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五五六章 弘治托孤
    “见过皇后,太子!”

    张皇后和朱厚照前后脚来到乾清宫时,刘健带着李东阳和谢迁上前行礼问安,同时算是一次问询,他们想知道如今皇帝病情究竟如何。

    张皇后对刘健等人很客气,还礼后说道:“三位阁老请起,本宫来见陛下,三位阁老一同入内吧!”

    刘健行礼相应,随即他斜看谷大用一眼……对于谷大用之前的阻挠,他怀恨在心,在皇帝病情不明之前,一名太监阻拦内阁首辅进内探病,在刘健看来这是权阉想要夺权作乱的征兆。

    朱厚照跟在张皇后身后走了过来,谢迁恭敬地向朱厚照行礼,朱厚照没来得及还礼,冲着谢迁点点头,便匆忙跟着张皇后往乾清宫内殿而去。

    皇后和太子后面是司礼监掌印太监萧敬,刘健和李东阳、谢迁紧随其后,一行人进入乾清宫寝殿。

    在谢迁看来,这次觐见跟以往没多少区别,还没进寝殿门,浓重的香灰味便扑面而至,谢迁四下打量,发现大门附近有许多烧过的黄纸灰烬。

    谢迁心道:“这是闹哪出?为何乾清宫寝殿门外会烧纸?又不是皇帝宾天了……”

    就在他迷惑不解时,便见有太监将里面的火盆、坛子等器皿带出来,谢迁这才明白,地上烧的那些黄纸灰烬跟道士装神弄鬼有关,他往殿门里看了一眼,看到那个叫司马真人的道士跟着谷大用走了出来。

    谢迁心中不由来气:“一个江湖术士,十足的神棍,居然登堂入室进入乾清宫这样的神圣之所,还任其胡作非为,实在可气可恼!”

    但这个时候谢迁只能强忍不满,跟在张皇后和朱厚照身后进入寝宫,里面的烟味更加浓郁,甚至有些呛人。就在谢迁掩鼻的时候,忽然听到朱祐樘虚弱的声音:“几位阁老进宫了吗?”

    萧敬加快脚步走到龙榻旁,伸出想扶起皇帝,但在接触肩膀的一刹那,朱佑樘伸手拨开萧敬的手,苦笑道:“朕浑身乏力,便不坐起来说话了!”

    张皇后来到床边,关切地问道:“皇上,您怎么了?皇上……是臣妾啊!”

    朱祐樘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一眼,问道:“是皇后吗?皇儿来了没有?”

    朱厚照走过去,显得异常乖巧,回道:“父皇,儿臣在这儿!”

    “好,好啊!”朱祐樘苍白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血色,他笑着伸出手,眼睛却似乎看不到东西,还是朱厚照主动伸出手凑上去才看看抓住。

    妻儿到了身边,朱祐樘先是欣慰一下,但随即脸色变得惶恐,又问,“刘少傅……刘少傅在吗?”

    刘健和李东阳对视一眼,就算没人说,他们也知道恐怕要出大事了。刘健赶紧上前,躬身道:“陛下,老臣在!”

    似乎没听到刘健的应答,朱祐樘有些惶急,颤颤巍巍再次抬起手来,问道:“刘少傅在何处?”

    刘健有些懵了,不知道该怎么做,还是萧敬懂得变通,侧过身对刘健道:“刘少傅,您……快些扶住陛下啊!”

    刘健这才伸出手,让朱祐樘抓了个正着。

    朱祐樘将儿子的手递到刘健掌心中,脸上涌现一抹哀色,道:“刘先生,朕……朕恐怕大限将至,以后太子……便交托给您了,还有李先生……谢先生,你们一定要辅佐好太子……”

    李东阳和谢迁赶紧上前,李东阳说道:“陛下,您春秋正盛,岂能做出此颓唐之言?臣等……愧不敢当!”

    刘健作为当事人,脑子有些拐不过弯来,他看皇帝的脸色,似乎比平时没见差到哪里,料想不至于做出托孤之举。他转动脑袋,想在寝殿内找寻太医的踪影,却一个都没看到,赶紧道:“陛下,太子方少,只要勤奋好学,将来长大必是圣明天子。老臣会悉心辅佐陛下,对太子多加教导……”

    “不是辅佐朕,不是……刘先生,朕的身体自己知道,这回恐怕再也坚持不下去了,你……你一定要辅佐好太子,让他做一个好皇帝。”

    朱祐樘语气凄哀,脸上满是浓浓的不舍,“我走了不打紧,就是……放心不下太子啊。太子生性活泼,这些年做了许多有违儒家礼仪的事情,请刘少傅您原谅。可太子毕竟事关大明国祚稳定,他未来的路还很长……刘先生,朝中朕最信任的人是您,您一定要多提点太子,别让他走上歧路!”

    朱厚照听父亲这么说自己,想为自己辩解几句,但刚一张嘴,发现旁边母亲泪如雨下,便知道此时反驳父亲是不孝顺的举动,也就缄口不言。

    这时李东阳和谢迁又往前走了几步,几乎挨着龙体侍立。谢迁瞪大眼睛,想看清楚皇帝的具体情况,但此时寝宫内一片灰暗,因门窗关闭,里面又是烟熏火燎,他本身就老眼昏花,根本看不出个所以然。

    刘健迟疑一下,才道:“老臣遵旨!”到了这个地步,无论刘健是否接受皇帝就要宾天的现实,也必须应承下来。这是为了让皇帝安心,哪怕回头龙体痊愈,对他的信任只会更多,但若皇帝就此逝去,却能让皇帝走得安心。

    朱祐樘满脸都是宽慰之色,连连点头:“这就好,这就好……唉,我感觉心口喘不上气,怕是就要……!”

    说到这里话头停住了,谢迁连忙出言宽慰:“陛下龙体必可痊愈,请多休息!”可他这话朱祐樘好像根本没听到,嘴里嘟囔两句,又问:“萧公公……萧公公可在?”

    萧敬这会儿已是老泪纵横,泣不成声,过去跪在龙榻前,哽咽道:“陛下,老奴在!”

    “唉!萧公公作何哭泣?人总有百年归老一日,朕今日大限将至,乃是命数使然,绝不怪责旁人,这几年朕沉疴在身,久病难医,太医们已经尽力了!”

    朱祐樘心地善良,虽然病入膏肓,依然为太医留下后路,照理说皇帝重病不治,太医院的人都要受到惩罚。朱祐樘此时说不怪责,等于是赦免太医们的罪过,同时连神棍司马真人也一并赦免。

    萧敬哭泣:“陛下,您不会有事,太医就在殿门外,还有司马真人,一定可以……”到后面,萧敬已是嚎啕大哭。

    朱祐樘再叹:“太子本就聪慧,又能亲上城头与鞑靼作战,说明天性勇敢坚毅,只要善加教导,比朕更有人君之范。但他年方少艾,好逸乐享受,众卿家尽心辅佐,总能带他归于正道。”

    “朕请诸位卿家看在君臣之义,好好引导太子做贤明之君,只要能守住大明江山,朕死也瞑目!”

    “陛下!”

    说到这里,其实已经是临终托孤了,包括萧敬在内,殿内所有人皆下跪。

    站在寝殿门口听用的谷大用和司马真人看到这情形,只能跟着下跪,张皇后此时已哭成泪人儿,朱厚照则完全懵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此时殿内哭成一片。

    朱祐樘眼里也有泪水,他轻声道:“诸位卿家,请起来吧,你们不必下跪,其实该是朕向你们行礼,请你们好好教导太子……哦对了,六部九卿和各寺司卿,以及翰苑、五军都督府的人到了吗?”

    萧敬站起身,凑到朱祐樘耳边道:“陛下,老奴已派人去请了,尚未到达!”

    朱祐樘一口气好像突然卸掉,声音变得有些软绵绵的:“朕……多半没精力见他们了,朕感觉很累,想好好睡一觉。刘……刘先生、萧公公,之后你们便将朕的意思,传达给诸位爱卿,一定要辅佐好皇儿!”

    刘健起身,虽然满脸都是泪水,但为了安慰皇帝,故意放缓语气故作平静:“老臣谨遵御旨!”

    朱祐樘交托完事情,神情彻底松弛下来,好像已了无遗憾,随即他把手伸出,招呼道:“皇后,你在哪儿!?”

    张皇后啜泣着,伸出纤手迎上朱祐樘的手,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朱祐樘脸上带着一抹感动,那是患难夫妻相濡以沫共度一生的幸福,他的眼角忍不住滑下泪水,带着一抹遗憾:“皇……皇后,对……对不起,是朕负了你……要先走一步了……”

    “皇上!”

    张皇后初时还能忍耐,到此时终于忍不住大声恸哭起来。

    朱祐樘用尽全身的力气,将张皇后揽入怀中,任由妻子哭泣,在场大臣和太监见了,无不动容。

    萧敬擦了擦似乎总也流不完的泪水,由于担心打扰朱祐樘和张皇后最后的温存,他摆摆手,示意三位阁老出去说话。

    刘健看到这模样,也忍不住洒下热泪,他带着几分感慨,向李东阳和谢迁招了招手,然后率先出殿。

    谢迁站在龙榻边,虽然也满脸是泪,但心中却觉得不可思议,忍不住仔细看了一眼相拥在一起的弘治皇帝和张皇后,正要转身离开,突然觉得殿门口的司马真人看起来有些碍眼,便瞪了那个神棍一下。

    出来时,谢迁仍旧能清楚听到张皇后的哭声,此时外面的宫女和太监也都神色悲凉,不住地抹眼泪。

    回到乾清宫正殿,在场之人心情沉重,皆沉默不言,无人评价皇帝临终托孤之事。

    此时六部尚书,以及在京所有正四品以上的官员,都在往乾清宫赶来,礼部尚书张升和英国公张懋走在前面,二人进来后,大概从三位阁老脸色中察觉出端倪。

    随后,吏部尚书马文升和兵部尚书刘大夏也到来,再后面是户部尚书韩文、刑部尚书闵圭、工部尚书曾鉴、左都御史戴珊。

    五军都督府的勋贵,包括张氏兄弟在内,来得都比较晚,只能站在乾清宫外,至于剩下各部侍郎,京兆尹等人,则要立在勋贵之后,等候宫内的消息。

    张懋进来后便问:“陛下病况如何?为何突然召集如此多大臣进宫?”

    刘健脸色阴沉,站在那儿不言不语,萧敬泣道:“躬体有恙……”

    皇帝生病的事情,根本就不是什么新闻,现在谁都想得到一句“陛下临终”的解释,但谁都不想把这话说出口,即便之前说过相似之言的谢迁,这会儿也三缄其口,不对乾清宫寝殿内发生的事情置评。

    *************

    PS:这章写哭了,天子求下订阅和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