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1652章 刘谢之分
    谢迁是将沈溪当作接班人培养,甚至对儿子谢丕的栽培都没有对沈溪那么多。

    因此,此番谢迁对沈溪的嘱咐非常之详尽,将沈溪在西北可能遇到的一系列困难说得清楚明白。

    “……西北之地,权势最大的莫过于各路总兵,这些人或许乃卫指挥使出任,但边军总兵顶得一方诸侯,他们都有着世袭公侯的名头,你在朝地位虽然不低,但始终资历浅薄,算是刘时雍到了西北,也镇不住这些人,更何况是你……”

    “……西北粮饷部分由地方屯田承担,朝廷每年会有数十万石粮食调拨,加饷银和犒赏,每年在三边投入在百万两银子往,你到了西北后,加城塞修建,每年经你衙门所过的钱粮有一二百万之巨,你要守住本心,不得有任何贪污腐败。即便你要收钱,也要从下面总兵和部将手获取,如此方不违禁……”

    “……西北兵马结构复杂,山头林立,直属你的部队屈指可数,若与地方总兵起矛盾,切不可意气用事,他们手直属兵马你多多了,一旦生出龌蹉后果难料。”

    “……你在西北,不得与边商和流寇贸易,此为犯禁之事,尤其不得开边市,一旦违反,无人能在朝为你说项,切记切记。”

    ……

    谢迁交待的事项很多,连细枝末叶的事情也都说得一清二楚,但在沈溪看来,这些都属老生常谈,以他的头脑都能预计到。

    此番到西北,沈溪没打算要让谁屈服,西北不同于内地,在原和南方各省,一个封疆大吏可以解决所有问题。但是在西北,群雄逐鹿,三边总督只是名义的主帅,其实很多事要依靠地方,只有大的战事发生,三边总督的协调和统率作用才体现出来。

    平常时候,沈溪只是个空头元帅,要靠下面的人为他维持秩序,不能给予这些人太大的压力。

    当一个主帅,或许真不如做那种拥有实权的地方诸侯。

    西北各总兵,每一个都是非公则侯,最差也是伯爵,而沈溪不过是以正二品左都御史身份出缺西北,没有爵位在身,算他要杀这些公侯,没有朝廷旨意也不可能动手。而且算朝廷颁旨,也必须要有确凿的证据证明这些人通番卖国,否则算延误战机,或者战败,也不必担心掉脑袋。

    沈溪想轻轻松松拿下一个总兵,在当前的情况下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总的来说,西北名义是由沈溪负责,但其实他什么都管不了,什么事都是要听从朝廷安排。

    但沈溪却已经跃跃欲试,想去挑战一下西北固有的秩序,至于成效如何另当别论。

    ……

    ……

    从谢府出来,时间已经很晚。

    沈溪之后还要去见刘大夏,他想了想,马升干脆不见了,只要见到刘大夏基本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兵部尚书确实非见不可,因兵部分管地方驻军粮草、兵马调动以及官员任命,兵部尚书兵相当于后世的君委副主席、国防部长、总参谋长和后勤部长的总称,可以说是沈溪的顶头司。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刘大夏是举荐沈溪往西北去的人。

    这次沈溪算不去见朱厚照和谢迁,照理说也必须见一下刘大夏,听听这位前三边总督的意见总归没错。

    沈溪回到京城,滴米未沾,虽然在谢府喝了一肚子茶水,但并未解决饥饿的问题,京城没有夜市,晚想吃东西,非要找个民宅开灶不可,但这显然不现实。

    到了刘大夏府外,沈溪下车后前敲门,门环撞得门板“砰砰”直响,但没人应答。

    沈溪不确定刘大夏是否在府,他身边人力毕竟有限,主要精力都放在皇帝身了,朝其他官员的情况,便没法详细调查。刘大夏作为兵部尚书,事务繁忙,经常留在衙门或者位于东长安街的宅院过夜,不回家是正常的事情。

    许久后,终于有刘府知客从里面打开门,提着个灯笼出来。

    “谁啊?”

    知客显得很不耐烦,宰相门前七品官,刘大夏府里的人,平时都很霸道,只是在自家老爷面前才装出一副谦逊的模样。

    对此沈溪无可厚非,毕竟身为门子如果不嚣张点,根本没法打发那些前来拜访拉关系的下层官员,当下客气地道:“在下乃三边总制沈溪,门求见刘尚书。”

    “疯了吧你?冒充谁不好,冒充新任三边总制?你不知道他是谁?”

    知客显得很傲慢,喝斥道,“沈大人要半个月后才会回京,别在这里瞎胡闹……再不走,我叫人出来驱赶!真他娘晦气!”

    说完,那人转身回去,要关大门,却被沈溪前拦住,沈溪解释道:“你可以不信,只问你一声,你家老爷是否回来?如果不在,我去兵部找,或者是去他在东长安街的宅院……”

    沈溪能如此准确地说出刘大夏的情况,知客稍感意外。

    作为门子,到底阅人及处世经验丰富,算不认识沈溪,也看得出来今晚的拜访者气势很足,不是一般的冒充者可以相。

    那人略一犹豫,期期艾艾道:“我……我家老爷不在,你哪儿……找人,一切请自便!走开,我要关门了!”

    沈溪厉声喝斥:“你可记得今日之话?若我去兵部找不到人,耽误朝廷大事,到时候别埋怨你的脑袋不保!”

    说完,沈溪不再理会,转身下了台阶,要马车。那知客有些慌神了,大半夜门来找刘大夏,还如此蛮横,甚至出言威胁……种种情况说明,这人非常有可能真的是三边总督沈溪本人。

    沈溪马车正要走,那人追出来拦在马前:“等等,我先进去看看我家老爷是否回来了,请稍候!”

    听到这话,沈溪已经可以确定刘大夏必然在府,只是知客想进去通报一声,看看刘大夏的反应,再确定出来后该怎么跟沈溪说。

    ……

    ……

    沈溪在刘府外等了不多时,大门重新打开,这次知客陪同刘大夏一起出来。

    刘大夏一身常服,明显刚刚整理过,衣衫不是很齐整,见到沈溪后他非常意外,见沈溪前行礼,一抬手:“怎的这么早便回京师?”

    沈溪看了知客一眼,知客赶紧躲到门后不敢露头,免得被沈溪诘责。

    沈溪可没那么小肚鸡肠,换位思考一下,若他是那门子被陌生人大半夜骚扰,也不会有好脸色,现在能请刘大夏出来,其实这知客的差事已经完成得相当好了。

    沈溪道:“匆忙回京,是为早些往西北赴任。之前学生已去见过陛下和谢阁老,随后立即赶来求见尚书大人。明早天亮城门开启后,学生便要离开京师往西北。”

    刘大夏点头:“你回来的正好,走,进去说话。”

    跟谢迁形容的不同,刘大夏没那么小气,见到沈溪后态度很好,而且没问太多细节,诸如在哪里又是如何见到皇帝等等。这些事,只有非常关心沈溪之人才会问及,刘大夏虽然对沈溪也有提拔之恩,但彼此关系始终维持在公事公办这一层面,没到谢迁那样必须要每件事都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程度。

    从这点看,沈溪明白,自己在朝真正的靠山还是谢迁,终归马升和刘大夏等人,只是欣赏他的才华和能力,再是给谢迁这个老朋友的面子,如果旁人拥有自己的才能,同样会得到马升和刘大夏欣赏。

    明白这一点,沈溪反倒更欣赏马升和刘大夏的品行,因为站在位者的角度,唯才是举方是成功之道。

    正是因为弘治朝像马升和刘大夏这样的朝臣多了,才成当前的兴盛世。

    当然沈溪不是贬低谢迁什么,最开始谢迁对他的提拔,完全是因为他的才能,只是后来二人做了亲家,以至于很多事开始变质。

    算沈溪有什么过错,谢迁也会包庇。

    这是人之常情,算马升和刘大夏身边有什么亲眷当官,他们也未必能做到一切公事公办,人非圣贤,总归会有私心。

    ……

    ……

    进到刘大夏府正堂,刘大夏先将随从屏退,这才示意沈溪坐下来说话。

    “……西北达延部数度犯境,据悉之前京师之战的主要部族将领,基本已更迭,达延部这两年内部变化不小,草原战事未曾断绝,但鞑靼部仍旧能保持王权,足见其实力不容小觑。你往西北,且不可轻易开启战端!”

    刘大夏说的事情,相对切合实际。

    不问私事,来进入主题,虽然在部分交待跟谢迁别无二致,但从刘大夏的口说出来,意义不同。

    沈溪三边总督之职,直属兵部,但却可以跳过兵部直接跟皇帝沟通。从官品官秩而言,沈溪现在地位基本跟刘大夏持平,二人坐下来算是对等的关系,不需要事事听从兵部尚书吩咐。

    但从人事和朝廷架构来看,他不得不去听从刘大夏安排,除了兵部掌管着边军的后勤补给以及人员调动外,还涉及朝廷对西北的策略,如果他一意孤行,得不到兵部支持,那他在西北是孤家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