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七一六章 市井之徒
    沈溪离开榆林卫城时,京城内刘瑾正在针对他回朝一事进行谋划。

    “……姓沈的领兵有本事,但他蛊惑君心更有一套,陛下现在对他信奉至极,那么多朝臣中,提及最多之人就是这小子。”

    尽管刘瑾尝试过阻挠沈溪回朝,但在皇帝的高压下不得不改弦易辙,这让他非常生气。

    孙聪并不知道宫中发生的事情,好奇问道:“刘公公为何不阻止陛下的任命,白白迎来一个强敌?”

    刘瑾冷笑道:“你当咱家没反对过?但反对有用吗?陛下早前便点名让姓沈的回来担任兵部尚书,姓刘的出任兵部尚书还是咱家举荐的,现在他升迁吏部尚书,也算对得起他敬献的银子。”

    “现在姓沈的回来,一定要让姓刘的帮咱家将姓沈的斗下去,方不枉咱家对他的信任和提拔……”

    孙聪满脸都是担忧之色:“公公,这件事怕是没那么简单,您也说过了,陛下对沈大人宠信有加,就算您在陛下面前污蔑陷害,陛下也未必肯采纳,公公要将沈大人扳倒,何其艰难?”

    刘瑾斜眼打量孙聪:“咱家看重你,才对你一再提携,你可别不识好歹……你对姓沈的有文人间的敬重,无可厚非,但你现在帮咱家做事,事情若容易办也不会找你帮忙出谋划策了。”

    或许是感受到刘瑾对自己的怀疑,孙聪赶紧行礼,表现出一副恭谨的模样,让刘瑾知道自己懂得如何站队。

    刘瑾站在书房中央,闭目沉思良久才吩咐:“明的不行,那就来暗的,派人在路上行刺,争取一击毙命!一定不能让人知道咱家做的,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姓沈的活着回到京城。”

    “公公……”

    孙聪刚想出言劝阻,但被刘瑾冷目一扫,只能住口。

    刘瑾又道:“现如今内行厂建制已完成,人手已调配完成,下一步就是要将东厂和西厂全都控制在咱家手上,不能再让东厂为外戚所挟,这件事你也要想办法帮咱家办妥。”

    孙聪恭敬行礼:“是。”

    刘瑾又吩咐不少事情,半晌后,孙聪从刘瑾的府院告辞离开,出了府门他上了自己的马车,嘴里还嘀咕个不停。

    “这差事愈发不好当了,似乎满朝文武都跟刘公公有仇,我身为文人,现在做的是跟整个文官集团为敌的事情,实非我所愿。”

    “要刺杀沈大人谈何容易?陛下允许沈大人领兵回京,派出再多杀手都不管用,更别说手下还没有这么多高手可以派遣……看来是时候想办法脱身了,至少不能像现在这样处处为刘公公利用。”

    就算是刘瑾的妹夫,但归根结底仅为利益之交,孙聪在某些问题上无法完全站在刘瑾一边。

    ……

    ……

    孙聪上了马车,没过多久便到自己家门前。

    这也是出自刘瑾的安排,他的府宅必须靠近刘府,这样方便刘瑾随时召唤他商议事情。

    而刘瑾的府宅又必须靠近皇宫东安门和皇帝经常出来的豹房,所以豹房、刘府和孙府几乎都在同一个区域,以豹房为中心。

    孙聪没下马车,便听到一阵争吵声,似乎有人在自己府门前跟家仆争执。

    刘瑾得势前,孙聪不过是一名监生,默默无闻。

    随着刘瑾飞黄腾达,孙聪进入礼部担任司务厅郎中,刘瑾为了不让孙聪在朝中太过碍眼,没给孙聪过高的官爵,孙聪行事很低调,就像个不起眼的微末小官,平时他府上不会有人前来。

    但无论怎么说,孙聪有了三进院的宅子,而且家里有了十几名家仆,这都是他以前不敢想象的事情。

    “何人喧哗?”

    孙聪掀开车帘看了一眼,或许是帮阉党做事,他有些胆寒,生怕那些跟刘瑾作对的文官派人来捣乱,连马车都不敢下。

    孙聪府上的仆人靠上前来说道:“老爷,据说是一名大才子,要登门拜访您。”

    孙聪皱眉:“哪门子的才子?”

    仆人道:“说是松江府华亭县人,跟老爷您为旧交。”

    听到这里,孙聪猛然记起来,自己做监生时,曾跟一名叫张文冕的书生有交情,之前喝过几杯酒,隐约记起这个张文冕是松江府华亭人,心里不由犯嘀咕。

    因为这个张文冕虽有才学,但说白了就是市井无赖,不过是个秀才,考举人不得,就到京城来寻找机会,找权贵依附争取捞个好出身,但可惜弘治朝根本不流行豢养门客,以至于张文冕只能结交监生。

    而且张文冕一直都是白吃白喝,近来已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孙聪为人谦和,才被张文冕蹭了几顿饭,本没当回事,没想到现在张文冕居然主动上门求见。

    仆人见孙聪有些迟疑,问道:“老爷,您见还是不见?”

    孙聪细细一想,自己虽然攀附上刘瑾,但在朝没太高地位,去见一下张文冕没什么,最多言语不和将人轰走便可,对付正人君子或许困难,对付小人就没那么复杂了。

    孙聪没回答仆人的话,摆摆手直接下了马车,往自家门前走去,只见一名三十多岁的儒衫男子举着手朝门里大喊:“孙郎中,旧友来访,请出来一见……”

    孙聪心想:“没见过如此无赖之人,上门来就好像跟我有过命交情一样。”

    孙聪走过去道:“炎光为何要来我府上?可是生计无着落?”

    虽然孙聪是那种好说话之人,但现在他为刘瑾做事,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被人当软柿子捏,态度转而变得强硬,连话都说得特别难听。

    他这是为了让张文冕以后别再到自己府上找麻烦。

    张文冕见到孙聪,没了之前的激动,反而显得很谦卑,一个大揖礼几乎着地,然后儒雅地道:“得知孙兄荣升礼部郎中,为刘公公出谋划策,今日登门恭贺,顺便想在孙兄这里讨个差事,若不能帮孙兄排忧解难,绝对不收分文束脩,自行离开不再叨扰。”

    张文冕说话直白,投奔孙聪的意思昭然若揭。

    孙聪跟张文冕关系并不好,听到这话,吸了口气,以前都是他在别人那里求见碰壁,现在自己居然也会有一天被人求见,请求在自己手底下做事。

    孙聪道:“在下官职卑微,不敢对炎光你有所提携,你还是另谋高就吧!”

    张文冕抬起头来,认真打量孙聪,问道:“孙兄应该知道我的情况,我算得上少年英才,可惜四次乡试不第,如今对科举心灰意冷,本想到京城寻个显赫人家做教书先生,或者为人谋事,但奈何总得不到人欣赏,承蒙孙兄不弃,才令我不至于在京城街头饿死,今日孙兄飞黄腾达,难道不能提携兄弟一把?”

    要说张文冕此人,别的不行,但演戏绝对是一把好手。

    他说这番话时,声泪俱下,情真意切让孙聪不忍心拒绝。

    孙聪原本就心软,就算他有谋略,但在关键事情上缺乏魄力,而张文冕之前就看准孙聪的弱点,这才上门求见,可谓煞费苦心。但孙聪就算心软,此时还是坚决摇头:“若炎光你来讨杯水酒,在下不会拒绝,但若说为了谋差事,在下实在无能为力。”

    张文冕道:“若我是那冥顽不灵之人,今日必借机入你府上,讨你一杯水酒喝,多跟你念叨,但我非无可救药之人,若孙兄实在为难,我也不勉强,今日且告辞。在此我留下一句话,若你有了麻烦和困难,无从决断,只管来寻我,我必当竭尽所能为你出谋划策……”

    说完,张文冕转身便走,去意甚是坚决,孙聪突然叫住他:“炎光且慢,尚未说及你住在何处。”

    此时张文冕虽然没得到孙聪认同,但听到这话,心里暗喜,其实之前他一直在试探孙聪。

    如果孙聪的确无意,根本不会问他的住址,现在有此一问,说明孙聪平时有许多麻烦事无人帮忙,自己有机会借助孙聪而巴结刘瑾,从而飞黄腾达。

    张文冕内心窃喜,脸上却表现出一副沧桑落魄的模样,转身拱手:“不瞒孙兄,我如今在京城可说居无定所,经常三餐不继,这几日尚且有瓦片遮头,过几日盘缠告罄却不知往何处落脚,因而连住址都不好说……”

    孙聪听到这话,心中起了恻隐之心,暗道:“张文冕虽乃市井之徒,但做事却有自己的一套,若留他在身旁,未必不能派上用场。”

    孙聪道:“那在下便先为你安排一处地方落脚,公务不便多谈,但平时一起坐下来喝杯水酒倒是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