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五六二章 捉放曹
    朱厚照与刘健、李东阳勾心斗角时,沈溪滞留太平府,尚未得知朱祐樘病故、朱厚照登基为帝的消息。

    时间已经过了上元节,距离朱祐樘病故已过去半个月,但岭南远离京城,官道难行,尤其是太平府又处于广西西南边陲,崇山峻岭交通极为不便,所以消息尚未传过来。

    此时沈溪已着手建立自己的消息传递渠道,通过并不保险的飞鸽传书,以及相对靠谱的快马传驿,可以将消息传递时间大为缩短,但这套体系并不完善,他在想办法加强,除此外他没有更好的办法。

    虽然沈溪不清楚京城发生了什么,但知道调查他强抢民女案子的第一批人已抵达南宁府城。

    这些人并非自京城而来,而是案子上达天听后,尚未得到朝廷命令便已出发的广西按察使司官员,这些人留在南宁府城调查情况,沈溪作为挂兵部尚书衔的左都御史,代表着朝廷的尊严,不需回南宁府接受质询。

    沈溪在太平府无出兵计划,朝廷没有让他带兵光复交趾的意思,交趾相国莫筑安部人马主动撤离镇南关,使得沈溪失去与其接触并以追击为借口进入交趾境内的大好时机,也就安心驻扎太平府,只等正月底率军北撤。

    计划已安排妥当,不需考虑太多,沈溪现在就在想一个问题,要不要先将刘瑾给解决掉?

    之前沈溪就有过这想法,但想到历史很可能已经走向岔道,刘瑾很难再成为权阉,之前刘瑾失势甚至被发配,让他杀心渐去。

    但随着朱厚照跟随刘瑾出京,之后朝廷又有意征调刘瑾回朝,这让沈溪意识到未来的正德皇帝似乎对刘瑾念念不忘,如今眼看已经到了弘治十八年,朱祐樘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最佳的办法便是杀了刘瑾,一了百了。

    让别人去当那个权阉,做不到刘瑾的程度,刘瑾算是朱厚照身边成就最大的一个,帮助新登基的正德皇帝巩固了皇权,彻底清除了“作对”的文官集团,换作别人,难以达到如此“祸国殃民”的地步。

    这是个很费神的选择。

    照理说沈溪可以杀掉刘瑾而不被人所知,但作为军中主帅,杀一个监军始终不太光彩,而且沈溪觉得,大明皇帝重用太监的主要原因是想制衡文官集团。

    有时候沈溪认为有人出面对付一下文官集团并非坏事,至少站在自私的立场,只有刘健、李东阳等人退出朝堂,他才有出头的机会。

    ……

    正月十八,沈溪在军中设宴犒赏有功将士。

    军中主要将领,加上军功最高的前二十名士兵,都被邀请到中军大帐饮宴。当天,沈溪有个计划,便是将刘瑾灌醉,找个地方杀掉,再将人掩埋,这件事他让马九和云柳负责,所有细节都交待清楚了。

    只等刘瑾喝醉,待其回寝帐或者是出去方便的时候,将其蒙上脑袋带出营地,杀掉后埋入早已挖好的土坑中。

    虽然沈溪觉得这么做有点儿不太人道,甚至有滥杀无辜之嫌,但沈溪觉得这是对朱厚照负责,因为一旦这老家伙回到京城,很有机会成为朱厚照身边的得力干将,让历史回归正途。

    如今沈溪的心情极为矛盾,一方面他不希望自己穿越一场碌碌无为,另一方面他又害怕对历史失去控制,迷失前进的方向。

    当晚,宴席开始,中军大帐内一派热闹,除此之外,大帐周边全都是熊熊燃烧的篝火,三军上下除了负责值守的将士,其余官兵皆围坐在火堆旁,今天的烤肉和酒水管够,甚至有娱兴节目,太平府教坊司派来乐师和舞姬、歌妓等伶人献艺。

    乐曲声中,很多人尽情饮酒,这是军中将士自南征来最为惬意放松的一天,沈溪亲自出来敬酒,苏敬杨和王禾等军中将领陪同在沈溪身边。

    至于刘瑾和张永则留在中军大帐内享受,他二人在整个南征中基本没什么事,只是偶尔发出一些不和谐的声音,与沈溪作对罢了。

    酒宴到中局,开始有人向沈溪敬酒,沈溪自己没多饮酒的打算,因为他要保持头脑清醒,毕竟今天夜里要对刘瑾采取行动,如果喝醉了,可能会处置失当。

    苏敬杨突然神神秘秘地凑了过来,小声道:“沈大人,府衙那边过来个吏员,说已经跟教坊司打好招呼,为您准备好了清倌人,之后便会将人送去您帐中!”

    既然是教坊司过来献艺,自然会为沈溪准备“助兴节目”,毕竟沈溪现如今地位卓然,太平府又是土官和流官都存在的地区,就算流官不想巴结沈溪,土官也不会让沈溪这样的强龙“失望”。

    不过既然说是清倌人,那送来的女人就有很大的可能不是教坊司的,有可能是从民间掠夺而来,还有可能是出自地方少数民族的“敬献”。

    土官等于是地方上的土皇帝,他们在这里维持了上百年的统治,日子过得比皇帝都逍遥,现在沈溪带兵过来,将外夷赶走,恢复他们的治理权,作为回报,送几个女人过来似乎合情合理。

    沈溪道:“知道了,把人留下,之后本官如何处置,另说!”

    对于土官送来的女人,沈溪没打算留下,但也没立即送走,这算是对土官表达忠诚行为的一种嘉奖。

    其实按照道理来说,他大可笑纳下来,带回京城,或者干脆转送给属下,没人会阻拦,但以如今沈溪身边不缺美女,对女人没有那么大的需求,再加上他尊重女性,断不至于为此犯错误。

    酒宴差不多快结束了,“诛杀刘瑾”的计划开始实施。

    之前沈溪让王禾故意敬张永和刘瑾的酒,以至于到此时两位监军都已经喝得醉醺醺,神志不清了。

    之后沈溪让马九带人搀扶刘瑾和张永回帐休息,故意将二人前后错开,先送张永回帐,在送刘瑾的时候将人劫走。

    沈溪留在中军大帐招待将士,等到酒宴进入尾声,云柳跟熙儿身着男装过来,向沈溪行礼,同时上前奏报关于刘瑾的详细情况。

    沈溪忽然有些犹豫,道:“这样,人暂且不杀……”

    云柳愣住了,按照沈溪之前的说法,要将刘瑾扼杀于摇篮之中,为何会突然临时改变计划?一时心里有些不太明白。

    此时王禾跟苏敬杨已经喝醉了,两眼通红,目光迷茫,一个劲儿地嚷着要给沈溪敬酒。

    沈溪喝酒时酒水大多都被他洒到袖子里去了,加上他本来就是喝点儿酒就要红脸的人,这时装出一副不胜酒力的样子,倒也像模像样。他扶额连连摇头,表示自己已经不行了,然后让云柳带着熙儿先退下,自己则在侍卫陪同下返回寝帐。

    ……

    ……

    酒宴终于散去,很多将士被人扶着离开。

    尤其是苏敬杨和王禾,二人相当于沈溪身边负责挡酒的,再加上本身给他二人敬酒的就很多,喝醉后几乎是被人抬走。

    沈溪返回寝帐后,为他准备好的清倌人已经在帐中等候。

    太平府的土官非常体贴,一次便给沈溪送来四名女子,这四名女子虽然身着汉服,但小麦色的肌肤以及高鼻深目,怎么看都像是少数民族女子,年岁都在十二三岁左右,毕竟大明本身成婚年龄就小,但广西这边的女孩成婚更早,所以要送“清倌人”,只能是这样的年龄。

    模样周正,每个都有七八分,放到后世都是校花级别的美女,年岁跟沈溪差距也不大,但作为一个思想开明的现代人,就算对谢恒奴这样十五六岁的少女沈溪都有点儿下不去手,更别说是这些本身就是第一次见面,对他还无比惧怕的小女孩。

    “不用怕,我不会伤害你们……”

    沈溪说了一句,突然意识到,这些小女孩可能根本听不懂他说什么,果然,他说完后,四个小女孩一脸迷茫。

    恰在此时,门口传来侍卫的声音:“大人,云侍卫求见!”

    沈溪没有让云柳进寝帐,自己走了出去,在门口见到云柳,问道:“不是让你去处置刘瑾的事情吗?怎么这么快便回来?处理好了?”

    云柳行礼:“大人,刚得到消息,是来自京城的急报……”

    “京城的消息?”

    沈溪皱眉,见云柳一脸严肃的模样,便知道事情不小。

    沈溪拿过用特殊材料写成的信函,因为夜色漆黑,根本看不清楚上面写的是什么,干脆问道:“说吧,什么事!”

    云柳显得很拘谨:“陛下驾崩了!”

    “哦!”

    沈溪应了一省,没有表现出多少惊讶,蹙眉沉思了一会儿,转身到了前方篝火旁边,凑近跳动的火焰,仔细看清楚信上的内容,随后不由叹了口气,心道:

    “未料这么快,比历史上足足提前了四个多月,还是在正月初一这种时候。如此说来,只有等来年才能改元了!”

    云柳请示:“大人,那刘公公……杀还是不杀?”

    沈溪反复思考,终于摇头:“算了,杀了他没什么用,我的主要目的,是想给他个教训……如今太子已登基,如果这个节骨眼儿上刘瑾死在我军中,或许会在新皇心里留下不好的印象,不如把这条饿虎放回去,助那小子一臂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