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五五八章 新皇登基
    朱厚照听到“陛下”的称呼,脸上涌现一抹笑意……他已经等这一天很久了。虽然父亲突然去世心情哀恸,但可以登上皇位,独掌大权,以后不再受人管束,想到这里哀伤就不自觉减少几分。

    熊孩子有些发呆,开始憧憬起以后的“美好生活”。

    “咳——”

    谢迁清了一下嗓子,提醒朱厚照注意仪态,熊孩子这才反应过来,眼珠子骨碌碌一转,恭敬问道:

    “谢先生,那我几时可以登基?莫非要等国丧结束?”

    谢迁躬身道:“回陛下,不用等那么久,如今正逢国丧,国无长君难安,经内阁协商,陛下今夜便在奉天殿行登基礼,届时便将以九五之尊临朝,处理国丧及朝中大小事项!”

    朱厚照听说自己马上要登基,迅速将失去父亲的悲痛抛到一边,瞪大眼睛,感兴趣地问道:

    “具体流程是什么,你先给我……给朕讲讲,朕不太清楚这些事情!提前了解一下,免得一会儿做错事情出糗!”

    对于朱厚照虚心好学的态度,谢迁无可指责,他不满意的是朱厚照这种急着当皇帝而将先皇抛到一边的心态。

    一个皇帝连起码的孝顺都做不到,就更不懂为人君治理天下了。

    谢迁觉得,大明一向以孝义治国,作为皇帝更是要以身作则。谢迁对朱厚照充满担心,毕竟这是个在糖罐中长大的孩子,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危机意识,更不懂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道理。

    谢迁心道:“先皇刚病故,太子就以朕自称,看来将来当了皇帝也不会因循守旧,很多事恐怕会做得很出格……难怪先皇对他有诸多不放心!”

    谢迁道:“陛下不必担心,稍后会有专人对您将要做的事情进行指点,流程较为繁琐,老臣便不在这里详加解释了!等刘少傅前来,一切就会按部就班完成!”

    这会儿谢迁不想惹麻烦,因为他对刘健和李东阳做出的安排不了解,不方便装好人先期进行指导。

    朱厚照若有所思:“谢先生之后是否也会参与这次典礼?”

    谢迁点头,意思是自己责无旁贷,朱厚照马上又追问,“谢先生,从今天晚上开始,我……朕是不是就可以以皇帝的名义,想提拔谁就提拔谁,想让谁当什么官便当什么官?”

    谢迁心说:“太子刚当上皇帝,甚至连登基仪式都没进行,便想着如何提拔官员?这绝对是任人唯亲的表现!我该怎么杜绝他这样的想法?不行不行,回头要跟刘少傅和宾之说说,不能让这小子胡来!”

    因为朱厚照这几年胡作非为没多少威信,连朱祐樘临终时也都说太子年少顽劣的话,谢迁自然也就不把太子当回事,至于刘健和李东阳,更是把太子当成孩子,从来没想过该如何帮朱厚照树立权威。

    谢迁道:“陛下,一切还是等您登上皇位后再说吧,您得在乾清宫等上一段时间,之后会有人前来请陛下往奉天殿……”

    此时谢迁已有些不耐烦,不想再跟朱厚照过多纠缠,准备去奉天殿那边看看登基典礼准备的情况。关键是他不像沈溪,不知道该怎么跟朱厚照交流,告诉熊孩子如何才能当一个好皇帝。

    朱厚照有些失望:“那意思就是,即便朕当上皇帝,之后什么事还不是完全由朕来做主咯?以后朝事都要你们作决定,甚至朕要跟父皇一样,像个泥菩萨一样坐在乾清宫里,等你们把事情处理好,直接在奏本上盖个印是吧?哼哼,这皇帝当得可没什么劲!”

    谢迁听到这话,有些哭笑不得。

    朱厚照到底有多胡闹,他比谁都清楚,熊孩子居然一个人跑到江南几个月,这还是去年年中的事情,此时谢迁暗自庆幸:“好在这小子回来得及时,如果再让他在外面胡闹半年,朝堂上就要乱了,那时真不知该如何跟天下人交代!”

    看着朱厚照返回乾清宫时蹦蹦跳跳的背影,谢迁不禁皱眉:

    “这哪里有天子的风采?根本就是个不开窍的孩子,如果让他执掌国政,指不定要做出什么荒唐的事情。”

    “不过……除了他也没旁人能登上皇位,就连襁褓中的婴孩都能当天子,他这样已经算快要成年的,已经不错了。只要我跟刘少傅几个好好辅佐,想来不至于会出乱子。朝堂上能人异士还是不少的!”

    想到“能人异士”,谢迁自然联想起之前在皇宫中兴风作浪的司马真人,不由长长地叹了口气。

    ……

    ……

    朱祐樘驾崩当晚,紫禁城奉天殿内便举行新皇加冕仪式。

    朱厚照今年十四周岁,虚岁不过十五,匆匆忙忙被拥立为皇帝,如此做一来是为稳定人心,二来是为方便接下来开展工作,三来是为便宜内阁掌权。

    朱祐樘临终时已委命四位顾命大臣,分别是刘健、李东阳、谢迁,以及司礼监掌印太监萧敬。

    当然在内阁首辅刘健眼中,太监焉能跻身顾命大臣之列?但以目前的情况看,今后一段时间跟新皇接触最多之人非萧敬莫属。

    登基大典开始。

    因为只是简单的加冕仪式,一应步骤都从简,正式的登基大典要等朱祐樘的葬礼结束,那时还会商定改元事宜,就算朱祐樘死在大年初一,这一年也铁定是弘治十八年不会再作变更,朱厚照的年号则要等商定后来年实施。

    刘健作为百官之首,带领文武百官先去乾清宫迎接新皇,太后张氏随行。

    此时朱祐樘的尸体已在乾清宫大殿内,棺椁尚未准备好,入殓要在丧事快要结束时进行,列席大典的文臣武将都要先过来哭一遍灵,由新皇朱厚照率领跪拜。

    众大臣跪在地上哭丧,谢迁位列第一排最左边,他属于在场人中相对冷静的一个,发现对于皇帝驾崩朝廷上下似乎都已有所预见,并未出现因过于悲伤晕厥的场面,细细一想能进乾清宫来哭丧的,基本都是半身入土的老臣,丧礼参加多了,有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经历,自然没那么伤感。

    不由得谢迁想到自己的长子,随即又想到自己的长孙女,开始牵挂远在广西的沈溪,他觉得事情来得太过突然,事前一点儿思想准备都没有。

    谢迁心道:“先皇驾崩,对沈溪小儿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如今朝政基本为刘少傅把持,就算不铲除异己,沈溪小儿的日子也不会好过。不过,既然刘少傅无意将沈溪小儿征调回京,留在南方倒是好事,受到的影响不大,想干什么都可以由着他!”

    新皇登基仪式有条不紊进行。

    哭灵结束,朱厚照被人搀扶着上了銮驾,张皇后则登上凤驾,因为太皇太后王氏并未出席丧礼,以至于现在所有人关注的焦点都在张皇后和朱厚照母子身上。

    刘健道:“请太后和陛下往奉天殿升座!”

    张皇后没说什么,此时坐在銮驾上的朱厚照显得非常兴奋,他摆摆手道:“劳烦诸位卿家,朕知道了。”

    说话间显得颇为成熟老练,但熊孩子完全是虚张声势,其实此时他最应该做的反而是保持沉默,以显示他对先皇的哀悼。

    众大臣紧随銮驾,一同往奉天殿而去,抵达奉天殿时,那些没资格去乾清宫哭灵的中层官员已等候多时,远远看到銮驾,齐刷刷跪下叩拜行礼。

    朱厚照从銮驾下来,抬手道:“众卿家免礼!”

    众大臣起身,低下头不敢跟朱厚照平视。

    朱厚照在刘健等人陪同下往奉天殿正殿行去,等朱厚照到了奉天殿正门前,大臣们分成两列入内,随即,两列变成四列,文臣武将分站一边。等站好后,众大臣行礼下跪,朱厚照这才在刘健和萧敬陪同下,往正殿高处龙椅上而去。

    至于张皇后,则从侧门进,她毕竟是女儿身,除了皇帝升座这一天她会过来参加朝会外,其余时候她都不能进入奉天殿。

    这里是大明最神圣的殿堂,大明向来没有太后垂帘听政的传统,况且以朱厚照虚岁十五的状况,张皇后也没资格垂帘听政,刘健和李东阳等强势的文官不会允许。

    等朱厚照到了玉阶前,刘健停下,列在文臣一边,而萧敬则继续陪同朱厚照凳上玉阶,到了龙椅前,他还不能转身,而是要先去迎接从侧门进来的张皇后,以示他有足够的孝心。

    龙椅旁,会为张皇后特别准备凤座,让她亲自见证自己儿子登上皇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