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七一七章 麻雀变凤凰
    孙聪在刘瑾手底下做事,急需帮手,因为刘瑾把权力攥得太死,以至于朝廷上下,从六部、各寺司到地方衙门,大小事情都一把抓。

    而刘瑾精力毕竟有限,他擅长的是经营世故,善于看皇帝脸色,可是学问和才能不高,在刘瑾野心勃勃的情况下,必须要有可信赖之人帮忙处置事情,甚至连朝事奏本都需要找人商议。

    刘瑾当前最信任之人便是孙聪,因为孙聪是刘瑾认识不多的读书人,又是他的妹夫,便把朝事交给孙聪处理。

    一个人的力量始终有限,又不能倚重旁人,只能事事亲力亲为,孙聪感觉身心俱疲。

    张文冕登门求见,就算孙聪一时不接纳,但久而久之也必然会加以重用,因为孙聪一个人应付不了刘瑾交托下来的差事。

    此时让孙聪感觉棘手的事情共有两件,全是刘瑾交待下来的,一件是想方设法把张苑手上的东厂、锦衣卫控制权夺回,另一件事就是暗中找人刺杀沈溪。

    刺杀一个兵部尚书,孙聪无法假手他人,而从张苑手上夺回东厂和锦衣卫,孙聪也觉得为难,于是在为张文冕安排好住所的两日后,孙聪于宴请间假装无意提出,想看看张文冕的政治倾向,顺带试探一下张文冕的能力。

    因为孙聪话说得隐晦,只说刘瑾手上权力不够云云,张文冕果断察觉到背后有隐情,当即直言不讳:

    “刘公公如今掌司礼监,但只是帮陛下处置政务,并不涉及其它权力,按照大明规矩,司礼监掌印不得兼领东厂,如今刘公公恢复西厂和内行厂,接下来是想将东厂权力归于手中吧?”

    孙聪故意装作喝醉了没听懂张文冕的话,又接着说:“同为陛下做事,东厂在谁手中有区别吗?”

    张文冕精神一振,感觉终于找到发挥才能的舞台,便将他之前思虑和盘托出:“以我所知,如今执掌东厂的是御马监掌印张苑张公公,张公公于弘治十一年由寿宁侯保举入宫,之后为东宫常侍,深得陛下器重,但他为寿宁侯控制,属于外戚党,有强大的靠山,恐怕不会事事听从刘公公的吩咐吧?”

    孙聪笑了笑,放下酒杯:“继续说。”

    张文冕接着道:“如今执掌西厂之人,乃是前两年在西南担任监军之职的张永张公公,刘公公跟张公公的关系也不是很好,如今刘公公在朝呼风唤雨,但在皇宫内怕是另外一番情景吧?”

    “历来东厂都由司礼监排名第二或第三的秉笔太监担任,但现在张苑张公公以御马监掌印之身兼领东厂,堪称异数。而御马监本身又与兵部及督抚共执兵柄,实为内廷‘枢府’,同时御马监还要管理草场和皇庄、经营皇店,与户部分理财政,为皇宫内苑之‘内管家’,完全可以与司礼监掌印并驾齐驱,如今再加上掌西厂的张公公可说三足鼎立啊!”

    孙聪眯眼打量张文冕:“这些事你从何所知?”

    张文冕道:“我人虽在宫外,但这几年流落市井,结识的人不少,京城没有我打听不到的事情。”

    “哦?”

    孙聪将信将疑,“那你可知如今刘公公最担心之人是谁?”

    张文冕自信地道:“刘公公置内行厂后,在宫内即便无法全盘控制局面,至少不会惧怕张永和张苑两位公公,但如今听闻陛下要召三边总制沈溪沈大人回朝,这位沈大人可不简单,乃大明最年轻的状元,在朝中升官如同腾云驾雾一般,偏偏战功赫赫朝中无人能挑刺,他回朝担任兵部尚书,上有陛下也就是他的学生,再有内阁首辅谢尚书相帮,刘公公在朝野呼风唤雨的好日子,怕是要到头了吧?”

    孙聪不再说什么,默默思索张文冕的话。

    张文冕突然问道:“刘公公怕是已安排人去半道阻截沈大人,想让沈大人回不了京城吧?”

    原本孙聪有些心不在焉,听到这话,身体险些倾倒,他连忙扶着桌子坐稳,定了定神,厉声喝道:“炎光兄可不要妄自揣度,小心你的脑袋!”

    张文冕霍然起身,脸上全无惧色:“我知道孙兄不肯相信我,今日来找我说及宫内之事仅为试探,趁此机会我便说开了,现如今刘公公要做的只有两件事,一是在半路截杀沈溪沈大人,在下有一套详细的计划,保管刘公公用得上;第二刘公公强化内行厂,以内行厂凌驾于东西二厂之上,方可确保权势不知孙兄是否肯听我细说?”

    孙聪之前对张文冕有些轻蔑,觉得这个市井小人只会逢迎,此时他却对张文冕有些刮目相看。

    孙聪跟着站了起来,脸上满是郑重之色:“炎光,或许之前我对你有些轻慢,未曾想你果真满腹韬略关于这两件事,你给我好好说道说道,若你方法得当,我便将你举荐给刘公公,有所作为。”

    张文冕是个演技派,就算心里乐开花,依然装出深沉之色:“孙兄你错看我了,我今日来你这里毛遂自荐,只是想帮你做事,谋一口饭吃,绝不敢妄图得见刘公公我出谋划策,只想助孙兄一臂之力。”

    孙聪露出满意之色,做了个请的手势:“好,那你我就坐下来,把酒言欢,今日不醉无归。”

    二人好似多年好友,继续饮酒。

    孙聪没有再遮掩,把他想问的事情一一跟张文冕说了,不单单是手头棘手的事情,连一些朝事俱都发问。

    张文冕虽号称松江才子,但实质就是市井之徒,却可以堂而皇之参与谋划国家大事,可谓从麻雀变成凤凰。

    孙聪跟张文冕商议过后,顾不上喝酒,连夜去见刘瑾。

    刘瑾原本已准备就寝,听闻孙聪来了,立即召见。

    刘瑾虽是阉党魁首,平时嚣张跋扈且打压朝中文官,但他有个特点,便是对有本事的文人非常敬重,只要这些人不跟他为敌,便会虚心受教,孙聪这个妹夫来到他府上,随时都能见到他。

    当孙聪将如何半途劫杀沈溪之事说出,刘瑾吸了口凉气:“没想到你把事情想得如此周到,姓沈的小子回京,身边必带精兵猛将,若以普通方式刺杀,得手的可能性很低,若转而用其他方式机会确实大多了。”

    孙聪再道:“刘公公之前说要将东西厂重新归于您掌控,以我看来大可不必,只需让陛下以内厂为厂卫之首,监察东西厂、锦衣卫和朝中百官便可,那时东西厂皆受公公控制,就不必再跟外戚正面抗争。”

    刘瑾皱眉:“之前咱家想过这个问题,想让陛下准允何其艰难,且朝官也必然会跟陛下奏禀,让陛下收回成命。”

    孙聪摇头:“公公只需要找一两个案子,说明东西厂内有人图谋不轨便可,这样陛下对东西厂之人生疑,必然以公公为首挟制东西厂。”

    等孙聪将关于如何设计诬陷东西厂的方案说出,刘瑾露出满意的笑容。

    “好,好!”

    刘瑾连声称赞,“果真没有看错你,居然把事情看得如此透彻,甚好,甚好,之前咱家还想多找些人参谋,看来只需你一人谋划便可。”

    孙聪心想:“别以为我想为你做事,如此惹得千古骂名,还不如早点儿脱身如今我在朝谋个一官半职已极好,下一步就该争取外调地方,到天高皇帝远的地方任职,洗脱阉党的嫌疑。”

    想到这里,孙聪决定不再遮掩张文冕为自己出谋献策之事:“刘公公,这两件事背后参谋之人,并非是我,而是昔日我在国子监供学时结识的一名故人”

    “谁?”

    刘瑾不多废话,直接询问名讳。

    刘瑾有了权力,正求贤若渴,他说自己想去找谋臣,但有本事的人心高气傲,不会投奔他,而那些主动投靠他的他又看不起眼,一时高不成低不就。

    孙聪道:“华亭人,张文冕。”

    刘瑾想了想,确定自己没听过这个名字,便问:“此人如今是何官职?”

    “并无一官半职,此人为落第秀才,在京城多年,就是为结识达官显贵争取个出身,此人乃松江才子,年少有为,诗词造诣颇高,但时文却有欠缺,以至于到如今都未能考中举人!”孙聪引介。

    刘瑾想了想,最后点头:“有能力便可,稍后你带他来见咱家,咱家要亲自试试他的学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