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六一四章 误打误撞
    钱韩氏在卧房梳洗换装,根本不知丈夫找她出去有何用意。

    此时钱宁正在打小算盘:“……若找不到钟夫人,回去李公公不会帮我,我不过是小小的锦衣卫百户,就算他会用我,也不会多重视。”

    “但若是我将妻子送过去,若受他口中贵人赏识,我或许可以显达,就算贵人看不上眼,我将妻子带回来便是,没什么损失!”

    如此一想,钱宁心神大定,只等把人送出去邀功。他开始着手准备马车,通知手底下的弟兄,跟自己一道回施家台。

    一切按部就班进行,等钱宁扶着自己妻子上了马车,对妻子做出一番交代:“等到了地方,你不得随便说话,若你显贵了别忘记我!”

    钱韩氏不解地问道:“相公,到底是何事!?”

    钱宁不回话,直接将马车帘子放下,亲自赶着马车去跟属下会合,然后向泰陵赶路。

    一直到日落时分,钱宁紧赶慢赶终于将人送到,他想通知李兴,却发现根本没对方的联络方式。

    此时孝宗已经下葬,朱厚照的銮驾停伫于陵区山脚下,他将在施家台停留一晚,第二天上午启程回京。

    “这下怎么办?难道我在这里干等?”

    钱宁不知所措,其实以他的身份,要进营地不难,但想靠近皇帝的大帐却难比登天,他不知道李兴现在到底在何处。

    一直到入夜,还是不得其法,钱宁万般无奈,只能寄希望于李兴主动来找他。

    焦急等候半天,钱宁发现有太监路过,赶紧上前询问:“几位公公,不知李公公现在何处?”

    那些太监端着瓜果点心,往朱厚照的皇帐而去,旁边马上有宫廷侍卫前来阻拦,其中一名侍卫喝斥:“不得靠近,走开……”

    钱宁只能避让一旁,看着前方皇帐透出的光亮,别无办法。恰在此时,他听到侧后方传来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你是何人?为何鬼头鬼脑?”

    钱宁吓了一大跳,转身看去,但见一名拿着拂尘的太监缓步走了过来。这太监四方脸,衣着得体,身上带着一股谦和的气质,不似李兴那么嚣张跋扈,因钱宁并未见过这太监,不知此人是谁。

    但能够跟随皇帝出巡的太监可不简单,以钱宁的认知,眼前这位级别可不低,立即上前恭敬行礼:

    “这位公公有礼了,卑职锦衣卫百户钱宁是也!”

    那太监微微皱眉:“锦衣卫百户?你不在营区外巡视,过来作何?”

    钱宁回道:“卑职得李公公授意,去京城办了一件差事,特地来见他!”

    “哦!”

    那人点头,再道,“你说的李公公,是否负责督造皇陵的李兴李公公?”

    钱宁赶紧应道:“正是!”

    那太监笑了起来:“那就是了,你先在这里等候,咱家进去给你传报!”

    钱宁欣喜异常,自己在营区门口等候良久,终于遇到能为自己传报之人,他之前的计划也就有机会实施。

    见那太监往皇帐走去,钱宁心里充满期望。

    但这太监并未去找李兴,因为李兴当日不在皇帝行在内,他去见的是跟他关系比较亲密的刘瑾。

    这太监叫魏彬,是御马监三千营职司太监,负责三千营内养马驯马事宜。之前刘瑾在御马监时,二人经常一起喝酒,称兄道弟,如今刘瑾发迹,他便想巴结刘瑾。

    魏彬直接向刘瑾汇报,此时刘瑾正因当日为朱厚照准备助兴节目而发愁,闻听魏彬奏报后,他皱起了眉头:“李兴让一个锦衣卫百户去京城做什么?莫不是去找什么美女过来?”

    魏彬笑道:“刘公公不妨把人叫进来问问,不就一清二楚?”

    “嗯!”

    刘瑾点头,一摆手,“你且将人叫来,咱家便在此问询一番,严防事情为李兴获悉。若是李兴问及,你便推说不知!”

    魏彬点头:“刘公公请尽管放心便是,咱俩是怎么关系?怎不知该如何应付姓李的老匹夫?”

    说完,魏彬匆忙而去,将钱宁叫来跟刘瑾见面。

    ……

    ……

    钱宁在外等候多时,却不见人出来,不由急得团团转,左等右盼后终于将魏彬等出来。

    魏彬一扬拂尘,道:“咱家为你传报了,可惜未见到李公公,却有有一位贵人想见你,你见是不见?”

    钱宁一时间不知该作何选择,问道:“不知公公如何称呼?”

    魏彬冷笑道:“咱家乃御马监魏彬,你应该听说过咱家的名号吧?”

    钱宁一听赶紧恭维:“原来是魏公公,久仰大名,卑职义父乃是钱公公……”

    魏彬一听不由笑了:“原来是钱公公义子,那就难怪了,之前咱家前去拜会过钱公公。这样吧,既然是自己人,咱家便给你指一条明路,你跟李公公没什么好处,现在一位宫里的贵人要见你,若是你能得到他的信任,将来定前途似锦!”

    钱宁发愁了,虽然他嘴上对魏彬很是恭维,但他也知道,魏彬在宫里属于“二线太监”,跟那些真正的执领太监在地位上有一段差距,现在魏彬给他指的“明路”真不太敢走。

    魏彬见钱宁迟疑,面色不善:“怎的,你不听咱家的吩咐?”

    钱宁笑道:“卑职焉敢懈怠?只是这是李公公派遣的差事,卑职完成了,若不跟他汇报的话……”

    魏彬嗤笑道:“你小子真不识相,给你指条明路都不理会,看来你就是下贱一辈子的命……刘瑾,刘公公的大名你听说过没有?”

    钱宁一直关注宫里的情况,宫中谁得势谁不得势,他一清二楚,虽然现在李兴得势,但仅限于在外帮皇帝做事,刘瑾则不同,那是皇帝跟前的大红人,刚坐上御马监监督太监的位子,风头无二。

    钱宁有些惊讶,连忙道:“小人哪能没听说过刘公公的大名?”

    魏彬冷笑道:“那还等什么,跟咱家去见过刘公公,有你的好处。若你不识相,可别怪咱家对你不客气!”

    钱宁赶紧拱手行礼,点头哈腰无比恭顺,他这样给太监做义子的,本身就是市井无赖,一门心思想巴结宫里的权贵,以便自己得到升迁,哪里会坚持原则?自然有奶便是娘,心甘情愿从命了。

    ……

    ……

    魏彬带着钱宁到了营区一处偏帐,进到里面便见刘瑾有些不耐烦等候在那儿。

    原本刘瑾要去为朱厚照安排助兴节目,知道魏彬这边带了个帮李兴做事的锦衣卫百户来见,便耐着性子等候。可是等了半天才见到人,他自然没什么好脾气。

    “卑职锦衣卫百户钱宁,见过刘公公!”钱宁上去便向刘瑾行礼,并非是简单的拱手或者躬身,而是直接下跪磕头。

    刘瑾再大的脾气,也被钱宁磕头的举动给扫没了,当下摆手道:“这位钱百户,站起来说话便是,咱家不过是宫人,当不起你这一礼!”

    钱宁站起来恭恭敬敬地道:“刘公公说得哪里话?您乃陛下跟前红人,卑职今日能见到您,磕头是无比荣幸的事情,就当是为陛下磕头……”

    刘瑾笑呵呵道:“倒是挺会说话……听魏公公说,你是钱能钱公公义子?”

    “是,是,家父曾多次在晚辈面前提及您大名,还说将来能得到圣宠的几位公公中,一定有刘公公您……”

    钱宁随口编瞎话,现在钱能已死去多年,自然没人出来反驳他。

    刘瑾点头:“别的话先不说,李公公让你去办的是什么事?”

    钱宁神色为难,现在他需要在李兴和刘瑾之间做一个抉择,是继续跟李兴,还是转投刘瑾。最后,他一咬牙:“李公公让卑职去京城找寻一女子,乃是开茶庄的钟夫人……”

    “什么!?”

    刘瑾不由看了魏彬一眼。

    知道钟夫人一事的人不多,他只告诉过魏彬,另外就是戴义和张苑知晓,李兴照理说不知道有这么个人。

    刘瑾马上猜想可能是戴义或者张苑泄露秘密,笑着问钱宁:“那妇人,你可找到了?”

    钱宁一想,人既然是李兴要找的,刘瑾肯定不认识,当即笑着回道:“自然是找到了!卑职还将人带来了……”

    刘瑾心头火起,帮朱厚照跟钟夫人谈情说爱,一向是由他主导,现在李兴居然捷足先登把人绑来了,若把人送给朱厚照,李兴要么得罪朱厚照被斥责,要么是立下大功,具体怎样真不好说。

    刘瑾怒气冲冲道:“瞧你做得好事,连钟夫人你都敢绑!且先将人带来,让咱家看过……”

    钱宁满心以为自己能立功,却未料刘瑾会勃然大怒,便知道自己可能闯祸了,心里暗自庆幸,幸好带来的不是真正的钟夫人。

    此时他只能把一切希望寄托在刘瑾身上。

    钱宁道:“刘公公切勿动怒,卑职将人带进来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