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六八七章 迫返
    朱晖做好了逃窜准备,为防止消息外泄,并没有跟沈溪打招呼。

    诸如盔甲、布帛、酒缸等较为沉重的东西,朱晖一样不带,只为轻装上阵,他知道大雪天带着这些东西行路,车轮一旦陷进坑里,到时候会拖累整个车队。

    沈溪压根儿没加理会。

    朱晖出城后,庆幸之余,开始思考这个问题:“难道沈之厚从未在意过老夫去留,只是老夫空担心一场?”

    虽然满腹疑惑,但朱晖去意甚坚,沈溪越是不加理会,他心里的担忧愈甚。

    临入夜前,车队刚行至榆林卫城东五里的马圈沟,来面传来马蹄声。

    来者共四骑,并非是朱晖预料中的前来阻拦,只是为问询事由。

    到了朱晖的马车前,四骑中一人翻身下马,显得很客气,冲着车厢拱手行礼,问道:“公爷,我家大人让小的传话,询问您为何如此着急?不辞而别不说,还选择在黄昏时分离城!莫不是有什么要紧之事……”

    朱晖让车队继续行进,然后从马车上跳下来,对前来传话之人说道:“回去告知你们大人,就说老夫卸任后,在榆林卫城停留时日过长,眼看年关将至,必须得抓紧时间赶回京城向朝廷复命,未及向他请辞,还望海涵。”

    “至于夜间行路,老夫之前便已想过,主要是怕白日里行路会有鞑靼人偷袭,又担心夜晚扎营大雪将营地填埋,进退不得,便定好在晚上行路的策略,而在白日扎营休息。让他不必牵挂。”

    问话者没有再多说,只是行了礼,上了马,折马头带其余三骑往榆林卫方向而去。

    朱晖见到这状况,终于放下心来,自言自语:“看来是老夫多心了。”

    师爷过来请示:“公爷,今晚咱还急着赶路吗?走夜路怕是不怎么安全啊。”

    “走,谁说不走了?”

    朱晖恼火地道,“不管怎样,都要尽快离开延绥地界,若被沈之厚知道朝廷派人来清查钱粮弊政,非派人前来追赶不可……这节骨眼儿上,早离开早省心。”

    师爷一副受教的模样,行礼道:“是,是,在下这就去安排。”

    朱晖气呼呼上了马车,一股寒风袭来,忍不住哆嗦两下。他用力搓了搓手,埋怨道:“该死的鬼天气,若非沈之厚,老夫断不至于顶风冒雪回京,这一路辛苦都拜沈之厚所赐。”

    赶车的车夫闻声忍不住问道:“老爷,不是被大雪闹得吗?”

    朱晖骂道:“就你多嘴,若不是朝廷派沈之厚这样不识时务的家伙来西北,老夫至于如此着急离开?换了谁,都比他容易应付。”

    ……

    ……

    夜间行路,气温低不说,且视野严重受阻。

    跟随朱晖一起赶路的侍卫和亲兵,一个个精神萎靡,尽管身上裹得严严实实,依然感觉刺骨的冰凉。

    这个时代的人基本都有夜盲症,不时有人惨呼着跌到路旁的壕沟里,严重拖累了行路的速度。

    若是平常时候,尚可以用火把照明和取暖,可今天晚上风雪太大,火把刚点燃就被大风吹灭,所有人都苦不堪言。

    在这种极端严寒的天气下,走了一夜,到天光乍亮,才走出三十多里,距离前面封冻的葭河尚有几里。

    又走了一个时辰,天地彻底亮开。

    朱晖从马车上下来,看了看不远处封冻的葭河,又抬头看了看天空,这时风雪渐渐停歇。朱晖满意地点了点头,回望榆林卫城方向,自豪地道:“这才是我大明真正的精兵强将,一夜之间能顶着风雪走出这么远,不容易啊。这场风雪过后,相信沈之厚的人再也追赶不上。好了,原地驻扎,等休息一日,天黑再出发。”

    跟着朱晖赶路的人都在骂娘,但没辙,这可是保国公亲自下达的命令,他们只有遵从的份儿。这头刚把营地扎好,还没等埋锅造饭,忽然有人指着南边的雪原,恐惧地大叫:“不好,有鞑子……”

    一句话,就让整个营地陷入极大的混乱。

    官兵们狼狈地把武器拿出来,却发现一夜行军下来,整个人已精疲力尽,莫说上阵杀敌了,连握枪杆都很困难。

    “直娘贼,好端端地怎会遇到鞑子?莫非天要亡老夫?传令下去,弓箭手准备,先射死几个再说。”

    朱晖虽然也惊恐交加,但头脑大致还算清醒,冲出来站在高处大叫。

    师爷一听有些无语:“公爷,咱这是荒郊野外,箭射不了多远,那鞑子骑兵跟风一样!公爷不必慌张,看那鞑子数量,也没多少,估摸也就二三十骑,应该是出来劫掠的散兵游勇,若是看到我们队伍庞大,或许就吓得逃窜远遁了。”

    “对对,咱人多,怕什么!先结盾阵……有什么拿什么,只要把马车保护好就行,老夫站在中间指挥战事。”

    朱晖贪生怕死,又担心丢失钱财,指挥把马车环绕成一圈,他自己跳到最中央那辆马车的车板上,靠马车阵和侍卫、亲兵保证他的安全。

    朱晖满心以为鞑子不敢来犯,但事与愿违,鞑靼骑兵见到乱七八糟的营地,以为是顶风冒雪赶往榆林卫的商队。以鞑靼人的自负,在野外谁都不怕,见到数倍于己的明军官军他们也从无退缩之意。

    “嗖嗖——”

    一阵箭雨飞了过来,几名围在马车前的明军惨呼着倒地。明军匆忙以弓箭还击,却没多少效果,鞑靼骑兵一掠而过,旋即又从另一个方向冲了过来。

    连续几轮骑射,朱晖手下已经出现二三十人伤亡,鞑子却依然来去如风,没有一骑被车阵中还击的弓箭射中。

    糟糕的是,连续几轮弓箭射下来,弓手已经力乏。

    鞑靼骑兵这时改变了策略,将弓箭背到肩上,挥舞着马刀冲杀过来。

    朱晖吓得面无人色,全身抖个不停,眼里全是鞑靼人那明晃晃的马刀刀尖,感觉一场灾难就要到来。

    恰在此时,远处传来“砰”“砰”的声响,非常突然,以至于鞑靼骑兵和朱晖的部属都没有反应过来。

    “老爷,是火铳射击的声音。好像是咱大明军队来援!”

    “大明军队?怎么可能从东边过来?之前沈之厚不是下令,让各城塞坚守不出吗?”朱晖惊喜交加,自言自语道。

    虽然不见人影,不过火铳射击的声音却让奔袭的鞑靼人受惊不小,那些鞑靼人立即改换方向,不是向东正面迎敌,而是向北方的荒原逃窜。

    “噢,噢!”

    朱晖麾下的官兵大声叫喊起来。

    朱晖直想破口大骂,这会儿喊什么,难道把鞑靼人叫回来?

    东边传来骑兵奔驰的声音,大批明军骑兵从东边雪原杀奔而来,到二三里远的地方,朱晖终于看清楚,的确是大明龙旗。

    朱晖看着鞑靼人远去的背影,心里满是忌惮,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他不敢下令对鞑靼骑兵发起追击,只能等来援的大明骑兵靠过来。

    过了大约一刻钟,骑兵直接从厚厚的冰层上过了葭河,到了营地前。

    这时候,朱晖才发现,来援的明军只有一百多骑,数量甚至不及自己部属的数量。但这些骑兵基本装备新式兵器,分散开警戒的十多名官兵手上所持赫然是沈溪之前送到西北的新式火铳。

    朱晖毕竟是前任三边总制,他立在营地高处,喊道:“来人报上姓名。”

    这些骑兵身上裹着厚厚的盔甲,脸都被遮住,看不清模样,当前一名白盔将领从马匹上下来,单膝下跪行礼:“末将林恒,参见保国公。”

    朱晖听到领兵来援的将领是林恒,顿时松了口气,他从马车上跳下来,走到林恒身前,将林恒搀扶起来,道:“伯之,没想到是你,你这是……自何处来啊?”

    林恒因土木堡之战和京师保卫战的功劳,如今已是延绥总兵下的参将。

    林恒恭敬地道:“回公爷的话,末将之前奉命镇守镇羌所,两日前奉调返回延绥镇驻地榆林卫,未曾想这一路上接连遭遇鞑靼骑兵,沿途已击溃数股鞑靼游骑,斩下六颗首级,正要回驻地与沈大人奏禀。”

    朱晖听到这话,彻底打消是沈溪故意给他找麻烦的想法。

    “林伯之两天前就奉调回榆林卫,必不知晓京城那边的情况……还好他来得及时,不然连命都保不住了。”x5

    朱晖笑道:“快起来吧,此番多亏你赶走那些鞑靼人,老夫会向朝廷为你请功。对了,你后面那位就是王陵之将军吧?”

    林恒身后战马的马背上是个身材魁梧的少年郎,听到这话,他挥舞一下手上双锏,用浑厚的嗓音回道:“是啊。”

    朱晖叹道:“早就听说王家郎所向披靡,武勇之盛九边无人能及,可惜一直无缘得见,今日总算见到了。”

    林恒回头看了王陵之一眼,道:“王将军,还不快下马来参见保国公?”

    林恒在西北摸爬滚打多年,又是官宦子弟,就算曾是落罪之身,但到底读过书,对官场规矩极为了解,生怕王陵之得罪朱晖遭其记恨报复。

    王陵之虽然虎头虎脑,但生性朴实,知道自己哪里不足,平日对林恒言听计从,闻言立即翻身下马上前对朱晖拱手行礼,脸上却没多少尊敬之意。

    朱晖一向以慧眼识英才著称,别人都喜欢称他为伯乐,他见王陵之此等模样并未生气,毕竟人家刚刚解围救了他一命。

    林恒行礼:“公爷,我等这就要回榆林卫城向沈大人复命,您这是往何处去?”

    朱晖被问及自己去处,不知该如何回答。继续上路,他已经没那胆量,于是问道:“伯之,你沿途过来,真的见到不少鞑靼骑兵?”

    林恒道:“是的,公爷,虽然鞑靼骑兵未成建制,但一路散兵游勇甚多,听闻乃今年北方大旱所致,那些蛮夷没粮食过冬,只能大批涌入边关,到我大明腹地来抢劫过活。”

    朱晖咳嗽两声,道:“那老夫不去别处了,跟你们一起回榆林卫城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