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1648章 虎狼之药
    沈溪回京在朝许多大员眼里,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因为沈溪并非京官,算到了京城也只是过客,很快便会离开。

    在大明,京官跟地方官的待遇完全不同,有人挤破头都想留在京城为官,哪怕只是一个芝麻官,都外放要好很多。在京城为官,意味着可以无限接近权力核心,有更多的机会结识权贵,获得晋升的机会。

    但可惜,大明始终是京官少,地方官多。

    沈溪回到京城前,关注他动向的人非常少,除了那些阴谋算计准备在半道对付沈溪的人外,要数谢迁和朱厚照了。

    谢迁收到沈溪的来信,得知沈溪预计要到十月下旬才会回京,有些不太满意,因为他算了下时间,一路抓紧点的话,完全可以把回京的日子提前到十月十五,如此有更多的时间准备赴任西北之事。

    之后沈溪自武昌府路便没了消息,谢迁一直找人在大运河沿途打探,却没有任何消息,到了九月下旬,接到沈溪的第二封家书,他才确定沈溪走的是官道。

    “……这小子,行事拖拖拉拉,似乎对于回京一点儿都不热衷……难道说他不想面对京城什么人?不会是老夫吧?老夫算如今在朝不怎么管事,好歹也是阁臣,他这么看不起人?”

    谢迁非常生气,在他印象,走官道要水路慢许多。

    他却不知,沈溪进入河南境内后,便星夜兼程北,准备打一个时间差,出乎所有人的预料,突然出现在京城。

    至于朱厚照,沈溪早到京城晚到京城对他没有任何影响。

    在熊孩子的计划,既然沈溪调任西北三边总督,怎么都要跟武全才的老师在宫见一面,问询一下沈溪的计划,学一些用得的东西,最好是让沈溪斗斗刘健和李东阳等权臣,虽然他觉得沈溪未必能帮到他,但总得尝试一下,不是吗?

    进入十月,朱厚照仍旧维持之前的样子,每天除了出宫游玩,是在宫里的“宫市”过夜,仗着年轻身体好,夜夜笙歌不在话下。

    十月初九,午朝结束朱厚照便出宫去了……之前几天他都夜宿“宫市”里的秦楼,忽然感觉有些腻歪,准备换个花样,在宫外过夜,次日再回宫。

    这天钱宁特意为他找来几名女子,据说都是城里富贾家的妾侍,朱厚照不知道钱宁是通过何种方式将这些妇人找来,本着猎的心思,迫不及待出宫,一头扎进刘瑾为他准备的宅院。

    谁知两个时辰过去,只有朱厚照一个男子的后宅丁点儿动静都没有。

    钱宁守在月门外,紧张地来回踱步,过了许久终于忍不住对刘瑾道:“刘公公,要不咱进去看看?”

    刘瑾没好气地道:“看什么看?看陛下如何临幸女人?也不想想自己什么身份,有些事情还是要注意尊卑贵贱……”

    算钱宁得到皇帝的信任,依然在刘瑾面前保持谦卑的姿态,行礼道:“是,是,刘公公提醒的是……卑职只是怕陛下出事。”

    刘瑾自信地道:“你放心,陛下没你想的那么娇贵……你战场杀过人吗?”

    “未曾。”钱宁摇头。

    刘瑾道:“陛下在京师之战,可是在城头亲手斩杀过鞑靼人,光是这气魄,你便不能。”

    钱宁以为刘瑾是在吹牛,没太往心里去,又焦急地等候半个多时辰,听到里面传来朱厚照的声音:

    “刘管家、钱护院,你们进来!”

    听到朱厚照的传唤,二人快步进入月门,来到正房门前,钱宁停下脚步,刘瑾推开门小心翼翼走了进去,只见朱厚照正站在床前系衣带,两名女子则在绣榻哭泣,显然之前朱厚照行事无忌,两名女子毕竟是普通妇人,又不是心甘情愿到这里来,以至于羞愤委屈交加,情难自禁。

    见有人进来,两名妇人赶紧扯被子盖住身子,朱厚照笑眯眯地说道:“今日安排,朕非常满意,不过今晚朕还想……刘管家,你立即回一趟府,跟司马真人要一点仙丹过来……”

    “啊?”

    刘瑾愣了片刻,才明白朱厚照的意思。

    朱厚照是想让刘瑾回去跟司马真人要一些壮阳用的丹药,这让刘瑾非常为难。

    先不说外面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宫门很快要关闭,单说进宫后去跟司马真人要药,没那么容易。

    朱厚照登基后,司马真人的居所迁到东南门附近的道观,虽然在东安门内,仍旧在紫禁城的宫墙内,但到底不是内宫,之前又未提前打招呼,要找到人非常不容易,而且这个时间点,司马真人手头未必有药。

    朱厚照见刘瑾迟疑不定,脸满是为难之色,顿时板起脸来:“怎么,有困难吗?”

    刘瑾不能在朱厚照面前露怯,当即回道:“陛下请稍候,老奴这回宫去……”

    朱厚照自行去找吃的东西,刘瑾哭丧着脸出来,钱宁凑来问道:“刘公公,陛下所说仙丹是何物?吃了可会长生不老?”

    刘瑾怒道:“什么长生不老?若真有此神物,先帝是如何驾崩的?咱家看来,充其量是些大力丸。钱百户,这东西你能否从市面找来?最好用什么东西包装一下,看去显得档次高些……”

    钱宁听到这话,不由释然,拍着胸脯道:“刘公公请放心,卑职一定能把您需要的仙丹找到……以前卑职逛窑子的时候,这东西没少见,刘公公您不知……咳咳,请恕卑职失言。”

    钱宁得意忘形,忘了面前站着的是阉人,对于肢体不全痛彻心扉,被刘瑾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才反应过来,赶紧赔礼道歉。

    刘瑾冷冰冰地道:“既然有好东西,还不快去准备?真要让咱家亲自去寻不成……”

    ……

    ……

    钱宁去了一个多时辰,将市面几种常见的虎狼之药都找了回来。

    按照刘瑾的吩咐,钱宁将每一种丹丸都用精美的檀木盒子装,一看去显得高端大气。

    刘瑾将药盒接过,打开盖子看了几眼,嘴里问道:“怎么去这么久?陛下催了好几次了,下面的人挡不住,咱家没回宫的事情也跟着暴露了……对了,这些药都是作何用的?你详细说说……”

    钱宁一脸奸笑:“这些可都是好东西……有是是给陛下服用的,服下后龙精虎猛,锐不可当,一夜来个十多次也没问题。有的是给女子服用的,即便是个贞节烈女,服下此物……咳咳,那滋味别提了。”

    刘瑾一指头点在钱宁的脑门,骂道:“记吃不记打是吧?以后少在咱家面前提这些龌龊事,只要药有效好。咱家这进去,你在外面守着。”

    “哎,哎!”

    钱宁笑呵呵地点头哈腰。

    刘瑾带着丹药进去,朱厚照问明每种药的效果后,当即服下,没过多久便全身燥热,感觉全身有使不完的劲。

    朱厚照大喜过望,立即把刘瑾赶了出去,随后大发神威,一个个妇人都倒了大霉。

    转眼过了戌时,劳累一天的刘瑾和钱宁在前面的院子小酌,有侍卫前来奏禀:“两位老爷,外面有人求见。”

    刘瑾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自言自语:“公子留宿于此的事情,没人知晓,大半夜的谁人会来求见?多半是那些市井无赖,将之赶走便是。”

    那侍卫期期艾艾:“人……不太好赶走啊,来人乃是新任三边总制沈军门,似乎是……来找公子谈事情的……”

    “啊?”

    刘瑾和钱宁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