将交趾重新纳入大明版图的时机尚不成熟,要是再过个几年……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但那时领兵南下之人,应该不是我!”

    云柳心头满是疑问,她不明白沈溪这番话是什么意思。

    沈溪的弦外之音,其实是未来的皇帝会支持打这场仗。要知道朱厚照对于开疆拓土的事情最感兴趣,而自打他登基便胡作非为,利用宦官的力量,逐步让朝中失去反对的声音。

    “接下来就是好好休息!”

    沈溪最后说道,“如果一切顺利,年初我们就可以撤兵回武昌府,出来这么久,突然想暖被窝热炕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