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七一一章 让沈溪回朝
    在谢迁看来,许进一度接近扳倒刘瑾,但可惜,其过激的举动坏了事,而且检举刘瑾的时机不那么合适。当前时值刘瑾查京城税亩和九边历年财政亏空,会让刘瑾及其同党以旁人攻讦为由,让朱厚照产生怀疑。一旦朱厚照生疑,必然不会惩戒一个能供他吃喝玩乐的太监,以至于之后许进再说什么,基本都属徒劳无功。朱厚照听许进慷慨激昂说了一通,着恼万分:“够了,许尚书该做些正事了,你说的事情,朕会派人彻查,但刘公公力主推行的几件大事依然会继续进行下去,今日朝议便到此为止吧!”朱厚照显然不爱听了,干脆宣布结束朝会,起身往后庑方去了。刘瑾跪在地上没起来,擦了擦额头的汗珠,这次之事让他惊出一身冷汗。许进见攻讦不成,还想过去跟刘瑾理论,却被周围同僚隔开,要是招惹来锦衣卫干涉,那麻烦就大了。在场大多数官员都同情和支持许进,此番许进牵头跟刘瑾斗,许多人暗中摩拳擦掌,只等皇帝的态度出现一点松动即出手相助,但可惜许进对刘瑾的弹劾未被朱厚照采纳,接下来再做什么已无意义。没有君王惩戒刘瑾,剥夺其司礼监掌印太监之位,刘瑾依然可以高居庙堂,做他的立皇帝,旁人想扳倒他除非是刺杀,但刘瑾一向小心谨慎,身边安保极为严密,想出手杀刘瑾非易事。许进这边被人簇拥着出了乾清宫,临出宫门前,他瞪了谢迁一眼谢迁没有仗义帮忙让他很恼火,尽管之前他已经知道谢迁的态度,但事到临头,依然有一种遭遇背叛的痛心感。而刘瑾这边,也有几位官员过去搀扶,刚才帮刘瑾说话的兵部尚书刘宇冲在最前面。“公公快起来吧,陛下并未听信某些人的谗言,朝中上下还是以您为首”刘宇一上去便献媚。刘瑾喘了口气,正要找许进算账,才知道许进已经出了乾清宫,不过这会儿内阁首辅谢迁还没走,他心有余悸地看了谢迁一眼,暗道:“幸好姓谢的没落井下石,以陛下对他的信任,若他站出来说几句话,陛下指不定会如何决断”刘宇等人见刘瑾神思不属,默不作声,不知他在考虑什么,刘宇试探地问道:“公公这是要回去歇息,还是往司礼监?”刘瑾顿时回过神来,尖着嗓子道:“咱家被宵小所谗,险些落罪在身,这件事绝不能就此善罢甘休立即找人写奏本弹劾许进,咱家可不是那种好捏的软柿子!”当着乾清宫内文武大员的面,刘瑾便下令要反过来弹劾许进,显然是恼羞成怒,即刻就要罗织罪名进行报复。刘瑾这边做出指示,旁边马上有人帮腔,一致申讨许进,表示要联名弹劾。曾经是文官集团中坚的刘宇非常的积极主动,他很清楚,一旦许进从吏部尚书上退下来,按照惯例,进补吏部尚书的人基本是他。况且,六部尚书中当前跟刘瑾关系最好的就是他刘宇,之前刘瑾的亲信孙聪已经跟他打过招呼,有意让他替代许进为吏部尚书,在今日之事后,他相信许进退下来基本已是板上钉钉之事,他进为吏部尚书指日可待。离开乾清宫,谢迁到文渊阁转了一圈,向焦芳和王鏊交待完公务,便打道回府。他知道许进碰壁后定然会来找自己说事,于是催促马夫快一点儿,准备回府后便闭门谢客,可是当他人到谢府门前时,乘坐马车赶来的许进早已等候在那儿了。谢迁下得马车,望着怒目相向的许进,老脸横皱,一摆手道:“事既不成,汝来见我作何?”说完,径直往院内走去。许进跟上来,与他并肩而行:“今日事后,我便要从吏部退下来了,日后谁来跟刘贼相斗?”谢迁轻哼一声,道:“既知以卵击石,何必当初?你若在朝,尚能维护吏部清流,你这一走,吏部必然为奸党掌控,一心卖官鬻爵,朝中还有何人能阻挡?”“有。”许进一把将谢迁抓住,停下脚步,郑重地看着老友,道,“便是你谢于乔。”谢迁瞪着许进,而许进则满面凄凉回望,最后谢迁心中一阵酸楚,将目光侧向一边,带着遗憾道:“唉,早知与其相斗后果难料,你作何还要不顾后果地倾力一试,安生些不好吗?”许进苦笑不已:“你当我愿意?朝中早有风闻,刘贼欲除我而后快,暗中跟兵部尚书刘宇商议,以他来代我你当我今日不弹劾他,就能安守吏部?只是今日事不成,大势去也”“于乔,如今朝中要灭刘贼的人虽多,但你不出面,这些人必然会被刘贼一一剪除,等满朝充斥阉党,届时你可能安然自守?”谢迁甩开许进的手,继续往前,许进追在后面道:“于乔,你该明白如今阉党专权的恶果,朝中已乱象丛生,你怎么还想抽身事外?”谢迁道:“事既不成,你来讲理,有何意义?”许进跟着谢迁走进书房,仆人过来请示,谢迁怒道:“将房门关上,不得让人进来打扰。”二人来到书桌前,分宾主坐下。许进道:“于乔,我早想过了,如今你不肯跟刘贼相斗,却有人可以跟他势不两立。”“谁?”谢迁愣了一下,觉得许进有什么阴谋。许进嘴角浮现一抹厉笑,道:“之后我便上书天子,主动请辞,遂了刘宇那贼子之意让他做吏部尚书又如何?不等刘贼出手,我自己请辞,免得留在朝中碍眼。不过兵部尚书之位,非沈之厚担当不可,索性陛下早就提出让他回朝为尚书,此事料想必成。”谢迁听到这话,抄起书桌上的笔杆就往坐在对面的许进身上戳。许进起身躲开,谢迁绕过书桌追上去继续戳,却被许进一把抓住他手上的笔杆子,夺过去丢到了地上。许进不顾情面,直言不讳:“于乔,你护犊我能理解,但别忘了陛下对沈之厚的信任,非他人能够取代。”“况且,沈之厚能在短短数年间有今日成绩,不是你谢于乔栽培得好,而是他有真本事,此人回朝至少能跟刘贼一斗,你便是阻碍也无用,上疏折子之前我便写好,待会儿就要入宫面圣,就算在陛下面前死谏,也不会罢休。”谢迁心里那叫一个气。对于许进上奏,他采取了隔岸观火的策略,没想到许进居然一早便算计他,让沈溪回朝担任兵部尚书,让沈溪牵头跟刘瑾相斗。谢迁气得直咳嗽,半晌后理顺气息说道:“你这是要坑沈溪小儿啊他如今在三边领兵,碍着你了么?”许进扁扁嘴道:“正是你谢于乔碌碌无为,方才让刘贼得势,你一介首辅甘心为阉党之下,于心何安?我就是要让沈之厚回朝于乔,我倒是想看看,若沈之厚回来,你是否还能像今日这般恬然自若。”“休想!”谢迁骂道,“好你个许季升,胆大妄为,行事无忌,以为我怕了你不成?沈溪小儿无论如何也不会回朝,老夫这就去奏请陛下”马文升和刘健、李东阳等人从朝中退下来后,谢迁跟许进已经是朝中文臣翘楚,所有人都以二人马首是瞻。..但现在二人为了斗刘瑾之事,吵得不可开交,最后许进嚷嚷着离开谢府,表示绝不罢休。谢府书房。听闻吏部许尚书气着离去,徐夫人闻讯赶过来劝解:“老爷,您消消气,朝中究竟谁招惹你了,你要回家置气?许大人是老臣,跟您的关系一向不错啊”谢迁骂道:“你一介妇人懂什么?许季升那个老匹夫居然要让沈溪小儿回朝担任兵部尚书!”徐夫人眼睛一亮,道:“老爷,这是好事啊!”谢迁没好气地喝斥:“屁的好事,如今阉党专权,老夫在朝中天天受阉党的气,就是想让沈溪小儿在西北过几天安生日子,若他回朝做了兵部尚书,阉党能轻易放过他?陛下对他信任至极,屡屡在朝议时问及西北军务,甚至暗中给沈家打赏,这些已足够阉党对他怀恨在心。”徐夫人再道:“老爷,您想多了,回朝当官有什么不好的?你都说了,陛下对沈大人信任有加,即便偶尔犯些错误料想也会原谅,若想保持好名声,大不了远离阉党便是回朝任兵部尚书,沈大人便可留在京城生活,与君儿朝夕相处,这是多好的事情!?”“妇道人家,鼠目寸光,跟许季升一样,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自己跟姓刘的斗不成,非要牵累别人。”谢迁说着,急得团团转,“不行不行,老夫要入宫面圣,绝对不能让许季升先一步哎呀不对,他这会儿入宫如何面圣?这厮究竟在打什么主意?”之前谢迁一直在气头上,没仔细考虑。等他冷静下来一琢磨,马上发现情况不对劲,许进刚惹怒了朱厚照和刘瑾,进宫面圣一定会被拒。但就算如此,谢迁觉得许进或许有什么鬼门道,能让沈溪出任兵部尚书。若刘宇从兵部卸任,似乎眼前兵部尚书的第一人选就是沈溪,再无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