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六六二章 心灰意冷
    朱厚照几乎被文官集团逼到不得不遵从的地步,他以少年之身,平时仗着自己皇帝的身份耀武扬威,但如今群臣气势汹汹入宫来行死谏,他不敢有所妄论。

    朱厚照脸上满是为难之色:“诸位卿家,你们……真要朕杀掉刘瑾、张苑这些从东宫出来的奴婢吗?为什么不能留他们一条命?”

    刘健年纪大了,觉得刘瑾和张苑等人没到非死不可的地步,所以没有发表评论,而韩文因为在奉天殿的跪谏已经跟刘瑾等内侍监势成水火,所以此时的他就好像个疯子,跪在地上高声道:

    “不杀这些奸贼,天下士子愤怒难消,大明国祚不得振兴,请陛下认清这些人为恶宫廷的真实面目,将其诛除!”

    朱厚照又看向刘健,问道:“刘少傅,你认为呢?”

    此时朱厚照已将刘健当作最后的希望,期冀刘健能站出来说上两句好话,此时的刘健却闭上眼睛,好像根本就没听到朱厚照的问话一样。

    李东阳道:“陛下,民心不可违。若能除一二奸人,便可令朝堂稳固,陛下为何要为这些人求情?”

    朱厚照苦笑一下,慢慢站起身来,打量在场朝臣,道:“现在朕再问你们一次,你们觉得朕必须要杀掉刘瑾、张苑、李兴和魏彬吗?难道朕将这些人驱逐出皇宫,也不行吗?”

    韩文厉声道:“陛下,四名奸贼不死,老臣便一头撞死在乾清宫!”

    谁也没想到韩文态度会如此坚决,很多人在佩服韩文的同时,又觉得这番话有些过了,这分明是在逼迫皇帝就范,失去人臣的立场和准则。

    朱厚照走出自己的案桌,下玉阶来到刘健身前,直盯盯地看着刘健,道:

    “刘少傅,朕还是希望听到您的意见……您是先皇委任的内阁首辅,父皇对您信任有加,无论有什么事情都会跟您商议。朕刚登基,很多事不懂,在杀与不杀之间,朕实在有些难以决断。”

    刘健此时已不可能回头,他斜着看了韩文一眼,此时若他说不杀刘瑾、张苑等人,意味着摒弃韩文这些跟他一道跪谏的老臣。

    而且此时李东阳的态度非常坚决,就是要杀掉刘瑾等人以正法纪。

    很多事不能追究皇帝的责任,现在皇帝犯下的错误就要由刘瑾等太监来承担,连一直在外监督修造皇陵的李兴也被认为必死。

    刘健正色道:“陛下,朝廷纲常有度,为免除后患,陛下当诛除奸佞,这也是为保住先皇留下来的盛世江山。若陛下于心不忍,可将这几人交由刑部拟定罪责……”

    朱厚照这才明白为什么刑部尚书闵圭会入宫,摇头苦笑:“原来刘少傅什么都安排好了,那今日朕找你来商议,其实没什么意义。”

    说完,朱厚照带着几分意兴阑珊回到御案后,坐下来,语气显得极为沮丧:“诸位卿家,既然你们心意已决,那朕便遵从你们的想法,将刘瑾等人诛除,连那些跟随朕的老奴,也发配出宫……不过这件事要到明日朝堂上再说,朕累了,诸位卿家请回吧。”

    这会儿朱厚照已经完全没了以往的锐气,昏昏欲睡,面容上带着种看破一切的无奈,甚至不想抬头看在场大臣。

    韩文见目的已达到,似乎生怕皇帝反悔,大声道:“陛下,既到如此境地,请在奏本上御笔朱批,臣等方能告退!”

    “啊?”

    朱厚照没想到韩文会如此咄咄逼人,不但要让他承诺杀掉刘瑾等内侍,还要先将朱批写好,意思是第二日朝臣便可以直接用朱批擒杀刘瑾等人。

    朱厚照道:“诸位卿家,朕看来……不必如此相逼吧,朕答应你们还不行吗?”

    韩文道:“陛下不做朱批,臣等怎能安心离去?”

    朱厚照环视一圈,许多大臣开始下跪请命,朱厚照非常沮丧,最后看向刘健,刘健闭上眼不跟朱厚照对视。

    朱厚照此时好像个无助的孩子,拿起桌上的朱笔,迟迟不肯落下笔墨。

    最后,他艰难地在韩文后一份奏本上写下“准”字,虽然只有一字,便等于是定下刘瑾等人的死罪。

    “这样……”

    朱厚照放下笔后,顿了顿问道,“总该可以了吧?”

    韩文从地上站起身,踮起脚尖,想努力看清楚御案上朱批的内容。

    朱厚照一摆手,示意让戴义将奏本拿下去。

    戴义手捧奏本来到韩文等人面前,给在场大臣看过,所有人均松了口气,如此一来,他们总算大获全胜。

    这次跪谏取得圆满成功!

    “臣等告退!”

    韩文似乎不想跟朱厚照说太多,行礼便走。

    朱厚照神色木然,用客套的语气,慢悠悠说道:“诸位卿家慢些出宫,路上小心……”

    文臣陆续退出殿外。

    李东阳没多少想法,先行一步,唯独刘健察觉有些不妥……这件事严重打击了小皇帝的威信,朱厚照此时恐怕想死的心都有了,对朝中文官集团越发反感和憎恨。

    刘健意识到,将来跟皇帝相处,必然有诸多不和。

    但就算刘健有此警觉,但因跪谏之事本身就因他而起,而且他还是最大的获益者,所以没有想太多。

    之后刘健还要赶回文渊阁,跟李东阳商议司礼监掌印太监人选,至于是让萧敬留任,还是让戴义或者是他人接替,已经不是小皇帝或者张太后能够决定,一切都会由刘健这个首辅来定夺。

    ……

    ……

    刘健等大臣离开乾清宫后,朱厚照一个人坐在御案后的龙椅上,面对眼前两份奏本发呆。

    两份奏本都是韩文呈奏,内容近乎一模一样,都是为诛杀刘瑾等内侍所奏,不同的是,一份已朱批,而另一份却没有朱批。

    两份奏本上都写了不少人的名字,几乎全都是朝中文官的骨干,朱厚照嘀咕道:“如果我能拒绝该多好?但就怕这些人撒手不管,那朕的江山谁来打理?更有甚者,若刘少傅觉得我不适合当皇帝,换别人来当皇帝当如何?”

    “陛下,时候不早,您该回去休息了。”

    戴义送大臣出了乾清宫,入大殿后来到朱厚照面前,见皇帝失魂落魄坐在那儿,不由关切地道。

    朱厚照抬起头看了戴义一眼,目光中并无怨恼之色,他知道这些事不怪戴义,此时他精神萎顿,不想跟戴义置气。

    朱厚照道:“戴公公,太后那边已歇息了吗?”

    戴义一怔,这半晚上他都在为那些朝臣跪谏的事情忙活,以他的身份,管不到坤宁宫那边,于是答道:“回陛下,太后……应该休息了吧。”

    朱厚照先“哦”了一声,好像是应了,但随即他反应过来,道:“就算太后已经睡下,朕还是要去见她,朕心里很不高兴,只有太后能理解朕心中的苦楚吧。”

    说完,朱厚照往殿门而去,走到半截,突然意识到什么,回头道,“戴公公,你顺带派人出一趟宫,找一下谢阁老,就说朕有事情找他,让他进宫来……”

    戴义愣了愣,随即想到,之前那么多大臣跪谏,唯独不见文官集团前核心人物谢迁,难道这中间有什么奥妙?

    戴义行礼:“是,陛下。老奴之后便亲自去谢阁老府上通传。”

    朱厚照失魂落魄走出乾清宫,随口道:“去吧,最好能跟谢先生说一下宫里的情况……如果他能替朕分忧的话,朕就不必如此苦恼了。”

    ……

    ……

    朱厚照到了坤宁宫外,此时坤宁宫领班太监是赵宁,赵宁四十多岁,在宫里地位不高。

    但因赵宁能说会道,再加上为人体贴,朱祐樘病逝后,得到张太后的宠信。

    “陛下,请回吧,太后娘娘吩咐过了,今日无论谁来打扰,一律不见。太后娘娘说她身体疲累,要多休息……”赵宁为难地说。

    以赵宁的见地,自然知道阻拦皇帝没什么好处,因为朱厚照一向对奴才不是那么客气,若发起火来,打人都是轻的。

    但这次朱厚照的反应却没以前那么激烈,他恳切地说道:“赵公公,你进去跟母后通传一声,朕已经按照她说的跟大臣表达过意见,现在朕有很多事想跟她倾述,让她准允朕入内……”

    赵宁左右为难,最后跪下来:“陛下,不是奴才不想进去为您通禀,实在是太后娘娘之前有懿旨,奴才不敢违背。”

    朱厚照听到这番话,轻叹口气:“也罢,朕跟你为难作何?你们做奴才的,只是奉命行事,朕有时候觉得,做个皇帝还不如你们呢,至少你们不用为朝堂上那么多破事烦忧,只需专心做好一件事便可……”

    朱厚照神情落寞,一副心灰意冷的模样。赵宁心想:“陛下这是怎么了?为何今日陛下跟以往不同呢?”

    等了半天,赵宁没得到朱厚照别的授意,抬起头正要请示,却发现眼前已经没了人影。

    “陛下……陛下不会是进去了吧?”

    赵宁心慌意乱,连忙问旁边的太监。

    太监道:“赵公公,陛下已经走了,是往乾清宫那边去了,需要小的去追回来吗?”

    赵宁松了口气,摆摆手:“追什么追?咱家几个就是负责守在坤宁宫外,不要任何人惊扰太后,别的事跟我们一概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