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五七七章 南北两案
    戴义和李兴带着朱厚照回宫,他们怕这件事闹大,觉得只要朱厚照回宫,旁人就无法猜到是谁做的。 .

    为了不留下证据,三人在戴义位于西江米巷的私宅将太监服重新穿戴整齐……没有这一身可进不了皇宫。

    为了防止有物证落下,戴义和李兴将屋里屋外仔细找寻一番,确定没有差错后,才带着朱厚照进了大明门。

    三人回到乾清宫,迎接出来的张苑发现情况有些不对。

    朱厚照出去的时候一身齐整,另外两名太监穿着也是干净整洁,但回来时三人却蓬头垢面,头发被汗水浸湿后板结在一起,发出一股异味。

    没等张苑上前问询情况,朱厚照径直来到后面的寝殿,进屋后他将钱袋子丢到桌子上,嘴上发问:“张苑,母后和萧公公没来过吧?”

    张苑赶紧道:“回陛下,今日到目前为止都未曾有人前来打扰……却不知陛下为何如此早……便回来了?”

    “嗨,别说了,晦气晦气,这会儿正值国丧期间,外面楼堂馆所都未营业,便早些回来了……你且准备好热水,朕要沐浴更衣。”

    “至于戴公公和李公公,你们二人先回去,把自己收拾妥当,今日事情便当没发生过,知道没有?”

    朱厚照此时显得一副干练的样子,似乎把什么事情都想到了。

    张苑虽然对朱厚照后一句话心存疑惑,但还是先去办正事,行礼后到门口找来太监和宫女,让他们为朱厚照准备沐浴用具和热水。

    戴义和李兴从寝殿出来时,刚闲下来的张苑想上前去问一句,但二人行色匆匆便离开了。

    张苑心里犯起了嘀咕:“这是怎么了?我在宫中担惊受怕近两个时辰,就怕陛下问他们银子的事……他们现在是这幅光景,那到底是问了还是没问啊?陛下又是否会生我的气?”他却不知道,朱厚照在宫外做了一件“大事”,影响恶劣,以至于回来后马上要沐浴更衣,消灭罪证。

    不过张苑担心自己的事情,就算对朱厚照等人回来时表现出的心虚以及异常有所怀疑,也不会多想。

    ……

    ……

    宫外“强抢民女”事件很快发酵,许多人把怀疑的目光投向外戚张氏兄弟。

    要知道建昌侯张延龄以前就做过强抢民女的案子,但因先皇庇护不得治罪,反而被他抢走的女子的家人落罪下狱,家破人亡。

    大兴县衙原本不想管这种事,但时值国丧期间,京师出现这样的“惊天大案”,大兴县便将此事奏禀到顺天府。

    此时顺天府尹胡富刚上任,这是一个善于断狱,且忠直的大臣,曾在担任福建按察使司佥事时,一口气平反狱囚二百余人。

    胡富刚调任顺天府,正寻找机会施展抱负,谁想国丧期间竟出现“强抢民女”的案子,而且还是“组团作案”,光天化日在大街上强抢良家妇女,且在事后逃离现场,这让胡富感到很没有面子。

    胡富直接将此事捅到刑部,刑部将此案列为京城年初第一大案,上书内阁,由首辅刘健拟定票拟,萧敬代天子御批此案交还大兴县衙追查,顺天府方面也会派人协助进行调查。

    不到两天时间,案子便闹得满城风雨,以至于京城官宦人家的小姐、夫人,无论有事没事,都不敢上街,即便必须要出门也会派至少十多名护院家仆护送,且走的都是大道,不走小路,免得被贼人所趁。

    二月初六朝会上,朱厚照都快忘这件事了,刑部尚书闵圭突然出列禀奏案情,顺天府尹胡富予以补充。

    朱厚照一听,便知道是自己干的好事,他当然不会承认案子跟他有染,当然也没人怀疑到他头上。

    朱厚照故作镇静,嘴上发出抱怨:“强抢民女算很大的事情,需要占用宝贵的时间在朝议时跟朕奏禀吗?朕不想听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案子交给刑部和顺天府去查,查明后该抓的抓,该判的判……以后这等事不必跟朕说!”

    转眼又是几天过去,一直到春闱开始,京城“强抢民女”的案子依然没查出个结果,很多人开始有意无意将沈溪头年“强抢民女”案旧事重提,将两者混为一谈,大多数人认为沈溪那桩案子更可恶,身为地方督抚目无王法,有恃无恐,而京城这边不过是宵小偶然作案,不具可比性。

    ……

    ……

    此时“沈溪案”开始进入调查取证阶段,京城南下调查沈溪案子的人,于二月中旬相继抵达南宁府,这其中便包括要以扳倒沈溪为目的的锦衣卫镇抚使江栎唯。

    江栎唯为了今日的事情,收买了很多人,他带着大笔钱财到地方,不为收受贿赂,就为了将沈溪扳倒,报当年沈溪将他下狱革职之仇。

    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此时沈溪尚不知江栎唯已到南宁府,而且准备对他进行栽赃诬陷。

    二月二十四,经过二十多天行军,沈溪率领南征大军抵达广西省治所在的桂林府临桂城下。

    此番沈溪行军速度不快,一路上有近半时间都在练兵,途径南宁府时,他也是过城不入,主要是想向外界表明一个态度……他不会干涉办案。

    沈溪抵达桂林府城当天,仍旧跟上一次在此做出的选择一样,选择在漓江边扎下大营。

    因沈溪在南宁府取得大捷,并将入侵的交趾兵马悉数驱逐出国境,劳苦功高,此番广西三司衙门都送来慰问品。

    随着地方战事平息,城中百姓生活步入正轨,民生好转,官府也能拿出更多犒劳物资,送到军营。

    但跟之前的情况一样,广西三司衙门的负责人都未出来见沈溪,最多就是派出自己的副手,假惺惺地表达问候之意。

    好在沈溪对地方上没什么要求,甚至觉得自己应该早些离开广西这个是非之地,返回湖广或者江西,就此过上悠哉悠哉的日子。

    但沈溪担心他撤兵后,西南六省推广新作物会出现问题,便以地方叛乱尚未全数平息为由,暂时驻兵广西境内,等情况进一步核实再行撤兵。如此也算是对南宁府那边办案人员的一种无声威慑。

    沈溪不想平白无故被人冤枉,此时他也在想高集和高宁氏此时有何举动,揣测这次案子有几成可能会坐实。

    沈溪非常清楚,在大明朝一个人是否犯罪不是看他有没有做过,而是全看朝廷的调查结果如何。如果有人刻意栽赃诬陷,并想方设法找来“人证”、“物证”,这案子很可能会给他坐实,那时该怎么应对,他一时间也没有主意,只能抱着“清者自清”的态度,在这时代艰难求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