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五六一章 当家作主
    朱厚照登基为帝。

    然后他发现自己跟当太子时没太大区别,甚至连宫殿都没挪地儿,毕竟乾清宫是朱祐樘的灵堂,他的寝宫暂时还是撷芳殿,不过这几天他都衣不解带,即便要休息,也只能在懋勤殿和衣而睡。

    懋勤殿在乾清宫西南,这里原本不作为寝宫使用,而是皇帝赏玩古董字画的地方,是一个雅斋,以前朱厚照偶尔会被拉过来临摹书法,但在他成年出宫讲学后,基本就没来过这地方。

    晚上守灵,上午睡觉,中午接见朝臣,下午继续睡……

    这就是朱厚照当上皇帝前几天所做的事情,好像除了守灵睡觉外,不用再做别的,见到朝臣也不会谈及政务,说的都是什么先皇庙号、谥号和陵寝选址等问题,而且刘健和李东阳似乎早就有了定案,根本不会跟朱厚照过多商议。

    这让朱厚照越发的郁闷。

    “哼,他们说是跟我商议,但其实就是自行决定,美其名曰尊重我,但实际上就是跟我打一声招呼而已!不行不行,我是皇帝,一定要将所有事情都掌握在手中,朝堂上的事情都应该由我做决定!”

    朱厚照是有理想的皇帝,但可惜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朝堂上根本没人听他的,刘健和李东阳见到他从来都摆出一副“生人勿近”的臭脸,这让朱厚照想去跟他们说事也无从说起。

    再者,朱厚照对于什么庙号、谥号知之不多,关于朱祐樘陵寝选址更是糊里糊涂,这大大增加了他想干涉朝政的难度。

    就这样,朱祐樘病逝后的第二天,庙号正式确定为孝宗,是为大行孝宗皇帝,至于谥号,也在两天后定为“建天明道诚纯中正圣文神武至仁大德敬皇帝”,因为朱厚照对这些一知半解,只能任由刘健和李东阳等人将之确定下来。

    但关于陵寝,因皇帝病逝太过仓促,刘健和李东阳就算有什么想法,一时半会儿却没法决定下来。

    “我上哪儿找人帮我?这朝堂上,到底谁才是我的人?”

    朱厚照心情焦虑,当上皇帝,他发现自己完全是孤家寡人,身边没一个人能帮到他的忙。

    萧敬是个老好人,谁都不得罪,面对谁都虚以委蛇,连对待朱厚照这个皇帝也不例外,而且朱厚照见到萧敬心烦,觉得这老家伙一点儿用处都没用。

    至于旁人,张苑和谷大用等内监,要么忌惮刘健、李东阳等人的权势威严不敢多管,要么就是张苑这样有野心但能力见识严重不足的,朱厚照郁郁不乐,恰在此时,宫中老资历的司礼监太监戴义走进朱厚照的视野。

    ……

    ……

    却说这戴义,入宫比萧敬还早,但地位一直不高,只是挂着司礼监太监的名头,在宫里主要负责文书整理,负责帝王起居注等事项。

    此人在大明并非是有作为的太监,名声远不及萧敬,因其办事能力不行,连《宦者传》中都未出现。

    但戴义却是非常出名的琴艺大师,在京城久负盛名,从宪宗到孝宗,都非常欣赏他的琴艺。

    素有“明朝司马迁”之称的刘若愚撰写的《酌中志》中,曾记录此人跟民间一女子斗琴的典故,说是一女曾在两京十三省琴艺无敌手,听闻戴义的名声,便下战书约其斗琴。出于礼貌,女子让戴义先弹琴,结果一曲终了,那女子喟然长叹,自愧不如,砸毁自己的琴,表示从此不再弹琴。

    戴义在朱厚照登基第四天,通过关系找到懋勤殿,向新皇提出建议。

    “……陛下,茂陵西面有个叫施家台的地方,是个建陵的风水宝地,先皇陵寝可在此修筑!不知陛下以为如何?”

    朱厚照对于旁人进言,天生带有抗拒心理,在他看来,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他自己刚当上皇帝,别人肯定要来巴结,打从心眼儿里厌恶谄媚小人。但此时他初掌权,手头连个合用的帮手都没有,戴义说的话又好像很有道理,便多听几句。

    朱厚照好奇地问道:“施家台?那是什么地方?戴公公,你跟朕算是老相识了,朕小时候还跟你学过琴呢,你可不能随便瞎说!”

    戴义勉强一笑:“陛下,老奴哪里敢跟您瞎说……这件事,乃是礼部左侍郎李杰李大人,还有钦天监监副倪谦倪大人所言,陛下可召这二人前来问询!”

    “嗯?”

    朱厚照很好奇,为什么李杰和倪谦会找戴义传达事情,他马上想到一种可能,就是李杰、倪谦跟刘健不合,得不到重用,想从他这里寻找门路获得晋升。

    朱厚照点头道:“好,戴公公,你去把二人请来,朕详细询问一番,看看到底是否有这么个地方能建陵寝!”

    戴义毫不含糊,趁着外臣前来乾清门哭丧时,偷偷摸摸把李杰和倪谦请来,朱厚照详细问询一番,李杰和倪谦说得很详细,甚至将施家台周边的地势地形描述出来,把这里形容成天上有地上无的好地方,孝宗的陵寝非建在这里才可庇护后世子孙。

    朱厚照穿着孝服,在乾清宫偏殿来回踱步,过了一会儿他才站定问道:“你们未对刘少傅提及此事?”

    倪谦看了李杰一眼,回道:“之前臣等跟刘阁老提过,但刘阁老说曾有风水师看过该处,认为不适合建陵寝,因而未予准允。臣等认为陛下当知悉此事,不得不前来告知,由陛下定夺!”

    朱厚照正值青春叛逆期,他恨刘健和李东阳擅权,因而刘健说不好的事情,内心便直观地认为一定非常好,当即握紧拳头:

    “说得好像刘少傅亲自去实地勘探过一样,茂陵西边是吧?也好,朕要让人去查探一下,那地方到底好怎么样……你们先回去,朕找刘少傅详细问询,如果地方选得好,朕会给你们记大功!”

    李杰、倪谦和戴义三人,都属于朝堂和内宫不得志之人,得到皇帝认可,十分高兴,行礼后告退。

    朱厚照将刘健、李东阳和谢迁请到懋勤殿来,大致将事情一说,刘健顿时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毕竟李杰曾跟他提及施家台那个地方,但被他断然拒绝,现在什么都不懂的小皇帝却主动提起,不用说便是李杰通过门路,把事情告知皇帝。

    刘健道:“陛下,老臣曾遣人问询此处风水,得知此处有煞,主水,非陵寝之上上之选!”

    朱厚照听得有些不太明白,萧敬在旁提醒,主水的地方,就是地下有水脉,不适合修陵寝,因为即便修好陵寝也容易被地下水渗透进去,陵寝很容易损坏,这在风水学中属于大凶之兆。

    朱厚照眯着眼问道:“刘少傅,别您说什么就是什么,朕倒觉得这是个风水宝地,应该找人好好查探下,李阁老和谢阁老以为如何?”

    李东阳打量刘健,不知该如何回答。

    谢迁倒没有考虑那么多,道:“陛下所言极是,既然我等不知施家台详情,确可派人前去勘察一番!”

    说完,谢迁看了刘健一眼。

    刘健有些尴尬,关于孝宗陵寝选址问题,他不想与皇帝多废话,但由于陵寝选址悬而未决,现在下面已有人拿此说事儿,而且之前刘健找人选的几个地方都不尽如人意,现在朱厚照提出要派人查验施家台的风水,刘健没理由拒绝。

    刘健向李东阳点了点头,李东阳这才上前:“回陛下,臣以为可,不如以礼部右侍郎王华带人前去查探,以正视听!”

    李东阳不想被人糊弄,现在他和刘健铁身负重任,自然不能擅离京师,亲自去施家台实地勘探,而且他们自己也不懂风水之术,因此只能派一个可以完全信赖的人前去,此人便是王华。

    王华跟李杰颇有罅隙,一个是礼部右侍郎,却可以在文渊阁办公,随时可能被拔擢为内阁大学士,而另一个虽是地位更尊崇的礼部左侍郎,却碌碌无为,所以李杰才想多表现自己,不惜走非正常渠道向朱厚照进言。

    朱厚照道:“让王学士前去?也可。不过朕还想多派些人手,宫里的司马真人,一向精通风水之术,可以让他前往,再找几个可以信赖的人同行,萧公公,你觉得谁去比较合适?”

    朱厚照这边直接点名司马真人,不给刘健和李东阳反对的机会,然后又问萧敬是否还有别的人选,心计非常重。

    萧敬一怔,迟疑半晌才推荐:“可以派御用监太监扶安、李兴前往!”

    “好,就这么定了,暂时就派这些人去,刘少傅,没什么问题吧?”朱厚照打量刘健问道。

    刘健一看这架势,小皇帝非要在这件事上做主,他不想跟朱厚照发生争执,于是道:“老臣附议!”

    朱厚照满意点头:“刘少傅为朝事劳心劳力,辛苦了!以后朕会更加器重,让您还有李阁老、谢阁老,为大明江山社稷做出更大贡献!”

    谢迁心想,这小子当皇帝还没几天,已学会笼络人心,但可惜针对的目标不对,不会起任何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