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七一五章 过客
    沈溪成为大明兵部尚书。

    西北这帮文武官员可不管朝中刘瑾当政,得知沈溪荣升,都过来巴结,这既是攀关系,也是送瘟神。

    沈溪到任三边总督后,官场就迎来一场大清洗,现如今风波虽然过去,但官员们多少都有些损失。

    再就是沈溪作顶头上司,他们失去贪赃枉法的机会,巴不得早些送沈溪回京,这样又可以进入原来那种山高皇帝远可以胡乱伸手捞钱的状态。

    沈溪这边也在发愁,回京后如何面对刘瑾当权,到底是硬碰硬,还是暂避锋锐,学谢迁当个三不管之人。

    “谢老儿跟刘瑾不合,但由于他不作为,加上内阁有焦芳做内应,导致他这个首辅大权旁落,刘瑾已近肆无忌惮”

    “我此番回朝,刘瑾定将我当作最大敌手,因为这涉及陛下的信任,此时我若退避三舍,他也会想方设法让我万劫不复”

    “如此说来,回朝后我必须竖起与刘瑾对抗的大旗,如此才会有更多的人站在我这边,但这么做的话,会不会太张扬?”

    “刘瑾如果那么容易斗垮,就不会坏事做尽遗臭千古,看来需要讲究对敌的方式、方法和策略,谢老儿说是会帮忙,但事到临头谁知道他会作何选择”

    沈溪颇为无奈,若回朝,等于要站在与刘瑾对抗的第一线,那些敢于亮剑的文官基本都已致仕,他想了想,这会儿如果鞑靼人突然发疯来大明边境撒野他留任三边总督乃是最好选择,可惜天不从人愿。

    但退一步想,若自己致仕返乡,刘瑾估摸依然不会放过他,要加害他越发容易。

    总之这是个解不开的死局,沈溪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沈溪定下出发的日子为四月初九。

    就好像命运注定会如此,他来到这个世界,遇到一个相对太平的盛世,在这盛世下做官是好事,但问题伴随而来,那就是他必须面对历史上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好不容易利用刘瑾把刘健、李东阳等文官集团核心人物斗倒,现在又轮到他自己来跟刘瑾斗。

    四月初七这天,沈溪依然在全力安排事情经过这几天处置,他离开后三边后行政和军事均可正常运转,一直到朱晖来到西北。

    但说是朱晖会回来,但沈溪预料,朱晖肯定会托词不来三边上任,最后朝廷安排的三边总制,以王琼和杨一清最有可能。

    沈溪对朱晖可说一百个不放心,贪生怕死不说,还老是瞎指挥,且一肚子贪念,这样的宵小担当三边总制,简直是把老鼠放进米缸里,让大明边疆不稳固,属于朝廷自己挖坑埋自己。

    但若是王琼和杨一清,沈溪就放心多了,这二人在历史上证明过自己,虽然目前尚未到其能力的巅峰,但守御国门已经足够。

    当晚,沈溪拿着三边各镇发回的情况通报,一直看到深夜。

    “大人!”

    更夫敲响三更鼓,云柳走进书房,手上端着杯热腾腾的香茗,恭敬地放到沈溪手旁。

    沈溪抬头看了云柳一眼,不由叹了口气,神色中透露出一丝无奈。

    云柳道:“大人是在为回京之事烦心吧?不知大人有何打算?如今朝中刘公公当权,朝廷大小事情均为其掌控,但凡跟他作对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大人回去后怕是要跟刘公公正面抗衡。”

    沈溪脸色凝重:“这次回朝,既是陛下决定,也是大臣们商议的结果,在刘少傅和李大学士从朝中退下来后,朝中能跟刘瑾相斗之人,只有谢阁老,但今年过年后谢阁老基本上不管任何事情,纵容刘瑾做大,朝中迫切希望找到一个能跟刘瑾正面对抗之人,就把我给推了出来,根本没办法推辞!”

    云柳紧张地问道:“那大人可有想过,回朝后是否直接跟刘公公作对?大人曾对刘公公有恩!料想刘公公不会对大人如何吧?”

    对于云柳的说法,沈溪只能报以无奈的苦笑:“刘瑾决不是感恩之人,况且,从开始我便在算计他,连他回京遭遇的那些灾劫,也都出自我安排,根本不需要他感恩。回去后,我先尽可能跟他保持相安无事,但涉及朝事,他肯定会设法找我的错漏加以陷害,就看谁技高一筹。”

    云柳秀眉微蹙,她知道沈溪面对的是一个非常艰难的局面,跟一个当权者对抗,对方可以不择手段,而沈溪却只能采取正常手段,实在太过吃亏。

    就算沈溪想用卑鄙手段,也会受到限制,问题就在于刘瑾在京城有兵权,而沈溪却只有调兵权而无统兵权。

    况且刘瑾在皇宫中,随时可以觐见皇帝,而沈溪就算再得到皇帝的信任,也只是臣子,很难做到随时与皇帝保持沟通。

    沈溪端起茶抿了一口,微微一笑:“回朝之事我已有打算,你不必担心,西北这边的情报调查暂告一段落,你先安排手下回京这次辛苦你了。”

    沈溪对云柳满含愧疚,毕竟这女人跟他走南闯北,到哪里都做辛苦活,而他对云柳和熙儿的态度一直不冷不热,从这点上说,云柳付出了却没得到对应的回报。

    云柳感激地道:“若非大人赏识,奴婢仍沦落风尘,如今能为朝廷做事,论功得赏,便是最大的满足奴婢跟熙儿妹妹已经有了自己的田宅,若大人需要,随时可以拿走”

    沈溪笑道:“那是你们自己凭本事挣回来的呃,京城周边的地,最近似乎贬值严重,回头你们在江南多置办些产业,可以经商,让人帮你们经营,有关系的话,可以跟地方衙门走动一下,唉,虽然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但大环境如此,你们可以享受到这种便利。”

    “是,大人。”云柳行礼。

    沈溪再道:“两天后我便动身回京,这次我要把王陵之带回去,是时候栽培亲信了。我准备下一步让他在京营挂个职,这样我在京城也好有人照应。”

    云柳惊讶地问道:“大人要带王将军回去?”

    “嗯。”

    沈溪点头,“王陵之跟我是同乡,自小一起成长,虽然他没考中武进士,但他能力在那儿,这边塞之地算是他施展身手的舞台,奈何他做官悟性不高,与其让他在西北被人欺压,不如带他回京,至少我现在是兵部尚书,已经足够提携他。”

    云柳这才知道沈溪想把王陵之带回京城提拔任用,她仔细想了一下,如今沈溪执掌兵部,要提拔一个游击将军轻而易举。

    沈溪道:“回去准备一下,该带的东西都带上,这边没完成的差事交给别人,没想到我们此番来西北,只是匆匆当了一回过客。”

    沈溪要离开。

    榆林卫城这边没完成的武器研发会持续下去,不过沈溪知道,人走政息,少了他的指点,工匠们无法制造出更先进的火铳,继任者也不可能会有他那样的决心去开发这些东西。因此,沈溪下令之前跟着他来西北的那些工匠,就此结束西北服役,自行返回武昌府。

    把该交待的事情处置妥当,沈溪将自己的行囊收拾好,准备回京。

    因为这次朝廷给了沈溪带五百亲兵回京的额度,可以由他自己在边军中挑选士兵。

    沈溪没有点边军最精锐的骑兵,只是把之前调来三边的湖广和江西兵择优挑选出五百名,剩下的那些会继续留在西北,之后一两年,江西和湖广兵会相继回乡,沈溪培植的势力,等于烟消云散。

    至于他手下的领兵将领,便是王陵之。

    之前他想让林恒回朝,但林恒似乎更愿意留在三边发展,就算明知道京城有个妹妹,回朝后还有沈溪这个兵部尚书的妹夫罩着,但他还是选择留在更为熟悉的地方。

    一切都安顿好,四月初九清晨,沈溪踏上回京之路。

    这天来送行的文武官员不少,榆林卫内城所有没当值的官员都出来了,张安作为延绥总兵官,代表文官和武将向沈溪敬饯别酒。

    沈溪知道自己在三边根本没做出成绩,这些人之所以前来送行,不是因为他的贡献,而是他荣升兵部尚书,军队这一大摊子都归他来管理,希望将来能得到他的庇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