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七一九章 日常弹劾
    朝中有人弹劾刘瑾,在朝臣们看来并不觉得有多意外。

    刘瑾当权后,朝中上下对刘瑾非议颇多,但真正涉及弹劾层面,除了许进那一次,就没别人了,如果还要往前推,也就是前户部尚书韩文对朝中宦官的弹劾,那次事件直接导致文官集团失势。

    此番有人弹劾刘瑾,很多人都盼望有个结果,但没人出来帮腔。

    尤其当刘瑾提前截获奏本,连是谁弹劾的都无人敢站出来承认。

    刘瑾气急败坏,在这份弹劾他的上疏中,痛陈的罪状主要涉及强占民田和贪污受贿,还有对他擅权妄为的指控。

    上疏于四月十五送到内阁,当天下午便落在刘瑾手上。

    刘瑾看完奏本,当着魏彬和戴义等人的面,一把将奏本撕得撕碎,足见他心中的气愤。

    刘瑾对魏彬喝斥:“去调查下看看是谁干的。没想到到这份儿上了,还有人贼心不死,以为咱家找不出谁干的吗?咱家就不信,这么一份署名都没有的奏本,居然能过通政使司送到内阁,咱家要将此无耻之徒找出来挫骨扬灰。”

    魏彬看了戴义和几名司礼监秉笔一眼,道:“刘公公,您先消消气,这件事尚不知是否宫外人做的。”

    “什么意思?不是宫外人,难道是宫里的?是你们中哪一个?”刘瑾骄横跋扈惯了,在司礼监内当着众太监的面,毫不客气指了一圈。

    每个太监都战战兢兢,没人敢承认这事跟自己有关,刘瑾权势熏天,谁反对他必定要遭殃。

    魏彬试探地问道:“或许是民间人士所为?”

    刘瑾厉声道:“此等上疏,非学识渊博之人写不出来,且能直入内阁,焉能没有官方背景?先从翰林院、詹事府查起,然后便是六部和各寺司衙门总归要查出个结果,咱家就不信那贼子还能上天遁地不成!”

    魏彬本不想帮刘瑾做这等事,得罪人太多了,不过现在刘瑾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他只能勉为其难调查一番。

    但他仅为御马监监督太监,掌三千营,东西二厂都不在他控制之列,要调查这种事太过艰难,魏彬只能先去探听一下风声,确定调查的方向再说。

    四月十六,也就是有人上奏弹劾刘瑾的第二天,朱厚照打着哈欠出现在乾清宫大殿,有大臣在朝议中将此事提出。若只是一般大臣,必会被刘瑾报复,但现在提出之人乃是内阁首辅谢迁。

    有人上疏弹劾刘瑾,谢迁觉得自己失职,居然让焦芳先一步将奏本交给刘瑾,听说刘瑾在司礼监当众将奏本撕毁后,他马上去通政使司将奏本的誊本找出,也不润色,直接向朱厚照上奏。

    朱厚照有些心烦:“之前许尚书弹劾刘公公,风波刚刚停歇,怎么现在又有人弹劾?还有完没完了?”

    谢迁道:“弹劾只是监督内官和大臣的一种手段,未必作数,但若被弹劾之人心怀不轨,故意将上奏撕毁,便是目无君上,是为大不敬。”

    朱厚照听到这话,斜着看了旁边站着的刘瑾一眼:“刘公公,你把奏疏毁了?”

    刘瑾听到这话,心里有些惧怕,赶紧上前一步解释:“陛下,老奴绝对没有做此等忤逆之事,老奴也是今日从谢阁老口中得知,原来老奴被人弹劾了,老奴实在冤枉啊”

    朱厚照没好气地道:“你先别忙着喊冤弹劾你的奏本在何处?拿给朕看看,由朕来定夺。”

    谢迁赶紧将奏本呈上。

    刘瑾一直在擦冷汗,心想:“姓谢的老家伙偏偏这时候拆我的台,若不是他说我毁奏本,怕是陛下不会过问此事。”

    朱厚照从戴义手上接过奏本,仔细看过上面的内容,看得非常仔细,等他看完神情显得有些捉摸不定:“刘公公,这上面说的事情,是否属实?”

    刘瑾拿着拂尘拱手:“纯属捏造,一派胡言。”

    朱厚照脸上露出几分狡狯的笑容,道:“还说你不知,你不是说谢阁老奏事前你都不知道有这回事吗?那你没看过上面的内容,怎知上面所说的事情不属实?”

    刘瑾这才知道自己被朱厚照骗了,但他熟悉皇帝的性格,应对自如,当即狡辩:“回陛下,老奴虽未看过奏本参劾内容,但以老奴所知,那些被老奴损害利益之人,一定会百般狡赖,试图诋毁老奴,让老奴无法在陛下面前效命。老奴憎恶这些恶意中伤之人,才说上面的事情绝非属实。”

    朱厚照微微点头:“算你有理既未看过,那朕就给你说说”

    朱厚照好像一个勤政爱民的皇帝,坐在龙案前,将上疏摊开,娓娓道来:“这弹劾你的奏本上说你刚愎自用,朝廷大小事情都由你决断,甚至不问朕的意见,这条你认罪吗?”

    刘瑾跪下回答:“老奴绝对不敢妄自裁断,一切都先由内阁票拟后,再由老奴按照陛下的意思裁断。”

    朱厚照一琢磨,好像是这么回事,于是这条罪过一笔揭过。

    “那好,下一条,说你在京城私筑宅院,在里面豢养歌姬和舞女咳咳,这条不说了,你一个太监豢养这些做什么?看来这条是有心诬陷”

    朱厚照甚至没问刘瑾是否属实就自行将这条否认,因为他很清楚上疏中提到的私筑宅院和豢养女人的罪过,乃是他所为,刘瑾属于背锅担责。

    朱厚照继续往下看,嘴里没闲着,“这条说你在京城拥有私人田亩上万顷你好好解释一下吧!”

    刘瑾磕头道:“陛下,老奴有多少身家,都是可以查的,老奴绝对没有侵占田亩,那些田地都是之前调查税亩有问题,士绅们怕担责,就将其弃之不理,有的则是被罚没充公,有的则以内库之银购买,老奴已让内府着手管理若陛下不信,可召内府职司太监前来问询。”

    朱厚照看了谢迁一眼,问道:“谢阁老,你觉得呢?”

    谢迁看着跪在地上战战兢兢好似蛆虫般的刘瑾,无比厌恶,但他不喜欢罔顾事实地无端攻击政敌,本着做人留一线日后好想见的理念,朗声道:“细节可以调查,是弯的总归不会变直。”

    因为谢迁不能确定内府会怎样为刘瑾作证,或许那些人早就被刘瑾收买,所以谢迁没有妄自下结论,意思是可以慢慢调查。

    行事如此小心谨慎,看起来似乎严守中立,但实际上已是在偏帮刘瑾,很多文官心生不满。

    那些耿直之臣难免会想:“你谢老儿身为内阁首辅,平时对刘瑾不敢吭声也就罢了,现在刘瑾被陛下质问,已成这副丧家犬模样,你居然还说慢慢查,就不能一口咬定他有罪?”

    在场却有明眼人看出来,其实刘瑾跪在那儿噤若寒蝉的模样,根本不是君臣间的真实面目。

    刘瑾只是在装样子,他总是在皇帝面前表露出一副唯命是从的姿态,换得皇帝同情,巩固在皇帝心目中的地位。

    朱厚照听了谢迁的话,微微点头:“那就着人好好查查,是否有被刘公公私自克扣的田亩接下来就是关于刘公公为人品性,好似刘公公对朝廷官爵都明码标价?一个兵部尚书两万两银子?”

    看到这里,朱厚照有些动容,之前他知道刘瑾想尽各种办法敛财,但刘瑾一次能得多少银子他心里没个数。但现在有人将刘瑾提拔刘宇为兵部尚书的价码提出,朱厚照看到后有些恼火。

    刘瑾赶紧辩解:“陛下,如今兵部尚书乃沈大人,他可不在京城。”

    朱厚照喝问:“那之前的刘尚书呢?刘卿家,人在何处?”

    刘宇此时已为吏部尚书,可说部堂中以他的官职最大,而在半年多前,他不过才是个大同巡抚,能得到眼前这一切全因为他贿赂了刘瑾,首开地方官员向刘瑾行贿之先河。

    刘瑾对刘宇的能力没什么看法,提拔刘宇完全是收银子办事。

    刘宇出列跪下:“臣在。”

    朱厚照厉声喝问:“刘尚书,朕看来,这奏本同时也是在弹劾你吧?说,当初你为了能当上兵部尚书,给了刘公公多少银子?”

    刘宇惊讶地问道:“臣可以调任兵部,不是陛下您下旨吗?”

    朱厚照思索了一下,微微点头:“朕想起来了,是有这么回事,当时是谁跟朕说你有本事来着?那时朕属意的兵部尚书人选乃三边总制沈卿家,但奈何沈卿家那时刚往西北为三边总制,这件事才放下,由你增补”

    “也罢,来人,去刘宇和刘瑾府上查一查,看看有没有藏银,若有的话,一并起解送入朝中!”